中国神话传说 (3)

  • 第399页
  • 第263页
    从北海再向西走便到无肠国,这国的人,都很高大,可是肚子里却没有肠子,吃下的东西一直通下去,并未经过充分消化,便排泄了出来。所以后来写小说的人猜想这排泄物也许还可吃,就假设无肠国的人分有几等,低...
  • 第115页
    《潜夫论·五德志》:神农以日中为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货,交易而退,各得其所。 (5回应)

谁为你指路?一只狗! (2)

  • 第191页
    "Pantha rhei---万物流转":在火车里很适合沉思赫拉克利特的这句名言。
  • 第4页
    德文中的散步(spazieren)一词来自意大利语spaziare,意为"舒展"

忧郁的解剖 (4)

  • 第135页
    肉体是灵魂的死对头,伤及一个必然有利于另一个。
  • 第116页
    气候对风俗、习惯和思想的影响远不及它对人的体质甚至性情本身的影响
  • 第29页
    现如今,用一个德谟克里特来嘲笑这个世界是不够的了。我们需要用一个德谟克里特去嘲笑了另一个德谟克里特,一个小丑去戏弄另一个小丑,一个傻子去讥讽另一个傻子——这个德谟克里特需笑声洪亮,身形大得如罗...
  • 第17页
    正如某人所言,因为在学习上生性游移不定,头脑跳动活跃而无法专注,所以才很想什么都学点(每种连皮毛也学不到),变得“啥都懂一点,无一能精通”。而这正是柏拉图所倡导的,利普休斯也表示赞同,并进一...

物性论 (9) 更多

  • 第301页
    卢克来修归纳,关于宗教信仰的起源有两个原因:神的幻象,尤其是梦幻,和对自然现象起因的无知。 一个人真正的虔诚就是有能力 以平静的心态默察世界。
  • 第266页
    海是大地的汗是恩培多克勒的说法
  • 第260页
    因为具有必死的架构的东西不可能穿越无限的年代直到现在一直在藐视永无终了的时光的威力。
  • 第195页
    团团转的孩子们突然停下来时, 仿佛看见厅堂和柱子还在生动地 旋转,他们很难相信整个屋顶 不会坍塌下来压在他们身上。 马路上的铺路石中间 有一个仅深一指的水坑,...
  • 第177页
    伊壁鸠鲁的“影像”(拉丁文simulacra,希腊文eidola)论,影像就是不断从物体表面蜕下来负责被感觉的原子的薄膜。空气中各种影像的混杂产生新的形式。
  • 第134页
    因此,这个灵魂包容在每个身体里面, 它本身又是身体的监护者和身体 存在的源泉;因为它们同根相连; 若要不毁灭,就不能将它们扯开, 就像乳香,你不能从乳香块里把香气去除,...
  • 第62页
    因此,这种心灵上的恐怖和阴暗 非被驱散不可,这是必不可少的, 但驱散它的不是阳光,不是白昼的亮光, 而是自然的面貌和她的规律。
  • 第50页
    所以你站在宇宙的什么部位 并无关紧要:无论一个人身置何处, 宇宙总会无限延伸,没有止境。
  • 第29页
    既然我已经表明什么也不能从 无中造出,造物也不能复归于无, 原子必定有不灭的实体, 它就是万物最终的归宿, 还必定在提供更新世界的物质。 所以原子必定是坚实的单一...

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 (8) 更多

  • 第296页
    "我认为书的结尾是最重要的,"第七位读者说,"不过,那得是真正的结尾,最后的结局,隐而不现的结局,是那本书要把你带去的终点。我看书的时候也寻找那些闪光,"他向那位眼睛发红的读者点了一下头,"但...
  • 第212页
    我一直等待着来自星际间的启示,我的小说毫无进展。 大半夜读到这里忽然笑成傻逼(O_o)
  • 第202页
    我曾在一本书里读过,要表示思想的客观性时,可以使用”思考“这个动词的无人称形式,例如,不说”我思考“、”你思考“,只说”思考“,就像大家说”下雨“而不提谁下雨那样。宇宙也是有思想的,这种观点是...
  • 第175页
    人类各个个体的生活仿佛经纬交织成一块完整的布,若想从这块布上铰下一段并让它具有独立的意义——例如两个人偶然相遇,后来却决定了他们二人的命运——必须考虑其他因素,例如他们每个人都是一段织物,由不...
  • 第174页
    她说,当马拉纳对他解释说,真与假的区别完全在于我们的偏见时,她觉得有必要把作家写书看成南瓜秧结南瓜,她是这么说的……
  • 第145页
    今天我们只能要求小说唤醒我们内心的不安,这是认识真理的唯一条件,也是使小说摆脱模式化命运的唯一条件。
  • 第81页
    你怎么能跟得上这样一个女人呢?她面前摆着一本书,却在读着另一本书,读那本并不在她眼前,但由于她需要又不可能不存在的书。
  • 第63页
    这个姑娘专心致志地画贝壳,表明她追求外部世界能够提供的因此也是能够达到的完美的外形;而我呢,我则相反,我早就确信完美只能是部分的与偶然的,因此无须苦苦追求,当事物解体时事物的真正实质自己会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