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耶斯洛夫斯基谈基耶斯洛夫斯基 (1)

  • 第153页
    我们常为某种自由而奋斗,在一定程度上,这种自由,特别是外部的自由,已经得到了……而在这里,我们像几千年前一样,一直是我们自己的感情、生理及生物现象的囚徒。 …… 当人们离开监狱时,他们面对生活却感到无...

夏日遇见狄更斯 (2)

  • 乞力马扎罗的归魂
    “如果有办法预见这辈子的事情,我们会不会做出更好的选择呢?临死前,我们回望这一生,”猎人说道,“我们会说,真该死,某年某处才是正确的时间和地点,另外一年或另外一处是错的。必须是在那一年,在那个地方。我...
  • 萧伯纳-马克5号
    我和破破烂烂的萧伯纳在一起,威利斯想到这一点,在严寒中突然感到温暖起来。 …… 于是,老人讲的时候年轻人在听,年轻人讲的时候老人在一旁大笑。他们掉落到宇宙某个不见光的角落,年轻人咀嚼着做成口香糖模样的食...

撞车俱乐部 (1)

  • 第17页
    卖汽车卖得久了你就会发现一个事实——没有谁是极其独一无二的。每一个孤零零的怪人肯定都来自一大群怪人。

莫斯科 (1)

  • 第21页
    独唱演员们戴着面具的脸累得青筋暴突,他们那飞扬的歌声盖过了合唱队和铜管乐队的轰鸣。大幕落下,灯光亮起。观众们都想立刻跑出去吃块三文治,吸上两口烟。三文治是很难到嘴的,因为要想吃得起三文治,每月得挣一百...

带马嚼子的静物画 (1)

  • 第95页
    我很清楚,甚至过于清楚地了解描述活动所有的苦楚和徒劳,而且同样清楚,将光辉灿烂的绘画语言翻译成犹如地狱般容量大的、用来书写法庭判决和言情小说的平庸语言的举动,是何等狂妄。我甚至不很清楚,是什么促使我做...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