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盗的天空对《欧叶妮·格朗台 高老头》的笔记(19)

欧叶妮·格朗台 高老头
  • 书名: 欧叶妮·格朗台 高老头
  • 作者: 巴尔扎克/王振孙
  • 页数: 388
  • 出版社: 上海译文出版社
  • 出版年: 2003-6-1
  • 第180页 高老头

    在一门门的启蒙教育中,他越来越有经验,扩大了眼界,终于意识到人是以阶层划分的,这些重重叠叠的阶层组成了社会。

    2012-07-16 12:44:28 回应
  • 第184页 高老头

    年轻人发誓要通宵用功,十之八九会以睡觉告终。二十岁以后,他们才能熬夜。

    2012-07-16 12:46:48 回应
  • 第198页 高老头

    一路上,他想入非非,满怀着希望,也就是有了这些希望,年轻人的生活才充满了激情。这时候,他们从不考虑艰险,认为一切都会成功,用幻想来把生活变成一首诗。一大计划不能实现,便伤心苦恼,其实他那些计划也只不过是空中楼阁,是他们一时冲动的结果。要不是他们无知,胆小,社会的秩序也就无法维持了。

    2012-07-16 12:51:31 回应
  • 第217页 高老头

    好吧!拉斯蒂涅克先生,对这个社会,丝毫不要客气。您想成功,我会帮您的。您将会推测出女人堕落到什么地步,男人的可悲的虚荣心达到什么程度。虽说我把社会这本书已经读得烂熟,但仍有些章节漏掉了。现在,我全明白了,您越是有心计,您就越高升得快。您要毫不留情地打击别人,人家才会怕您。您只要把男男女女都看成驿站的马,把他们骑得精疲力竭,每到一站您就可扔下不管,这样,您就能达到欲望的最高峰。

    2012-07-16 12:59:05 回应
  • 第237页 高老头

    眼下,跟您的情形相仿的年轻人有五万,他们都有一个问题要尽快解决,就是要赶快发财。您是其中之一。您自己判断一下吧,您将花费多大的气力,斗争有多少剧烈。既然没有五万个好位子,你们就要互相吞食,就像一个瓶里的蜘蛛。您知道这里的人是如何寻找出路的吗?不是靠天才的光芒,就是靠腐蚀。要进入这群人之中,不像炮弹那样轰进去,就要像瘟疫一般钻进去。忠厚老实,一无是处。在天才的威力之下,大家都会屈服。人们先是恨他,诋毁他,因为他一个人独占,可是如果他再坚持,大家也就屈服了。总之,如果不能把他埋进污泥底下的话,就只能崇拜他。腐化堕落比比皆是,雄才大略是凤毛麟角;因此,腐蚀便是多如牛毛的平庸者的武器,您处处可以感觉到它的锋芒所在。

    2012-07-19 11:09:14 回应
  • 第238页 高老头

    要干坏事就别怕弄脏自己的手,只要事后洗干净就是了:这就是我们社会的全部道德。

    2012-07-19 11:13:54 回应
  • 第242页 高老头

    有人说,罪过可以用忏悔来补赎,好一个绝妙的说法!为了爬到社会的上层而去引诱一个女人,离间一家兄弟;总之,为了个人的乐趣和利益,私下里干的各种丑事,您以为这合乎信念,希望和慈善这三大原则吗?为什么一个纨绔子弟一夜之间使一个孩子失去了一半财产只判了两个月的监禁?而一个可怜虫投了一千法郎却要加重处罚判他服苦役,这是为什么?这就是你们的法律,没有一条法律条款不是荒谬的。戴着手套说漂亮话的人可以杀人不见血,但的确是杀了人;普通杀人犯用铁棍撬门入室,是要加重处罚的。

    2012-07-19 11:26:42 回应
  • 第346页 高老头

    他已经看清了社会的三种表现:服从,斗争和反抗;家庭,社会和伏脱冷。而他还没有下决心。服从,他受不了;反抗,他做不到;斗争,他没有把握。他又想到了自己的家,回忆起宁静的家庭生活,纯洁的感情和在爱他的人身边度过的日子。这些亲人规规矩矩地按照日常生活的规律过日子,能持续不断地享受到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他虽然有这些美好的想法,却没有勇气把这些心灵纯洁的人的信念向苔尔菲娜吐露,也不敢用爱情的名义逼迫她接受道德规范。他刚开始受到的教育已经有了效果,他已经学会了以自私的目的去爱。他凭着自己的智慧,看穿了苔尔菲娜的内心,预感到她会踩着父亲的躯体走去参加舞会;而他既没有能力开导他,也没有勇气得罪她,更没有骨气离开她。

    2012-07-19 11:43:35 回应
  • 第356页 高老头

    “一个都不来,”老头突然支起身子说,“他们有事情,她们要睡觉,不会来了,我知道啦。人只有到咽气是才能知道儿女是怎么回事。哦!我的朋友,别结婚,也不要有孩子!您给了他们生命,他们却给您死亡。您把他们带到世界上来,他们却把您从世界上驱逐出去。不,她们不会来了!十年前我就知道了。有时候我心里就是这么想的,但是我不敢相信。”

    2012-07-19 11:52:48 回应
  • 第371页 高老头

    拉斯蒂涅克独自待在那儿,他向公墓的高处走了几步,眺望着远处蜿蜒曲折地横卧在塞纳河两岸的巴黎城,那里已开始亮起点点的灯火。他的贪婪的目的死死地盯在旺多姆广场的柱子和残废军人院的穹顶之间,那是他向往已久的上流社会的所在地。他向这个喧嚣纷繁的“蜂窝”扫了一眼,仿佛想提前吮尽其中的蜜汁,并且不可一世地说道: “现在让我们俩来拼一拼吧!” 说完,拉斯蒂涅克便上德·纽沁根夫人府上吃晚饭去了,作为对这个社会的首次挑战。

    2012-07-19 12:03:28 回应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