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条军规 (3)

  • 第44页
    幸运的是,就在最黑暗的时候,战争爆发了。
  • 第29页
    他早已拿定主意,要活得长久,不行就死在求生的努力之中,于是他每次上天的唯一任务就是活着下来。
  • 第14页
    “他们想要杀我。”约塞连平静地告诉他。 “没人想要杀你。”克莱文杰叫喊道。 “那为什么他们朝我开枪?”约塞连问。 “他们朝每个人开枪。”克莱文杰回答,“他们想要杀所 “那又有什么不同?”

斜阳 人间失格 (15) 更多

  • 第200页
    觉得只有自己这种亲疏不分、老是不分场合想逃避人类生活的笨蛋才会完全被淘汰
  • 第183页
    胆小鬼,连幸福都怕!
  • 第173页
    【那人心更可怕的或许是“虚无”吧】人心应该存在着更难以理解、更可怕的东西才是。说是欲望,并不足够,说是虚荣,也不足够,若说色欲交杂,仍习不足够。连我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但人世间的基本,并不只有经济...
  • 第171页
    对我来说,妓女这种角色,既非人也非女性,看起来倒像蠢贷或是疯子,在她们的怀抱里,我反而能完全地安心、沉沉地进入梦乡。因为他们根本一点欲念都没有,悲哀得很。
  • 第167页
    将认为美的事物,原封不动、绝美地努力表现出来,这是天真,也是愚蠢。名人巨匠们,将不起眼的小东西,经由主观意识美丽地创造出来,又或是碰上丑得让人作呕的,也不隐藏自身
  • 第151页
    什么都好,人取笑也好,这样一来,人们就不会在意我置身在他们所谓的“生活”之外了吧。总之,不能碍着他们那些人的眼,我并不存在,是一阵虚渺的风,我越来越强烈地这样认为。
  • 第136页
    【想到了太宰治《叶》中这一段】“我曾经想到过死。今年新年的时候,有人送我一身和服作为新年的礼物。和服的质地是亚麻的,上面还织着细细的青灰色条纹。大概是夏天穿的吧,那我还是活到夏天吧。”】接着,还有...
  • 第135页
    可是终究还是没办法,我毕竟还是一个只能单恋一位女性的男人。
  • 第122页
    活着实在很痛苦,痛苦得不得了。实在又孤独、又寂寞,没有所谓的从容。因为太痛苦了,所以总是愁云惨雾,当四面八方听到的都是叹息的声音,就更没有自己一个人幸福的道理吧?当知道自己活着,绝对不可能得到幸福...
  • 第101页
    “苟活”是一件多么丑陋且散发着血腥味的事,身鄙无耻、令人作呕!
  • 第100页
    “我也不知道呀!没有一个人知道,不是吗?不管年纪多大,大家都还是小孩子呀!什么都不懂,都不知道。”
  • 第76页
    如果真的是恶名昭彰的话,反而既安全又好,不是吗?就好像脖子上戴着铃铛的小猫一样可爱,反而没有恶名昭彰的坏蛋才更可怕。
  • 第43页
    无论如何再也活不下去的孤独、寂寞,是否就是所谓的“不安”的?情感
  • 第20页
    这不是一般的病,应该是神明想先置我于死地,然后重新让我复活,变成一个迥然不同于昨天的我吧!”
  • 第8页
    像直治这么坏的坏蛋,一定不会死的!会死的人都是心地好、漂亮或温柔的人

The Moon and Sixpence (1)

  • 第130页
    Beauty is something wonderful and strange that the artist fashions out of the chaos of the world in the torment of his soul.Andwhen he has made it,it is not given to all to know it.To recognize it ...

冠军早餐 (10) 更多

  • 第270页
    “你已精疲力竭,”德威恩读道,“你怎么会不感到精疲力竭呢?当然,在一个并不要讲道理的宇宙中一直要不断讲道理,是一件令人精疲力竭的事。”
  • 第222页
    我决定不再讲故事写小说。我要写关于生命的书。每一个人都同别人一样重要。对所有的事实也要给予同样的重视。没有东西可以遗漏。让别人为混乱带来秩序。而我则是为秩序带来混乱,我想这就是我做的。 如果所有的作...
  • 第221页
    我对那个画家或那个小说家的创作都没有丝毫敬意。我认为卡拉比基安用他的毫无意义的画同百万富翁们搞阴谋,使穷人觉得自己很蠢。我认为皮特丽斯·基德斯勒和其他老派小说家一起联手使人们相信生活之中有主角、配...
  • 第203页
    镜片是银色的,对着望我的人反射。任何人要想看清我的眼睛就会在镜片上看到他自己眼睛的反射。酒吧里别人都有一双眼睛,我却有看到另一宇宙中去的两个洞。我有两面“漏子”。
  • 第163页
    “到最后审判日,”法兰心说,“他们问我在世上干过什么坏事时,我会告诉他们,‘我对我爱的人做过承诺,却一直没有遵守。我答应他永远不对他说我爱他。’”
  • 第160页
    “你应该弄个疯疯癫癫的年轻小姑娘,可以在你需要她的时候跑去见你。”法兰心告诉德威恩。 “我不要疯疯癫癫的小姑娘,”德威恩说,“我要你。”
  • 第80页
    我给了他不值得活的生命,但我也给了他活下去的铁的意志。这是地球上很常见的结合。
  • 第76页
    What the purpose of life? 充当 创世主的 眼睛 耳朵 良心, 你这笨蛋。
  • 第59页
    在德成恩所居住的星球那一部分,任何想置备一把手枪的人都可以到本地五金店去买一把。警察都有一把。罪犯也是这样。夹在中间的人也是这样。
  • 第7页
    就是在一千九百一十八年的那一分钟里,几百几千万人停止了互相杀戮。我曾经同那些在那一分钟身在战场上的老人谈过话。他们异口同声地告诉我,这突然的寂静是上帝的声音。

复活 (8) 更多

  • 第477页
    【信仰很多,可是灵魂只有一个】信仰很多,可是灵魂只有一 个。你也有,我也有,他也有。就是说,只要人人都相信自己的灵魂,那就不会分什么教什么派了。只要人人都相信自己,大家就成了一家了。
  • 第469页
    “究竟是我疯了,所以才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事,还是那些人疯了,所以才做出我看到的那些事?”
  • 第454页
    “群众永远是一心一意崇拜权力的。”他用他那刺耳的嗓门儿说。“政府掌权,他们崇拜政府,仇恨我们;到明天我们掌了权,他们就会崇拜我们……”
  • 第449页
    他不关心世界怎样起源的问题,正是因为在他面前总是摆着这个世界上怎样才能生活好些的间问题。他也从不考虑来世,因为在他心观深处有一种坚定而稳固的信念,这种信念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是庄稼人都有的。那就是...
  • 第348页
    这个街头女邮是一杯发臭的脏水,是供那些渴得顾不上恶心的人喝的;戏院里那个女人却是一杯毒药,谁要是喝了,就会不知不觉被毒死。
  • 第223页
    人也是这样。每一个人身上都具有各种各样人的本性的胚芽,有时表现出这一种本性,有时表现出那一种本性;有时变得面目全非,其实还是原来那个人。在有些人身上,这种变化往往特别急剧。
  • 第191页
    你今生拿我寻欢作乐,来世还要拿我来拯救自己!
  • 第175页
    如果小偷夸耀他们的伎俩,妓女夸耀她们的淫荡,凶手夸耀他们的残忍,我们会感到惊讶。但我们之所以感到惊讶,无非是因为这些人的生活圈子和影响有一定的局限性,而主要是因为我们是圈子以外的人。可是,如果富翁...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28 29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