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外集拾遗补编 (1)

  • 第221页 关于知识阶级
    只是我并不是站在引导者的地位,要诸君都相信我的话,我自己走路都走不清楚,如何能引导诸君?

绿皮火车 (1)

  • 第154页 曾经很蓝调
    到了我们这个时代,布鲁斯只是一种模仿秀而已。我们也颓废,但是没有供普通人低成本唱醉的小酒馆,小酒吧。像我在汉堡去的酒吧,里面还有很多大爷大妈,消费很低,而在中国,酒吧只是被作为猎艳的昂贵陷阱。 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