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萦对《故事》的笔记(3)

彭萦
彭萦

读过 故事

故事
  • 书名: 故事
  • 作者: [美] 罗伯特·麦基
  • 副标题: 材质、结构、风格和银幕剧作的原理
  • 页数: 509
  • 出版社: 中国电影出版社
  • 出版年: 2001-8
  • 全文
    对故事的爱——相信你的观念只能通过故事来表达,相信你的人物会比真人更“真实”,相信你的虚构的世界要比具体世界更深刻。 对戏剧性的爱——痴迷于那种给生活带来深刻变化的突然的惊诧和揭秘。 对真理的爱——相信谎言会令艺术家裹足不前,相信人生的每一个真理都必须打上句号,即使是个人最隐秘的动机也不例外。 对人性的爱——愿意同情受苦的人们,愿意深入其内心,通过他们的眼睛看世界。 对知觉的爱——不仅要沉迷于感官的快感,更要纵情于灵魂的知觉。 对梦想的爱——能够任凭想象驰骋,随其驱使,并乐在其中。 对幽默的爱——笑对挫折磨难,以恢复生活的平衡。 对语言的爱——对音韵节奏、句法语义探究不止,乐此不疲。 对双重性的爱——能感知生活的隐藏矛盾,对事物似是而非的表象持有一种健康的怀疑。 对完美的爱——具有一种字斟句酌、反复推敲的激情,以追求完美的瞬间。 对独一无二的爱——大胆求新,对冷嘲热讽处之泰然。 对美的爱——对作品的优劣美丑具有先天的识别力,并懂得如何去去粗取精。 对自我的爱——具有无需时常肯定自己,从不怀疑自己的写作能力的长处。 你必须热爱写作,而且还能耐得住寂寞。 不过,仅有对好故事的爱,对为你的激情、勇气和创造天才所驱使的精彩人物和对世界的爱,还是不够的。你的目标是必须把一个好故事讲好。
    故事天赋是首要的,文学天赋是次要的。
    从瞬间到永恒,从方寸到寰宇,每一个人的生命故事都提供了百科全书般丰富的可能性。大师的标志就是从中只挑出几个瞬间,并借此给我们展示了其一生。
    没有不转化的场景。这是我们的理想。我们致力于使每一个场景都完美无瑕,将人物押上台面的风险价值从正面转化为负面或从负面转化为正面。要想不折不扣的坚守这一原则也许是困难的,但也不是不可能的。
    情节并不是指笨拙的纠葛和转化,或强加于人的悬念和震惊,事件必须通过精挑细选,而且其设计模式必须在时间中得到展现。从组合和设计这一意义上而言,所有的故事都是有情节的。
    闭合式结局和开放式结局:大情节展示了一种闭合式结局——故事提出的所有问题都得到了解答;激发的所有情感都得到了满足。观众带着一种完美的体验而离开——毫无疑虑,充分满足。另一方面,小情节常常在结局时留下一个开放的尾巴。故事讲诉过程中提出的大多数问题都得到了解答,但还有一两个没有回答的问题会延伸到影片之外,让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去补充。影片激发出的大多数情感将会得到满足,但还有一些情感的参与要留待观众自己去满足。但开放式的结局并不等于半途而废,所有问题都悬而不决。
    他不仅必须满足观众的预期(不然的话,便有令他们迷惑失望的危险),还必须将其预期引到新鲜而出人意料的时刻(不然的话,便有令他们厌倦的危险)。
    2012-09-25 12:21:22 8人推荐 26人喜欢 2回应
  • 爱情故事 人物和结构
    写爱情故事时,我们要问的最重要问题是,“什么东西会阻止他们?” 因为爱情故事中的故事到底在哪儿?两人见面,恋爱结婚,养家糊口,互相扶持,直到终老...还有什么东西能比这些更令人乏味?所以,两千年以来,从希腊米南德开始,所有的作家都用“姑娘”的父母来回答上述问题。她的父母发现小伙子不合适,于是便形成了一种被称为“阻拦人物”或“反对爱情的力量”的常规。 ...这些影片表明,人们已经越来越强烈地意识到,永恒爱情即时并非完全不可能,也是没有希望的。为了达到一种上扬结局,一些最近的影片已经将这一类型重新锻造成一种渴望故事。男女邂逅必须在故事讲述过程中的初期出现,这一直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常规,随之而来的便是爱情的考验、磨难和胜利。观众一直在等着看这些恋人的命运在命运之手中将如何被安排。通过巧妙地将恋人的见面延迟到高潮时,这些影片回避了现代恋爱的棘手问题,用相见难取代了相处难。这并不是爱情故事,而是渴望故事,因为关于爱的谈论以及哎的欲望充满了所有的场景,将真正的恋爱行为以及不无磨难的后果留到银幕之外的未来发生。
    社会态度是变化的。作家的文化触角必须敏锐地感悟到这些运动,不然的话,他写出的东西就有可能成为古董。...勇于创新的作家不仅能把握时代的脉搏,而且还具有深刻的远见卓识。他们将双耳紧贴着历史的墙壁,随着事物的变化,他们能感觉出社会未来的趋势。
    一般而言,伟大的作家都是不折衷主义者。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使作家作品严格地聚焦于一个观念,一个能够点燃其激情的主题,一个他毕生不断有精彩创新的主题。例如,海明威痴迷于如何面对死亡这个问题。在他目睹父亲的自杀后,这一问题成为他的作品、乃至生活的中心主题。他在战场上、运动场上、猎场上,不断追逐死亡,直到最后,他将猎枪插入自己口中之后,才终于找到死亡。 ... 你的主题是什么?你是否能像海明威和狄更斯那样,是从自己切身的生活中来吸取养分?或者像莫里哀那样,描写你对社会和人性的想法?无论你的灵感来源是什么,你都必须注意到这一点:早在你脱稿之前,你对自我的爱将会衰竭死亡,你对思念的爱也会染病而亡。你会变得精疲力竭,厌倦于描写你自己和你的思想,你也许完不成这段赛程。 所以,你必须问自己,我最喜欢的类型是什么?然后去写你自己喜爱的类型。因为尽管对某一观念或经历的激情可能衰竭,你对电影(文字)的爱却是永恒的。类型应该是一个不断给你注入新的灵感的源泉。每次当你重读你的手稿时,它都应该令你感到兴奋,因为这是你自己写出的那种故事,那种就是冒雨排队买票你也会去看的电影。
    人物的真相只有当一个人在压力之下做出选择时才能得到揭示——压力越大,揭示越深,该选择便越真实地表达了人物的本性。
    2017-03-22 09:47:30 17人推荐 43人喜欢 4回应
  • 全书
    故事讲诉是对真理的创造性论证。一个故事是一个思想的充满活力的证据,是将思想转换为动作。故事的事件结构是一种手段,你首先通过它来表达你的思想,然后再证明你的思想...而且绝不采用任何解释性的语言。故事大师从不解释。他们所从事的是那一艰苦卓绝的创造性劳动——戏剧化表达。当观众被迫听思想讨论时,他们很少会感兴趣,而且绝不会相信。 ...故事的意义,无论悲喜,都必须通过具有情感表现力的故事高潮来进行戏剧化的表达,而且不能借助解释性的对白。
    主题在作家的词汇里面已经变成一个颇为含糊的字眼。例如,贫穷、战争和爱情并不是主题;它们只是与背景或类型相关的东西。一个真正的主题并不是一个词,而是一个句子——一个能够表达故事的不可磨灭的意义的明白连贯的句子。
    嗯...这和创业点子一样,用一句话说,而且只用一句话说。
    也许你会认为,你是一个热情而且充满爱心的人,直到你发现自己写出的故事居然具有阴暗而又愤世嫉俗的后果。你或许会觉得自己是一个曾经沧海之人,却发现自己写出了一个温馨而又富有同情的结局。你以为你知道你是谁,但你常常会为你迫切需要表达的东西而感到震惊。换言之,如果一个情节完全按照你最初的计划进展,那么你的写作手法便过于拘谨,没有给你的想象和直觉留出余地。你的故事应该时刻让你感到吃惊,漂亮的故事设计是所发现的主题。起作用的想象以及灵活而明智地施展手艺的头脑的统一体。帕迪·查耶夫斯基曾经告诉我,当他终于找到了他的故事的意义时,他就会把它写在一张纸上,然后把它贴在打字机上,所以从这个机器里流出来的所有文字都会这样或那样地表达出他的中心主题。由于那一明确的价值加原因的陈述时刻注视着他,所以他能够抵御引人入胜但游离于主题之外的内容的诱惑,而致力于将故事的讲述统一在故事的核心意义周围。
    有一点必须明确,一个作家如果没有哲学家的头脑,没有坚定的信念,则不可能成为出色的作家。其中的诀窍是,不要成为你的思想的奴隶,而应让作家沉浸在生活之中。因为要证明你的观点,并不是看你能多么强硬地断言你的主控思想,而是看它是否能战胜你为它部署的各种强大的反对力量。
    2012-10-02 14:41:20 4人推荐 9人喜欢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