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dictably Irrational (4)

  • 第211页
    多么奇葩的一章,先喝啤酒(还是加过醋的,明显就是欺负米国孩子从小没喝过马尿),接着喝咖啡,现在又端着可乐做fMRI,后面还会做数学题,听Joshua Bell(在地下通道里)……天底下奇葩的研究都在这一章里攒齐了。
  • 第121页
    好奇这种实验怎么过的IRB???
  • 第93页
    在society and education课讨论教育究竟是politics还是market,其实这也是point
  • 第90页
    说白了无论哪种exchange都必须等价,你不可能又当那啥又要立那啥,对谁都没有这样的好事

古今和歌集 (1)

  • 第53页
    我一定要说,日本人的审美有问题!

蔣捷詞校注 (5)

  • 第313页
    黄云水驿秋笳噎,吹人双鬓如雪——某人你弱爆了……
  • 第43页
    主翁楼上披鹤氅,展一笑、微微红透涡。——亮了有木有!销魂了有木有!羞射了有木有! (2回应)
  • 第27页
    休休。著甚来由。硬铁汉从来气食牛。
  • 第23页
    “老子平生,辛苦几年,始有此庐”——这是蒋捷写的吗?这明明就是我妈写的! (1回应)
  • 第23页
    阮籍穷途之哭,是哭无路可行,亦是苦无处可归也

Culture and Subjective Well-Being (2)

  • 第19页
    SWB is high in all countries——我勒个去啊,这还真像句人话……
  • 2
    culture is to society what memory is to individuals.

日本物哀 (4)

  • 第259页
    这位先生一定没看过昆曲
  • 第230页
    鄙薄到搞笑,本居大师你确定你不是在卖萌吗?
  • 第59页
    这样看来,汉武帝应是“知物哀”之人了,试问哪个女人喜欢他,哪个女人愿意嫁给他?
  • 第47页
    有没有考虑过色与情之间的区别到底在哪里?有色无情到底算不算“物哀”?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