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象一朵未来的玫瑰:佩索阿诗选 (1)

  • 第25页
    一道浪花,尊严是它的滑落 快乐是我的疾病的神经中枢

柠檬哀歌 (1)

  • 第7页
    不能不跑去哪里 可是没有可去的地方 不能不做些什么 可是没有能做的事 连坐下都不堪 胁迫充满了大地 不知何时我身上紧裹着白色的法兰绒 心里是从蒸汽浴室里出来的困惫 不停地空想电磁学的原理

希腊人左巴 (3)

  • 第80页
    我觉得很快乐,这点我知道。置身于快乐之中的人们往往不知道自己是快乐的。只有等到快乐消逝,回想那一时刻,我们才会突然发现—有时甚至会大为惊讶—那时我们是何等快乐。
  • 第75页
    世界上最伟大的先知最多也只能给人们一句口号,而口号越暧昧,那个先知就越伟大。
  • 第31页
    把你自己从一种激情中解放出来,而被另一种较为高贵的激情控制。但是,那不也是一种奴役的形式吗?为一种理想,为一个民族,为神而献身?或者,那意味着,典范的标准越高,奴役的锁链越长?那样,我们能够怡然自...

秋日 (1)

  • 第35页
    你若要为全体而欢喜 就必须在最小处见到全体

但愿呼我的名为旅人 (1)

  • 第72页
    断我蝴蝶之翼如 断袖,作你 白罂粟花祭彩旗1 ☆白芥子に羽もぐ蝶の形見哉(1685) shirageshi ni / hane mogu chō no / katami kana 此诗收于《野曝纪行》,前书“赠杜国”,直译大约是“为白罂粟花/蝴蝶断翼/...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24 25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