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猫对《崩溃》的笔记(3)

一个猫
一个猫

读过 崩溃

崩溃
  • 书名: 崩溃
  • 作者: 齐诺瓦·阿切比
  • 页数: 194
  • 出版社: 重庆出版社
  • 出版年: 2005-9
  • 第27页

    雨下得又大又久,甚至求雨的巫师也不需要有所作为了。他现在已经阻止不了一直在下的雨,就像他在旱季中间也不能引来雨一样。尽管他努力招雨、制雨的劳作已经严重破坏了自己的健康,也无济于事。

    2017-09-02 15:47:45 回应
  • 第53页

    艾克梅夫纳头上顶着一坛酒,走在人们中间。虽然艾克梅夫纳开始时觉得有些不安,但现在他不害怕了。奥孔克沃就走在他身后。他几乎不能想像,奥孔克沃不是他真正的父亲。他从没有喜欢过他的生父,在最后三年时间里他确实跟生父很疏远,但他的妈妈和三岁的妹妹……当然妹妹现在已经不是三岁,而是六岁了。他还能认出妹妹来吗?她一定长高、长大了,不那么一丁点了。妈妈会高兴得哭起来,又会百倍感谢奥孔克沃把他照顾得那么好,并把他带回家乡。妈妈一定想听听这几年里发生在他生活里的所有事情。他还能记住那些事情吗?他将告诉妈妈有关纳沃耶、他的妈妈和蝗虫的故事。突然,一个念头袭上心头:他妈妈可能已经死了。他努力想把这念头逐出脑海,但是徒劳无功。然后,他想用小时候常用的方式来排遣烦恼。他还记得那首歌,便在心里唱,踩着它的节奏。如果歌曲在左脚落地时结束,妈妈就死了。不,不是死了,是病了。但如果歌曲落在右脚,啊,那她就还活着,安然无恙。他又唱了一遍,这次落在左脚上。但第二次不算数。第一次的声音才能进入楚克乌的宫殿,孩子们都最喜欢这么说。艾克梅夫纳觉得自己又回到童年时代,这肯定是要回到家乡和母亲的怀抱了。

    他身后的人咳嗽了一声,艾克梅夫纳回头看了一眼。那人冲他怒吼,告诉他继续走路、不许回头。他说话的方式让艾克梅夫纳感到一种恐怖的冷意袭遍全身。他托着酒坛子的手也开始隐隐发抖。为什么奥孔克沃现在落在队伍最后面了?艾克梅夫纳感到在身体下面的腿有点麻木。他害怕回头。

    方才清嗓子的那个男人悄悄走近艾克梅夫纳并举起砍刀时,奥孔克沃把头扭向了一旁。他听见刀砍进身体里的声音,坛子哗啦掉下来,在沙地上摔碎了。他听见艾克梅夫纳一边向他跑来一边叫喊“爸爸,他们把我杀了”恐惧使他的脑子一片空白,奥孔克沃抽出砍刀,一刀把艾克梅夫纳劈倒了。

    2017-09-02 17:05:02 回应
  • 译本对照

    单看这个版本(林克 刘利平 译)至少语句通顺逻辑自洽,难说翻译有什么问题。但是刚刚发现还借了另一译本(高宗禹 译)来看,网上也搜到了原书的mobi。那么对照一下第一面,哦……

    两译本封面
    林克 刘利平 译
    高宗禹 译
    原文

    再看他处:

    原文:It was this man that Okonkwo threw in a fight which the old men agreed was one of the fiercest since the founder of their town engaged a spirit of the wild for seven days and seven nights.

    高:正是这样一个人,在一场战斗中被奥贡喀沃打倒了。老人们异口同声说,这是自他们这个小镇的创立者同荒野中的妖魔大战了七天七夜以来,最激烈的一场战斗了。

    林、刘:就是这个杰出的人,在一次角力中输给了奥孔克沃。老人们一致认为:当年村镇的建立者们曾进行过七天七夜激烈的角斗但即使是那一次,也没有像这次角斗一样杀得如此天昏地暗。

    原文:Every nerve and every muscle stood out on their arms, on their backs and their thighs, and one almost heard them stretching to breaking point.

    高:两人胳膊、脊背和大腿上的筋络根根浮现、肌肉块块暴凸,人们几乎听得到它们紧绷得几欲开裂的声音。

    林、刘:他们的肩膀上、后背上、大腿上肌肉鼓胀、青筋暴起,似乎随时会因为用力过猛而崩断。

    原文:..., and during this time Okonkwo’s fame had grown like a bush-fire in the harmattan.

    高:奥贡喀沃的名声就像灌木丛里的野火遇到哈麦丹风似的愈来愈盛。(高注:哈麦丹风,来自撒哈拉沙漠的干燥含沙的东风或东北风。)

    林、刘:奥孔克沃的大名像野火一样迅速烧遍了哈尔马坦地区

    原文:He had a slight stammer and whenever he was angry and could not get his words out quickly enough, he would use his fists.

    高:他有些口吃,每当他勃然大怒,一时又找不到合适的话发泄时,就会用拳头。

    林、刘:他有点口吃,一旦发起怒来,几句话没说完就大打出手

    原文:He always said that whenever he saw a dead man’s mouth he saw the folly of not eating what one had in one’s lifetime.

    高:他常说,每当看到死人的嘴巴,他就想,一个人在活着的时候要是不吃掉属于他的那份东西,那才蠢呢。

    林、刘:他常说:活着不吃好,死了就拉倒;活着不贪杯,死了更可悲。

    原文:..., and he loved the first kites that returned with the dry season,

    高:……,也热爱随着旱季归来的第一鸢,

    林、刘:……,喜欢旱季归来的第一鸢,

    原文:alligator pepper

    Google: 非洲豆蔻,又称椒蔻、畿内亚胡椒、天堂椒、乐园籽、梅莱盖塔胡椒,是姜科多年生草本植物。原产非洲西部沿海沼泽。开紫色、喇叭状花,结5~7公分长豆荚,内藏红棕色种子。有胡椒味,也因而成为早期胡椒的替代品。

    高:胡椒

    林、刘:鳄鱼辣椒

    ⬆️只翻了三四面。

    2019-01-04 00:56:22 3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