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de-walker对《Twenty Buildings Every Architect Should Understand》的笔记(11)

Twenty Buildings Every Architect Should Understand
  • 书名: Twenty Buildings Every Architect Should Understand
  • 作者: Simon Unwin
  • 副标题: Twenty Buildings Every Architect Should Understand
  • 页数: 240
  • 出版社: Routledge
  • 出版年: 2010
  • preface before cases
      要把看见的用线条勾勒出来,然后才能把看见的记下来,转译一遍才能进行思考。柯布大概是这么说的。
    学会不仅仅分析别人的建筑,还要分析自己的作品。
    我们看见一个空间,可能觉得只是一个单独的空间,但是建筑师可以把它变成多种多样的,水平和垂直的差异,关上门打开门两个不同感受。除了basic elements还有modifying elements,各种各样任君选择,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做不到,飞起来,就是这么简单。
    我们在塑造一个自己的世界,这个世界的逻辑和秩序真的是太多太多了,不仅仅是建筑本身,人——更是architecture的本体。这就是一个我们可以去想象创造的世界。
    但是只有学会了一些rules,我们才有了creation。所以带着思考去看案例才是王道。
    还写了好多,但是我都不记得了。
    2014-06-30 01:25:35 1人喜欢 回应
  • Barcelona pavilion
    德国馆可以说是现代建筑萌芽展现的结晶,关于新材料减少装饰,新技术应用,当然还有新的建筑空间。密斯在此实验了新旧材料的应用,装配式的操作(时间比较短),还有卓越的细节(后面看来确实真的考虑非常的细致),康也是这样。通过德国馆,密斯展现了建筑思想和哲学思想的传递和表达。寓以为还有建筑师的精神。
    using things that are there
    密斯是自己要求更改的场地,可见场地的因素都被考虑在了设计之中。场地是在一个广场尽头的坡之上,前面有一排柱廊,左侧是一座高大的建筑,台阶穿越了这个坡道。这么看来,密斯是想创造一个新的建筑(新时代),柱廊好像照壁,比照壁通透一点,半遮半掩人们走到了展馆的区域,展馆可以做成和坡道一体,做成一个流通的流线形式的建筑,这样的话也无法用传统意义的“建筑”去给德国馆归类了。左侧的高大建筑物让德国馆一直都在阴影之中,这点我不是很明白打个*******此处留着后面再看,但是我觉得好像是一种古典的影子一直挥散不去的感觉。这里谈到了miesian,密斯式,书中说到密斯式是几种元素很清晰地组织在一起,想到了“暧昧”(mark一下)。如此看来这些场地条件真的是上天的恩赐。[即有轴线但是走到尽头,一条可供穿越的道路在坡道之中使得此处可以创造一个完全融入环境的建筑,左侧的阴影,半遮半掩的柱廊(柱廊是古典主义也是一种对比强化)]
    first move
    经过斟酌,密斯做了一个有台阶的platform,这个台子自带台阶,但是有看上去很独立,嵌在坡道里面可供人穿越。而且这个台子本身就很有意识地打破了原有的轴线。这里我学到了,一个整体体量打破一点点可以使之独立又很free(呼应又自我,大概这个意思,好有意思)台子自带地台阶是和plaza轴线垂直的,因为影响了一开始的流线,所以很有力地反古典。台子的划分符合了功能的需求,办公室被甩在了一角。这里说到左侧高大建筑地作用,人们正对着这个建筑走进展馆,此时高大建筑就成了背景,一面墙,上面顶着天,我想到了园林里面的白墙画布,大概异曲同工吧。一排多立克柱廊在此也证实为了形成一种反差。
    basic elements
    密斯先根据场地做了一个台子,然后在上面放不同的元素达成整体地效果。这种方式格外好,当然就像是在一个山地里面建房子,填平做一个台子还是整个建筑放进去,这样一个最初的手法可以理清复杂的环境。
    规整的roof是第一个元素,一个很规整简单和platform平行的板。我觉得此处又是一次强有力的简化,接下来就可以在platform和roof之间的空间去再放入元素,假如密斯用了一个很奇怪的屋顶,甚至不等高的,那么接下来的操作可能会复杂到忽略了这个建筑的本质,密斯想在此打破古典的限制,太过于复杂只会让本质不纯粹。(阿,此处又想到了结构主义一步到位。。也是为了纯粹强有力)
    next是实墙solid wall,此处周边围合的墙体没有讨论,书中ab两片墙很有意义,因为这两片stand free,所以说墙的角色在此变化了,以前古典建筑墙体都是用来承重,在此墙体已经从骨骼变成了灵魂,把墙体当作一种灵活的空间元素来塑造空间。墙和台阶一同引导了人的流线,此处流线的引导故意规避了原有的轴线,a墙正好把plaza轴线阻挡了,前面留给人们一个逗留的空间,继而人们被引入右侧roof之下,德国馆自己的一个小轴线,看见了b墙,b墙好像一个祭祀一样高大上的地方,此处有地毯,桌子椅子,举行典礼仪式啥的。这里再打一个****后面希望可以证实密斯自己创造的这条轴线是否存在。
    下一个元素毫无疑问是glass,这里一直在说到labyrinth,没错阿,玻璃这种材料的特性就是可观不可过,这样一想,湖水什么的都是视线可达人不可走,在此德国馆的神秘感又加强了。此处说到密斯特地用材料区分了左右两处空间的不同,左侧开敞区域用了和platform一样的材料,右侧roof之下则是比较华丽的材料,真是蓝天白云小清新过渡到了华丽丽的高大上。b墙用了最好的材料,合着装饰进一步加强了此处的轴线。这里有一个双层玻璃c,做成双层可能是一个阻挡了视线光线什么的,这样就可以只是保留了b处垂直方向的轴线,第二个就是玻璃里面有灯,到了晚上,c旁边的空间就一直都有光,说到c旁边的空间,这里用柱子和roof营造了一种现代柱廊的感觉。
    展馆中有两处水域,水——mirrors——reflection——labyrinth。加上polished wall,所以德国馆的对称已经不是古典主义的形式对称了。。真是好细致!
    最后两个元素就是一些装饰,小水域中的雕塑,雕塑仰望着天空,一个是纪念捐赠者,一个则是大家会和雕塑一起视线向上,但是雕塑在水中,所以水中有倒影,视线又会向下,一反平时大家只有水平视线的“老规矩”。(嗷嗷又是一种打破。。)还有就是黑色地毯,红色窗帘什么的,一个是用来减少太阳光辐射,一个是象征着国旗的颜色。(历史意义,生态效应啥的嘛~)
    geometry of making
    开头说到德国馆给后人的几种比较实在的借鉴,台阶和theatre,labyrinth rather than following the established axis,重点还是密斯关于一个新的moulding的创造,新的geometry making。首先用了十字柱,整体承重结构不明确,其实这个也是一种暧昧吧,但是elemental和miesian表达了元素明确。这里说到Farnsworth house用模数方式安置所有的元素,然而这里的德国馆则是打破了常规的元素,使之非常有音乐的节奏感。这个大概也是后面说到密斯关于form的理解以及mould的感触,不是不能有form,mould也可以使之更加economic,但是不能为了form和mould而特意的营建。所以这里paving是非常规整的,但是柱子和窗户却恰恰创造了两层关系。
    首先两侧的柱子处于paving joint的位置,但是中间的柱子故意避开了网格点,而是保持柱间距自己的模数关系。窗户也是如此,此处我没找到具体的图纸没看太明白打*****大概说的是窗户一边在网格点上,另一边可以根据function随意调动,但是故意错开网格点无疑是密斯关于模数的打破(或者说他不想为了模数而模数)。后面引证了当时艺术音乐的新的形式主义,可以意会一下。
    De Stijl
    风格派和密斯的德国馆有异曲同工之感,虽然mies自己否认了。杜斯堡的文章《towards a plastic architecture》感觉是对密斯建筑理念,包括现代建筑哲学理念的一种阐述吧。密斯在德国馆中实践了自己的关于形式模数,打破还原的一些理念。之前也有几个小建筑作为实验,所以密斯一直在探寻一种不去“循规蹈矩”的另一种方式,我觉得这种方式总体来说可能是对一种旧的形式的打破,告诉所有人不要为了形式而形式,同时手法或者意境之上,也是一种新的开拓,通过open达到一种流动,迷宫的感觉,而不是从前的封闭或者说注重建筑element本身,当然其中关于如何打破模数打破轴线都是对于新的form的探索。
    杜斯堡说到了一系列规则或者理念,包括elemental,近似于miesian。这里解释一下plastic,我的感觉是“可塑”,可塑会带来时间上的可调节,所以一下子拉到四维空间去讨论(********关于space and time不是很理解),同时这种可塑又使得这个是economic的moulding,但是这里杜斯堡强调functional,但是密斯进一步推进了这种functional的意义:人的感受尺度,可调节,功能性等等。这个大概就是architecture不同于arts的地方。因为打破了原有ground-plan(因为opening)从而内外融合一体,这也给engineering带来了新的挑战。德国馆中没有以前特定的体系或者很多的重复对称,取而代之的是根据function的balanced but unequal,我的理解是根据功能创造的形式或者尺度都是balanced,但是同样也是因为function所以主次关系就是unequal。后面关于思维空间的讨论不明白*****,密斯反装饰,但是颜色作为一种有机地存在形式,作为一种表达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没有了颜色,很多平衡就打破了。
    关于窗子原本自身作为重点——其实可以视为一种空间穿透的媒介,德国馆必须有一个面正对着广场,但是已经不再是facade(我想楼梯的方向,不对称的开敞和封闭都起到了作用)
    Oswald Spengler’s the decline of the west
    Spengler的书只是对一种文化历史的表述,而密斯则是实践推进了这种表述的发展:emerging from the interior to the boundless。我对于这句话的理解可能是:the destiny idea来自于每个文化,西方的idea是无穷无尽的探索,infinite space,关于很多新想法的出现其实都是对于时代的推进,对于idea的一次又一次的强化,所以这并是一种新的idea,而是从有到boudless。德国馆不仅仅是建筑,更是Spengler说的建筑是时代的产物,灵魂永存,时代变迁一次次地证实了destiny idea,德国馆是密斯,或者说是现代文化的哲学立场表达。spengler认为idea根深蒂固于文化,没有个人的意识作用,密斯推进了这种文化意识。社会发展影响地域,文化也会随之被影响,从整体来说密斯大概还是用建筑去展现了新的时代,这种时代包含了文化的微调。
    Knossos
    二十世纪初考古发现给了mies关于labyrinth的灵感,Knossos首先没有设防,所以是一种开敞的态度,这个和古典建筑注重立面形式,封闭的感觉形成了对比。其次Knossos的王座不在轴线上,Knossos的建造根据地形环境而定的,因为季风影响开敞空间较多,因为军事所以也没有设防,这也创造了一种内外界限暧昧的态度。德国馆比例和平面都很相似。
    karl Friedrich schinkel
    之前有说到过altes museum楼梯的对比应用,这里通过整个流线以及立面的柱廊陈述了mies和schinkel想通的观点。schinkel注重两点:一个更为细致的空间体验,建筑和环境场地的关系。这使得原本那种强调facade的二维构成的古典被打破,取而代之的是三维空间的事情,更多的则是四维空间中“漫步建筑”movement and architecture。schinkel关于altes museum强调了立面前面的柱廊像是一层纱布,人们是观察者spectator,但是mies更注重人们是怎么通过这个柱廊楼梯从而走到建筑中过渡的,mies更在意的是建筑怎么营造的一种流线体验使得人们可以感知这种内外的联系。在此——建筑不再是一种视觉产物,不是雕塑不是绘画,而是一种空间体验的容器,建筑的本质渐渐体现。
    后面说到夏洛特城堡,借鉴的一个是关于建筑和环境努力相互融合的态度,还有一个就是建筑作为体验容器的运用,人们从楼梯穿越大门最后再进入一个院子,这是一种感受。然而夏洛特最终还是归附于轴线,mies则在德国馆中表达了否定的态度。
    in conclusion
    最喜欢的一句还是:The Barcelona Pavilion illustrates an essential parts of architecture德国馆的展现了建筑作为容器的用法,也因此刻意打破了很多古典建筑既定的理念,德国馆把人当作参与者,而不是spectator,因此建筑的体验感被拉向了四维。德国馆关于墙的运用不再是构成,不是风格派抽象的理念,而是创造了停驻行走的一系列空间,关于反射等手法可以说是古典对称的升华了吧。
    ---------------------------------(分割线)
    先介绍了德国馆的建造背景-思想哲学立场
    next:场地why 元素why 借鉴what(理论&实践)
    场地:一些手法呼应建筑理念/元素:轴线模数打破等手法呼应建筑理念
    借鉴:一种理念的解读和conclusion
    2014-08-03 11:39:30 1人喜欢 回应
  • Farnsworth House
    我们应该忘记过去既定的理念,展开新的想法。
    Farnsworth形式很简单,不仅材料上用了钢和玻璃两种主要的,在元素的使用上保持了一贯的miesian,所有的元素都很明确(纯粹的形式和材料等创造新的空间,此处空间是重点了),元素构成非常朴素,就是原始遮蔽的要求shelter,也因此mies的概念就是一个纯粹的玻璃盒子作为一个设计起点,他的function更多的照顾到了这种纯粹的形式而忽略了更生活化的细节。****这里还没看见具体是怎么呼应precedents的。
    identification of place and basic elements
    Farnsworth的外部形式用了明确简单的元素,首先好像是把一块板两分成一个水平空间,此后空间就在之间创造,并且整个盒子(两块板)被抬高,悬浮在空中,我想可能是更纯粹的一种想法,这样的话两块板不仅一样大小,而且地位近似相同,没有更接近环境的一侧。这里有一个不太懂的*************(in being rectangular these planes introduce into the setting a clear manifestation of the four directions intrinsic to the human form)这里说的是更加注重水平方向么?那么德国馆雕塑位置关于向天空打开,刻意强调上下两个方向只是局部的么,mies更想让人们去感受horizontal的方向?或者说在更低一点的那块platform上面mies已经做了一次打开的方式,那个可能更是接近向上的空间体验,所以此处就是很强调水平?
    为了创造这种纯碎,mies选择了白色去应对可能对自然带来的冲突。(白色吸收热辐射少么哈哈)主体部分用了玻璃限定了外围的空间,在主题空间之前有一段灰空间作为过度空间,这里的过度空间有两层,通过这些过渡协调了建筑和自然的突兀感(bridge the level changes),第一个层次是一个露台(打开的platform),这个露台比主题的platform低一半,人们先走到露台上,停留并感受一个过渡,再走到屋檐下,此时感受是暧昧的,最后进入玻璃的建筑“实体”中。
    关于function,一开始说到mies对于function的考虑一开始就是照顾到了玻璃盒子这样一个纯净体,所以很多life detail被忽视了(考虑过多即无法如此纯粹)就像最后说的,这里是a habitable garden pavilion。mies用了一个对称的core把function融合,但是core的位置是不对称的,core把box划分出来4个大小不一的空间,空间之中用家居等划分,这里就是:用功能本身去划分另一个空间,用家居(element)去划分更细节的空间(空间划分相当细致)。此时对称这个话题已经不是重点了,mies运用自如。
    mies说:只有内部和外部分开,才能创造freedom,而不是复杂才是freedom,应该是骨骼和皮脱开的意思吧。空间应该是defining而不是confining的(空间不要用实体强硬划分)。
    这里作者绘制一个传统plan去比较解读mies空间给人的感受,其中mies特意避免了一切有confining意义的东西,包括门也是玻璃外围护的一部分,内部没有门的限制。人们站在Farnsworth里面比outside能感受到更多的东西——nature,house,human beings together。因为完全的open,所以外部景色净收眼底。
    但是因为reflection的存在,使得外部景色收到了“干扰”,因为人们会在玻璃上看见景色/自己/Farnsworth house,但是这样反而让人有一种处于环境中的感觉(平行世界阿。。)就像mies说的:reflections比光影更加可贵阿。
    ***************小感悟:德国馆比Farnsworth早十多年,德国馆更倾向于对古典的打破,所以注重轴线模数的打破等,用不承重的片强去划分创造空间,并且也注重反射(那时候的反射可能是一种对于古典对称的另一种升华)。但是Farnsworth对轴线模数灵活运用,也不是打破古典的态度,而是一种新的空间的探索,其实在德国馆中关于open已经做了尝试,此处不再用片墙,而是用家居,core(function)去打开营造空间。reflection也成了一种人们精神上的反射。当然德国馆可能借鉴了一些东西,比如Knossos的labyrinth和建筑作为空间感受的容器这些想法,所以也不全是推进,重点不同吧。——another point and contributions I think
    using things that are there(relationship to context)
    看似这个房子好像是悬浮于空中,超然于平行世界(高大上。。),内部用精准的一些方式创造了一个free space,但是其实它和场地的关系是非常密切的。在这里mies一开始就用台子玻璃等一系列手法为了创造一个screen of landscape,可想而知对于环境的考虑是很多的,室外环境一个是通过trees来建立,人们在不同function的地方感受不同的外部环境(sunset/rising of sun/shadow),人们从里面不同方向看出来(或者走出来,这里有一个过渡期空间的效果待会再说),从而达到了内外世界的融合以及相对的独立。
    建筑离river不远,建筑并没有好笑小流水人家一样建在河上面,而是see the river through a screen of trees,这个效果是mies的一个重要手法,创造了房子和river之间的意境,源自于日本建筑的印象。即:giving a view of a landscape/in-between space,过渡空间消除了内外的界限,使之模糊,farnsworth半高的platform和檐下灰空间都是这样的,多个层次。话说通过树看见河流,这个也是一个层次啊。
    geometry of making
    以前的一些几何所谓的ideal都是一些数学上完美图形的交叠,但是mies认为应该是用精准的建造原则以及材料本身所自有的特性去建造。
    先说到underlying structural geometry,以前传统建筑人类智慧将木材,石头,砖等等材料根据自己的特性创造一种结构建造方式,这种建造方式已经无法再去简化,可以说算得上最完美的结构方式(simplicity and directness),所以mies用了混凝土和钢建造的时候不仅仅借鉴了古代的建造逻辑,而且根据钢和混凝土的特性,通过合适其跨度的比例来建造,所有的几何关系都是和材料特性有关的。(康也说过,砖说:不,我要变成拱)
    plan的比例的关系则和从前也不一样,以前用数学几何原则拼接的平面没有什么意义,即使很好看,而mies的做法和日本用榻榻米毯子去规划整个平面比例一样,通过地砖的比例大小把整个建筑里面的元素统一了,因为地砖本来就是建筑元素的一部分,通过一个较为有统领性的元素把整个建筑元素串起来,变为整体。(现在很多都用,包括立面轴线统领等等。)
    这一切的原则是基于对人尺度的考虑之上。
    temples and cottages
    传统建筑既是尊重自然的态度(材料本身特性的运用cottages)又是人类智慧的创造(temples,design)。Farnsworth house就好像一个神庙一样,超然于外部世界(从外面看大概是这种感受,而不是说使用者无法感知周围环境,其实使用者从内部也可以感知自己在一个神庙中,或者说超然于这个世界,因为他可以看见整个世界的景象),mies展示一个方盒子最纯净的样子,好像一个潘多拉盒子吧。
    这里用希腊神庙做了比较,但是神庙通过一个core使四周打开,中间供奉神,而Farnsworth则是不对称的core,四周同样打开拥抱世界,但是因为不对称,所以中间祭祀的作用变得更生活化,原本四周是porch,现在则有了功能上的意义。可想而知,使用者也是处于了神的地位,被供奉着。
    De Farnsworth’s relationship with her house
    mies在此是在创造一个精神居住地(platonic),虽然这种精神的本质超然于地域文化,但是地域文化的确影响到了这种精神上的感知和理解。所以Farnsworth house对于Dr来说是很难理解并且使用的,后面也说到如果使用者的生活方式更倾向于精神层次,那么farnsworth house就是一个个人的心灵的神庙。
    所以对于这种一方面去表达精神一方面去实现生活化的矛盾怎么对待呢(****是不是因为生活中必然带有复杂性,也是一切世俗的,所以必然格格不入,精神就是纯粹的一种理念,不能被世俗的复杂所淹没),purpose&expectation可以分开对待,无疑farnsworth是给了建筑(更深层次还是哲学)本质的解读和展现。建筑相比于书籍更能展现这种思想,因为人们在里面生活,所有一系列动作和思考都在这里面呈现。
    exploring variations
    我们如何去推进自己的想法,如何从即有的事物中寻找我们需要的东西。mies做了很好的展示。
    首先对于greek temple,包括很多别的temple,mies吸取了其中的神性,好比说让farnsworth floating,颜色结构包括材料等等纯洁性,内部一个core解放周边的porch(********是不是也带着一种对神庙形式的模仿带来的圣洁?当然这种形式,是一种组织结构模式,是一种比例),但是与temple不同的是,mies要的是一种infinite space,要的是free,所以core不是对称的,周围也没有一般temple为了神圣不可侵犯而围起的围墙。
    为了达到farnsworth的目的,mies做了很多常识,一开始的African house用了围墙,即使内部组织类似(其实也不free),但是mies貌似意识到了对周围landscape开放度的缺乏,到后面一个India的住宅,mies去掉了围墙,打开了周边,但是这里的core却很封闭,为的是privacy,没有起到划分空间绝对达到free的意义。
    当然这一切的设想要和使用者的使用方式一致才可以达到效果,同时这也教化了人们的生活方式。(精神净化)
    conclusion
    farnsworth虽然不够生活化,但是绝对是为人而建造的,人是建筑中的主要元素之一,所Farnsworth house就是人所居住的神庙,人可能是神吧。
    同期,mies还设计了一个fifty-by-fifty住宅,这个住宅用方形的平面,为了展示形式和用途的相辅相成(赫兹伯格结构主义的理论),告诉人们这种模式(open/free)可以用作任何的用途。******这里这个建筑没被抬高,也没有过多的过渡空间,我觉得可能是打破一点神性,只是为了展现一种可用的模式来作为设计理念?
    Philip Johnson参照这种组织方式做了一个设计,但是好像low了不少。。。
    ----------------------------(分割线)
    元素和环境的考究
    借鉴的建筑理念(精神和技艺)
    关于建筑精神和实用性问题的讨论
    关于建筑师如何推进建筑思想的展示
    mies开创了结构模式,mies也展现了建筑的精神层面
    2014-08-06 09:14:36 1人喜欢 回应
  • 比较德国馆&Farnsworth——less is more
    德国馆比farnsworth早一点,两者都在环境,材料,组织模式,精神性的层面上做了突破。
    德国馆更多的是打破古典,让建筑变为一种体验容器而不是雕塑,建筑可以是开放的(根据function),reflection的诠释对于古典是一种升华。展现的是现代建筑的哲学立场,自由。
    Farnsworth对轴线运用自如,更多的是展现如何达到free/open,也是对德国馆中这一理念的推进,这里free/open都不再用片墙(德国馆片墙相对于古典建筑,是骨骼和皮肤的脱离),而是用了core(function),furniture等等。除此之外Farnsworth通过建筑也展现了自己的哲学立场,我觉得好像也不是神性,而是更加自由,这种自由不是突破围墙,而是让自己的心灵走向纯粹的精神层次(在这里修行)。
    此外mies关于材料的特性,也做了更加纯粹的简化(cottages)
    无论从形式,结构模式,材料,颜色或者是精神上,mies都做了很大的推进。
    less is more
    2014-08-08 11:28:06 1回应
  • LA CASE DEL OJO DE AGUA
    开头就好想了解一下柏拉图关于精神世界的解读,就我所能理解的,一切实体的或者某些关于实体copy的某些抽象(理念世界&现象世界?)都是在精神统领之下,言外之意,一切的element composition都是人们精神诉求的展现。
    jungle house就像是丛林中的避难所,亦或是闲暇的周末住宅。
    basic elements and identification of place
    jungle house一反通常关于house的元素组成,而是更加关注作为一个house,什么元素是必须的,因此思考这些元素有什么作用又是有必要的。
    首先是一个规整的platform镶嵌在坡地中,这样一来,这个platform即融入了环境,又保持自己的独立性(it relates to the tree that is already there but represents the generative moment when things change)(形式表达的是万物更新的精神意向)。这样一个platform is distinct from the world around从而好像一个嘈杂中的temple。
    一个长长的steps横穿了这个台子,联系了ground&hill,加强了platform作为停留空间的意义,人们在此栖息,从下往上走,进入台子,走出台子(room),platform——in-between space。这种in-between不仅是上下地理位置的过渡,也是体验感的过渡,走上台子,看见下面,穿过台子俯瞰台子和周围。
    接下来则通过一系列首发强化了这样一个可供栖息的空间(*******这里有个不明白,the fourth stage returns to the elemental ,evoking the timeless powers of architecture这里是说这些强化性的元素等等让建筑的永恒性得到表达?timeless怎么解读??说的是关于建筑元素达到了本质上的利用,所以方式,精神永恒吗)。这里设置了两道门栏来强调platform更像一个停留空间room的空间氛围,入口处设置temple形式的门廊强化精神意味吧。但是整个建筑依然保持了融入自然的态度(墙上开洞给树杈穿过)。
    接下来利用屋顶和周边的tree等环境创造了另一种不同的空间dining room,同样,dining room即使处于露天状态,依然创造了一个门。上下的这两道门的存在,给了人们内外的感受,当然这堵墙的形式给了一定的私密,更多的应该是人们心理上关于内外的区分,墙上开洞形成门的形制,人们感觉自己走到了内部。dining room还有一些围护措施也进一步强化了(******下面的floor开洞是为了什么,采光?john说allow views of stream passing under the house是意向上的吗?图上看不出来floor开洞和景色的关系)
    stratification;transition,hierarchy and heart
    jungle house在一条轴线上创造了一系列的过渡和秩序,就像前面说到的从下走到上面,其中bedroom&dining因为天气等环境因素的变化又形成了一种“争宠”的有趣关系。天晴的时候走到最上面感受一下头顶tree的遮荫,看看四周的landscape一定很不错吧。
    primitive place types
    每个作品都是建筑师经历的呈现吧,这里用到的是temple的秩序化。
    conclusion:notes on sense in architecture
    小标题很好地概括了这种思想,对于一个建筑(或者一句话)的感受是什么,并不是主要来自于每个元素本身,而是来自于建造者如何运用这些元素,这种组合而来的感受创造了place,人们通过元素的组合完成自己的生活居住方式。
    jungle house还是遵循了逻辑去引导人们居住流线方式,因而给人的感受也仍然是一座建筑,是一个room,当然nonsense也可以达到一些唤起人们精神的意义,但是这样可能更倾向于文学和哲学表达吧(元素组合方式多样并且多义)
    --------------------------(分割线)
    jungle house通过秩序展现了建筑想表达的不同空间的情绪,不同的感受,同时又告诉人们这是一个融于jungle但是自身独立的空间,这里可以栖息,这里可以感受不同方式的栖息(树为roof,四周开敞等等不同的感受)。
    如何利用秩序,如何应对这样一个丰富的环境,是我学到的。
    元素靠意识去组织,而不是元素本身。
    2014-08-09 12:53:55 1人喜欢 回应
  • NEUENDORF HOUSE
    sky,trees,pool,wall-picture inside and outside  experience and spectator
    sky,trees,pool,wall-picture inside and outside experience and spectator
    slit-trepidation
    slit-trepidation
    wall as the arm to the entrance
    wall as the arm to the entrance
    to the court-domain
    to the court-domain
    每座建筑都表达了一种精神上的向往吧,很多无法感受的神性的东西,非物质的,可能真的需要experience才能感知,这也是建筑师建造的意图,无论用什么元素,什么手法,最终给人们精神感知,transition。所以上了几张图以供今后回味。
    neuendorf house用了简洁有力的wall这种元素组织了一个可供感受的序列,jungle house用的是stairs。在此,wall不再dumb,而是一种工具去组织,这种工具也是根据自身特性去展现的。
    一开始的长长的wall就像是arm,主人带着你走向神秘的领域,红色的墙和sky,trees形成暖色的对比(凸显建筑?迎来未知的喜悦?),一路走来,旁边有一个围墙重重包裹的court,需要走一个又窄又长的台阶才能进入,这个court和前方的未知的封闭的房子一同给人了一种强烈的令预感domain。
    接着走到了一个有slit的wall前面,感受到了一种未知的惊恐,这时候原本笔直有引导的道路(因为长墙很直接)transit to the uncertainty。走进这个slit,人们并没有感受到自己进入了这个领域,相反我觉得这个时候可能是进一步加强了人们的好奇和恐惧慌张,就像是揭开了一层,结果发现进入了另一层,这些通通未知,然而,也并非和前面的slit完全一致的封闭神秘,这里有了更多的开口让人们去探索,真的很像破案或者一直紧绷着的音乐,高潮被拉长了。
    这个courtyard里面是三个房间,先说到这里的最高潮,应该是一个通向swimming poll的balcony,好像是框景一般,pool在洞口的长长轴线上,sky,trees reflect在pool里面,好像一幅画,人们这个时候是一个spectator,同时作为一种体验,wall和人也是pic中的啊。
    整个建筑像是一个封闭的,里面全是人造的世界,与环境分离,但是我觉得其实只是人造的感受landscape和神性(或者说空间体验)的氛围,也许不是打开的态度,但是一定的限制也许才是更好的打开(好像pool的pic给了人们最佳的视角,人们因为被限制所以很珍惜outside)。建筑师信封极简主义,对于开洞很“吝啬”更别说窗户什么的装饰了。
    geometry
    建筑师用了简洁有力的几何控制创造了静谧的感觉(*******为什么要这么严格的几何控制?我觉得可能一个因为某些控制线来达到空间感受的效果而不是刻意,比如pool在轴线上产生的纵深感,以及门洞给人的透视感;其次可能是因为严格的控制达到极简的作风??这个不是很好理解,mies关于结构的几何控制是为了真的达到ancient工艺的简洁,这个为什么呢?),总体来说我觉得轴线控制是为了空间transition的感知效果。
    basic element:wall/conclusion:the power of the wall
    用一种主要的元素,不加修饰地创造有序生动的空间体验确实很厉害啊。
    basic element用了较长的篇幅描述了人行进中的感受,而conclusion进一步总结了wall是怎么带来这些感受地——power of the wall。
    我自己的感受总结是,因为一片wall,有尺度,有收张(domain&open),一片wall开洞大小有主次。几片wall就会产生序列,序列的组合给了人们很多各样感受。wall和环境(sky,trees,ground)的组合使得wall并不是生硬的。
    这个案例的叙述方式也说明有些感知上的东西是很难分析的,要么就是这样放几张图,文字描述感知+理性分析元素。总而言之,就像课上说的,建筑一旦被文字所描述,可能一定程度就失去了原本的意义。
    -----------------------------------(分割线)
    wall as an instrument
    分析之前有感受到一些元素手法上的东西,但是没有体会到这种通过限定,创造人造环境的方式去更好地向自然打开的手法。包括一系列空间感知的转换也没有细想。
    下次目测要自己看图说话,感知氛围啊~
    2014-08-10 21:56:00 1人喜欢 回应
  • TRUSS WALL HOUSE
    findlay事务所关于truss wall house的简介中说到关于结构启动设计,结构应该是很大的考虑因素,
    findlay事务所关于truss wall house的简介中说到关于结构启动设计,结构应该是很大的考虑因素,
    stairs
    stairs


    开头说到,dancing作为设计元素本身被考虑,同时也整合了别的元素。这种设计元素,我觉得一个是形式本身吧,很强的arbitrary,另一个就是人的movement,因为这种形式而dancing。
    TRUSS WALL HOUSE挑战了即有的两种orthodox:一个是a construction of concrete and steel从而一改往常六个面的方正。另一个则是人们的movement变成了dancing,后面说到人们的运动轨迹大概本身就是趋向于dancing的,换言之,人们从没想过要rectangle,to the axis?****
    identification of primitive place types
    house分三层,从流线上很好地了人们的功能性需求,先上二层dining,向上是天台,向下是privacy,同时建筑一层三层又是可以直达的。dining内部的furniture是固定在墙体上一字排开的(为什么固定?*******这点好困惑啊,相比于Farnsworth house,这种固定的,把人们movement like dancing规划出来的模式到底是真的arbitrary呢,还是另一种拘谨?包括这种家居固定的限制性,感觉使用空间并不是打开啊???)
    stratification;transition,hierarchy,heart,light
    如之前所述,function在不同floor上明确分开,每层都有可供采光的地方。并且在dining room处,用high wall使之水平向保证私密性的同时向天空打开,并且有一块有反光作用的遮阳板,创造了一个softer light deeper into the space,内部柔和温暖的空间。
    S-shaped route同时也创造了不同的空间体验,movement like dancing,弯曲但是很自然顺畅,也算是步移景异吧。
    geometry
    这个我就真的不太理解了。。建筑师的并非用了传统的几何方式,而是用了 picasso light drawing关于movement&gesture的方式,这种几何控制related to the hand and arm。大概是关于人们自由,有机的movement关系的探讨吧,而不是orthodox,人们继承的几何控制。
    然而不同于毕加索光图的是,建筑是在三维空间尺度中的,而不是二维画作,因此这就要求建筑师考虑到function place。不仅建筑根据人们的hand,movement创作出形式和流线,人们在里面生活,自然而然也会归顺自己的内心,拾起dancing技能。
    conclusion:a problem and a question
    problem——用concrete和手工建造,使得建造很复杂,没有标准化的营造方式
    question——关于movement和建筑形式的问题,truss是人们movement的一个容器,而不是建筑外表面本身,让建筑师思考建筑本质。
    ***************************这里保留,后面不太懂,是对truss wall house的批判吗,如果人们行为方式诱导人们dancing,那么即使在rectangular room依然可以dancing,并且truss wall house因为功能性需求accommodating,所以也一定程度上丧失了flexibility?jungle house也是通过流线使得人们感受变化(那这里说的dancing指的是关于arbitrary movement?according to themselves?),truss wall house只是诗意化诠释了。不懂啊!!
    --------------------------(分割线)
    我还是很倾向于真正的流动,或者说按照人们自己去组织流线,应该是mies那种适度限定,觉得truss限定或许太多了一些,但是建筑本身更像是一种dancing的姿态。
    anyway,也是一种创作的启迪?至少在结构上是的。。
    mark一下,日后再来看看,对于非线性的东西无感不太能理解。。。
    2014-08-11 09:52:45 1人喜欢 回应
  • ENDLESS HOUSE
    when i conduct the orchestra space by grace of the unknow the endless house has ins and out without a door or wall they change at will from void to fill yet standing still they cannot budge or billow-budge until i split with the light reality-illusion it's simply done by magic fusion of what is not what can but does not want to be yet must obey oh!don't play me dumb my scribble nibbles crumbs of mine and gods and devils' fall in line(************当我用一系列位置元素去创造这种牛逼空间的时候,the endless house不用门窗就有了内外的空间,他们通过填充(填充啥?。。。。)使得自己焕然一新。虽然站着不动,但是我参杂了有光的现实景象之后就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它通过它自己而不是可以附加在上面的东西完成了这种牛逼的效果,但是不想完全遵循这种原则(遵循啥。。。。)oh!不要讥讽我,我和上帝,魔鬼一样,创造了这种牛逼的空间形式。)
    ---------------------------(分割线)
    endless house虽然未被建成,但是truss wall house则是借鉴了它的一些想法吧。这个是kiesler关于人&自然&建筑关系的讨论。 http://book.douban.com/subject/5962465/(kiesler关于endless,关于nature的讨论mark一下)
    lines of architecture
    这一部分帮助我建立了一个关于建筑空间形式lines和geometry的关系,建筑发展中大致建立了7种模式。
    1.geometry of making,即控制原则和材料的属性有关系,达到一种材料和建筑(由什么建造表达什么特质)的理念,Farnsworth house则是这样。
    2.头accommodate life,社会结构和人们的居住使用方式控制建造的geometry(geometry我觉得更像是一种建造逻辑,除了空间的细节氛围和function等等有关,整体的逻辑就是这种geometry)
    3.ideal geometry,是Alberti提出的,人们应该通过自己的智慧,通过完美的数学几何去建造,这种建造逻辑不会是随意的,而是严格控制的。
    4.geometry和人的尺度特性相符合(******这里有关乎geometry of making的考虑在哪里?为什么说是12两点的融合?)
    5.柯布等人的理念,即geometry derives from the human form,是34亮点的融合,考虑人的使用方式和几何比例(因为人体就是完美的几何关系)
    6.西扎和扎哈认为的(siza也这么认为的?mark一下),geometry应该是交杂的状态,这来自于关于虚假确定性的提出,使得clarity&independence transfer to conflict。复杂矛盾的世界。
    7.lines of architecture(****lines是和geometry相近的概念吗?)derives from natural creations,应该是自然原有的创造物去建造geometry,人类智慧的创造生硬破坏的,人们应该像动物一样去顺应自然建造,使用大自然的方式,不带有强烈的个人意识(我觉得很多都是说不清矛盾的,Farnsworth的方式也是对自然材料的尊重,什么是自然的方式?好像说不清)。关于这种理念,分为两种方式,一种是参数化分析建造条件,从而根据自然法则建造。第二种是人们通过从自然中学到的东西去建造更加自然化的东西(额。。。那不是人类智慧的改造吗,有什么是more natural的?)
    然而建筑创作通常关于geometry都不是只用一种理念的。
    kiesler关于柯布“the plan is the generator”的说法加以抨击,认为那种方式不考虑自然和人类活动,只是所有活动可能性的叠加。kiesler认为draft不是用来辅助设计的,而是就是设计手段本身,人们通过学习自然draft,从而得到nature精简的表达。这种是无法通过人的意识直接创作的。
    endless house源自人体endless结构的精简。
    the house/infinity
    house里面的stair流线首尾相连endless,这些不仅是truss wall house里面说到的hand drawing’s endless,同时也是人们行为的endless(二维和三维,甚至是四维时间空间中,人们行为也达到了endless的效果),也是对现代生活中人们无休止忙碌的嘲讽。
    the space of the endless house is however carved not out of solid matter but from space itself,*****这里说的是endless本身是一个洞穴一样的空间,但是并不是被雕刻出来的,而是这种形式本身源自内部空间,是内部空间导致了这种外部的形式?
    conclusion,with a note on light and time
    说到三种控制光线的方法,开洞/材料透明/光线反射折射。这里用了colour clock使得通过光线可以知道时间。
    ----------------------(分割线)
    lines和geometry的区别可能在于,对于某些理念来说,建造逻辑(整个的形式,设计理念方式等等)都不能用geometry来称呼,因为它derives from nature/social structure。
    这些逻辑是个人理念吧,创作过程中也不是分开对待的,但是有些(好比endless house)和orthodox的建筑还是基本对立的。
    2014-08-12 12:05:46 1人喜欢 回应
  • LA CONGIUNTA
    http://www.archiweb.cz/buildings.php?&action=show&id=282
    这是一个for sculpture的gallery,10000平场地原野里,这个房子只有224平,就像一个冷漠的站立在那里,非常神秘的church,当然里面供奉的则是sculpture,这是一个远离凡尘的避难所。每个visitor都要拿到钥匙费了一番力气才能进去,就像是negotiating with a guardian of the doorway。有一条和线性环境平行的lane通向gallery,但是visitor要顺着很长的建筑走过周围景色(周围景色一点点被gallery的体量所遮挡)最终才能走进入口。
    basic,combined and modifying elements
    建筑外部几乎都用冷漠的混凝土浇筑,给人一种与世隔绝temple的感觉。内部没有人造光源,daylight通过高窗反射进入室内,所以即使是阳光明媚的白天,依然让人感觉处于一个隐蔽的洞穴之中。http://www.douban.com/note/200591180/这里有一篇文章里面说到手术台无影灯效果,我觉得挺好的,总之就是cave-like,这个也是用了church的原型。
    mies不喜欢用窗,希望是一种打开的态度,同理,peter在这里用墙创造了一种enclosed的感觉,除了墙和一点点的光,建筑元素非常少(我觉得可能是更加的cave-like的原始)。入口处有一个难上的小台阶,我觉得加重了cave的感觉。走进建筑的过程中,landscape一点点被遮挡,即使进去之后,无论门关了没,都是感觉与外界隔离的。建筑每节区域都用台阶划分,就像temple一样,让人意识到自己又来到了另一个区域(是通过temple的形式强化神圣隐秘感吗,还是说强化门的位置,打破轴线?因为人在左侧看完展览,要回到右侧进入下一个地方,这个时候轴线就反复打破了)
    geometry of making
    关于建造和材料的逻辑关系,这里是concrete根据mould建造,所以最终的效果就好像地质层一样。(是说这个只是建造逻辑,和建筑的轴线控制没关系么)
    ideal of geometry
    建筑师用了wall,concrete,steps等等创造了一个cave-like的形象,同时关于轴线的几何控制又强化了这种human character。
    建筑的控制一直在变化,虽然平面非常对称,但是内部通过门和天窗的位置,包括wall上面浇筑的线,和德国馆一样,试图打破轴线控制。首先天窗和门都与平面对称轴线无关,其次天窗和门也不是在一条轴线之上的。而对于wall的竖直线,入口处强调doorway,里面又分别强调天窗,以及doorway和天窗之间的区域,可见是在故意打破轴线。
    transition,hierarchy,heart
    这里设计了一个反例,对比可以看出,首先这个建筑体量并不是由低到高,进深也不是由大到小,末尾处的4个房间也是一种均质的状态,所以gallery并不向church一样去追求一个精神中心,而是有意打破这种中心,从而让人们把注意力集中在内外感受的区分上。(不能内外都要重点,也可以说这种内部均值的态度是对内外分明重点的强化)。而且就像前面对于轴线打破的叙述,人们观赏的区域和行走路线都是重点,而这两个重点又是均质的。
    conclusion,and a comment on flat roofs
    一开始就提出了我的一个很大的质疑,建筑师采用的一些手法都很细微,这到底是为了人们的感受呢?还是建筑师自己狂热地认为,或者只是帮助他自己理清思路?
    Farnsworth house里面mies用flat roofs一定程度上说为了open,而peter在这,也用了flat roofs,是用了元素的简化去强调轴线地打破(可能不止轴线打破,总之简化的元素帮助了强化核心的想法),所以元素都非常简化,无论是材料还是体块等等。(轴线打破也是一种free,继承了mies很多想法吧),其实这些subtle的手法叠加在一起才能有一种慢慢意会的感觉,无论任何一点强化出来,都很可能破坏了这种为了一致凸显概念的均衡,唯一能做的估计也就是反复地简化了吧。
    -----------------------------(分割线)
    建筑师是如何用简化,细腻的方式去完成自己想法的。(简单的元素才能更纯粹地表达)
    对称规整的平面,却有着free的空间感受。(剖面上轴线打破的文章很多啊)
    还有关于入口强有力就把人带入了cave。(long,cave,walk alongside)
    2014-08-13 11:13:44 2人喜欢 回应
  • LE CABANON
    圣经中有着关于Elisha的故事“bed,table,stool,candlestick”-for a monk’s cell-god’s design。building是遮蔽,是另一个不同感受的世界,在这里可以感受生命的新生,感受内心的净化。就是这样一个房子,柯布为自己的妻子建造,生活在这个god’s design中。事实上,“wife”已经变成柯布自己心中神圣的geometry system,在这里柯布实践了自己mathematic的理念。

    门前有着像temple一样的labyrinth entrance,小木屋周围没有板凳等公共性的东西,它的态度告诉人这是一个静谧的场所,里面思考孕育供奉着什么。
    柯布走向自己的god’s design。
    柯布走向自己的god’s design。
    入口处好像on board ship,不由自主小心翼翼地进入,神圣感分明。
    入口处好像on board ship,不由自主小心翼翼地进入,神圣感分明。
    有很多建筑师都通过这种生活化简化,从而达到精神的纯粹性追求(符合圣经故事的建筑元素是一种神性的创作)与此同时,建筑师也增添了一些现实生活的元素,柯布也是如此,工作台,洗手池,卫生间等等。

    柯布非常信仰mathematics,认为这是一种暧昧至极,非常奇幻的系统,人类发展史中一直纠结于这种mathematics来自于自然还是人类的大脑。柯布最终发现了源自于人类构造本身的mathematics,在他看来这源自于自然创造,也是人类大脑过滤的产物(所以mathematics/geometry会让人感觉美?)。也因此这建筑是基于几何数字创造的。
    达芬奇的《维特鲁威人》
    达芬奇的《维特鲁威人》

    柯布认为自己关于人体和mathematics的system更精确更细致,因为它更真实地和人们生活相关的姿势,不仅如此,还能适用于桌椅等设计,已经超越了抽象几何比例的限定。

    可以看见柯布草图中关于人体和mathematics的考虑。
    可以看见柯布草图中关于人体和mathematics的考虑。
    将这种系统运用于设计中,柯布认为不仅无论从空间感受还是视觉效果上都是非常和谐舒适的。

    四个符合模数的方块将建筑划分了不同功能的使用区域,整个平面366*366,高226都是模数限定的,因此方格没有划分到的位置也是模数所牵引的。不仅如此,房间中的门窗,家具都是模数限定的。垂直方向上的储存空间,立面装饰的胶合板,保温材料等等都符合模数关系。工作台也因为模数而形成平行四边形。但是这一切都非常符合现实生活的需要,刻意而人性。
    窗户,家具,胶合板,天花板等都是模数限定,还能阴影看见垂直方向上的储存空间。然而一切都很自
    窗户,家具,胶合板,天花板等都是模数限定,还能阴影看见垂直方向上的储存空间。然而一切都很自
    Robin Evans反驳说柯布的system不精准,虽然建造方式精准,但是最终结果不尽人意。柯布并不在意这些,他认为所有的system都存在这样的问题,他所关心的是这种system确实给了他建筑内部的一致性表达,并且可以变化适用性很强,当然有些时候也可以适当忽略这种法则。
    2014-08-14 10:33:20 2人喜欢 回应
<前页 1 2 后页>

Rude-walker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14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