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T对《西方政治思想的社会史:自由与财产》的笔记(57)

西方政治思想的社会史:自由与财产
  • 书名: 西方政治思想的社会史:自由与财产
  • 作者: [加拿大] 艾伦·梅克辛斯·伍德
  • 页数: 330
  • 出版社: 译林出版社
  • 出版年: 2019-4
  • 第1页
    封建主义的衰落和资本主义的兴起(从其农业起源到工业化早期),宗教改革中的宗教分裂,民族国家的演化,现代殖民主义的扩张,从文艺复兴到启蒙时代的文化里程碑,扎根于弗朗西斯·培根的经验主义或勒内·笛卡尔的理性主义之上的现代哲学与一场科学革命——所有这些重大的历史发展,虽然不时被国家间战争,以及升级至并包含了内战的人民起义、造反与叛乱所打断,但都被归于所谓的现代早期。
    因此,不足为奇的是,西方政治思想的正典不成比例地云集于“现代早期”思想家那里。尽管历史学家会对是否把这个或那个名字囊括进来产生分歧,却无法否认这个时代拥有太多的巨擘,从马基雅维利或霍布斯到洛克和卢梭,他们的权威地位同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一样不可撼动。

    现代时刻得轴心时代

    2019-10-20 20:34:22 回应
  • 第4页
    而且我们论述的时代始于特殊的文化统一体的某一时刻,该文化统一体表现为:联合起西欧学者们的拉丁语,整套基督教神学,复兴的希腊古典政治哲学,由欧洲人文主义构成的“文人共同体”。然而,这个共同的智识词汇表只是使各民族传统的多样性更加突出。西方政治理论所承袭的语言在适应不同的背景环境时表现出了非常明显的灵活性;每一种特殊的历史形式都提出了自己与众不同的问题,同一话语传统被调动起来,不仅是为了给出不同的答案,而且是为了回应不同的问题。
    ……
    在其所有变化形式中,西方政治理论都是由两种权力来源,即国家与私有财产权之间的显著张力塑造的。所有的“高等”文明当然都有国家,有些还有复杂的私有财产制度;但是,起源于古希腊罗马尤其是西罗马帝国的,在后来的西欧出现的发展,把财产权当作一个独特的权力中心,赋予了其相对于国家的异乎寻常的自主地位。
    2019-10-20 20:35:59 回应
  • 第6页
    意大利,它被称为欧洲封建主义的“薄弱环节”,因为这里占统治地位的是城市贵族,在北方尤为明显,这与其他地方的土地领主阶级形成对比。然而,不仅意大利北部的城市国家具有自身的碎片化统治,这可被称为一种城市封建主义,而且如佛罗伦萨和威尼斯之所以能成为大商业中心,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它们在碎片化的封建秩序中作为贸易纽带而履行着至关重要的职能。
    无论我们是否选择在“中世纪”和“现代早期”之间划出界限,至15世纪末,我们都能确认一种新的政治权力格局,以及财产权同有别于封建分割化主权的国家之间的新关系。

    2019-10-20 20:39:07 回应
  • 第8页
    当资本主义在英格兰出现时,它并不单纯是更多的贸易、更广阔的商业网络,即不单纯是性质不变的数量增加。“资本主义的兴起”不能被仅仅解释成一个量变过程,即接近某个临界量的“商业化”。实际上,当英格兰的经济发展开始一种独特转向,产生了某种有别于传统商业模式,即古老的转让获利形式或“贱买贵卖”的东西时,它还远不是欧洲主要的商业势力。诞生于农村的英格兰资本主义造就了一种新型社会,以及一种独特地由竞争性生产,不断增长的劳动生产率,利润最大化和持续资本积累的强制力所驱动的经济。当欧洲其他经济体后来向资本主义方向发展时,它们很大程度上是在回应英格兰资本主义带来的军事和商业压力。
    2019-10-20 20:39:52 回应
  • 第10页
    中世纪欧洲的一般性特征是我们所称的一种“主权分割化”,即国家权力的碎片化,因为封建领主权和其他自治权力接收了许多在其他时空由国家履行的职能,并把对劳动力(通常是农民的劳动力)的私人剥削和行政、司法及强制的公共角色结合起来。尽管存在贵族的权力(在某种意义上也恰恰因为这种权力的存在),英格兰从未真正屈服于分割化主权;而法兰西即使在绝对主义君主制之下也从未完全克服它,国家的中央集权计划一直停留在议程上,直至大革命和拿破仑时期才实现。
    这也意味着,在国家和统治阶级之间的关系方面,英格兰和法兰西也存在重要差别。在英格兰,即使在英格兰法从表面上看最具有封建性且采邑制度达到鼎盛时,国家中央集权过程也在继续。当诺曼征服从大陆带来封建制度时,它首先也带来了一种军事组织,这种军事组织将权力授予一个中央权威,而且建立在英格兰业已存在的中央集权国家的基础之上。诺曼人将自己确立为英格兰具有一定团结性的统治阶级,他们是一支从事征服的军队,既是大地主统治阶级,又是一种统治权力,而中央国家往往是其工具。此后,后封建国家的中央集权仍是君主和土地贵族的一项合作计划。
    2019-10-20 20:40:56 回应
  • 第11页
    这个中央集权计划是合作性的,这不仅是下述意义上:中央国家作为君主和土地贵族在议会中的统一体而发展,这种发展被完美地总结为“王在议会”这句古老俗语。这个合作计划还采取了中央国家和私有财产权之间劳动分工的形式。既然立法权和司法权日益收归中央,贵族也就日益依靠纯粹的经济剥削方式获得财富。……英格兰地主阶级明显不同于大陆贵族,后者的财富源于某种“超经济”权力,或所谓“政治建构的财产权”,即各种形式的特权、领主权利和司法权的产物。在英格兰,地产的集中意味着,土地在佃农(他们日益按照市场条件支付经济租金)那里得到程度空前的利用,而无法使用政治建构的财产权的地主逐渐开始依靠佃农在生产和竞争方面的成功。这种独特发展的结果是农业资本主义,之所以称其为“资本主义”,是因为占有者和生产者依靠市场维系自己的生存和地位,因此他们服从竞争和利润最大化的指令,以及持续改进劳动生产率的需要。
    2019-10-20 20:42:21 回应
  • 第12页
    经济权力与“超经济”权力的分离,意味着国家中央集权过程和资本主义发展过程是相互紧密交织的,尽管有时候存在紧张。地主阶级与君主之间显然存在冲突,冲突在内战中达到顶点。但是,这些冲突具有特殊的性质和强度,恰恰是因为统治阶级和君主制国家之间的潜在合作关系。很早以前,英格兰统治阶级的利益就紧紧系于一个统一的议会及立法权,它是中央集权国家的很大一部分。贵族也致力于实现一种全国性法律体系,国王与贵族之间的司法权冲突很早就告终了。甚至在13世纪初——一个君主与贵族之间暴力冲突的时代,当《大宪章》认为贵族的权利应由其同侪审理时,也并未主张他们对其他自由人的司法权利。普通法(它首先是国王的法)成为同时受到贵族和可以寻求王权保护的自由农民欢迎的法律体系,而法治被理解成君主本身服从法律。
    在一个高度中央集权的国家里,这种无比统一的法律体系造就了一种与众不同的“自由”人,他只服从国王,而不服从其他次级领主。地主享有大量的地方权力,但是,离开采邑,在与自由人的关系中,他们作为王权的代理人行动。受控于采邑主权力的土地仍然存在,但是,“自由”英格兰人及其在自由保有的财产方面的个人“利益”(它得到普通法承认且无须接受领主权利要求或义务)是一种独一无二的生成物。相比之下,例如在法兰西,即使自由宪章也没有消解领主义务,而且,即使能够得到王权保护的自由农民也仍需服从领主的司法权。
    2019-10-20 20:43:51 回应
  • 第15页
    法兰西法律体系的发展方式也与英格兰截然不同。不仅存在南方遗留的罗马法与北方的日耳曼习惯法之间由来已久的区分,而且在大革命前夕,法兰西仍存在约360部不同法典,存在各种与君主竞争司法权的领主权力、地方权力、法团权力,还有挑战国家立法权至上性的习惯法。尽管绝对主义国家在很大程度上成功限制了领主的、地方的司法权,司法权冲突仍然是旧制度恒定的一个特点,也是法兰西法院主要关注的一个问题。贵族和法人团体紧抓不放其相对于民族国家的自治权和独立性,而君主制不断努力吸纳和整合他们。
    当君主绝对主义被大革命扫荡时,国家中央集权计划继续进行。法兰西的国家法不是作为一种保护私人权利免受公共侵犯的方式而发展,而是作为中央国家伸张权力反对各种碎片化的司法权和独立的地方权力的工具而发展。这限制了司法独立性,实际上将它吸纳进了行政机构。
    ……
    论中央国家和土地贵族的关系,法兰西也极其不同于英格兰。比起英格兰贵族与君主的紧密合作关系,在法兰西,贵族特权和君主权力之间的紧张关系、不同的超经济剥削方式之间的紧张关系,直到大革命前都一直存在。同时,贵族阶层本身分化了:一些在中央国家中分享权力,很多仍依靠自己的特权和地方权力;而且这种分化一直是不固定的。

    这里的自治权恐怕是特权

    2019-10-20 20:46:36 回应
  • 第17页
    具有明确领土边界和一个多少统一的主权的民族国家的出现,为西方政治思想的新发展创造了条件,这是千真万确的,但可能并不是按照斯金纳所认为的那种方式。把欧洲领土国家的出现视为一种重要的历史发展,视为对前几世纪的分割化主权的脱离,这当然有意义。但是,这几乎无助于我们把这些国家描述成“现代的”,因为这个标签掩盖了重要的历史差异,例如我们已经观察到的英格兰和法兰西之间的差异。是绝对主义的法兰西因其复杂的官僚制(一种“理性”国家的标志)而更加现代吗?
    2019-10-20 20:47:12 回应
  • 第18页
    如果现代国家的概念所遮蔽的东西与它揭示的东西一样多,那么,谈论现代政治思想意味着什么?在政治思想史研究者中,似乎存在着一种无法抗拒的诱惑,就是去确认西方正典中第一位现代政治思想家。此殊荣通常颁给霍布斯或马基雅维利。选择霍布斯的理由或许与他的政府理论有关,它建立在一种完全世俗的、唯物主义的认识论、人类心理学和伦理学解释之上。或者理由可能是,他(尽管不明确地)把自己的政治理论建立在一种个人自由和权利的概念上。或者仅仅是因为,通过阐发一种明确的主权概念,他绝佳地代表了领土君主国,甚或是“民族国家”对于中世纪治理形式的胜利。霍布斯甚至被称为“资产阶级”思想家,一种与现代市场社会联系的“占有性个人主义”的阐述者。
    如果选择马基雅维利,无论是否对其“马基雅维利主义”道德无涉性做出谴责,理由很可能是,他先于霍布斯给出了一种脱离伦理原则或宗教原则的政治学分析,或者甚至可以说,他是第一位政治科学家,属于“经验的”而非“规范的”政治学研究一方,站在“事实”而非“价值”一方。或者理由可能是,他的共和主义(尽管更多体现在《论李维》而非他最著名的《君主论》中)调动古代的公民自主观念,来反对封建等级制并支持更为现代的自由和公民身份概念,在现代共和主义的发展中,这是一个关键时刻——正如约翰·波考克的“马基雅维利时刻”。或者至少可以说,虽然他一只脚站在古代世界,他也是一位“转折性”人物;而且,即使造就他的佛罗伦萨城市国家并不符合现代民族国家的模式,它也毕竟是一个商业中心,可以设想成一种现代资本主义经济的前奏。
    2019-10-20 20:48:15 回应
<前页 1 2 3 4 5 6 后页>

FACT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2339条 )

论政治·上卷
151
为什么不平等至关重要
2
中国思想之渊源
37
时间的秩序
25
蚂蚁的社会
9
大象的政治
12
西方政治思想的社会史:公民到领主
115
Social Science Research
3
泥土
1
考古寻踪
32
巨变
9
信睿
8
附庸风雅和艺术欣赏
9
论施特劳斯
12
新闻的骚动
19
分裂的西方
18
为什么是英国
35
与社会学同游
27
我是怎样设计飞机的
2
打开
6
社会学基本概念
20
从动物的快感到人的美感
1
呼吸
11
问卷(潘多拉的清单)/小文艺口袋文库
14
论天人之际
26
家族、土地与祖先
29
我的世界观
8
昙曜五窟:文明的造型探源
7
早期中国的食物、祭祀和圣贤
1
中国国家治理的制度逻辑
34
中国思想史
5
巴黎地铁上的人类学家
20
讲给大家的中国历史01
25
讲给大家的中国历史02
1
组织社会学十讲
6
论文化
3
中国艺术史
4
文明前的“文明”
41
20世纪西方人类学主要著作指南
1
中国历史研究法
19
时间
30
中国传统的创造性转化(增订本)
43
论政治·下卷
47
40堂哲学公开课
17
欧洲死刑史:1200—1700
25
意愿的冲撞
4
战国策
2
荀子
20
铁道之旅
15
炼金术的秘密
8
中国思想传统的现代诠释
4
中国人行动的逻辑
12
思索死刑
21
老子
9
奥斯维辛的摄影师
12
政治的起源
49
中国青铜时代
13
后工业社会的来临
6
番薯人的故事
4
美术、神话与祭祀
3
墨子
3
论语
14
左传
16
诗经
4
变老的哲学
8
未完成的进化
8
天才假象
30
科學革命的結構
89
黑匣子思维
24
存在主义咖啡馆
36
世俗时代
2
中国思想史十讲(上卷)
4
第三帝国的语言
6
看不见的视力
17
思考考古
1
什么是科学
8
价值的理由
15
世俗时代与超越精神
37
奥古斯丁
3
西方思想的起源
29
技术哲学讲演录
69
时间的观念
12
企业家的尊严
36
哲学·科学·常识
44
议会如何工作
2
社会学的想象力
9
权力与特权
7
远方的陌生人
20
人类存在的意义
5
壹玖壹壹
12
论摄影
1
自由的基因
2
宫廷政治史话-中国史话-055
25
奥斯威辛之后
6
这就是奥斯维辛
14
黑夜
24
《伦理学》导读
1
活出生命的意义(新版)
35
这是不是个人
33
被淹没和被拯救的
61
查尔斯·泰勒的哲学人类学思想
78
现代社会想象
2
游民文化与中国社会
1
天真的人类学家
21
蒼井空現象學
4
自我的根源
1
本真性的伦理
71
艺术与诸众
2
江村经济
6
无声的语言
2
圖解希臘三哲
1
人类活动中的理性
1
了凡四训
1
好好讲道理
6
拥抱逝水年华
4
亚里士多德
8
柏拉图十讲
7
梭罗
3
作为文化的传播
10
破窗效应
1
总有一个人,爱你如生命
3
生命的单行道:程浩日记
12
论宗教宽容
1
历法
9
凡路同行
1
温柔与激情
1
情画未了
12
教育过程
11
教育的目的
12
教学论
7
无声无光集
2
万维网的定律
5
第七天
2
旧制度与大革命
1
货币的非国家化
3
隐藏的逻辑
1
自由宪章
10
不确定的科学与不确定的世界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