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小心对《丹尼斯·塞诺内亚研究文选》的笔记(10)

非常不小心
非常不小心 (清贞吃素,秃老看经)

读过 丹尼斯·塞诺内亚研究文选

丹尼斯·塞诺内亚研究文选
  • 书名: 丹尼斯·塞诺内亚研究文选
  • 作者: [美]丹尼斯·塞诺(Denis Sinor)
  • 页数: 480
  • 出版社: 中华书局
  • 出版年: 2006-10-1
  • 第4页
    在大多数游牧帝国中心所在的阿尔泰山区,一年里差不多有200 天气温在冰冻点以下,一月份平均为20~-30 摄氏度,而七月份平均为15~20 摄氏度。在里海东部沙漠,以及威海以南,那儿每年的冰期在30 至90 天之间,七 月份的平均气温在25~30 摄氏度之间。这样一种气候造就这样一 种人,他有着难以置信的坚韧,有几乎是超人的耐力和适应能力,思维敏捷却并不致力于哲理的沉思。
    引自第4页

    高阶文明的标志,并不是 power 、征服和族群数量,而是。。哲思,这个看起来极为无能的力量,在现实生活中一再被羞辱、被嘲笑和踩踏,实际上才是一个文明共同体得以延续的保证。欧洲、中亚、南亚和东亚地区,正是通过哲思,发展出宗教和国家系统,从而奠定了作为全球文明系统中的几大基础文明。

    2017-02-23 11:31:51 1人推荐 5人喜欢 回应
  • 第13页 论中央欧亚
    蒙古人对俄罗斯的冲击相当大,在这 个国家的典型特点中,独裁传统的发达必须认为是蒙古占领的结果之一。
    引自 论中央欧亚

    俄罗斯从蒙古继承了巨量的遗产,包括领土、征服的基因和独裁统治的政治内核,但俄罗斯又从欧洲继承了哲思、宗教和现代文明,用以改造蒙古遗留下来的蛮族基因,是以俄罗斯欧亚双重特征之来源。

    2017-02-23 11:53:56 回应
  • 第13页 论中央欧亚
    有两份典范作品值得特别的关注:鄂尔浑河附近发现的突厥文碑铭,断代为公元8 世纪;13 世纪的《蒙古秘史》,用蒙古语写成。。。因此,我们手里掌握着,有关整个中央欧亚差不多两千年间,仅有这两份主要的原始史料。所有其他我们知道的事,都来自由围绕中央欧亚的定居民族写下的史料。。。为了撰写历史,必须依靠中国、伊斯兰和希腊的史料,这还只是主要的三种。(P14)
    引自 论中央欧亚

    塞诺对蒙古文献的判断,非常直接有力。意思是,用二手材料耍流氓的太多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中国材料的丰富性和原始性,对欧亚大陆的历史研究,是一个得天独厚的优势。

    “突厥人建立过中央欧亚最重要的帝国之一,他们在大约200 年里是统治王朝最危险的敌人,(中国)有关他们的全部材料,如果编成欧洲的书本形式,总共不会超过大约200 个印 刷页。有关其西部帝国的记载收在唐代史书中,译成法文总共不到 40 页。”(P16)
    引自 论中央欧亚

    然而,塞诺对中文材料阙如的看法,其实也是相当失望和不满足的,当然,任何一个历史学家,对材料的渴求都会永远不可能满足。

    进一步收集材料显然是必要的。我认为,对伊斯兰史料而言尤其重要,据我看,这些史料很可能产出比我们期待于汉文史料的更重要也更丰富多彰的材料。还可以期望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考古研究将给我们贡献越来越多的有关中央欧亚的知识。这个领域的前景是远大的。对语言学研究就不能这样说了,不大可能会发现任何新的或重要的语言学资料了,因而研究将只好满足于已经获得的材料。(P18)
    引自 论中央欧亚

    对伊斯兰史料的重视,以及对考古材料的期待,应该说,是塞诺主要研究思路了。

    2017-02-25 11:46:19 回应
  • 第25页 历史上阿拉提
    在世界的尺度之下,著名的意大利城邦之间的争斗,不过是鼠蛙之战而已。
    引自 历史上阿拉提

    “世界的尺度“——这个措辞,是一个挑战传统的,崭新的历史词汇。中国尤甚。

    2017-02-26 14:50:57 回应
  • 第38页 历史上的阿拉提
    游牧军事优势的关键是马,而马只能由草原供应,如果没有了马的足够供应,阿提拉的军队就变得与罗马的军队相似了。用Rudi Lindner 的话来说,"作为武力的匈人的命运,是与他们的马捆绑在一起的“。一般说来内亚游牧人的军事威力,具体到匈人也完全一样,依赖三个因素:一支纪律严明、训练精良和高度机动的军队;在马背上对弓箭的熟练使用;马匹的大量供应,足够让每个战士同时拥有多匹坐骑。。。。游牧人的战术优势,很大程度上靠的是新战马的大量供应,使战士能够在战斗中更换坐骑。哥特人和罗马人当然也有骑兵,但是匈人轻骑兵战术的成功依赖于他们坐骑的决定性的数量优势,依赖于备用马匹的数量。
    引自 历史上的阿拉提

    1、每个战士同时拥有多匹坐骑;2、使战士能够在战斗中更换坐骑。3、战斗成功依赖于他们坐骑的决定性的数量优势,依赖于备用马匹的数量。——如果这个判断正确的话,匈奴的战术也应该如此。这个战术的最底层逻辑是,必须拥有广袤的的牧场以提供战马资源。——实际上,中国的史料也提到,在霍去病夺取了匈奴在阴山及河套平原的广大草场后,中国北方匈奴便急速衰败下去了。这就佐证了塞诺的判断。

    ……,他们乱哄哄地,然而却可以不可思议的敏捷,出其不意地重新投入到战斗中。"② 当然,最后一句是指内亚游牧人所喜用的战术之一,佯装撤退。 与匈人同时代的Sidonius Apollinaris 提到匈人军事上的两大优点, 即绝佳的骑乘技术和弓箭射术……(P33)
    引自 历史上的阿拉提

    回过头去看前面的这段文字,显然,“佯装撤退”应该就是在战斗中由于战马折损后,战斗人员后退与后勤交接新战马的战斗流程。

    2017-02-27 09:25:30 回应
  • 第92页 突厥文明的某些成分(6-8 世纪)
    萨莫耶德人与最早的突厥人之间的接触,已由顿纳(Donner~ 1924) 提出,他在一篇充满误解的文章里,却提出了显然很准确的基本论点。李盖提(Ligeti 1950 , 150-155) 以坚实的语言学论据,证实了首先由斯格特(Schott 1864 , 442) 提出的想法,斯格特在萨莫耶德语中找到了一个词,完全对应于 《唐书》所记载的黠戛斯的一个有关一种特殊的"铁"的词语。对于李盖提认为黠莫斯只是到了8 世纪才变成突厥语民族的观点,虽然我是不同意的,但我们之间的观点分歧对于眼前讨论的问题没有什么影响。
    引自 突厥文明的某些成分(6-8 世纪)

    这一段显示了赛诺在述评同行观点方面的技巧,显示了谨慎的判断并不等于一棍打死。

    2017-03-01 09:02:55 1人推荐 回应
  • 第110页 内亚史上的马与草场
    在草原民族垂涎的货物中,奢侈品(如丝、宝石、珠宝等)最经常被提及。但在我看来,它们相比布匹、武器和谷物的贸易实际较为次要。但无论草原民族买入何种产品,他们只出产一种他们定居的邻国急需的产品——马。
    引自 内亚史上的马与草场
    中原与西、北方的蛮夷的马贸易早在汉代就有记载。余英时认为,在中国历史的大部分时间里"中国丝绸与胡族马匹的交换贸易尤其值得引起我们的注意。可能正是这种交易类型一直在国家层面和个人层面上进行着,从而不仅成为汉代,而且也是其后的朝代…... 胡汉经济交往的主要特点"。而中国人(通过贸易马匹)成功突破了这一对他们军事力量有严重影响的阻碍。卖往中原的鲜卑马和牛数量可观,仅在222 年,就有7 万头卖往曹魏。
    引自 内亚史上的马与草场
    差不多8 世纪中叶时, 回鹘企图每年卖给唐朝数万匹马,每匹马要价40 匹丝绸。这种要价过高、马匹质量又差的贸易,对于陷入内部政治分裂的唐朝来说非常不利,而这些马匹却是作为"贡品"进入中原的。
    引自 内亚史上的马与草场
    12 世纪时,宋朝建立了一个特别的马匹交易机构(茶马司)。马 用茶叶支付,这种交易持续到明朝。在......宋人看来,政府对茶的控制是迈向理性、高效的马政的第一步。例如,1392 年30 万斤的茶叶换来了一万多匹马,它们"立即被送往边将处以用于防务"。
    引自 内亚史上的马与草场

    我认为,塞诺的这些案例和分析,提示了中国历代的对外贸易一个显著特点:在唐以前是丝绸,宋明以后是茶叶,加上明清以后从海路出发的陶瓷,构成了西方印象中的中国三元素:丝绸、茶叶、陶瓷。而这些元素的大部分,是由北方游牧民族来传达和定义的。

    2017-03-02 10:24:14 回应
  • 第119页 内亚史上的马与草场
    因此在我看来,人们常说的成吉思汗要毁掉中原北部的城市,并将其变为牧场的想法,是基于对军事需要的准确判断,而非出于破坏性的野蛮。可汗的契丹大臣耶律楚材曾提出,"天下虽得之马上,不可以马上治",这包含了人道与政治的考虑。但如我们所见,它最终削弱了蒙古人对中原的控制。(P116)
    引自 内亚史上的马与草场
    居于欧亚草原西端的游牧民族,若不将其经济由游牧转向农耕,便不能维持生存。和其他一切地方一样,这里的游牧军事力量的经济基础取决于本地的植物类型,而这不是政治领袖们所能控制的。 (P119)
    引自 内亚史上的马与草场

    塞诺在这一章精彩地论述了马与草场不仅仅作为战争的物资,以及战略考虑,更进一步论述了马与草场接近“国民生产总值”这样的概念,包含了滞胀与通涨的因素,因此也成了战争与帝国扩张的原因。这些或明或现的观点,非常有启发性,也十分精彩。

    2017-03-03 09:04:55 回应
  • 第120页 北方野蛮人之贪婪
    可以说中国历史最显著的特征是与野蛮人的对扰,更确切些,是与北方和西方的野蛮人——那些草原上的民族的对抗。为了给漫长的斗争提供精神支柱,需要一个对敌人系统而有条理的诬蔑......描述民族(ethnic) 的许多套话开始演化,渐渐创造出野蛮人的一个标准图样①。这个进程是我们自己的文明和时代所完全熟悉的,它也是种族和民族偏见的重要伴生物。人们常用希腊术语"惯用语"(topos),来指称出现在历史著作或民族志中的这类标准说法。
    引自 北方野蛮人之贪婪

    对于"野蛮人",的一个相对学术的解释。

    2017-03-04 11:25:31 回应
  • 第147页 内亚的战士
    塞尔柱(Seljuk) 的骑射手赢得了十字军的尊敬。"从拉丁作家频 频使用‘ pluvia' 、‘ imber' 、‘ grando' 和‘ nubea' 等词汇来描述突厥人的箭术来看" ,R. C. Smail 写到②,"其弓箭的射击可能保持了很高的频率"。事实上,他们所发射的箭矢使天空为之暗淡,远甚于下雨或者冰雹③。早在一千多年之前的《汉书》描述公元前99 年匈奴伏击汉朝将军李陵时④,或者, Várad 的教士Roger 讲述1241年蒙古人如何 "下雨般地把箭射向"Kalocsa 大主教Carchbishop of Kalocsa) Ugolin 的匈牙利军队时,就使用过这一比喻③。
    引自 内亚的战士

    看来,“箭雨”的战术,在现在的影视作品中的出现,也不算离谱,有史料的加持。但之所以以“见闻”的方式出现在史料中,说明仍然是北方游牧民族的常见战术。无论是欧洲还是亚洲中原帝国,都不是这种战术的纯熟使用者。

    2017-03-05 10:00:34 回应

非常不小心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14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