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行者 (5)

  • 556
    我说我想起那些残酷电影,一部残酷的、绝望的、令人作呕的电影结尾往往会在黑色(或其他)背景中升起演职员表,大部分配以音乐(极少数则沉默),这是必要程序,可以将其视为一种极度有限的安慰,在短暂的时间里...
  • 521—522
    她们根本不是同一种人,但在此时此地,在他可以写出来的小说里她们又是活在同一个梦中的同一个人。这不是抒情,也不像迷失,或许可以判断为迷失本身的消散,然而也没有获得一种可以替代的清醒。生活这个词在这里...
  • 474
    很多年以后我和小川回忆这段时间,有好几年,他在上海,我在各个偏僻的库区。确实,他离一个现代的世界更近些,那是互联网时代的开始,所有人都相信二十一世纪会与从前不同,就像一个库区管理员相信今天是崭新的...
  • 369
    我们提早退场,走在街上。他告诉我说,广州是一个梦境般的城市,尤其夏天,植物在建筑之间疯长,台风和暴雨经常光顾,时而溃烂,时而金光闪闪,不会期待夏天过去,不会为冬天做准备,抒情和虚构都落在眼前,因为... (3回应)
  • 368
    那天吃过饭,我们往回走,正遇到一场民谣演唱会开场,年轻的小孩们往酒吧里走。端木云站定脚步,忽然问我还写作吗,还写那些似是而非的民谣歌词或诗歌吗。我说,不再写啦,专心做新闻,新闻是我的责任,诗歌在天...

On Histories and Stories (1)

下一次将是烈火 (1)

  • 第41页
    “而诚实的欲望,不论多寡,都像干涸沙漠里的水一样稀有。”

生活研究 (1)

  • 第104页 在大洋附近(为 E. H. L. 而作)
    安眠,安眠。海洋,磨损的石头, 只能言说现在时态。 没有什么会老去,没有什么会持久, 或在往昔中腐化。 一只手,你的手!我害怕 触摸你头上柔爽的头发—— 怪兽爱着你原本的样子, 直至埋葬我们的时间显露。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