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别 (3)

  • 第135页
    「像我这样平凡的人,目前过着极无什么事的日子,而每天要写日记,能写什么呢?」
  • 第99页
    「我认为推理小说故事情节要新颖,不能落俗套,看了几本写女法医的书,都是思路情节相仿,也不知谁抄谁的,看起来好像又看一遍,不过书还是要看完的。」 (2回应)
  • 第33页
    死亡,归根结底,就是一个人从世界上消失,而世界依然存在。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

送你一匹马 (13) 更多

  • 第155页
    我们只有一个童年和周末,为什么要用它早早入梦?
  • 第109页
    当然,任何事情都得付代价,包括稍稍过分的自得其乐。再忙再累的日子里,明知睡眠不足是欠着身体的债,欠多了债主自会催讨。可是一日不看书,总觉面目可憎,事实上三日不睡眠,容颜惨淡,半生不睡足,提早长眠,...
  • 第109页
    很敬有目的的读书人,敬而远之。存心做学问之人,老以为不存心而也读书之类必然浪掷光阴。有目的的读书人最怕别人将他们看不清楚当成同类,往往强调看的是正派严肃有为之书,能够得救上天堂的只有他们。焉知只将...
  • 第108页
    人叫书呆子书呆子听了总觉不是唤我,呆是先天性的食古不化,痴是后天来的甘心领悟,不同。
  • 第106页
    夜睡的人,大半白日艰辛,也有嫌疑是现实生活中的逃避者,白天再不好过,到了全世界都入睡的时光,独醒的人毕竟感觉比较安全。起码我个人是如此的。
  • 第105页
    我喜欢过夜生活,每当黄昏来临,看见华灯初上、夜幕开始低垂,心中也充满了不厌的欣喜和期待。过夜生活的人,是不被了解的一群,有人专将夜和罪恶的事情连结在一起关想。
  • 第104页
    常常跟自己说,一定要去海边,哪怕是去一会儿也好。
  • 第103页
    母亲的可爱和固执也在这里,将那无边无涯如海一般的母爱,总是实际地用在食物上叫我们「吃下去」。 每当我几天不回家而确实十分自在时,母亲的心,总以为她主观的幸福判断,为我疼痛,其实,这是不必要的,跟电视...
  • 第70页
    回想起来,每一度的决心再离开父母,是因为对父母爱的忍耐,已到了极限。而我不反抗,在这份爱的泛滥之下,母亲化解了我已独自担当的对生计和环境全然的责任和坚强——她不相信我对人生的体验。在某些方面,其实...
  • 第69页
    在我爱的人面前,「应付」这个字,便使不出来。爱使一切变得好比「最初的人」,使不可能在这个字的定义下去讲理论和手段的。
  • 第16页
    念书人,在某种场合上看上去木讷,那是无可奈何,如果满座衣冠谈的尽是声色犬马升官发财,叫那个人如何酒逢知己千杯少?
  • 第13页
    图书馆其实已经够好了,不能要求再多。只因我自己的个性最怕生硬、严肃和日光灯,更喜深夜看书,如果静坐书馆,自备小台灯,自带茶具,博览群书过一生,也算是个好收场了。
  • 第12页
    可我也不是刻意去念书的,刻意的东西,就连风景都得寻寻切切,寻找的东西,往往一定找不到,却很累人。

独眼少女 (1)

  • 第18页
    不能客观地看待自己,就当不了侦探了。

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 (4)

  • 第188页
    若我果真是模仿男人,她有千百条理由去憎恨。在我看来,男人随处可见,不是特别有趣,但也没什么弊害。我对男人历来没什么感觉,一丁点儿也没有,除了我从不穿裙子,我没看出来我和他们之间有什么共同点。
  • 第188页
    一切似乎归结为一个症结:我爱的是错误的一类人。不管从哪方面看,爱上谁都无所谓错,只有一个例外;对另一个女人产生浪漫情愫就是罪孽。
  • 第184页
    用不着谨小慎微的天性或罪恶感来提醒我,回忆已足以让我警醒,坦诚这件事将导致什么后果。
  • 第105页
    在图书馆里,我感觉好多了,文字是你能信赖的,你可以一直看,直到你读懂。文字不像人,绝不会一句话说到一半就变卦,因而要看穿一句谎言就能容易些。

非平面 (8) 更多

  • 第16页
    他们,曾经睁大双眼——四处穿梭,舞蹈,充满活力和可能性——现在却封闭自我。视野狭窄。人这种活力四射的生物本应有更多潜能,现在却抑制自我,疲于行动,空余单调的「平面」。
  • 第8页
    限制无处不在,居民们察觉不到,也已是不到自己一直都是它的拥护者。因为它的影响开始得太早。早在人们懂事之前,就被分门别类,放上轨道,按指定好的道路,被送去接受指令。一级接着一级,他们穿过一连串精心编...
  • 第7页
    在这里,连选择(看上去似乎很多)都是既定的。对「可能性」的好奇心已经被遗忘,取而代之的,是千人同声……是「就是如此」。
  • 第79页
    绘画不是用手转录头脑中的想法,而是为了追寻更深层次的理解。
  • 第78页
    绘画是一种观看方式,因此也是一种理解方式,通过绘画,我们可以直接触碰感觉,将潜在的思考过程具象化。
  • 第58页
    图像永远不可能被语言完全描述呈现。像迈克尔·巴克森德尔认为的那样,描述是看过图片后的思想再现——它的表达早已经掺杂描述者自己的措辞。 图片可以准确展示,而文字常常只能说明大概。
  • 第54页
    一般来说,文字是解释事物的首选方式,是表达思想的最佳工具。而图像,却没有那么幸运,意志以外都被隔绝于漂亮的美学领域,在严肃的讨论中被边缘化,偶尔作为插图对文字进行补充说明——但从不是地位平等的伙伴。
  • 第三章 我们的思维方式
    语言是我们整理经验,和形成思想体系的工具,是我们吸入的氧气和赖以生存的海洋。语言还是探索更深层认知的强大工具。尽管语言优势众多,但仍有可能称为我们的限制。一旦把语言误认为现实,我们就会像平面人一样...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17 18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