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家 (3)

  • 第274页
    我绝没有治愈他的可能,因为我就是他的病根。
  • 第262页
    如果他真的爱我,他就不可能把我送走。 如果他真的爱我,他应该把我送走。
  • 第229页
    我是他一排标本中的一个,当我想飞开始他就憎恨我。对他而言,我只意味着是一个死亡的、被钉住的、永远不变的、永远漂亮的标本。他知道我的美是在于我的生存,而他想要的却是无生命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