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te对《伦敦塔集雨人》的笔记(5)

dante
dante (Epoché)

读过 伦敦塔集雨人

伦敦塔集雨人
  • 书名: 伦敦塔集雨人
  • 作者: [英] 朱莉娅·斯图亚特
  • 页数: 282
  • 出版社: 上海人民出版社
  • 出版年: 2013-1
  • 第1页 卤猫的彩色插图

    卤猫同学的插图。这些奇奇怪怪的动物在小说中都有精彩演出呦!

    2012-12-28 18:27:46 3人喜欢 3回应
  • 书影
    2013-01-03 15:57:25 1人喜欢 12回应
  • 拉页和内文
    2013-01-03 15:58:35 1人推荐 4人喜欢 6回应
  • 第80页 伦敦塔动物园的故事

    巴尔萨泽·琼斯花了一下午时间,研究了所有伦敦塔动物园的文档和记录,这是他从塔史保管员贪婪的手指间强行要过来的。当夜晚来临,他在儿子床边坐了下来。 这个动物园是从约翰王统治时期开始的,他解释说,1204 年,他放弃了诺曼底,只下令带回来三箱野生动物,可能就是那时,有了这座动物园。后来,1234 年,他儿子亨利三世,因为午餐太无趣,打了个盹儿,忽然被戳醒了。这根瘦骨嶙峋的手指来自一位焦急的朝臣,他告诉国王,有一份意外的礼物,装在箱子里刚刚由船运到,里面的噪音无比邪恶。这是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弗雷德里克二世的友好表示。国王想到不期而至的礼物,兴奋起来,立刻套上靴子,一路小跑来到泰晤士岸边。箱盖被推开,里面装着三只臭气熏天的美洲豹。没人能让这位国王相信,它们身上的斑点是一种美,而不是一种病。于是,这些英格兰罕见的野兽,被放入塔中,孤零零地在笼子里走来走去。 迈洛已经听呆了,他问:“如果斑点是一种美,那为什么妈妈长了斑的时候,总是发脾气呢?” “因为斑点在美洲豹身上是美,但在女士身上就不是。”巴尔萨泽·琼斯解释说。 第二天晚上,迈洛又回到自己床上睡,期待父亲讲续集。守塔人坐在他床边,看着儿子和妻子一样黑色的眼睛,接着讲了起来。 1251年,又有一份礼物送到了伦敦塔,这次是从挪威来的。北极熊和一位饲养者乘着一艘游艇,不声不响,出现在要塞外面。他们在海上被吹离了航线,漂了几个月才到了这里,到这里时,彼此已经相看两相厌,泰晤士河上的行程只是增加了他们之间的恶劣情绪。两者都不爱被盯着,都厌恶人们看到白熊时所表现的歇斯底里,可是英格兰人第一次看到这种熊,所以,更别说关于这位饲养员穿衣品位的那些评论了,这些让他俩都极为不悦,等看到塔里住的地方,他俩都怒发冲冠了。但是亨利只要看到这只熊,就很得意,他以为这种生物三百多岁了还不显老是因为它白色的皮毛,他看着它就像看见了一件稀有古董般心满意足。 “古董是什么?”迈洛问。 “古董就是非常老的东西。” 停了一会儿。 “就像爷爷吗?” “太对了。” 这只熊的饲养员哈拉尔德,要带它去泰晤士河捕三文鱼,那会儿它被拴在一根绳子上。但他很快意识到,没人能听懂他说话。守塔人继续讲了下去。哈拉尔德也听不懂他们的语言。于是,他放弃了沟通的努力,全部时间都陪着那只熊,甚至睡在熊圈里,他俩已经把之前的不快抛到了九霄云外。终于,他们都明白了彼此在想什么,虽然他俩谁都没说话。晚上,熊圈里装满了思乡的美梦,白雪皑皑的广阔区域,空气比眼泪更纯净。哈拉尔德最后死于坏血病,而这只白熊不到一个小时也跟着死了,心碎得猝然倒下。 巴尔萨泽·琼斯讲完后,看到迈洛两颊淌下了泪水。但这个男孩坚持让他父亲继续讲。1255 年,亨利又得到了另一只动物,路易九世送来的礼物,也是第一次在英格兰看到。守塔人继续说。为了亲眼看到它,一些女士早就等在泰晤士河岸边了。女人们看到它饮水的时候,不是用嘴而是用鼻子,全都晕了过去。 国王下令在塔里为它建造一栋木屋。这个生物性情温顺,而且膝盖有皱纹,尽管如此,这位国王还是怕得不敢进去,只会在围栏后面,透过栏杆,看着这只野兽,这反倒让它更为开心。两年后,这只动物用它神秘的鼻子做了最后一次呼吸,就倒了下来。 国王松了一口气,但饲养员被困了几天,直到最后来救援的人找到了他。 “可是,为什么这只大象也会死呢?”迈洛紧紧抓着剑龙图案的羽绒被顶端,问道。 “动物们都会死亡,儿子,”巴尔萨泽·琼斯回答,“否则,天堂里就没有动物陪着爷爷了,不是吗?” 迈洛看着他父亲。“库克夫人会上天堂吗?”他问。 “总会有那么一天。”这位守塔人说。 顿了顿。 “爸爸? ” “说吧,迈洛。” “我会上天堂吗?” “会的,儿子,但还要过很长时间。” “你和妈咪会在那儿吗?” “当然,”他抚摸着这个男孩的头,“我们会在那儿等着你。” “我不会孤单,不是吗?”这个男孩问。 “不会的,儿子。你不会孤单。
    引自 伦敦塔动物园的故事
    2013-01-08 12:00:40 回应
  • 第34页 伦敦地铁失物招领处
    赫碧·琼斯站在抽屉旁,解开了外套扣子。抽屉里面收着一百五十七套假牙。每天早上,一到伦敦地铁失物招领处上班,她就会进行这项仪式,哪怕是在夏季,而英格兰的夏季,她尤其不信任。她把外套挂在衣架上,旁边是个真人大小的充气娃娃,嘴巴是个深红的洞,这件物品还没人敢认领。绕过转角,她站在旧式维多利亚柜台边,柜台门还是关着的。她研究着其中一本账簿,回想前一天登记了哪些失物。照例是几打雨伞和畅销小说,一些小说里,书签被夹在结尾部分,十分悲剧。遗弃的东西里面,有一台割草机、一部俄式打印机,还有十六罐腌生姜。最后交上来的,又是一辆轮椅,让失物招领处库存轮椅的数量,壮观地上升到三十九辆。这证明伦敦地铁确实能够上演奇迹,至少员工们是这么想的。 她端着茶杯走到桌子边,途中路过一个长长的黑色魔术箱,那个箱子通常用来囚禁美艳的助手,还会让她们被锯成两段。桌子上散放着最近登记的一些东西,她还在努力追踪这些失物的主人:一具放在玻璃罩中的蜂鸟标本;一颗假眼;一双小小的尖头中式便鞋,绣着莲花叶子;一本小白脸日记,她希望这本日记她读完前不要被人领走;还有个在艾伯特音乐厅发现的小盒子,里面据说装着阿道夫·希特勒的睾丸。桌上的架子里放着一排褪了色的感谢卡,证明人性当中还有更顾及他人的一面,社会交往中,这一点很容易被忘记。 还没看到同事进来,她已经闻到了阵阵香味。一份培根三明治裹在防油纸里,被扔到了旁边桌子上,撞上一尊奥斯卡金像奖杯。这座奖杯放了两年八个月零二十七天,还是没人来领。尽管赫碧·琼斯已经反复告诉过她,奖杯根本就是赝品,因为所有寄给这位演员经纪人的信,都石沉大海了,但瓦莱丽·詹宁斯还是断然相信,总有一天达斯汀·霍夫曼会亲自来认领它。
    引自 伦敦地铁失物招领处
    2013-01-08 12:05:24 回应

dante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9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