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laxyjade对《看不见的森林》的笔记(12)

看不见的森林
  • 书名: 看不见的森林
  • 作者: [美] 戴维•乔治•哈斯凯尔
  • 副标题: 林中自然笔记
  • 页数: 332
  • 出版社: 商务印书馆
  • 出版年: 2014-1
  • 第7页
    地衣依靠阳光和水气多样化的“碎片”,在砂崖峭壁的微小生境中构建出了“山峦”:“冰砾”最高处的石脊上洒落着表面粗粝的灰白碎片;岩石间幽暗的峡谷呈现出一派紫色的光影;“绿松石”在垂直岩墙上熠熠闪光;绿黄色的同心圆沿着缓坡流泻而下。 …… “补充生理学”(supple physiology)使地衣得以在大多数生物遭到封禁的冬日焕发出生机。……它们并不燃烧养分以求得温暖,而是让自己的生命节奏随着温度变化而涨落。地衣并不像动植物一样依赖于水。地衣体在潮湿天气里膨发,在空气干燥时瘪缩。
    文中提到了庄子的记述,原文是这样的:
    孔子观于吕梁,县水三十仞,流沫四十里,鼋鼍鱼鳖之所不能游也。见一丈夫游之,以为有苦而欲死也,使弟子并流而拯之。数百步而出,被发行歌而游于塘下。孔子从而问焉,曰:“吾以子为鬼,察子则人也。请问,‘蹈水有道乎’”曰:“亡,吾无道。吾始乎故,长乎性,成乎命。与齐俱入,与汩偕出,从水之道而不为私焉。此吾所以蹈之也。”孔子曰:“何谓始乎故,长乎性,成乎命?”曰:“吾生于陵而安于陵,故也;长于水而安于水,性也;不知吾所以然而然,命也。”
    翻译如下:
    孔子在吕梁观赏,瀑布高悬二三十丈,冲刷而起的激流和水花远达四十里,鼋、鼍、鱼、鳖都不敢在这一带游水。只见一个壮年男子游在水中,还以为是有痛苦而想寻死的,派弟子顺着水流去拯救他。忽见那壮年男子游出数百步远而后露出水面,还披着头发边唱边游在堤岸下。孔子紧跟在他身后而问他,说:“我还以为你是鬼,仔细观察你却是个人。请问,游水也有什么特别的门道吗?”那人回答:“没有,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方法。我起初是故常,长大是习性,有所成就在于自然。我跟水里的漩涡一块儿下到水底,又跟向上的涌流一道游出水面,顺着水势而不作任何违拗。这就是我游水的方法。”孔子说:“什么叫做‘起初是故常,长大是习性,有所成就在于自然’呢?”那人又回答:“我出生于山地就安于山地的生活,这就叫做故常;长大了又生活在水边就安于水边的生活,这就叫做习性;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而这样生活着,这就叫做自然。”
    这个故事选自《达生》篇,“达”指通晓、通达,“生”指生存、生命,“达生”,就是通达生命的意思。怎样才能“达生”呢?篇文明确提出要摒除各种外欲,要心神宁寂事事释然,可知本篇的宗旨在于讨论如何养神。
    2015-05-19 15:35:21 回应
  • 第8页
    地衣是两类生物的复合体:其一是真菌,其二是藻类或细菌。真菌丝丝缕缕地遍布于地衣体的地上部分中,构建出一个理想的温床。藻类或细菌驻扎在这些丝缕的里面,利用阳光的能量,积聚糖分及其他营养分子。正如任何联姻一样,双方都因这场联盟而改变。真菌体向外延伸,变成一种类似于树叶的结构:一个保护性的上皮层,供捕捉阳光的藻类栖身光合生物层,还有供呼吸的小气孔。藻类这方,则丧失了细胞壁,转而向真菌寻求保护;为了更快速、但从生殖上来说并不那么令人激动地进行自我克隆,它还牺牲了性活动。
    2015-05-19 15:52:59 回应
  • 第9页
    蓝色或紫色的地衣中包含”蓝——绿细菌“,即蓝菌(cyanobacteria)。绿色的地衣含有藻类。真菌通过掩盖黄色或银色的遮光色素,将自身的颜色混合进去。 藻类细胞内部的色素颗粒吸取阳光的能量。经过大量的化学反应,这种能量被转化,并与空气分子结合形成糖和其他养分。这种糖同时为藻类细胞及其真菌伴侣提供能量。
    2015-05-19 15:57:52 回应
  • 第11页
    铁线虫(horsehair worms),又称戈尔迪乌斯虫(Gordian worms)
    蠕虫从产在水坑或溪流里的卵虫中孵化出来
    被蜗牛或小昆虫吃到肚子里(形成囊泡)→生命终结
    寄主被杂食性蟋蟀吞咽下去(在寄主肠壁上钻孔,蜷成一团,适应蟋蟀体内空间)
    一旦无法长大,释放化学物质,控制蟋蟀的大脑
    蟋蟀扎进水里(铁线虫绷直肌肉,从蟋蟀体内破壁而出)
    交配
    赤裸裸的压榨关系!
    2015-05-19 16:14:21 回应
  • 第17页
    一切物体,包括动物身体在内,体积的增量是长度增量的立方倍;而一只动物全身所能生成的热量,与其身体大小是成正比的;因此,体热的增长量,也是身体长度增量的立方倍。而在热量流失时,表面积的增量只是长度增量的平方倍。小动物的体温下降速度之所以更快,是因为按照比例来说,它们的体表面积远远大于身体体积。
    “伯格曼定律”(Bergmann's rule)描述的就是这个关系:北部个体通常比南部个体体型更大。
    山雀(Chickadee)能抵御严寒,一部分依赖于羽毛,鸟的羽毛上层里有隐秘的绒毛体,好比一层保温层;另外还依靠颤抖,胸部厚厚的飞行肌在颤抖时能带来大量温暖的血流,好比一个能量泵;还需要不断进食供给能量,这就使得山雀具有超凡出众的视觉,能在看似贫瘠的森林中获取充沛的供给,不同于人类,山雀能看到四种原色,还能探查紫外光;在睡觉时,山雀会抱成一团,相对增大体积,而减小表面积。
    2015-05-20 11:16:19 2人喜欢 回应
  • 第23页
    每只山雀的肥瘦,是处于饥饿与被捕食这两大风险之间的平衡。
    长得胖一点,更容易应对食物来源不稳定的状况,但也更容易沦为鹰隼的猎物。
    2015-05-20 11:25:08 1人喜欢 回应
  • 第56页
    演化与蝾螈做了两笔交易,两项交易都要以身体为代价:牺牲肺部来换购更好的嘴巴,断开尾巴来换购更长久的生命。头一笔交易是不可逆的;第二笔交易是暂时的,蝾螈尾巴神奇的再生能力抹平了条约中的不公。 无肺螈属动物形态多变,真正像是一朵云。它的求偶方式和拳拳爱子之心,公然挑战了傲慢的人类制定出来的条条框框;它用肺部换取来更强壮的颌;它身体的某些部分是可分的;它喜爱潮湿环境,却偏偏一辈子不踏入水体中。而且就像所有的云一样,它是脆弱的,几阵大风就能将它吹走。
    所谓“人类制定出来的条条框框”,一是两栖动物要依靠水来繁育后代,二是两栖动物是“原始动物”,因此不会照看后代。
    2015-05-28 16:03:08 回应
  • 第87页
    花期持续的时间,以及植物的寿命长短,这两种因素异曲同工地传达了同一主题:短暂的生命必须燃放得更加灿烂。
    毛茛科——无花蜜的杯状花朵,如獐耳细辛、唐松草叶银莲花。
    石竹科——花瓣参差不齐,产生花齿剪(pinking shears),如星繁缕。
    2015-07-06 16:25:41 回应
  • 第104页
    太阳既是黎明之光的来源,也是清晨鸟鸣的来源。地平线上的光辉,是经过大气过滤后的光线;空气中浮动的音乐,是经过植物和动物过滤后的太阳能量,这些能量为歌唱的鸟儿提供了动力。三月的日出之美,是一张流动的能量网。网的两端分别靠物质和能量来锚定:物质在太阳中转变成能量,能量在人类意识中转变成美。
    这大概就是为什么在看到洒落树叶间的阳光的时候,心中会涌起一股莫名的感动吧!
    2015-07-08 16:36:48 回应
  • 第120页
    万物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槁。故坚强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是以兵强则灭,木强则折。——老子
    面对强风,树木有其自己的招数:
    树叶
    当风力加强时,树叶改换举止,吸收了风的部分威势,借助风力卷叠起来,形成一种防御的姿态。叶片边缘向中心卷曲,团成一块。其外形就像是某种奇特的鱼,表面符合空气动力学原理,便于在空气中滑动。山核桃树复叶上的每片小叶都朝向中间的叶梗卷折,形成一支卷得松松散散的卷烟状。空气从旁边呼啸而过,致命的钳制松开了。当风力减弱时,树叶弹回来,重新舒展开,呈现为风帆模样。
    树干
    树木的构造非常适于拉伸与弯曲,能将能量吸收到“编织”形成木材的微小纤维素纤维中。纤维排列成螺旋状,每根纤维充当一根弹簧。这些螺旋层层叠加,形成树干中贯穿上下的输水导管。每根导管上有许多个螺旋,螺旋各自缠绕的角度稍有不同。其结果便是树干中遍布弹簧,每根弹簧正好便于在不同的伸缩程度下承受最大压力。当木头最初被拉伸时,缠绕致密的弹簧会产生强大的阻力。随着拉力增大,松散的弹簧开始派上用场,紧密的弹簧则失去了效用。
    一棵树木的死亡并不是生命的终结,而是另外无数生命的开始,向植物致敬!
    2015-08-13 13:09:51 回应
<前页 1 2 后页>

galaxyjade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39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