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内心的冲突 (1)

  • 第6页
    虚假的冷静根植于内心的愚钝,绝不是值得羡慕的,它只会使我们变得虚弱而不堪一击。

第二性(合卷本) (1)

  • 第16页
    凡是个体都力图确定自身是主体,这是一种伦理上的抱负,事实上,除此之外,人身上还有逃避自由和成为物的意图,可这是一条险恶的道路,因为人被动、异化、迷失,就会成为外来意志的牺牲品,与其超越性分离了,被剥夺了一切... (1回应)

黑暗中的绽放 (37) 更多

  • 第80页
    我再也不去看医生。他们只相信他们认为自己知道的东西。他们就像牧师一样——被某种宗教的神性弄得盲目了。
  • 第79页
    不过我已经太老了,老得不会再觉得我的悲哀是与众不同的。 我在我爱的某个人死去的时候老去了。 也许她的人生就是一支漫长的幻想曲。 他不在我怀里,那缺失的重量,是整个世界的重量。
  • 第77页
    我想念秋天——当夏天承受着对自己必将逝去的宿命的回忆。之后是冬天。然后便是这奇迹的季节,一切又会无畏地新生。
  • 第76页
    无上装美女的日历挂在一个更衣柜的外面。那些女人看上去都很冷。她们的脸上挂着大大的微笑。照片也许能假装出欢乐,但是却从不能装出悲痛来。
  • 第63页
    有些白日梦好像想要在白天就把他淹没。在白天它们像野马一样跟谁他,在他梦里生活的平原上难不徘徊,它们总是跟着他,直到他几乎想不起自己的名字为止。
  • 第61页
    萨朋内总能在小事上发现真正的快乐。 失去母亲之后,萨朋内认为离开旧居、给自己一个全新的开始是最好的选择。从那以后,他就退回到了一种无始无终的、成年人的阴暗存在里。 随着年岁增长,萨朋内意识到他就像他...
  • 第60页
    在这片被遗忘的土地上,我已经没有什么可失去的,虽然我从没有过这样的恐惧。但我感到解脱,我放下了所有的负担,我正在攀登。
  • 第58页
    经过那么多痛苦,我们是怎样作为一个种族生存下来的。答案已经显示出来:与陌生人建立亲密关系的潜力。
  • 第57页 世界,在花丛中微笑
    爱情让看上去没有价值的东西都显示出不同寻常的美——一双鞋子,一只空了的红酒杯,一只打开的抽屉和大街上的裂缝。
  • 第55页 世界,在花丛中微笑
    我突然意识到,自从离开萨曼莎,一部分的自己就从来没有停止过悲伤。
  • 第55页 世界,在花丛中微笑
    但有时候,当面对某种神秘莫测的美好事物时,围绕着我们的牢笼的铁条就会震颤起来。所以我只好逃开来保护自己,继续当我的囚徒。
  • 第75页 遥远的船
    我没法告诉你这画是谁画的,但是我能理解那道长长的光柱的含义是什么,我能理解那种令画出这些细节成为必须的悲痛。
  • 第57页
    飞机上的每个人看上去都睡着了。我周围有几百个梦正在发生。
  • 第54页 世界,在花丛中微笑
    也许我们每个人都只被分配到固定数量的爱一一只有在最初遇见时才够用初遇时候的一种千金难买的笨拙。而当这份爱离我别往,一切就开始变得艰难,因为我们得面对我们的人生,面对我们的过去,面对我们自己。
  • 第53页 他们躲在哪里是一个谜
    没有任何坚固的物体能让他和无穷分开。
  • 第52页 他们躲在哪里是一个谜
    “我们离开一个子宫,又住进另一个。” “星星的光线要经过如此之长的距离才能抵达我们这里,所以有时候当我们看见一颗星星的时候,它已经消亡了。” “没有什么东西会像我们以为的那样死去,埃德加。也许对我们...
  • 第50页 他们躲在哪里是一个谜
    母亲给了他两个两毛五的硬币去买那个盒子,当时她说:“我会永远给你带来快乐。”
  • 第49页 他们躲在哪里是一个谜
    “长长的根系会用爱把我们系在一起。”
  • 第46页 他们躲在哪里是一个谜
    埃德加眼前浮现出父亲在办公室里忙碌的样子,眼睛下面挂着深深的黑眼圈。他的冷漠中有一种美。
  • 第45页 他们躲在哪里是一个谜
    “在我遇到我妻子之前,我就已经很爱她了。我不知道她是谁,但是我知道她是存在的,我心里有一把火为她燃烧着。现在她成了天上的星星,我还是一样爱着她,不过我们现在就是用另一种语言交流而已。” ——所以你如...
  • 第45页 他们躲在哪里是一个谜
    “这么说吧,他太爱你们两个了,那让他筋疲力尽。”“当有人先下了飞机——或者说,如果你喜欢换个说法的话,有人去了另一个房间——有时候那些留下的人就会试着不再去爱——但这是不对的,因为就算在人生中你只...
  • 第44页 他们躲在哪里是一个谜
    “我自己的妻子,”他嚼着橙子说,“是暮夏一缕氤氲的光,透过薄霭中的树丛,照着一个个被风吹落的、柔软的小拳头似的苹果。”
  • 第44页 他们躲在哪里是一个谜
    “我猜你认为那阵风也只是空气而已,并不是那个爱笑的人的一阵笑声?”
  • 第38页 他们躲在哪里是一个谜
    “没有你,”她有一次这样跟他说,“这个世界就不完整了。”
  • 第37页 他们躲在哪里是一个谜
    在他们共度的那些午后时光,她会念书给他听,虽然他那时还不会说话,但是她知道他在听,而且他也一直记得她的声音。
  • 第34页 不一样的鞋子
    他想象自己坐在那里变成了另外一个他,那个他没有离开过六年,那个他一直生活在这里,每天总是在脑子里思索着种的烟草能有多少收成、晾晒它们又需要费多少功夫。 ——如何想象自己不曾离开?又如何想象他的后来?...
  • 第34页 不一样的鞋子
    他们俩谁也没结婚,这造成了一种一切都没有改变的幻觉。
  • 第34页 不一样的鞋子
    就像有什么微妙的东西从那杯子满是砂糖的底部升腾了起来,夺走了他们的语言。
  • 第32页 不一样的鞋子
    六年不通音讯之后,他们只在一起度过了那个下午。那个下午,他们把对方牢牢地嵌进了自己的灵魂里。不管他去到哪里,他都没有办法再逃离艾德蒙森县,因为这是她的家所在之处,它一直纠缠着他,蟋蟀的唧唧声,酷暑...
  • 第30页 天有多高,海就有多深
    最最重要的,我想要去相信,我被选出来去拖船上帮忙,这并不是一个偶然发生的意外。我希望我能相信,事情会发生总是有原因的。我想要相信这个,比任何事情都更想去相信,因为如果那只是一个偶然,那么上帝肯定在...
  • 第23页 天有多高,海就有多深
    很奇怪,有些我认识的俄罗斯人一点都不喜欢美国人,可是他们却选择生活在这里。我觉得他们的痛苦是他们自己带来的而不是环境造成的,如果他们回到俄罗斯,一样会找到各种可以抱怨的东西。
  • 第18页 天有多高,海就有多深
    虽然在布鲁克林我有个一份安稳的工作,还有一个叫蜜娜的女朋友,可我的一部分灵魂还是留在了俄罗斯。我希望我能最后一次勇敢地面对大海——就到我胸口那么高的大海——那样的话我才能跟自己重新结合起来。
  • 第15页 草莓的香气
    如果没有回忆,他想,人们就不会受到伤害。 ——所谓草莓的香气,或者手肘上的小坑,都是思人的睹物。爱情也许不会长久,但有遗憾和愧疚感的爱情记忆会比较久,爱情在回忆里才更单纯美好。
  • 第10页 小鸟
    米夏说他们是他见过的最善良最温柔的那种人,而我长大以后也会成为像他们那样的人。
  • 第6页 小鸟
    米夏说,有时候做爱跟爱情其实完全无关,他从来不把这些黄色光碟带回家;他总是说,那些在皮加勒广场发生的事情,就让它们永远留在皮加勒。
  • 第3页 小鸟
    如果我能有架相机的话,我肯定会毫无目的地拿它来四处乱拍的。除了这样,难道还有什么是他的办法,能留下我们当下正时刻发生着的生活的痕迹吗?
  • 第2页 小鸟
    我想,美好生活的关键,应该就是像这样温柔地忽略那些事实的真相,然后我们就能始终怀有随时都能重生的希望吧。

书趣 (10) 更多

  • 第59页
    幸亏如此无知,我们才感到无比愉快。
  • 第56页
    像我这样爱书真是上帝的恩惠:使我能够与死者交谈,生活在梦幻中。
  • 第21页
    我对他长久怀着特殊的柔情
  • 第20页
    你当然对他们不感兴趣,因为你是个浪漫派。一个人想做什么事,而且做成功了,还有什么浪漫味儿呢?
  • 第19页 我的特别书架
    美国人崇仰成功。英国人却崇仰英雄的失败。
  • 第17页 我的特别书架
    长期以来,我一直相信每个人的书斋中有一个特别书架,里面有少量神秘的书籍,内容与书斋里其他的书无关,如果仔细加以考查,却显示了主人的性格特色。
  • 第2页 书的婚事
    乔治和多数容忍混乱的人一样,对于立体的东西保持着某种基本的信任感。如果他需要什么东西,他相信那东西会自己显露出来,通常也果然如此。
  • 第2页 前言
    普通读者与批评家或学问家不同。他受教育程度比较低,天分也不那么高。他读书是为了乐趣,而不是为了传授知识或纠正别人的意见。他首先受某种本能的驱使,想从碰到的各种零零碎碎的杂物中为自己建立某种完整的观念...
  • 第2页 前言
    不是要去买一册新书,而是怎样保持和旧书的关系。我们多年和这些旧书生活在一起,熟悉它们的质地、色彩和气味,就像熟悉我们孩子的皮肤一样。
  • 第1页 前言
    “从书中醒过来”“醒过来”说的正好。他在许多层意识中奋力游泳,回到现实中来,而现实似乎还不如他离开的梦境真切。

存在主义咖啡馆 (1)

  • 人物
    让-保罗.萨特 1905 法国 西蒙娜.德.波伏娃 1908 法国 雷蒙.阿隆 1905 法国(萨特同学) 弗朗兹.布伦塔诺 1837 德国(胡塞尔老师) 埃德蒙德.胡塞尔1859德国(海德格尔老师) 马尔文娜(胡塞尔妻子) 马丁.海德格...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