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荐梦见㺢㹢狓对《孤独的梦中人》的笔记(4)

吾荐梦见㺢㹢狓
吾荐梦见㺢㹢狓 (独角兽与㺢㹢狓)

读过 孤独的梦中人

孤独的梦中人
  • 书名: 孤独的梦中人
  • 作者: 〔意大利〕马西莫·格拉梅利尼 Massimo Gramellini
  • 页数: 213
  • 出版社: 湖南文艺出版社
  • 出版年: 2014-2
  • 海报
    孤独是梦想的催化剂。
    孤独是梦想的催化剂。
    2014-02-12 13:29:52 回应
  • 目录


    ❤ 不被人爱是一种巨大的痛苦,但这不是最痛苦的。 最痛苦的是不再被爱。在短暂的爱的单行线里,我们所爱的人却不再爱我们。 这便夺走了我们自以为曾经给予过我们的东西。
    ❤ 我在一个模糊的空间里漫无目的地艰难前行,开始体会到一种再也无法回避的感觉: 一个恶魔将我紧锁在这尘世间,压得我不堪重负。
    ❤ 为了让这个世界看不见我真实存在的疾病,我编织了一张谎言的网, 虽然我也一直想挣脱,但它却变得越来越密。
    ❤ 我没有保护我的梦想,原因很简单,因为我再也不听它的话了。 梦想植根于灵魂,而我的灵魂却停摆了。
    ❤ 我再一次欺骗自己,认定人生是一个结局美满的故事, 然而,它只不过是一个被我的梦所吹起的气球,总是注定要在我的两手之间爆炸。
    ❤ 这是一次荒谬而精彩的奔跑。 它反抗现实的方式是为了把这个现实变成一个梦,一直住在它心中的那个梦。
    ❤ 我们宁可不去理会真相。为的是不受折磨。 为的是逃避治疗。 因为如若不然,我们也许会变成我们自己所害怕的那样, 成为完全活着的人。
    2014-02-17 15:55:18 2人喜欢 回应
  • 各国封面
    《孤独的梦中人》(Fai bei sogni)截至目前已售出19国版权,已出版的封面如下:
    意大利原版
    意大利原版
    英国版(初稿)
    英国版(初稿)
    英国版(临近上市又改名了……)
    英国版(临近上市又改名了……)
    葡萄牙版
    葡萄牙版
    加泰罗尼亚语版
    加泰罗尼亚语版
    西班牙版
    西班牙版
    墨西哥版
    墨西哥版
    法国版
    法国版
    德国版
    德国版
    美国版
    美国版
    挪威版
    挪威版
    塞尔维亚版
    塞尔维亚版
    荷兰版
    荷兰版
    2014-03-05 10:08:10 2人推荐 2回应
  • 第47页
    为庆祝迪亚曼蒂亚冠完美首秀,摘录本书第十章。Forza Guangzhou!

    20世纪40年代,都灵队迎来了他们最辉煌的时期,连续五年获得意甲联赛冠军,并贡献了意大利国家队首发十一人中的十人,被称为“神之队”,缔造了“大都灵时代”(Il Grande Torino)。然而造化弄人,1949年5月4日,在葡萄牙打完比赛的都灵队回国的班机撞上了苏佩加山,发生了震惊世界的“苏佩加空难”,全队遇难,都灵队从此一蹶不振。
    我们之间唯一的沟通渠道就是都灵队。 在我五岁时,我相信大都灵队是一个神话。爸爸跟我讲大都灵是为了哄我入睡,但幸运的是,我从来就没睡着过。 我想知道比赛的结局是怎样的,而结果总是以同样的方式收场:在进了一个又一个球、赢了一场又一场比赛之后,“那群人”登上了通往天堂的飞机,再也没有回来过——他把他们称作“那群人”,每次一说到这里,他就激动万分。 一切都很清楚、完美。但那时跟我讲死亡,还为时尚早。两年之后,我认识了死亡,仍是通过都灵队得知的——这个严格的、真实存在的教练。 在对抗尤文的德比之战的前一天,我感冒了。但只要妈妈下楼去买些药回来,我的病就会很快好转。 在授予花瓶和伞架担任光荣的门柱任务后,我开始在走廊里手舞足蹈,小皮球游走在我那两只赤裸的双脚之间。我一个人包揽各项任务,也包括实况直播,用小鸟般叽喳的声音清晰地报出我最喜爱的冠军。 “吉吉•梅洛尼进攻,他绕过尤文的运动员,然后另一个,还有一个……他究竟在干什么?难以置信!他返回来,又重新绕过他们。现在他在守门员的面前:他让足球在两腿之间移动,然后过头顶,再到腋窝下……梅洛尼单刀了,空门……” 家里门铃响了,是里卡尔多,三层的小尤文图斯球迷。 “梅洛尼死了,他死了!”他欢快地哼着小曲,那种幸灾乐祸的得意模样,真能激怒其他孩子。 “你说什么?”我朝他吼道,皮球仍在我脚下,“我就是梅洛尼!” 单刀,空门。 “你是梅洛尼?!你傻呀?你打开收音机。广播说他被轧在一辆车底下。” 这次不是飞机失事。 我和爸爸去看了都灵对尤文图斯的比赛。我们在呜咽声中以4∶1取得了胜利。一种都灵队式的独特的喜悦。作为“石榴红”的球迷,我经历了一次火的洗礼。门口处有一群满腹牢骚但却不甘心屈服于命运的挑战者。 每个周日我都要经历一次一成不变的仪式。午饭的时候,爸爸列出不带我去体育场的所有理由,最后总是归结于一条:他讨厌把时间和金钱浪费在一伙只会窃取“那群人”名字的无用之人身上。 他用外科手术般的动作削完苹果皮后,独自待在客厅里,假装看电视,而我开始穿衣服:石榴红的短裤和围巾,其余的则随机搭配。 看完电视新闻后,爸爸站在窗口,望着栅栏外等着排队入场的球迷。我们家就住在体育场对面。 他默默地观察了这些球迷好几分钟,然后长长地叹了口气,似乎有季风那么长。接着他走进贮藏室穿鞋子,并在那里对我大喊:“我们走!但你要知道,我是为了你才去的。” 我已经在楼梯平台那儿等了他好几百年,拄着我舅舅送给我的血红和酒红相间的旗子。我们总是在比赛开始后才入场,每次我都觉得不好意思,就像是爸爸送我上学迟到一样;和妈妈在一起,永远不会发生这种事。 对球迷疯狂的追捧,妈妈毫无感觉,但是也不得不学会和我们一起生活。 春季里的一个星期天,爸爸意外地带她观赏了《约婚夫妇》书中提及的地方风景,但这却是个不幸的决定。她不知道那天都灵队正是要去科莫湖边踢球。 当他们在无名氏大楼[注:无名氏是意大利作家曼佐尼的《约婚夫妇》中的一个人物,而无名氏大楼也是该书中提及的地方之一。]对面喝卡布奇诺的时候,爸爸假装惊奇地指给她看挂在酒吧一面墙上的球队挑战的广告。 去体育场可以,但她要求至少要坐上一个座位:几个月来,她一直是在肚子里揣着我这个未来的小球迷的。 再过几场比赛之后,我从她肚子里面出来了,但其实她的腹部才是我生命最初的摇篮。一场在雨中的0∶0。我在她给我提供的温暖“包厢”里,感觉很安全。 自从妈妈爱上吉吉•梅洛尼和伟大的都灵队之后,我就再也感觉不到安全了。周日时我说的话少得能全部装进一个小口袋里。 爸爸确信只有当我看到都灵队时才会变得开心,所以开始连这个队的客场比赛也让我看。你可以知道我该有多快乐啊。我记得一场对瓦雷泽队的比赛,离比赛结束三分钟时,我们以2∶0领先,而最后却以2∶2踢平而告终,这让我在回家的途中吐了。 但是,这以后春天来了,都灵队在排行榜上步步高升,横扫所有对手。如果在复活节的某个周日,我们在主场战胜那不勒斯,那我们就能超过尤文,就能获得冠军。就像“那群人”那样。 这次,爸爸提前一小时把我带到体育场,但没起多大作用:最后一分钟了,我们仍无精打采,因为场上还是0∶0。我仔细观察他、球场和球员的各自站位。由于没有一个人在拼搏,所以我直接向上帝求助。 “求你了,上帝,让我们进一个球吧。你已经带走了我妈妈,这是你欠我的。” 不一会儿工夫,都灵队的教练把世界上最年轻的前锋投入到混战中。他叫托斯奇,这个敏捷的小精灵立刻跳了起来,跑进了草坪。 球在对方守门员的怀里休息,他把它传给了后卫,后卫又把它传了回来,守门员又传给后卫,后卫又传了回来…… 就在那时,小精灵急了。他突然蹿出来,抢过游移中的足球,猛踢射门。 大家沉浸在一片狂热里,没有人注意到有一个十一岁的小男孩在双手合十,抬头望天。 “谢谢你,上帝!” 谢个头啊!在锦标赛结束之际,主裁判竟然宣布都灵队两个极为规范的进球无效,所以尤文队以一分的积分优势夺走了我们的冠军宝座。这下好了,里卡尔多在电梯的墙壁上贴上了他所崇拜的“睡衣队”的海报(因为尤文图斯队的球服是黑白条纹的,所以我给他们起了个外号叫睡衣队)。 这让我胃口特别差,以至于我在一个星期里只吃了面包棍。我不停地问自己——上帝到底能有多残忍,它为什么让我早早地失去母亲、成为孤儿,又让我迷上一支如此悲催的球队?
    2014-02-27 15:38:52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