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 (7) 更多

  • 第60页
    审查大人那班家伙越是找茬,越露马脚,有趣得很,它自己受了贿就嫌人家写受贿的事儿,非逼你改掉不可,因为他们自己下流,爱动邪念,只要涉及男女之情的,不管什么书,立马就说是淫书,而且还自以为道德上比作者...
  • 第59页
    不错,不往前走,立即就会给推倒了,这样看来,最要紧的是,得先想法子如何往前走,哪怕走一步也好
  • 第39页
    为什么吾等尊为忠义之士,就必须让彼等沦为畜牲呢?
  • 第36页
    然而,此时的这件事实,却在他领受了极大满足的心中,突然播下了恼人的种子,也许,他那满足的底部是悖理的。对于那般行为与结果的完全肯定,或亦带有自私的性质
  • 第31页
    因为魔鬼尽管未能把牛贩子的肉体和灵魂弄到手,却得以使烟草遍布日本,这么说来,正如牛贩子之获救伴随着堕落的一面,魔鬼的失败,也伴随成功的一面吧,魔鬼连摔跤也不会白白站起来的,当人自以为战胜了诱惑的时...
  • 第11页
    人的心中,自具两种矛盾的感情,见人不幸,无人不会不同情,然而,此不幸者,一旦摆脱困境,不知怎的,反让人觉得怅然若失,说的过分点儿,心里巴不得他重陷不幸中去,虽非有意,不知不觉中竟生出一种敌意来
  • 第4页
    客观真理是不容易搞清的,每个人都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信口雌黄,颠倒黑白,捏造事实,三个主要人物,只要有一个说的是真话,其他两个便是在扯谎

尘埃落定 (28) 更多

  • 第378页
    是的,上天叫我看见,叫我听见,叫我置身其中又叫我超然物外,上天是为了这个目的才让我看起来像个傻子的
  • 第377页
    他们是穷人的队伍,天下占大多数的都是穷人,是穷人都要为天下终于有了一只自己的队伍大声欢呼,而这里,这些奴隶,却大张着愚不可及的嘴哭起他们的主子来了
  • 第371页
    这个勇敢的人感慨地说,对方是仁义之师,同时他又感叹,可惜他们和这些人有不同的主义
  • 第340页
    拉雪巴土司说:反正我跟着你们这些人动了一次脑子,结果饿死了不少好百姓,失去了那么多土地
  • 第339页
    她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诱惑,有哲人说过,这样的女人不是一个深渊就是一付毒药,当然,这是对有着和哲人一样健全心智的人而言,我自己却是一个例外,我不害怕背叛,我在想,会不会有人失足落入这个深渊,会不会有...
  • 第337页
    他曾经说尔依生下来就是行刑人,一个人生下来就是什么而不是什么是不公平的,于是有人问他,是不是土司生下来就是土司也是不公平的?他才不敢再说什么了
  • 第337页
    师爷说,少爷不要先就喜欢一种颜色,你还年轻,不像我已经老了,喜欢错了也没有关系,你的事业正蒸蒸日上
  • 第333页
    银子有了,要么睡不着觉,要么睡着了也梦见有人前来抢夺,女人有了,但到后来,好的女人要支配你,不好的女人又唤不起睡在肥胖身体深处的情欲
  • 第306页
    当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就会发现人家已经准备下一大堆规则,有时这些规则是束缚,有时,却又是武器,就像复仇的规则
  • 第302页
    要是有人挂念土司,那是挂念土司的位子
  • 第262页
    在白天,有一个时候,我是可以决定一切的,现在是晚上,不再是白天的状况了,现在,是别人决定一切了
  • 第261页
    现在,我明白了,当时,我只要一挥手,洪水就会把阻挡我成为土司的一切席卷而去,就是面前这个官寨阻挡,我只要我一挥手,洪水也会把这个堡垒席卷而去,但我是个傻子,没有给他们指出方向,而任其在宽广的麦地里...
  • 第259页
    这件事情,在我和他们之间拉开了这么远的一段距离,拉开时很快,连想一下的功夫都没有,但要走近就困难了
  • 第226页
    她是一个能干的女人,但这个女人不够聪明,她该知道,世界正在变化,当世界上出现了新的东西时,过去的一些规则就要改变了,可是大多数人都看不到这一点,我真替这些人惋惜
  • 第222页
    他们背弃了主子,并不是说他们不要主子了,他们的脑子里永远不会产生这样的念头,谁要试着把这样的想法硬灌进他们的脑袋,他们只消皱皱眉头,稍一用劲就给你挤掉了
  • 第216页
    我要做的只是在别人打仗时,插上一手,事先就把胜负的结果确定下来,我们的两个北方邻居不知道他们打的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战争,这样做,对我来说并不怎么费事,只等女土司的人来了,就给他们的牲口驮上麦子,给机...
  • 第200页
    就在这时,我突然明白,就是以一个傻子的眼光来看,这个世界也不是完美无瑕的。这个世界上任何东西都是这样,你不要它,它就好好地在那里,保持着它的完整,它的纯粹,一旦到了手中,你就会发现,自己没有全部得到。
  • 第173页
    在这片土地上,没有任何土司会把希望寄托在别人发慈悲上,只有可怜的百姓,才会有如此天真的想法
  • 第172页
    父亲知道,真正有大的变化发生时,一个土司,即使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强大的土司,如果不能顺应这种变化,后果也不堪设想
  • 第157页
    老百姓总是说当土司好,我看他们并不知道土司的苦处,在我看来做土司的家人而不是土司那才叫好
  • 第151页
    过去我也有痛的时候,比如,自己摔在地上了,再比如,被以前的卓玛和现在的塔娜掐了一把,但却没有人打过我,我是说从来没有人怀着仇恨打过我,我是说人家带着仇恨竟然打不痛我
  • 第147页
    他写:那又何必,所有的东西都是命定的,种了罂粟,也不过是使要来的东西来得快一点罢了
  • 第142页
    就这样翁波意西带着他认为是所向无敌的教法,没有被我们接纳,结果是他自己被他认为的野蛮人用这种极不开化的方式接纳了。
  • 第138页
    为什么宗教没有教会我们爱,而教会了我们恨?
  • 第114页
    聪明人就是这样,他们是好脾气的,又是互不相让的,随和的,又是固执己见的
  • 第111页
    所以,你去提一件我们没有办法的事情,除了增加自己的痛苦外,没有什么用处
  • 第100页
    银匠说:奴隶和自由人有什么分别?还不是一辈子在这院子里干活。 他们一结合,卓玛就要从一身香气的侍女变成脸上常有锅底灰的厨娘,可她说:那是我的命
  • 第13页
    总而言之,我们在那个时代定出的规矩是叫人向下而不是叫人向上的。骨头沉重高贵的人是制作这种规范的艺术家

霍乱时期的爱情(2015年修订版) (29) 更多

  • 第372页
    一个世纪前,人们毁掉了我和这个可怜男人的生活,因为我们太年轻,现在他们又想在我们身上故技重施,因为我们太老了
  • 第336页
    一切都要与众不同,如此方能在一个于巅峰上过完一生的女人心中激起新的好奇,新的兴致和新的希望,这封信应该要提供一种蠢蠢欲动的幻想,并且给予她足够的勇气,把某个阶层的不公偏见扔进垃圾堆里去,她原本并不...
  • 第330页
    女人们对问题中隐含的意思比对问题本身想得更多
  • 第320页
    然而丈夫一死,她甚至无法找到自我的一点痕迹,她像是别人家中的一个幽灵,漫无目的的游荡在一夜之间变得空阔而孤寂的房子里,不断痛苦的自问,究竟谁是亡者:是死去的丈夫,还是她这个留下来的人
  • 第312页
    在这么多年一次次精心算计的爱情之后,天真无邪的生涩味道别有一番新鲜的堕落的快乐
  • 第270页
    可几乎两年过去了,无论他,还是她,都没有找到一条回头之路,因为每条路都被他们的骄傲暗中捣毁
  • 第256页
    她没有发觉,她正被同情的陷阱威胁,而正是这同样的陷阱,让那么多毫无准备的受害者在弗洛伦蒂洛阿里萨那里失去了贞洁
  • 第253页
    她不怨他,只怨生活。但他是生活中难以安抚的主角
  • 第253页
    她一直觉得她的生活是从丈夫那里租借来的:她是这个辽阔的幸福帝国至高无上的君主,但这个帝国是丈夫建造的,且仅为他自己而建。她丈夫爱她胜过一切,胜过世间所有的人,但这也仅仅是为了他自己:这是他的神圣义务
  • 第239页
    乌尔比诺医生找了些宏大的理由来为自己的懦弱辩解,甚至都不自问一下它们是否有悖他的信仰。他不承认自己和妻子的矛盾源于家中压抑的气氛,而是认为那源于婚姻本身的性质:一项荒谬的、只能靠上帝的无限仁慈才得...
  • 第236页
    守寡的痛苦让她自己都无法相信她还是原来的那个她,她变得懈怠,刻薄,与所有人为敌。对于这种蜕变,唯一可能的解释——就像她常说的那样——便是她怨恨丈夫明知故犯地为一群黑人牺牲了性命,而唯一正确的牺牲应...
  • 第235页
    但她最终还是投降了,在她人生的千钧一发之际,丝毫没有考虑那位追求者的男性魅力、他传说中的财富、他的年轻有为,以及他那许多实实在在的美德中的任何一项,而只是因为害怕失去稍纵即逝的机会,在发现二十一岁...
  • 第235页
    安全感、和谐和幸福,这些东西一旦相加,或许看似爱情,也几乎等于爱情。但它们终究不是爱情。
  • 第234页
    虽然事实上她并不在乎到底是谁的错,也不在乎自己是否真的相信自己无辜——只要把这种无辜从言语上确定下来就足够了。
  • 第232页
    但当她们独自去望弥撒时,才逐渐意识到,自己又一次成为自己意愿的主人,当初,为了换取一种安全感,她们不仅放弃了自己家庭的姓氏,甚至放弃了自我,可那种安全感不过是她们做姑娘时许多幻想中的一个罢了。只有...
  • 第206页
    然而他知道,易得的幸福无法持久,这点体会更多的是源自教训而非经验
  • 第194页
    弗洛伦蒂诺阿里萨在对镜梳头的时候,终于发现了他们之间的相似之处,也就是在那时,他明白了一个人意识到自己开始变老,是源于他发现自己开始长得像父亲了
  • 第176页
    其实那些不敢留名的人所属的阶层,在历史的嘲弄下,早已习惯了对既成的事实低头
  • 第117页
    但与那时不同,此刻她没有感受到爱情的震撼,而是坠入了失望的深渊,在那一瞬间,她恍然大悟,原来自己对自己撒了一个弥天大谎
  • 第78页
    事实上,这些信对她而言只是一种消遣,用来维持炭火不灭,但不必把手伸到火中,而弗洛伦蒂诺阿里萨却在信中的每一行里把自己燃烧殆尽
  • 第74页
    弱者永远无法进入爱情的王国,因为那是一个严酷,吝啬的国度,女人只会对意志坚强的男人俯首称臣,因为只有这样的男人才能带给她们安全感,她们渴望那种安全感,以面对生活的挑战
  • 第36页
    她本来以为丈夫敬重赫雷米亚德圣阿莫尔,并非因为他之前是个怎样的人,而是因为他除了一个流亡者的背包以外身无别物的来到这里之后的所作所为,于是她不明白,为何这个人迟迟曝光的身份会让丈夫如此沮丧
  • 第33页
    当他们步入老年,回忆起这段往事时,无论她还是他,都无法相信这样一个惊人的事实,即那次吵架竟是他们半个世纪共同生活中最为严重的一次,也是他们唯一一次萌生了放弃的念头,希望开始过另一种人生。尽管现在他...
  • 第31页
    当然,这次事件也让他们有机会联想起其他无数个朦胧清晨发生的无数次口角。一阵反感掀起另一阵反感,旧伤疤被揭开,变成了新伤口。两人都十分惊愕,因为他们痛苦地证实了,在这么多年的夫妻争斗中,他们所做的一...
  • 第29页
    她心里很清楚,起初她这样做只是因为爱,而自五年前起,却是无论如何不得不这样做了,因为他已经不能自己穿衣。两人才刚刚庆祝完金婚,谁离开谁都无法生存片刻,甚至每一刻都不能不想着对方,而且随着年纪越来越...
  • 第28页
    但她因年龄而减损的,又因性格而弥补回来,更因勤劳赢得了更多。她觉得现在这样很好:那穿铁丝紧身胸衣,束起腰身,用布片将臀部垫高的岁月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身体得到解放,呼吸也变得顺畅,原本什么样就表现出...
  • 第17页
    她不会流一滴眼泪,不会浪费自己的余生,在慢火煮炖的回忆的蛆肉汤中煎熬,不会把自己活活埋葬在四面墙壁之间,成日为自己缝制寿衣,尽管这是当地人乐见寡妇做的事情,她打算卖掉赫雷米亚德圣阿莫尔的房子,根据...
  • 第16页
    随着死期临近,他越来越向绝望屈服,就仿佛他的死并不是当初由他自己决定的,而是无情的命运使然
  • 第9页
    他从年轻时的热血青年变成了他自己所谓的宿命论的人道主义者:每个人都是自己死亡的主宰者,时间一到,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帮助他们没有恐惧和痛苦的死去

我们仨 (15) 更多

  • 第165页
    1997年早春,阿瑗去世。1998年岁末,钟书去世。我们三人就此失散了。就这么轻易的失散了。“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现在,只剩下了我一人。 我清醒地看到以前当做“我们家”的寓所,只是旅途上的客栈...
  • 第164页
    人世间不会有小说或童话故事那样的结局:“从此他们永远快快活活地一起过日子。” 人间没有单纯的快乐。快乐总夹带着烦恼和忧虑。 人间也没有永远。我们一生坎坷,暮年才有了一个可以安顿的居处。但老病相催,我...
  • 第158页
    我们读书,总是从一本书的最高境界来欣赏和品评。我们使用绳子,总是从最薄弱的一段来断定绳子的质量,做冷板凳的书呆子,待人不妨像读书般读,政治家或企业家等也许得把人当作绳子使用。钟书待乔木同志的是把他...
  • 第150页
    我们不论在多么艰苦的境地,从不停顿的是读书和工作,因为这也是我们的乐趣
  • 第137页
    我们在旧社会的感受是卖掉了生命求生存,因为时间就是生命
  • 第128页
    三反是旧知识分子第一次受到的改造运动,对我们是触及灵魂的,我们闭塞顽固,以为江山好改,本性难移,人不能改造,可是我们惊愕的发现,发动起来的群众就像通了电的机器人,都随着按钮统一行动,都不是个人了,...
  • 第121页
    钟书曾说:一个人二十不狂没志气,三十犹狂是无识妄人
  • 第93页
    我至今还记得当时的悲苦。但是我没有意识到,悲苦能任情啼哭,还有钟书百般劝慰,我那时候是多么幸福
  • 第75页
    我们年轻不谙世故,但是最谙世故、最会做人的同样也遭非议。
  • 第53页
    我但愿我能变成一块石头,屹立山头,望着那个小点。我自己问自己;山上的石头,是不是一个个女人变成的“望夫石”?我实在不想动了,但愿变成一块石头,守望着我已经看不见的小船。 但是我只变成了一片黄叶,风一...
  • 第51页
    他已骨瘦如柴,我也老态龙钟。他没有力量说话,还强睁着眼睛招待我。我忽然想到第一次船上相会时,他问我还做梦不做。我这时明白了。我曾做过一个小梦,怪他一声不响地忽然走了。他现在故意慢慢儿走,让我一程一...
  • 第50页
    现在她什么病都不怕了,什么都不用着急了,也不用起早贪黑忙个没完没了了,我说,自从生了阿圆,永远牵心挂肚肠,以后就不用牵挂了。 我说是这么说,心上却牵扯得痛。钟书点头,却闭着眼睛。我知道他心上不仅痛惜...
  • 第50页
    老人的眼睛是干枯的,只会心上流泪。钟书眼里是灼热的痛和苦,他黯然看着我,我知道他心上也在流泪。我自以为已经结成硬块的心,又张开几只眼睛,潸潸流泪,把胸中那个疙疙瘩瘩的硬块湿润得软和了些,也光滑了些。
  • 第37页
    时间不是金钱,时间是生命
  • 第31页
    我往常自以为很独立,这时才觉得自己像一枝爬藤草

神曲 (3)

  • 第155页
    现在你应该从怠惰中摆脱出来 因为坐在绒毛上面,或是睡在被窝里的人是不会成名的; 没有名声而蹉跎一生, 人们在人世留下的痕迹, 就像空中的烟云,水上的泡沫;
  • 第43页
    一件事物愈是完整, 它所感到的欢乐和痛苦也愈多。
  • 第12页
    好像一个人打消他已决定了的, 用新的念头改变他的原意, 以致完全抛弃已开端事情, 我在那朦胧的山崖上就像这样: 因为在开初那么急于要做的事业, 我已在思想中把它消磨掉了。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