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西力安对《机关枪的社会史》的笔记(2)

伊西力安
伊西力安 (勤勉·坚忍·审慎·节制)

读过 机关枪的社会史

机关枪的社会史
  • 书名: 机关枪的社会史
  • 作者: [美]约翰·埃利斯
  • 页数: 182
  • 出版社: 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
  • 出版年: 2013-7
  • 第9页 新的死亡方式

    19世纪的军官团体坚持他们的过时信仰:人是核心,个人勇气和努力是决定性因素。机枪裹挟着工业化和对传统社会秩序的摧毁;尽管它们暂时不能破坏战场上古老的确定性——光荣的冲锋和个人体现英雄主义的机会,却预示着将会如此……它否认所有旧式个人品质——勇气、刚毅、爱国、正义——在致命的枪林弹雨面前,这些品质完全无用,就像碰上了无法摧毁的机械屏障……就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的演习中,某些指挥官的行为不折不扣地总括了军方对新式武器的总体态度。当热切的年轻陆军中尉问军官,机枪应该做什么用时,他们回答说:“把这该死的东西带到侧翼去藏起来!”

    2016-05-21 17:27:02 1人喜欢 回应
  • 第138页 创伤:1914-1918
    通过痛苦的经历,机枪让士兵懂得他们不再是战场的主导。个人已经微不足道,此时有意义的是战争机器。如果1挺机枪能在3分钟内全歼一个营的士兵,那么旧式绅士之间那种英雄主义、光荣与公平竞争精神又当置于何地?劳合乔治表示,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将近80%的伤亡是由机枪造成的。在这样一场大战中,对机械的漠不关心让如此多的参与者走向死亡,传统思维模式又怎么能够幸存呢?第一次世界大战在西方文化的历史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在这一场长达4年的重创中,人们试图抓紧自己依然陈旧的自信心,来面对两年或者三年以前根本无法想象的恐怖。 这个困惑体现在许多方面。有些人试图死死抱住旧的思维模式不放手。在这一点上,对德军机枪兵的赞赏被赋予了新的意义。从这样的赞颂中,我们可以看到,在一场与英雄主义绝缘的战争中,人们近乎绝望地试图创造出新的英雄形象。人们试图忘记那些武器,那些完成如此准确无误、如此冷酷无情的杀戮的武器,而试图只铭记那些扣下扳机的人们。这样,死亡可以变得稍微易于接受一些。
    引自 创伤:1914-1918
    2016-05-24 21:17:25 1人喜欢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