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风中失落的血色馈赠 (2)

  • 第45页 黑暗茫茫
    我之前不知怎的总以为“离开”是外在的,它只是位移,只是标签,比如我毫不费力就挂在嘴边的“温哥华”。或者,“离开”只是跨过水域,穿过边境,而且,只因为父亲曾说我是“自由”的,我便信以为真了。多轻巧。...
  • 第44页 黑暗茫茫
    我在他们脸上见到了爷爷的表情,见到了成百上千在我过往人生中出现过的人们的表情,甚至我自己,也曾遇见过这样的车子,而从玻璃和镜子的反光中看到同样的神色。

断代 (3)

  • 第221页 痴昧
    人类天生就不是一种诚实的动物。没有了谎言,就如同丧失了存活的防卫机制,连活着的动力都消失。 为了怕被别人识破自己的秘密与羞耻,所以才必须努力好好活着,为了捍卫各种内心里黑暗的纠结而活,为护好自己所有... (1回应)
  • 第180页 梦魂中
    原来这就叫作污名化。 经常看到的一个字眼,如今才明白究竟是什么意思。那就是,根本不必做过什么,却仍会担心被波及的一种恐惧。
  • 第132页 沙之影
    别问我为什么男女就是非得有别。也别奇怪为什么只要有了合法的婚姻登记,此人便有了合法的非人行径,殴妻虐子,沦娼陷赌,都是他(她)的家务事。世人对关起门后的一家人多么地尊重容忍,却对游荡在外的我们无论...

破土 (5)

  • 第258页 信念
    坐飞机的时候有个关键时刻,一个“系好安全带”的时刻。这时候往窗外望去,只能看到一片灰色,处于地面的光与云端的光之间的分隔地带,很难说是离光越来越近,还是越来越远。这个时刻最让人害怕。
  • 第78页 光
    哈罗德·布卢姆(Harold Bloom)在谈论西方正典的著作里,一直与一个问题纠缠:一本书因何而伟大?结论是陌生感。一本伟大的书总给人生分的印象。如果有这种陌生感,不管读了多少遍,都会一直存在。建筑里的陌生...
  • 第77页 光
    要了解光的神秘,有件事情很重要:光亮关系到让黑暗存在,我说的并不是与黑暗对立的光明。建造寺庙和教堂的人都知道,有些东西应该留在光明之处,有些东西该留在黑暗之中。建造教堂的伟大工匠知道烛光只能让肉眼...
  • 第60页 场所意识
    这些方案都很有力,也反映了很强的个人特色,但有趣的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目标,意在创造一个让人叹为观止的制高点,好取代双塔。我的计划在两方面跟他们不同。第一,我的重点在地下——深入岩床,达于坑底,因...
  • 第32页 地基
    我很难解释,但越是深入坑洞,我们就越清楚地感觉到那股扳倒这幢建筑物的暴力与仇恨。那种失落感之大,让我们浑身无力,但同时也感觉到其他力量:自由、希望、信仰;人性的力量仍然笼罩此地。不管这里将来建了什...

白夜 (4)

  • 第202页 穷人
    我一想到您,我那有病的心就像敷了药似的。虽然我为您感到痛苦,但是能为您痛苦,我倒觉得好受些。
  • 第148页 穷人
    不幸是一种传染病。不幸的人和穷人应当互相躲避,以免彼此传染,病得更重。
  • 第84页 早晨
    但是,要让我记仇,娜斯坚卡!要让我把乌云投到你那明朗、平静的幸福上,要让我痛苦地责备你,把忧伤投到你的心灵上,用隐隐的谴责来刺伤你的心,迫使它在你十分幸福的时候忧郁地跳动,要让我当你同他一起走向祭...
  • 第38页 第二夜
    人是会成熟起来的,不会总沉湎于自己过去的理想:这些理想会逐渐破碎,变成灰烬,变成一片瓦砾;如果没有另一种生活,那就只好用这些瓦砾来建立新生活。而与此同时,心灵却在祈求和向往另一种生活!于是这位幻想...

北回归线 (3)

  • 第12页
    人就像虱子一样,它们钻到你皮肤下面,躲藏在那儿。于是你挠了又挠,直到挠出血来,可还是无法永远摆脱虱子的骚扰。在我所到之处,人们都在把自个儿的生活弄得一团糟,人人都有难言的隐痛。厄运、无聊、忧伤和自...
  • 第10页
    有些人无法抵御钻进野兽笼子里、同野兽在一起厮混的欲望,他们连手枪、鞭子都不带便钻进去,正是恐惧使他们变得无所畏惧……对于一个犹太人,全世界便是一个野兽横行的笼子。笼门锁上,他在笼子里,没有手枪、鞭...
  • 第9页
    我们彼此有这么多共同点,看别人便犹如在一面裂了缝儿的镜子里看自己。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