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对《激荡太平洋》的笔记(2)

后浪
后浪 (先读书 🌊后浪)

读过 激荡太平洋

激荡太平洋
  • 书名: 激荡太平洋
  • 作者: [美]沃尔特·麦克杜格尔
  • 副标题: 大国四百年争霸史
  • 页数: 664
  • 出版社: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后浪出版公司
  • 出版年: 2014-9
  • 第27页
    东经159度,北纬32度,1565
      在北太平洋地缘政治学上举足轻重的六大地区当中,第一个为入侵者所知的,是通往其他五处的公路海上航道。1565年夏至的10天前(依儒略历计算,就是6月1日,而此历之后尚继续沿用了17年),弗雷·安德烈斯·德·乌尔达内塔(Fray Andres de Urdaneta)命令快速轻帆船“圣佩德罗”号自菲律宾群岛的圣米格尔(San Miguel)出发,目的地是向东约14,806公里外的阿卡普尔科(Acapulco)它14个月前才从那里驶来。乌尔达内塔一驶离莱特湾(Leyte Gulf),立刻设定东北方向的向北航线,希望能够越过贸易风及马纬度无风带,迎上柔和的西风。麦哲伦首度乘着南方吹来的贸易风横渡太平洋西行,已经是45年前的事了。但从那时至今,除了绕行地球之外,尚无人能够找到返航的路。
      经过一个月耐心的顶风调向航行之后,乌尔达内塔那些孤单的水手航行到北纬32度、东经159度的地方虽然他们并没有测量的工具。这里便是“不归点”,22年前,另一名船长就在这里放弃了继续航行的念头。但乌尔达内塔却向船的守护神圣彼得祷告,希望在这个季节,吹到这么北方的自西向东的季风能够把他们带回美洲。这也是麦哲伦当年所面对的挑战,只是方向相反而已;而这次挑战性更大,因为乌尔达内塔很清楚这片海洋有多广阔又有多空旷。西风果然撑满了他的帆,于是乌尔达内塔下令“圣佩德罗”号驶进这片没有陆地可以提供饮水和食物的未知洋面。船只时快时慢地向东行进,直到终于遇上加利福尼亚洋流,顺势朝南航向墨西哥。历时130天,行驶约1.9万公里之后,乌尔达内塔终于在10月8日抵达阿卡普尔科。44名船员中死了16人,大多数死于坏血症。更糟的是,生还者发现有个对手已经抢先一步!“圣卢卡斯”号()的阿隆索·德·阿雷利亚诺(Alonso de Arellano)中途放弃远航,绕过菲律宾群岛的海岸起航返乡。他曾远达北纬43度,声称见过“硕大如牛”的海豚,并于8月间在纳维达(Navidad)停泊。但是阿雷利亚诺的航海日志实在是匪夷所思而且含糊不清,没有一个舵手相信;而乌尔达内塔的内容就翔实且专业得多。因此,可以说真正开启北太平洋大门的,是修道士乌尔达内塔,而非海盗阿雷利亚诺。西班牙大帆船队在1571年建立马尼拉城后,就是沿着“乌尔达内塔航线”返航的。而他关于风与海流的记录也成为库克船长时代之前的航海圭臬。
      在西班牙的经验中,“新世界”的发现与征服是连续而不中断的。1492年,斐迪南(Ferdinand)与伊莎贝拉(Isabella)的婚礼,将卡斯蒂利亚(Castille)与阿拉贡(Aragon)的领地结合为单一的西班牙王国。同样在1492年,卡斯蒂利亚军队攻陷摩尔人的格拉纳达(Granada),完成了在伊比利亚(Iberian)半岛的“收复失地运动”(Reconquista)。1492年,王室政府驱逐犹太人,命令穆斯林改变信仰。同样在1492年,宫廷资助了哥伦布的首次航行。因此,当他的后继者陆续出发到达美洲时,伴随他们的是十字军式的勇气、残暴和觊觎的眼光,以及对一个善妒君主及教会不情不愿的服从。“新西班牙”(New Spain)展现了极度的个人主义和积极进取,同时又带着极端的国家主义以及瘫痪停滞。我们可以说,西班牙帝国的产生,是因为前面那些“征服者”的特质;而它衰亡的原因,就在于后面那些官僚特质。但若没有国家和教会软硬兼施的手段,西班牙帝国的瓦解或许还要早上好几个世纪。我们的疑问是,能够到达美洲海岸的皇家或堂吉诃德式精神,为什么却无法继续将帝国扩展到更远处……直到北太平洋?
      当西班牙探险家巴尔沃亚在1513年声称南海及其中所有陆地皆属卡斯蒂利亚国王所有时,葡萄牙已向东航行渡过印度洋,早一步抵达西班牙的目的地香料群岛(Spice Islands)了。因为这件事,西班牙于是在埃尔南·科尔特斯(Hernán Cortés)向西展开史上有名的墨西哥远征的同一年,资助麦哲伦绕过美洲大陆前往亚洲。科尔特斯迅速征服了墨西哥的阿兹特克(Aztec)帝国,使西班牙的控制力延伸至美洲西岸。到了1526年,科尔特斯已开始在太平洋岸造船并建造港口,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阿卡普尔科港。加利福尼亚洋流阻碍了北上的探险,但科尔特斯依然派出数支远征队北行,其中之一还探索了加利福尼亚湾(科尔特斯海)。1540年,胡安·卡布里略(Juan Cabrillo)远行至如今的圣迭戈,发现了圣大巴巴拉群岛(Santa Barbara Islands),并在今天圣弗朗西斯科湾北方约48公里处登陆。但加利福尼亚此名源于传说中一个靠近天堂,由一群黑皮肤女勇士看守的岛屿却似乎不值一顾:印第安人四散居住,生活贫困;河谷稀少,又干枯贫瘠。传说在内地的西波拉七城(Seven Cities of Cíbola)藏有巨额的财富,但科罗纳多(Coronado)从1540年到1541年的寻宝计划却空忙一场、毫无所获,这足以使明理的人相信,墨西哥以北的土地只是一片荒芜。何况,人们才刚发现比墨西哥更大的财富不在北方,而在往南的秘鲁。
      西班牙的殖民政府也未能成功鼓励民众进行北太平洋的探险,虽然就其严格的中央集权、官僚制度和统一行事方式而言,应该是做得到的。这是现代第一个跨洋帝国,由各有打算的精悍军人创立,居住其中的是各种各样的佣兵和玩命暴徒。在这种环境下,准许他们自治只会导致混乱、专制割据和内战,王室既得不到好处,也会使帝国面临欧洲敌国的掠夺。于是王室将美洲分成若干总督国及“高等法院”(audiencias,略等于省),由西班牙人以国王的名义治理。这些统治者偶尔可因不符合当地情况为由不遵守王室命令,不过一般而言,他们在美洲的施政都必须遵照大大小小的规定。这些规定是由国王的“印度等地事务院”(Council of Indies)拟定的,其中大部分成员从未跨进新世界一步。这样的遥控统治本来就一定会激怒各殖民地的领主,更何况王室还想制止他们虐待印第安劳工。教会受到多米尼加(Dominican)修士巴托洛梅·德·拉斯·卡萨斯(Bartolemé de las Cases,他本人就是一个悔过的殖民领主)的感动,主张印第安人也是上帝所爱,同样也是王室的百姓。但殖民者很容易规避那些本意要保护印第安人的法律,而且秘鲁总督本人征召数千印第安人到波托西(Potosi)去挖银矿的行为,更使王室的道德规范荡然无存。于是印第安人只得因欧洲传来的疾病、征服战争、奴役和消沉堕落而大量死亡。墨西哥的印第安人口从哥伦布之前的500万到1700万(这项数据尚有许多争议)降到1600年的区区100万人(外加10万西班牙人);而安第斯山脉一带的印第安人口也从原有的500万左右减为150万(及7万名西班牙人)。这意味着,就算西班牙在垄断太平洋的时代就征服了加利福尼亚,也没有殖民地居民去填满这巨大的空间。
      而西班牙王室亟欲通过“中央贸易局”(Casa de Contratación)来掌握殖民地经济的做法,也对探索太平洋的新行动造成了阻碍。这里的贸易局并非欧洲王国在1600年后成立的那种特许公司,而是一个政府机构,负责收取税赋、批准贸易及探险的旅程、掌管航路情报、执行所有商业法令、核发舵手许可,甚至运送邮件。理论上来说,没有贸易局的许可,任何西班牙人都不许出航到任何地方。当然,单靠位于西班牙本土塞维利亚(Sevilla)的一间办事处,是不可能约束散布在大半个世界外的万千牟利者的。于是腐败、走私、逃避税费便层出不穷。但要王室放手,并采取自由贸易政策,在那个重商主义的年代根本无法想象。如果开放美洲港口,对任何人都来者不拒,就表示王室的岁入会减少,而西班牙商人也将被无数更具活力的荷兰人、法国人和英国人所取代。由16世纪的眼光看来,国家垄断似乎是从殖民地赚钱的唯一合理办法。
      类似“中央贸易局”那样的计划经济,倒也并非在各方面都窒碍难行。如果资金充足,一个开明、富有想象力的贸易局是可以从事新发现之旅,并且鼓励“新西班牙”发展次殖民事业的;有段时间它也的确做到了。但在国力充沛之时,西班牙却把力量都浪费在一连串昂贵的南太平洋远征上。唯一可观的太平洋殖民地是菲律宾群岛,但贸易局仍旧限制西班牙著名的大帆船队每年只能往返阿卡普尔科与马尼拉一次进行通商。到了17世纪末叶,贸易局更染上了官僚制度的血管硬化症,而国库空虚的结果,更使王室应得的那份美洲财富早在尚未送抵塞维利亚之前,就已签字转让给西班牙的债权人了。按照通常的说法,就是西班牙把美洲的财富浪费在了既频繁又徒劳无功的战争上。频繁是真的,无功倒未必。因为查理五世和菲利普二世都是虔诚而有责任心的统治者,他们不可能放弃地中海和中欧,将之交给气势正盛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或是将神圣罗马帝国丢给叛教的路德教派王侯;或是将他们在意大利及低地国家的领地让给入侵的外邦人和国内的叛徒。的确,新世界的财富鼓励了西班牙去迎击这些威胁,但不论有没有运送财富的船只从美洲驶来,这些威胁本来就存在。不过,西班牙王室的慢性破产,加上美洲白银流入造成的欧洲通货膨胀,逐渐使得马德里和塞维利亚缺乏资金去扩展他们的太平洋霸权。
      最后,挪凑来的资源也仅供自保而已了。1572年,英国船长弗朗西斯·德雷克(Francis Drake)开始劫掠南美洲北部沿岸。4年后,他的同胞约翰·奥克斯纳姆(John Oxenham)悄悄穿过加勒比海水域抵达巴拿马,再用马车将枪支与火药运过崎岖的地峡,在太平洋海岸建了一艘坚实耐用的舰载艇,进而在太平洋上掠夺了首批财富一艘载有3.8万比索的近海商船。这时海上已在进行一次更为严肃的探险:德雷克于1577年驾驶“鹈鹕”号(,后改名为“金鹿”号[]),自英格兰的普利茅斯(Plymouth)出海,进行可能是历史上最伟大的一次航海之旅。在3年的环球航行中,德雷克劫掠了西属美洲太平洋沿岸的各个港口、探索了北美海岸、乘着北半球的贸易风横越太平洋,最后带着至少价值60万英镑的战利品回到普利茅斯。德雷克与他的效仿者卡文迪什(Cavendish)及霍金斯(Hawkins)等人,迫使西班牙将保卫现有财产视为首要任务,而无暇获取新土地了。
      难道没有一个西班牙人怀疑过“乌尔达内塔航线”之外还有吸引人的新陆地吗?有的,有些人是怀疑过,并且认为有两个可能的目标。一是传说中的“金银之地”(Rica de Oro y de Plata),位于日本以东的海上,此说出自一名葡萄牙走私者。第二个就是加利福尼亚。第一个地名令人无法抗拒,叫法也同样吸引人,但是它当然并不存在;第二个地名虽然带有嘲讽意味,倒确实存在,并发出闪闪的金光。1587年,佩德罗·德·乌纳穆诺(Pedro de Unamuno)从马尼拉出发,打算偏离大帆船航线,寻找“金银之地”。他在西太平洋一无所获,但在美洲沿岸却探索到一座良港,靠近今天的圣路易斯-奥比斯波(San Luis Obispo)。这时墨西哥当局表示有兴趣。在坏血症预防法尚未出现的那个时代,按照“乌尔达内塔航线”航行的大船,鲜有船员不生病、不挨饿的,那么为何不在上加利福尼亚(Alta California)开一两个港,好让船只停靠休息,让船员恢复元气呢?于是总督获准命令一艘向东行驶的马尼拉船只,在塞巴斯蒂安·罗德里格斯·塞梅尼奥(Sebastian Rodriguez Cermeo)的指挥下出发寻找港口。但是船于1595年在门多西诺角(Cape Mendocino)附近失踪。继任总督蒙特雷伯爵(Count de Montery)决定就近从墨西哥派出一支远征队。他的船长人选是塞巴斯蒂安·比斯凯诺(Sebastian Vizcaíno),此人曾在被卡文迪什掳获的船上待过,深知西班牙的弱点。但他也是个无耻之徒,善于自我推销,汲汲于利,并将第一次探险机会浪费在采集下加利福尼亚(Baja California)水域的珍珠上。然而在1602年,比斯凯诺不仅发现了一个绝佳良港(为讨好总督,他将之命名为蒙特雷港),还带着对加利福尼亚的满腔热情回到阿卡普尔科。倒霉的是,蒙特雷偏在这时辞职了,继任者又没什么兴趣,比斯凯诺只得直接向王室请求授权。过了3年这是马德里作出决定的正常时间授权比斯凯诺殖民加利福尼亚的王令终于下达到墨西哥,这时他又才刚刚死了心,驶向日本去了。于是加利福尼亚计划便束之高阁,留待日后另一个寻找“黄金之地”的傻子出现。
      撇开比斯凯诺的挫败不论,或许会有人问,西班牙人到底有没有打算在17世纪殖民加利福尼亚?如果不希望将来有外国人染指加利福尼亚,他们需要的就不只是供船只停靠的港口。更确切地说,一旦登上了陆地,西班牙人或许会体会到边陲省份的好处。但人力却不太可能从墨西哥供应,因为当地正值人口最低潮,劳力严重不足;也不太可能从西班牙来,因为该国仅有的850万人口,也因战争和经济萧条而减少。也许,在缺乏人口推动力的情况下,再积极的政策恐怕也无力使帝国向外扩张。因此,西班牙的帆船队既没能发现阿拉斯加或夏威夷,也没有前往加利福尼亚殖民,而只能年复一年走过“乌尔达内塔航线”,官员们也忘了那些探索美洲海岸的壮举。直到西班牙有幸因为战败而卸下欧洲重任,而且有了一位进取的君主登基之后,墨西哥总督才重燃兴趣,重新准备了金钱和工具想到加利福尼亚再试身手。然而到那时候,这些都已经不够,时间也已太迟了。
    2014-08-22 16:01:45 回应
  • 第34页
      公元1600年,如果从外星球来了一位观察员,他大概会断言,此时的日本已熟悉文艺复兴时代的欧洲航海与军事技术,最后终将主宰这原本就是属于他们的海洋北太平洋。西班牙人占领的美洲缺乏足够的人口、资源和意愿来开发北太平洋,而且西班牙人统治的菲律宾据点几乎毫无防御可言。北太平洋沿岸其他地区,从上加利福尼亚到阿拉斯加,再从西伯利亚海岸向南,居住其间的均是原住民,人数稀少。日本就不一样,它拥有超过2000万可动员为军事力量的同文同种的人口,而且又熟稔航海与通商。假如17世纪日本新掌权的幕府能勇于突破的话,日本无疑将成为北太平洋霸主。日本为什么不这么做呢?后来的欧洲学者——如伏尔泰、马克斯等人——都认为,日本与中国封闭、自给自足而又停滞不前的文化,让人民缺乏西方民族的好奇心与创造性,这可由佛教、东方的君主专制和相对于资本主义的“亚洲”生产方式看出。然而西方观察家却没有看出,他们自己在中国和日本(特别是日本)的自我孤立上扮演了重要的催化剂角色。
      一如不列颠群岛,日本群岛也位于欧亚陆块外缘,国土包括北海道、本州岛、四国岛、九州岛四个大岛,以及向北方堪察加半岛延伸的千岛群岛和向南方台湾岛延伸的琉球群岛。17世纪,寒冷的北海道和千岛群岛并不隶属于日本帝国,岛上只住着多毛的原始阿伊努人(Ainu),他们是被日本移民赶到这个边缘地带的。日本其他地区由于有温暖的黑潮经过,气候温和,雨量丰沛。不过可耕种的低地只占国土的20%,因此稠密的日本人口赖以维生的农业生产非常有限——难怪日本精英和城市居民都费尽心思要控制农夫。此外,日本地壳格外不稳定。整个一脉相连的群岛是由环绕太平洋的地壳大断层浮出海面形成的。岛上有记录可查的活火山共有60多座,地震活动早已成了司空见惯的日常灾害之一。日本同时也位于台风最频繁的地带,木制的传统纸门窗房屋又特别容易着火。由此不难了解周而复始的灾难,对这曾被形容为永远摇摆于歇斯底里边缘的民族所造成的影响。
      每个民族多少都有其依托的神话。美国人的清教徒祖先相信美洲大陆是上帝特别划出的一块地。数百万的非清教徒美国人也都接受这个神话,让他们能名正言顺地排外、自我孤立。日本人则相信他们的国土是块圣地,是“日出之地”,太阳神从东方海面上升,然后才俯降照耀世界其他地方。日本天皇是太阳后裔,因此日本是神之国。事实上,日本人是在公元前200年左右,带着中国汉族文化来到九州岛的,此后也一直受到中国而非神的影响,特别是公元600年后的佛教。约在这个时期,以本州岛大和平原为根据地的大部族统一日本,这是日本史上首次的大一统局面。大和的领袖成为皇帝,定居京都;政府是阶级严明的官僚体系,管理由省、区、村所构成的复杂行政系统。皇朝的首要任务是维持统一与和平、提倡美德,并分配农田与米粮。这套体系在12世纪瓦解。地方诸侯与官员势力坐大,足以违抗中央,彼此也是兵戎相见。因此诸侯与皇朝之间的冲突便循环发生。不久日本再次恢复一统的局面,只是天皇丧失了实权,拥兵自重的征夷大将军挟天子以令诸侯。从1185年到1467年,日本由两朝世袭幕府将军统治。尔后天下又合久必分:地方诸侯势力日益强大,开始反抗幕府的领导,双方的冲突将日本带入了持续125年的战国时代。
      在这段无政府时期,1543年有3名发生船难的葡萄牙船员飘流到九州岛外海的种子岛(Tanegashima)。他们带的3把简陋火枪很快在交战诸侯间传播开来,有“种子岛枪”之称(无独有偶,种子岛今天成了日本的太空发射中心)。欧洲人要想进入日本,此时正是上好时机:日本全国四分五裂、群龙无首,当然也无外交可言。“大名”(封建领主)各据一方,宛如一国之君,根本不会联合起来对付白皮肤的野蛮人。相反,这些领主竞相购买欧洲武器、建造欧式军备、与欧洲人通商赚钱。尔后短短几十年间,欧洲人的影响力就遍及日本社会各阶层。1549年西班牙传教士圣弗朗西斯·泽维尔(St. Francis Xavier)开始到日本传教,葡萄牙人的势力大到足以抵制不接受传教的大名。到了1571年,葡萄牙人每年定期从澳门发船到长崎,这就是有名的“黑船”(Black Ships),长崎也成为了拥有15万名教徒的天主教城市。欧洲人也不免牵扯进日本如火如荼的内战,而这正是他们败亡的祸因。
      战国局面不会一直持续下去,迟早会出现一位得民心、有才能、能掌握天时打败群雄的诸侯,同时识时务的大名肯定能体会到,为了太平,俯首称臣绝对值得。首位称霸的诸侯是来自本州岛南部的织田信长(Oda Nobunaga),他所继承的“部队”成员不过数百人。然而织田召集所有族人,占领了邻近一座城堡。1560年,织田军在一场天昏地暗的暴风雨中展开伏击,击溃了一支军力是其10倍的大名部队。织田军接着攻下了更多领地,失去主人的武士都转投其麾下。1568年,织田占领京都,此时日本他已经三分天下有其一。
      织田信长是雄才大略的将领,但是他成功的关键,却在于运用西洋火炮和训练有素的火枪手。同时织田将对手的土地授予人数日益增加的部下,增强他们的向心力,并废除农夫持有武器的权利,不让大名有迅速成军的机会。另一方面他也全面禁止国人与外国人接触(除非得到他的首肯),以防有人取得西洋武器造反。不过后来织田还是遭到背叛。他在守备最森严的城堡里举行茶道仪式,结果却被几位亲信刺杀。
      第二位统一日本的人是丰臣秀吉(Toyotomi Hideyoshi)。他出身农家,但是投效织田信长之下东征西讨,官阶一路蹿升。织田死后形势混乱,丰臣赶赴京都复仇,他恩威并施,被拥戴为织田家的摄政。丰臣也马不停蹄地发动讨伐战争,1585年平定四国、1587年平定九州岛、1590年平定本州岛北部。丰臣秀吉得以统一日本,靠的不只是武力,政治手腕也功不可没。他让地方诸侯仍旧享有权力,但维持中央政府的强势。丰臣让败在其手下的诸侯仍旧统领自己的土地、实行声名狼藉的“刀狩令”(Sword Hunt),彻底收缴农夫的武器以解除其武装,并固定阶级制度:农夫必须终生死守耕地,武士不可易主,也不可从商或务农。他还鼓励民众密告。通过这种方式,尽管忠心的诸侯可以享有防御和免税的权利,但却无法聚众造反。换言之,丰臣秀吉这些改革措施的目的,就是防止其他诸侯模仿他的夺权经历!
      丰臣秀吉统一日本后,开始实施真正的外交政策。可以想见,他随即处死基督徒,遏制外国人的势力,并且开始向外发展。早在1586年,丰臣秀吉就图谋侵犯朝鲜,并要求耶稣会教士加斯帕尔·科埃略(Gaspar Coelho)给日本海军提供两艘葡萄牙制的武装商船。急于讨好这位摄政王的科埃略答应了,然而这却让丰臣秀吉了解到,原来这些外国人是这么危险。今年他们能给他提供战船,难保明年不会给其他大名提供,如此一来内战不免再起。翌年丰臣秀吉在征讨九州时,再度与科埃略会晤。起初两人为丰臣的胜利痛饮庆祝,然后各自回房睡觉。可是到了夜深人静,武士却把科埃略拖到丰臣面前。为何葡萄牙人强迫日本人信教?为何唆使信徒破坏佛寺?为何允许信徒违反日本的规定吃肉?葡萄牙人有什么权力把日本人作为奴隶送到印度?这位耶稣会教士被这些责问搞得一头雾水,极力否认,但是丰臣秀吉早已决心将耶稣会教士一律逐出日本。当耶稣会采取权宜措施、伪装身份,或企图说服信教的大名造反时,迫害运动随即展开。
      耶稣会虽然是依照自己的宗教和当时的时代标准来评断日本人,但是这种评断一直影响至今。亚历山德罗·范礼安(Alessandro Valignano)描述日本人为“白人种族(亚洲人为黄种人的观念是后来才有的)、彬彬有礼、相当有文化素养,远非其他种族所能比拟”,又说“日本人天生聪颖,行为一丝不苟”。然而范礼安也观察到日本人是“世界上最好战、最尚武的民族”。芝麻小事也能导致父杀子、上杀下、兄弟相残;母亲踩死刚出生的婴儿,照旧心安理得。“同样的,有许多人用刀子切腹自杀。”日本人从不埋怨遭到背叛或时不我与,为了高官厚禄,随时都能易主或毁约。日本人根本就是“世界上最无义、最奸诈的民族”,他们从不当面说出心中真实的感受。不过耶稣会期望借由传教将日本改造成“东方最优秀的基督教民族,而且实际上日本已经办到了”。
      然而日本人的折磨手段却让当时的欧洲人望尘莫及。在欧洲,受刑人被绑在木桩上,脚下堆柴,被活活烧死;日本人则把燃料放在圆圈内,慢慢烤死受刑人,不然就是把受刑人头下脚上反吊起来,下面再放一水桶,让他的鼻孔刚好浸于水中,好让旁人可以观赏这位殉难者蠕动挣扎、慢慢淹死。再不然就是用刀把教徒砍伤,再将伤口浸于硫黄水中,让伤者痛不欲生。也有将人头脚反吊浸于尿粪中。有数千名教徒被钉上十字架,其中大部分是日本人。有些耶稣会教士和方济各会修士也被钉死在木桩或十字架上。不过这些间断的迫害活动的主要目的不在彻底铲除耶稣会势力,而是杀鸡儆猴,警告其他斗胆涉足政治的佛教异议分子。
      丰臣秀吉到了晚年,行径更加疯狂。他喜怒无常,随意处死他认为可能造反的对手,并终日制作、参与豪华宫廷剧的演出。丰臣恣意而为的奇想中,代价最大的要属1592年侵犯朝鲜。25万日本部队航行到釜山(Pusan),再向北行军到汉城。朝鲜水军节度使李舜臣(Yi Sun-sin)以“龟甲船”(外壳装有铁板和铁钉的帆船)击沉了所有日本船队。不过在陆地,日军却逐步逼近平壤,幸赖明朝援军突然越过鸭绿江,将日军逼退至釜山的防线边缘。接下来3年间,双方谈谈打打,僵持不下。直到丰臣秀吉过世,朝鲜在海上再次击败日军(李舜臣战死),日军弃战,于1597年班师回国。
      日军回到日本后即因承继问题而发生激烈的争斗,不过为期不长。德川家康(Tokugawa Ieyasu)击败群雄,成为第三位统一日本的人物。1600年,德川家康与友军打败反对派的联合势力,一统日本。1603年有名无实的天皇颁下敕令,册封德川为将军,德川随即将丰臣秀吉兼容中央政府与地方大名的体制制度化。此举奠定了尔后250年德川幕府的繁荣盛世。德川幕府直接掌握四分之一的日本国土、管制所有的交易活动,并彻底实施人质制度,牵制大名使其不敢造反。这种“参勤交代”(sankin kotai)制度规定大名至少每隔一年必须亲赴京城江户,他们的妻儿则定居于此,由幕府派员保护。至此,只剩一项基业尚未完成那就是铲除外国人的势力。
      1600年,亦即德川获胜的这一年,荷兰船“利夫德”号在日本外海触礁。船上的荷兰船员和英籍舵手亚当斯(Adams)以卓越的航海技术穿过麦哲伦海峡,横越太平洋来到亚洲。耶稣会教士警告德川家康要小心这些陌生人,荷兰人也不甘示弱,抨击天主教的邪恶。起初德川家康对这些野蛮人不知如何是好。座船在江户外海失事的马尼拉总督罗德里格·德·比韦罗(Rodrigo de Vivero),甚至说服德川给他一艘日本船(船是亚当斯为德川建造的),运送日本商人到墨西哥。另外西班牙航海家比斯凯诺在加利福尼亚计划破灭之后也航行到日本,并于1613年带着150名日本商人与武士驶往墨西哥。假如这种货物和人的交流能够持续的话,太平洋历史必将大为改观。
      不过此时的德川幕府对这些吵闹不休的外国人已渐感厌倦与怀疑。1614年幕府颁布一道更为严格的反基督教法令,接着又禁止外国船只进入平户和长崎,然后遭受拷问、惨遭处死的人也日益增加,包括1632年有50位基督徒被集体处以火刑,以纪念新任将军即位。1638年发生岛原之乱,数千名日本基督徒在九州岛的原城遭到杀戮,似乎更证明彻底排外为明智之举。
      要如何解释日本为何会肃清所谓“切支丹时代”(基督教时代)的影响力呢?锁国政策绝对不是单纯因为排外。佛教当年传入日本受到日本人欢迎,基督教起初也曾获得日本人接纳。锁国政策实施前,日本与外界接触频繁,向外扩张并不认真,短期内也无遭受侵略的危险。因此1600年之前欧洲人在日本的进展与此后遭到的驱逐,都只能归因于日本的政治情势。内战为外国人开启大门,开始所谓的“切支丹时代”,然而后来出现的强势中央政府却让日本首次有能力关上这扇门。令人不解的是德川幕府为何作出这样的抉择,答案很可能是这位征夷大将军必须借由征服野蛮人才能树立正统地位。换句话说,无法或不愿使外国人归顺的政府,也无法让国人顺从。更重要的是,能对德川构成威胁的只有那些可能勾结外夷、图谋造反的大名。所以幕府唯有斩断外国人的势力,才能防止诸侯叛变。
      在这危机四伏的变局背后,存在着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日本政府的正统性来自虚位天皇的授予,而天皇是神。基督徒不承认天皇是神,坚称天皇同样臣属于上帝。眼看日本信徒相信这种说法(殉教事件证明信者不在少数),幕府将军如何能放过这些人?不管原因是什么,日本终究进入了锁国时代。这意味着北太平洋的控制权依旧呈现真空状态。在未来的250年间,日本这最有希望获胜的角逐者仍将闭关自守,高挂免战牌。
    2014-08-22 16:39:45 回应

后浪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779条 )

中村佑介的插画世界Ⅰ:蓝
5
盛口满的手绘自然图鉴:餐桌上的生物进化
1
鸟瞰古文明
5
文明2
1
文明1
1
中国艺术与文化(全彩修订版)
5
设计之书
9
农场
1
航海的语言
1
OPUS 作品
3
凡·高的素描本
4
国语四千年来变化潮流图(影印本)
5
我能够到星星吗?
1
美人
3
原生家庭生存指南
1
大脑健身房
1
三体艺术插画集
4
离婚心理指南
14
我是怎样摆平焦虑的
4
如何正确吵架
45
高度敏感的力量
1
1
3
建筑师
5
分手后,成为更好的自己(35周年纪念版)
10
性健康(第3版)
4
手冢治虫:原画的秘密
1
如何哄孩子
1
自我驱动心理学
1
我们这一代
1
大问题
3
火鸟
11
一个医生的蛇画
3
柏林1:石之城
4
医学术语图解指南(第8版)
1
榛子的味道
1
神奇女侠
3
爱的缓刑
4
沼泽怪物
3
艾略特·厄威特的巴黎
4
挂枝儿 山歌 夹竹桃:民歌三种
2
特工训练手册
3
银盐时代
2
艾略特·厄威特的纽约
3
天才假象
1
如何戒掉坏习惯
1
明年更年轻
1
黑猫侦探5:阿马里洛
6
万物:限量版珍藏套装
1
星之城堡:1869征服太空
5
坏狐狸
1
如何在派对上搭讪女孩
3
活下去的理由
2
法国往事5:默伦小法官
6
玻璃剑1:复仇之刃
4
格兰特船长的儿女
2
蓝莓上尉
4
法国往事4:武装起来,同胞!
2
我的妈妈去旅行了
7
一息之间
1
创造自然
11
脚鱼
1
追寻逝去的时光·第一卷:去斯万家那边
2
美术馆里聊怪咖
6
这就是达·芬奇
3
故事盒子
1
亚历山大·麦昆:野性之美
2
关于设计的思考
4
拉戈·云奇2:O.P.A.& 商业蓝调
2
电影概论 (第2版)
1
全民审判
5
社会共通资本
2
艺术博物馆
4
韦洛克拉丁语教程
1
德式育儿百科
1
橡子,橡子!
3
几乎所有的
2
彩妆传奇
3
方向
3
古神话选释
2
朗文日常情景单词书
4
人类的衣服
3
美国科学·物理科学·一年级
5
美国科学·太空与技术·一年级
4
我爱读经典:拉封丹寓言71篇
3
动物在哪里?
4
大模型:改变世界的十大机械
2
中国现代小说史
1
散步去
2
格调(修订第3版)
3
恶俗(修订第3版)
1
化学变!变!变!
7
美国科学·生命科学·一年级
4
美国科学·地球科学·一年级
4
开往未知地的巴士
4
纸戏剧表演法Q&A
4
朝闻道集
2
Williams血液学(第9版)(英文版)
1
打草稿
5
英国皇家植物园植物画教程
2
老街的童话
3
保健按摩(修订版)
2
摄影师
2
拉戈·云奇1:继承者&W集团
2
脱力的彼尔德
2
南京
3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指南
1
在好莱坞图谋不轨
1
猫语大辞典
3
认识电影:全彩插图第12版
4
这就是莫奈
2
法国往事3:荣誉与警察
3
一日谈
3
这就是凡·高
2
阿兰的童年
6
睡魔1:前奏与夜曲
5
波丽娜
3
战俘营回忆录:1680天
4
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涂色书)
5
乡愁
4
带人的技术(团队篇)
3
做出好决定
3
我的收藏
4
永山裕子的水彩课Ⅰ: 重新开始学水彩
2
如何指导演员
2
炮声中的电影
2
这样做指导,难带员工变能干
3
金融是本故事书
3
日常生活中的思维导图
3
氯的滋味
9
整理情绪的力量
3
学会学习
3
银翼夜枭03:伍尔夫与莉莉娅
5
弗朗西斯森林奇遇记
1
局外人
9
包拯传奇1:玉凤钗
10
解忧禅绕画
1
黄柳霜
2
灯塔
6
麦肯锡教我的谈判武器
3
抗压力
3
深度案例思考法
3
认识商业(插图修订第10版)
3
电影艺术(影印第10版)
2
画的秘密
8
从前有座森林
2
光影创作课
2
黑猫侦探 2:极寒之国
7
我们去找小昆虫1:昆虫的工具
1
我要当妈妈了
1
蓬蓬猫去上学
2
童话王国
2
城市漫步
3
秘密花园(明信片版)
1
中国的美
1
热带雨林
3
法国往事1:约瑟夫的帝国
6
来自纳粹地狱的报告
1
银幕形象创造:百年诞辰典藏纪念版
4
发光体3号
3
银翼夜枭01:暗夜女巫
7
不仅仅是好莱坞:细读伍迪·艾伦
1
胡金铨武侠电影作法
3
淞沪会战
4
幻兽之国
6
魔法森林
4
时尚动物
3
阿兰的战争
7
什么都知道
8
飞鸟幻境
4
猫咪乐园
4
动物的朋友圈
3
我爱读经典:伊索寓言50篇
2
小橡树
3
黑猫侦探 1:阴影之间
7
水彩画的实质
3
中国民间传说
1
万物:创世
6
素描基本原理
3
快乐禅绕画
4
长长的小百科:大恐龙,小恐龙
2
马拉松完全指南
3
就是要整理 : 艺术
4
坏掉的电话
3
长长的小百科:大动物,小动物
2
实用创意时装画
4
狼图腾 : 视觉设计与叙事语言
1
短片的法则
1
月亮熊
2
龙层花都市病家庭推拿法
2
瑜伽3D解剖书I:肌肉篇
2
瑜伽3D解剖书II:动作篇
2
拉丁语语法速记表·拉丁语基本词汇手册
2
生命的寻路人
1
导演思维
2
文字的力与美
3
壹玖壹壹(软精装版)
1
截拳道之道(全新修订版·平装版)
2
希望
1
好莱坞模式
1
中国经济史
2
怪诞现象学(插图第6版)
2
拍摄神奇小世界
1
一次:图片和故事
2
西尔格德心理学导论(第14版)
2
电影研究导论(插图第4版)
1
闪回:电影简史(插图第6版)
7
摄影百科
6
整理的艺术3:创意是整理出来的
1
视频技术基础(插图版)
1
经典电影理论导论
1
中国梦:刘香成摄影三十年(平装版)
2
整理的艺术2:时间是整理出来的
2
摄影展览指南
2
超越套路的剧作法
1
让家人吃出健康
3
国家的常识
1
看照片看什么(插图第5版)
1
貓咪學問大
1
摄影作为艺术
1
发光体2号
1
As Seen 2
1
生活的艺术家
1
旧制度与大革命
1
美国军队及其战争
1
致青年电影人的信
1
章服之实
1
孙明经手记
2
发光体1号
8
一九四九国府垮台前夕
1
中国神话传说词典
1
逃生背包
1
音效圣经
1
叶准教咏春
3
行为艺术与心灵治愈
1
恶俗
5
眨眼之间
1
As Seen2011
2
卡什肖像经典
2
没什么谈不了
2
电影艺术(影印第8版)
4
编剧的核心技巧
3
格调
9
与艺术相伴
3
翻译的基本知识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