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amy赵爷对《德国人会死绝?》的笔记(4)

德国人会死绝?
  • 书名: 德国人会死绝?
  • 作者: [德] 君特·格拉斯/Günter Grass
  • 页数: 160
  • 出版社: 南京大学出版社
  • 出版年: 2012-3
  • 第14页
    一旦德国人沉入对过去的回忆,他们又会置身于那些角色之中:罪犯与受害者,原告与被告,有罪者和后来出生的无罪者。他们会用固定的观念来看待一切,会认为自己有理,还要让别人认可他们的有理。他们盲目地——也是错误地——将德国的过去当成现在,将伤口再次掀开,让那些已被敷衍过去、渐渐远离的日子再次浮出。
    2012-11-22 22:47:35 回应
  • 第46页
    欢迎我们的庆典开始了,我们一坐下来,便开始交谈。席间没有祝酒讲话(其实我很像朗读两位当代德国诗人库内特和伯恩的诗句)。 我们用筷子吃饭,桌上有糖醋海参、北京烤鸭、冻胶样的皮蛋。我们喝酒精含量超过60%的高粱酒。我们该为什么干杯?酒一次次地被斟满,就让我们为出尔反尔干杯吧,为永远被重新定义的真理,当然也要为(而且永远要为)人民的选择,为那张呼唤文字、还没被涂写、但将被涂写的白纸干杯吧。也要为我们干杯,为我们这些——大家鼠、绿头苍蝇干杯。
    2012-11-22 23:17:08 回应
  • 第57页
    哈姆会想:这不是太没人性、太残酷、太武断、太让人束手无策了吗?还不许有婚前性生活,不许有婚外性生活。那他们怎么处置他们的感觉?怎么处理他们的渴求、他们过多的勃射? 怎样处置他们要生育的愿望和他们与生俱有的多子多孙的想象? 或者用另一方是来提问:这样会造成什么样的负面情结?中国的神经官能患者如何生活?中国人有时间去顾及负面情结患者、神经官能症患者,以及类似的标有西方病标签的患者的疾苦吗?假设他们有这个时间,他们又将如何去做? 难道应该让西方五十万心理学家去帮助中国人(西方人总愿意提供帮助),让他们快活起来吗?我们应该把我们过剩的专业人员这样派上用场吗?
    2012-11-25 18:59:24 回应
  • 第130页
    天哪!我们怎能破坏彩色电影的美学?彩色电影给人以色彩光亮,ra一目了然,让人愿意接受。可是世界上还有害怕。我们的害怕,朵特的害怕,哈姆的害怕。这些害怕没有色彩,是灰暗的。我们接收了色彩,也就接受了这个电影工业产品,让它将我们引入光彩的欺骗之中。(那一天的前一天我得到了伯恩逝世的消息。) 这么说应该拒绝这个工业产品,应对令人惊叹的发明说不。应该对人类科技发展(在它的发展过程中所有的都可能被做成)自觉自愿地抵制。要让所有可做的接受“是否必要”的检验。人类不必让所有大脑能想出的东西变为事实。所有的,甚至我的大脑产儿都是荒谬的。因此西西佛斯不接受可通达山顶的运输机。他笑道,他滚石头的速度不该得到加速。 这不可能吗?我们已经离不开我们的大脑产儿了,它们早就走上了独立发展的道路。这一切都始于宙斯:大脑产儿不需要产卵、射精。
    2012-11-25 20:03:27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