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amy赵爷对《古拉格群岛(上册)》的笔记(4)

古拉格群岛(上册)
  • 书名: 古拉格群岛(上册)
  • 作者: (俄)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
  • 副标题: 文艺性调查初探
  • 页数: 636
  • 出版社: 群众出版社
  • 出版年: 1982-12-01
  • 第54页
    各股水流就这样泛着泡沫,哗哗地流淌着——但是在一九二九——三零年,一条冲决一切的巨流滚滚而来,这就是数以百万计的被扫地出门的富农。它的流量过于巨大,尽管我们的侦查监狱十分发达,恐怕也是容纳不下的(况且已被“黄金”水流填满了)。但是它绕过了侦查监狱,直接奔向递解站,进入押解路途,进入古拉格的国土。这条水流(这个大洋!)一度的膨胀,突破了甚至打过的监狱司法系统所能承受的极限。它在恶果的全部历史上无与伦比。这是国民大迁徙,这是民族的浩劫。但国家政治保卫局——古拉格的渠道研制得这样巧妙,如果不是震撼各个城镇的三年奇怪的饥荒——无旱灾和无战争的饥荒,城市居民对此可能还一无所知呢! 这条水流和以前各股还有一个不同的地方,这次不必讲客套,用不着先抓一家之主,然后再瞧瞧怎样处置他的家属。相反,这次一下手就是连锅端,必须全家一起抓,甚至特别留意不让十四岁、十岁或六岁的子女逃掉一个:全家必须一个不剩地出发到一个地方去,一起去被消灭。(这是第一个这样的尝试,后来希特勒将袭用来对付犹太人,而斯大林又用来对付各个不忠实的或有嫌疑的民族。)
    2013-11-17 00:05:35 回应
  • 第268页
    一个简单的真理,但要悟出它也需要饱经痛苦:值得祝福的不是战争中的胜利而是战争中的失败。胜利为征服所需要,失败则为人民所需要。在胜利后还想胜利,在失败后则想自由——而且一般能够争得自由。失败之为人民所需要,正如苦难和灶火之为个人所需要一样,它们迫使他深化内心的生活,使他在精神上变得崇高。
    2013-11-17 22:09:26 回应
  • 第601页
    你可能觉得,在这个地方,人的心中越来越增强的应该是凶恶的感情、腹背受敌者的慌乱、无对象者的仇恨、激动、神经质,可是连你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不自由的生活怎样随着时间的不知不觉的流逝在你心中培育出完全相反的感情的萌芽。 你曾是生硬而急躁,你经常是匆匆忙忙,你的时间经常不够。现在把它绰绰有余地交给了你。你被它填得饱饱的,前前后后,要多少月有多少月,要多少年有多少年。你的血管里充溢着起镇定作用的甘露——耐心。 你在向上....... 你以往对谁都不原谅,你无情地谴责,又无节制地颂扬。现在谅解一切的温和态度成了你的不绝对化的见解的基础。你既然知道了自己是软弱的,也就能理解别人的软弱。你又能惊服于别人的力量,又有向他借鉴的愿望。 脚下的石块沙沙作响,我们在向上....... 自制力的装甲一年年把你的心脏和全身皮肤裹紧。你不急于提问,不急于回答,你的舌头丧失了做细微颤动的弹性能力,你的眼睛不再为好消息而迸出欢乐的火花,也不再印痛苦而黯然无光。 因为你还需要核实这究竟是不是真的。你还需要弄清什么是欢乐,什么是痛苦。 寻得了什么,不要高兴;丧失了什么,不要哭泣!现在这成了你的生活守则。 你的原来干枯的灵魂由于苦难而变得润泽。你即使还不会按照基督教义去爱你的邻人,但你正在学会爱你的亲人。
    漫长沉重的书啊... 看到第二本最末了忽然当时看《癌症楼》的时候一个强烈的震惊感觉又回来了:让人震惊的劳改营里的生活和我们自己的所谓正常生活真的相差那么远吗?
    2013-12-31 20:30:56 回应
  • 第136页
    但是,可以看出,对于一个在劳改营度过了半生的人来说,它凝结着多少纯真和智慧啊!我在这里姑且引用其中的几段吧: “占有一个不爱的女人,乃是在精神上和肉体上都极为卑微的人的一种不幸遭遇。可是有些男人却夸耀这是‘胜利’。” “占有,如果它不是经过情感在机体上的发展所培养起来的,那它所带来的便绝不会是快慰,而只能是羞耻,是厌恶。” “我们这个时代的男人把全部精力都花在挣钱、职务、权力上,他们已经丧失了最高的爱情的基因。 与此相反,对于正确无误的女人本能来说,占有则是真正亲密关系的第一阶段。只有在这之后女人才承认男人是亲人并用‘你’称呼他。甚至偶然委身的女子也会感到某种恩爱的柔情涌上心头。” “嫉妒乃是被侮辱了的自尊心。真正的爱情在它失去了对方的爱时是不会嫉妒的,而只会死亡,只会僵化。” “同科学、艺术、宗教一样,爱也是一种认识世界的方法。”
    2014-01-05 22:40:32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