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对《论瓦尔特·本雅明》的笔记(3)

拥抱
拥抱 (松鼠,蘑菇,还有门前失落的小狗)

读过 论瓦尔特·本雅明

论瓦尔特·本雅明
  • 书名: 论瓦尔特·本雅明
  • 作者: (法)德里达等
  • 副标题: 现代性、寓言和语言的种子
  • 页数: 444
  • 出版社: 吉林人民出版社
  • 出版年: 2003-12
  • 第32页 一个马克思主义者的“创世纪”(欧文·沃尔法思)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堕落已经就是现代性的地狱般的机器了,而现代性则是历史的自由落体。
    引自 一个马克思主义者的“创世纪”(欧文·沃尔法思)
    2014-05-29 22:05:49 回应
  • 第337页 资本主义现代精神批判(鲁迪·蒂森)
    妓女注定是艺术。作为现代人的艺术家在其英雄化的自我阐释中注定要卖淫。
    引自 资本主义现代精神批判(鲁迪·蒂森)
    2014-05-30 11:01:01 1人喜欢 回应
  • 第349页 历史唯物主义还是政治弥赛亚主义?(罗尔夫·蒂德曼)
    尽管他无能为力,他也无法把他的目光从扔在他脚下的废墟上移开。然而这就是人类体验自己的历史之可怕的方式。如果还有什么在推动着人类前进,那是对失去的天堂的记忆。这股乌托邦的力量是一股还没有熄灭的冲动。很清楚,宗教,尤其是犹太教,在保存这种冲动方面做出了重要贡献。这股冲动已经进入了广义的哲学中,甚至仍然留存在马克思主义关于自由王国的希望中。它只能作为一种冲动、作为一种并不将所承诺的东西物符化的承诺而留存。本雅明在第九论纲中说到‘天堂’时,口气完全如同犹太教的弥赛亚主义。对于犹太教的弥赛亚主义来说,‘确切的古代’同样‘根本不是真实的过去,而是由梦境所转换和生化过的东西:乌托邦的光芒被投在了上面。’无独有偶,甚至青年马克思也在其著名的阐述中说:‘世界很久以来一直拥有一种梦想,只有当这种梦想把握了意识,世界才能真正拥有这个梦想。’
    引自 历史唯物主义还是政治弥赛亚主义?(罗尔夫·蒂德曼)
    2014-05-30 12:00:38 1人喜欢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