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对《罗马阳台 世间的每一个清晨》的笔记(3)

拥抱
拥抱 (松鼠,蘑菇,还有门前失落的小狗)

读过 罗马阳台 世间的每一个清晨

罗马阳台 世间的每一个清晨
  • 书名: 罗马阳台 世间的每一个清晨
  • 作者: 帕斯卡・吉尼亚
  • 页数: 216
  • 出版社: 漓江出版社
  • 出版年: 2004-6-1
  • 第25页 第八章
    是物质想象了天。然后,是天想象了生命。然后,是生命想象了自然,然后,自然推动着万物,并在各种不同的形式下显现出,它比它在空间中随意拨弄时所虚构的要远远地孕育得少。我们的肉体便是自然在光明中尝试的形象之一。
    引自 第八章

    主人公的话,其中思想应该和现代意识、宗教有关。可以分析。

    2014-04-14 11:00:45 2人喜欢 回应
  • 第53页 第十九章
    他一件一件地脱下身上的衣服,把它们挂在树枝上,然后又把它们摊开在岩石上,在太阳底下晒着。他赤裸裸地站立着,在寂静中,在曙光中,瞧着高山,在一道阳光中瑟瑟发抖。
    引自 第十九章

    这是书中对主人公的"旅行"同伴亚伯拉罕的描写中我比较喜欢的一段。书中给亚伯拉罕这一人物赋予了模糊但又明显的宗教意味,特别想到亚伯拉罕是三大宗教(基督教,犹太教,伊斯兰教)共同承认的先知,Pascal Quignard这一人物设计应该别有深意。 又查阅Gilgamesh Epic看到这样一个细节,略可类比主人公和亚伯拉罕伴随彼此上山:The first half of the story relates a friendship between Gilgamesh, king of Uruk, and Enkidu. Enkidu is a wild man created by the gods as Gilgamesh's peer to distract him from oppressing the people of Uruk. Together, they journey to the Cedar Mountain to defeat Humbaba, its monstrous guardian. (http://en.wikipedia.org/wiki/Gilgamesh_epic)能够和这被称作最古老的叙事诗有共同元素,作者或者无心为之,我的分析也可能有点牵强。但拿来类比却很有意思,也说不定可以说明一些问题(比如"登山"和战胜邪恶、宗教朝圣之间的联系,如今,藏传佛教依然有神山和转山之说。)

    2014-04-14 11:53:27 1人喜欢 回应
  • 第177页 第二十章
    “我痛苦啊,夫人,苦于无法碰到您。” “先生,除了轻柔的风,没有任何什么可以碰到。”
    引自 第二十章

    p163

    您生活在一个宫殿中,而国王又喜爱您给他带来的悦耳的旋律。依我看来,一个人,不论他是在一个有一百个厅堂的宏伟的石头宫殿中,还是在一颗大桑树枝叶中的一个摇摇晃晃的棚屋里表演他的艺术,都没有什么要紧的。对我来说,还有在艺术之外、在手指头之外、在耳朵之外、在发明之外的某种东西:这就是我在过着的充满激情的生活。 “您为什么不发表您演奏的乐曲呢?” “噢!我的孩子们,我不谱曲!我从来没有写下任何东西。有时候,我在回忆一个名字和一些愉悦的同时发明出的,是水的礼物,水面的浮萍,蒿草,小小的毛毛虫。” “可是,在您的浮萍和您的毛毛虫中,音乐又在哪里?” “当我拉动琴弓时,我撕裂的,是我的小小一块活蹦乱跳的心。我所做的,只不过是一种生命的训练,而在这一生命中,没有一天是节假日。我履行了命运赋予我的职责。”
    引自 第二十章

    p187

    "您的嗓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低沉。“ ”而您的嗓音却高扬了。“ ”您难道没有丝毫的忧伤,这可能吗?您消瘦得太厉害了。“ ”我看不出我有什么近忧。“ 马林·马莱把他的手从被子上挪开。他连连后退,一直退到背靠在了墙上,整个身子隐没在了窗门洞形成的阴影中。他低声说道: ”您怨恨我吗?“ ”是的,马林。“ ”我以前的所作所为依然还在给您带来仇恨吗?“ ”不光光是对您的恨,先生!我还孕育了对我自己的怨愤。我怨恨我自己就这样像一朵鲜花凋零,先是因为对您的回忆,后是因为纯粹的忧愁。我什么都不再是了,只是提托诺斯的一把骨头!“
    引自 第二十章
    2014-05-03 21:32:08 2人喜欢 4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