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天堂 (4)

  • 第137页 如果我是墨西哥城的卫士
    自然界的天花是消失了,但殖民者对天花的利用,是一株精神的天花,并没有完全消失。那种以科技的先知先觉为控制世界的魔鬼心态,在这个世界上,依然蠢蠢欲动。
  • 第122页 穿行在危地马拉的密林中
    说到底,这是欧美发达国家定义下的话语霸权,是一种以西方为世界中心来观察世界的偏仄视角。从16世纪欧洲文明率先进入大航海事待,由于技术突飞猛进的进展,加上坚船利炮的开疆拓土,使得殖民主义者不断“发现”...
  • 第79页 弗洛明戈舞最精彩的结尾
    尝够了风花雪月的粘腻,多一点辛辣的刺探和清凉的警觉,是探戈独树一帜的诀窍。
  • 第72页 弗洛明戈舞最精彩的结尾
    世界上的舞蹈,当成为一种表演时,几乎都是年轻貌美身材窈窕者的专利,唯有这弗洛明戈,鼓励成熟和年老的女性跳舞,甚至越是饱经沧桑的老者,越来舞出深厚底蕴,而且它并不把双人舞的协作,视为最高境界,而是男...

一只特立独行的猪 (6) 更多

  • 第209页 《私人生活》与女性文学
    通过写作改变自我,这就是说,真正能教我们如何写作的,却是写作本身。
  • 第207页 《私人生活》与女性文学
    但想写好小说,就不能管它好卖不好卖。
  • 第196页 《代价论》、乌托邦与圣贤
    现世独裁者的狂妄无非是自己一颗头脑代替天下苍生思想,而乌托邦的缔造者是用自己一次的思想,代替千秋万代后世人的思想,假如不把后世人变得愚蠢,这就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成功。 我们曾经经历过乌托邦鼓舞出的蓬勃...
  • 第192页 《血统》序
    我以为人生在世,应当努力,应当善良,而血统这种说法对于培养这些优良品质毫无帮助。
  • 第188页 海明威的《老人与海》
    人去做一件事,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这就是失败。 只有那些安于自己限度之内的生活的人才总是“胜利”,这种“胜利者”之所以常胜不败,只是因为他的对手是早已降伏的,或者说,他根本没有投入战争。 人类向限度...
  • 第170页 《怀疑三部曲》序
    小说家最该做的事是用作品来证明有趣是存在的,但很不幸的是,不少小说家做的恰恰是相反的事。

你要去相信,没有到不了的明天 (1)

  • 第85页
    有时候你越是隐藏对一个人的感觉,你陷得越深。

我是猫 (5)

  • 第253页
    任何事都是人嘴两层皮,咋说咋有理。
  • 第241页
    自古以来热衷于捉弄人的只有那些像个昏官似的不懂人心、无聊透顶的家伙,或是头脑简单,除了自己开心一切无暇顾及,而且有劲没处使的顽少。
  • 第241页
    不管多么会捉弄人的高手,如果对方像个骆驼,便也捉弄不成。
  • 第231页
    人们脱掉短褂,脱掉裤衩,赤条条的,努力争取平等。可是,在赤条条的人群中,又跳出来个赤条条的豪杰,制服了群小。可见,不管怎么脱得赤条条的,也是不可能获得平等的。
  • 第230页
    走进人们生生息息的尘世,穿上文明必备的服装,也就不得不采取像个人样儿的行动了。

承欢记 (3)

  • 第236页
    老倒未必,而是明年后年长多了智慧,价值观想必不同,许多事你不屑做,也就失去许多乐趣,真的到年纪大了,一点回忆也无。 是啊,难怪总觉得年轻的时候做什么事都有趣。
  • 第235页
    母亲寂寞了那么多年,生活枯燥得一如荒原,看到子女的生活丰盛新奇鲜蹦活跳,巴不得事事加一脚,最想做子女生活中的导演,这样,方可弥补她心中不足。
  • 第230页
    他不想她有时间见别人,他自己当然也见不到别人,事情就这样决定了。 这样写好妙,彼此都为对方花费时间,目的只是为了各自开心,这样的默契再好没有了。
<前页 1 2 3 4 5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