つれづれ对《百鬼夜行——阳》的笔记(1)

つれづれ
つれづれ (人生は地獄より地獄的である。)

读过 百鬼夜行——阳

百鬼夜行——阳
  • 书名: 百鬼夜行——阳
  • 作者: [日] 京极夏彦
  • 副标题: 阳
  • 页数: 448
  • 出版社: 世纪文景/上海人民出版社
  • 出版年: 2017-3-3
  • 第180页 第拾伍夜 青鹭火
      没办法尽情写作。   一开始只是教导我,说不能书写违背国体的内容。   也就是说,现在是国民应该团结一致抵御外敌的时期,即便是虚构情节,也不能书写令人怀忧丧志的东西。   到这里我还可以容忍。   我对战争持否定态度,但也不想进行反战运动。作家里有不少人积极倡导反战,写些反战文章公之于世,但我不同。   我没有兴趣。或许是胆小,总之我看开了。   我写的大众小说是娱乐,娱乐不可能拥有改变社会的影响力。即使如此,该抗议的事还是该抗议,不应该扭曲的事物还是该坚持——我也听到这样的意见,也认为那是对的,但……   我本来就不是那种作风,没办法。   因为有反战意志,所以改变作风,那肯定也是一种变节。如果可以维持原状,我觉得这样就好了。   同业者之中,似乎也有人受到严厉的教导,幸而我的作品没有受到刁难。我的作品虽然打打杀杀,但没有谈情说爱,而且是古装戏。再说,描写妖怪作祟、怪力乱神横行的通俗小说,当局也不屑一顾吧。   因为当局禁止侦探小说,有些人不得已改变路线书写古装捕快故事,但我不受影响。因为从那种意义来说,我写的东西也不算侦探小说。   我为此庆幸,置身事外,继续和过去一样写着荒诞无稽的作品。   然而——   不可违背国体,变成了必须符合国体,很快又变成了必须颂扬国体,我愈来愈感到厌烦。   不可书写令人怀忧丧志的作品,这还没有问题。但是叫人写激励斗志的东西,这就伤脑筋了。这完全是把不必扭曲的东西扭曲了。   虽说消极,但我仍是个反战人士,写不出颂扬战争的东西。   言论控制变得严格,媒体也变得迎合国策。   而且还出现了作家之间彼此监视的邻组制度。   拘束到了极点。   小说家除了继续书写巴结国体的作品以外,不被允许存在了。   令人窒息。   有如笼中之鸟。   我停止书写了。   就算什么也不写,也不被放过。我只是因为熟人朋友里有共产主义者和无政府主义者,就被盯上了。沉默已不被允许了。如果不积极赞美战争,便与叛国贼无异——我被这么警告。   我受不了了。   但是——   如果这时候反抗,当下就会变成叛国贼。不是和叛国贼无异,而是不折不扣的叛国贼。   几名同业被打入监狱。   即使不写成文字,光是谈论,也会获罪被捕。战时留言被严格禁止,特高警察开始连没有社会影响力的一般平民都加以逮捕惩罚。在引发国民不安的名义下,只要是批判的言论,无论是什么,都会遭到封杀。   想要挣脱牢笼——但我明白整个国家都陷入牢笼里,根本无从逃脱。
    引自 第拾伍夜 青鹭火

    2019-05-28 16:47:11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