ツレヅレ对《枕草子》的笔记(33)

ツレヅレ
ツレヅレ (人生は地獄より地獄的である。)

读过 枕草子

  • 第80页 七〇 草花
      草花,以石竹花为佳。唐国的石竹自是上品,但本国的也不错。龙芽黄花。桔梗花。菊花之花瓣有颜色变化者。刈萱草花。龙胆草,这种草,枝茎不免有些繁芜,不过,霜后众花枯尽,独有此花露出鲜明的颜色,倒是十分讨人欢喜。此外,虽非值得大书特书的种类,雁来红,也是十分惹人怜爱的,只是那名字稍嫌其怪异。抚子花,色泽不深,却有些像藤花,春秋花开,很有情趣。壶瑾。他们仿佛是相同的。这种花,枯老之后可不合适做押花。绣线菊。   夕颜,跟朝颜[1]相像,人们常常以之相提并论,自是当然之事,可惜,所结的子并不怎么好看。不知怎么会长成那种样子呢?至少,能够像酢浆子一类的样子就好了。不过,夕颜这花名倒真是不错。   苇草的花,其实一无可赏,不过,以其作为供神之用途,[2]想及此,便觉得终究非泛泛之物。当其新萌芽时,真是好看,但我又尤其爱那长在水边的风情。人或云:草花之中,不列入芒草怎么行?使得秋野遍饶情味者,莫非就是这些芒草吗?其穗端泛红,色甚浓郁,当朝露濡湿之际,试问还有比这更可赏的吗!然而,秋末时节,真是全然无甚可观。缤纷的秋花已凋尽,直到冬季终了,好似满头白发,呆呆地一个劲在风中摇曳,只沉湎在往事的样子,像极了人的一生。就是因为有人如此比喻,所以才会引发人们感慨特深的吧。   胡枝子,因色泽颇深,故以枝茎柔弱,沾着朝露而在风中一片披靡者为可赏。牡鹿尤其好之,而习于近昵,更令人产生好感。向日葵,虽然不见得特别好看,但据说花朵会随日光转向,似非泛泛草木之心可比,十分有意思。棣棠华和野杜鹃,都属色泽淡淡,但既然有歌咏道:“采撷细观赏。”[3]则自属不凡。蔷薇,近看觉其枝叶繁琐,不过,也还是不错。倘遇着久雨初晴,在水边或木阶旁盛绽,[4]在夕阳微明之下,那姿色就更美了。 [1] 朝颜:为舜华(俗称牵牛花、喇叭花),晨间开,过午即凋萎。夕颜则相类而黄昏以后始绽开。 [2] 以苇花色白,似日本神道祭祀时所用之白木棉,故用之。 [3] 句出《后拾遗集·春部》,和泉式部所作和歌:“棠棣华兮生岩边,采撷返家细观赏,花红似袍兮情人怜。” [4] 此或踏袭白居易诗句“阶底蔷薇入夏开”。(《白香山诗集》卷十七,《蔷薇正开春酒初熟因招刘十九张大夫崔二十四同饮》)
    引自 七〇 草花
    2013-06-05 22:40:55 回应
  • 第82页 七三 常青树聚生处
      常青树聚生处,憩息着许多乌鸦。半夜里忽醒,喧扰不已,又从这一枝头飞到那一枝头,困死懵懂地啼叫;那情景,较诸白昼见了惹人嫌的摸样儿,别有一翻趣味。
    引自 七三 常青树聚生处
    2013-06-10 18:13:22 回应
  • 第83页 七四 情人幽会
      情人幽会,以夏季为宜。夜晚本来就短暂,不知不觉竟已至天明,所以往往不得就寝。到处敞开着,故亦得就便乘凉赏览庭景。心里仍有说不完的情话绵绵,彼此谈这谈那之间,鸟儿竟飞过眼前,又仿佛被人觑见秘密似的,颇饶情味。
    引自 七四 情人幽会

    夏天太热了啦,还有蚊虫……

    2013-06-10 18:19:24 回应
  • 第83页 七五 而冬季寒夜里
      而冬季寒夜里,与情人共眠,同听钟声,仿佛从什么深深的底层响起,也十分有意思。至若鸡鸣,先是,将啄端埋在翅膀中啼鸣,故觉其遥远;尔后,第二只、第三只,次第啼鸣开来,便识得近在庭中,此亦饶富情趣。
    引自 七五 而冬季寒夜里
    2013-06-10 18:24:38 回应
  • 第85页 七七 罕有事
      事之罕有者,如受丈人夸奖的女婿。又如受婆婆疼爱的媳妇。易于拔毛的银制小箝子。不讲主人坏话的侍从。没有一丝儿脾气缺陷,而且容貌好,性情佳,风度又出众,与世人交往,都无一点瑕疵之人。同侍奉在一处,彼此面对面时挺小心客气的,但终究不至于完全不教人看见本性的吧。抄写物语,或歌集之际,不会把墨汁玷污了原书。好的书册,总是小心翼翼地书写,可又难免还是会弄脏了它。无论是男人、女人,或法师,信誓旦旦,而果能真情不渝者,可谓绝无仅有。好的侍役者。捣练丝绸的职人,能送来一批教人真正感佩的精品。
    引自 七七 罕有事
    2013-06-10 18:39:55 1人推荐 1人喜欢 回应
  • 第157页 一一九 画不如实物者
      画不如实物者,如石竹花。樱花。棣棠花。物语中形容极出色的男女容貌。
    引自 一一九 画不如实物者
    2013-06-10 18:48:17 回应
  • 第158页 一二〇 画胜实物者
      画胜实物者,如松树。秋野。山居。山路。鹤。鹿。
    引自 一二〇 画胜实物者

    国木田独步的《武藏野》写得特有画面感。

    2013-06-12 08:55:28 回应
  • 第172页 一三三 九月的时分
      九月时分,下了一整夜的雨。今晨雨止,朝日晃朗照耀,庭前种植的菊花,露繁欲滴,非常好看。篱笆啦,其上的罗纹装饰啦,还有芒草之上所张结的蜘蛛网,都已经残破。那丝网,到处不绝如缕,而雨珠儿挂在上面,晶莹犹如珠相串,饶有风情,惹人怜爱。   月梢高升。胡枝子原先看来是挺沉重的样子,待露晞之后,径自枝动,也无人触摸,锦辉忽然向上弹起,有趣得很。   我这儿说:有趣得很;可是别人却认为:毫无趣味;那才又有趣哩。
    引自 一三三 九月的时分

    自娱自乐

    2013-06-12 09:03:47 回应
  • 第198页 一五〇 可怕的东西
      可怕的东西,如橡树的果实[1]。火灾的遗迹。芡。菱。多发的男子洗头晾干时。 [1] 当时用橡实以染丧服,故予人可怕之联想。
    引自 一五〇 可怕的东西

    最后一句,噗

    2013-06-15 11:49:44 回应
  • 第198页 一五一 看来清爽的东西
      看来清爽的东西,如陶器。新的金属碗。叠席之荐缘。水注入容器时之透明光影。崭新之唐柜。
    引自 一五一 看来清爽的东西
    2013-06-15 12:00:13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