つれづれ对《梦十夜》的笔记(2)

つれづれ
つれづれ (人生は地獄より地獄的である。)

读过 梦十夜

梦十夜
  • 书名: 梦十夜
  • 作者: (日) 夏目漱石
  • 页数: 190
  • 出版社: 文汇出版社
  • 出版年: 2011-9
  • 第51页 草枕(一)
      太讲究理智,容易与人产生摩擦;太顺从情感,则会被情绪左右;太坚持己见,终将走入穷途末路。总而言之,这世间并不宜人。   一旦环境变得愈来愈不适合居住,人们就会想迁徙到更宜人的地方。当人们发觉不论搬到哪里,都无法愉快生活时,才有诗的诞生和画的出现。   创造人世的既非神,亦非鬼,而是周遭的人们。即使凡人创造的人世实在太不适合居住,却也没有一个国度值得移居。就算要迁移,也只能迁至非人之国,但非人之国或许比人世还不适合居住。   若无法迁离的人世不宜居,我们就必须加以改善,让它变得更宜人,让人类至少能在短暂的生命里住得更舒服。于是,世间才出现诗人这项天职与画家这份使命。所有艺术家都拥有稳定社会、丰富人心的力量,所以才显得崇高。
    引自 草枕(一)
    2013-04-15 23:09:53 回应
  • 第77页 草枕(三)
      遇见恐怖的事物时,若能单纯欣赏它的恐怖,它也能成为一首诗;遇见令人惊叹的事物时,若能超脱自我,单纯地想着它的过人之处,它也能成为一幅画。失恋之所以能成为艺术题材也是相同的道理。就是因为忘却失恋的痛苦,并以客观的角度来看待那些甜蜜、令人同情、弥漫忧伤等所有会涌现失恋之苦的部分,它才能成为文学、艺术的题材。有人喜欢制造根本不存在的失恋,自找烦闷,藉以贪图愉快,却被常人说成愚昧,抑或疯狂。然而,我只能说,从艺术角度来看,自己描绘出一个不幸的轮廓,然后生活在其中的行为,与自己刻画一幅虚构的山水,在壶中天地欣然自喜是完全相同的。从这点看来,世上不知有多少艺术家在身为一名艺术家(身为一个常人时又是如何就不得而知了)时,比常人还愚昧、疯狂。当我穿着草鞋四处旅行时,虽然从早到晚都在抱怨很辛苦,但在对人提起自己游历过的地方时,绝不露出郁郁不平的样子。除了有趣的、愉快的经历,就连对过去的种种不满,也会得意地滔滔不绝。这并非自欺欺人,而是因为我抱持常心旅行,却以诗人的态度诉说旅游经验,因此才会出现这种矛盾。这么一来,倘若这是个四角世界,住在磨掉名为“常识”一角而形成的三角世界里的人,便是艺术家。
    引自 草枕(三)
    2013-04-16 21:17:59 4人喜欢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