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痴 (3)

  • 第390页
    ”地上的天堂难寻啊;不过您好歹还是想找到它;天堂是很难找到的,公爵,比您那颗善良的心所想象的要困难得多。"
  • 第384页
    “诸位,我要告诉你们一件事,”他用先前的口吻继续说道,也就是仿佛非常兴奋而又热情,同时又几乎是在嘲笑,也许是嘲笑他自己讲的话。“我有幸把观察和发现这件事的功劳归于自己,甚至只归于我自己一人;关于这件事...
  • 第240页
    “(前略)啊,我曾想做多少事啊!我现在什么都不要,什么都不想要,我已经发誓不再要任何东西;就让他们撇开我去寻找真理吧!是的,造化是好嘲弄人的!它为什么,”他突然热烈地接着说道,“它为什么要创造一些最优...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 (13) 更多

  • 第578页
    他们到达那流水悠悠,有圆涡旋转的 克珊托斯河的渡口——那条河是宙斯创造, 这时赫尔墨斯返回奥林波斯, 那位穿橘黄色长袍的黎明照临大地。 老人和传令官呜咽哭泣,赶着马进城, 骡子拉着尸首跟在马车后面。 ...
  • 第581页
    当初升的又玫瑰色手指的黎明呈现时, 人们拥到闻名的赫克托尔的火葬堆周围。 在他们聚在一起,集合停当的时候, 他们先用晶莹的酒把火葬堆上 火力到达地方的余烬全部浇灭, 然后死者的弟兄和伴侣收集白骨, 大...
  • 第576页
    那老人、神样的普里阿摩斯回答说: “如果你愿意我为神样的赫克托尔行葬礼, 阿基琉斯,你就这样做,使我感恩。 你知道我们怎样被围攻,困在城里, 上山打柴道路远,特洛亚人都怕去。 我们将在厅堂里哀悼赫克托...
  • 第475页
    阿基琉斯一枪刺中德律奥普斯的颈脖, 德律奥普斯倒在他脚前。阿基琉斯丢下他, 又一枪刺中菲勒托尔的俊美儿子 得穆科斯的膝盖,把他打倒在地, 然后用长剑一砍,放走了他的生命。 阿基琉斯又去攻击比阿斯的两个...
  • 第457页
    捷足的阿基琉斯愤怒地对它这样说: “克珊托斯,你预言我死?这无需你牵挂! 我自己清楚地知道我注定要死在这里, 远离自己的父母,但只要那些特洛亚人 还没有被杀够,我便绝不会停止作战。” 他说完在前列大...
  • 第421页
    阿基琉斯一听陷进了痛苦的黑云, 他用双手抓起地上发黑的泥土, 撒到自己的头上,涂抹自己的脸面, 香气郁烈的袍褂被黑色的尘埃玷污。 他随即倒在地上,摊开魁梧的躯体, 弄脏了头发,伸出双手把它们扯乱。
  • 第358页
    赫克托尔浑身冒着火光向敌阵冲击, 那冲杀有如强风掀起层层劲浪, 那滚滚的浓云下扑向船只,整个船舶 淹没在翻腾的浪花里,暴风撕扯着船帆, 船员们被吓得心中发抖,惊恐万状, 眼看难以躲过即将面临的死亡。 ...
  • 第357页
    特洛亚人有如食肉的狮子猛攻船舶, 实现宙斯的意愿,宙斯不断激发 他们的力量,削弱阿尔戈斯人的意志, 不让他们获胜,却鼓励特洛亚人。 他要给普里阿摩斯之子赫克托尔荣誉, 让他给翘尾船点起团团熊熊烈火, ...
  • 第290页
    特洛亚人蜂拥冲来,赫克托尔冲杀在前, 率领他们,如同山崖上浑圆的巨石, 那巨石被冰雪消融的盈溢流水 冲下崖壁,急流冲掉了它的座基。 巨石高高地蹦跳下滚,林木颤动, 震声回荡,势不可挡地急速滚下, 一直...
  • 第41页
    他们祈祷完毕,撒上粗磨的大麦粉, 先把牺牲的头往后扳,割断喉咙, 剥去牺牲的皮,把牺牲的大腿砍下来, 用双层网油覆盖,在上面放上生肉。 他们把这些祭品用干枯的柴薪烧烤, 又把内脏叉起来,放在匠神的火...
  • 第40页
    他这样说,阿尔戈斯人大声欢呼, 有如波涛对着险峻的海角轰鸣, 南风吹拂,使它们涌起来对着一片 突出的峭壁冲击,那峭壁从没有避开 从各方面吹来的风掀起的波浪。
  • 第179页
    透克罗斯对着赫克托尔从弦上射出 另外一支箭,心里很想把他射中, 又没有中的,是阿波罗神推开箭矢。 但是箭头击中赫克托尔的参加战斗的 勇敢的御车人阿尔克普托勒摩斯乳旁的胸膛, 那人从车上落地,快马往后...
  • 第178页
    他这样说,对着赫克托尔拉紧弓弦 射出另一支箭,心里很想射倒他, 可是没有中的,却射中普里阿摩斯的 英勇的儿子、光荣的戈尔古提昂的胸膛, 那人是从埃叙墨城结婚的母亲、 有似女神美丽的卡斯提阿涅拉所生。 ...

岛在湾流中 (1)

  • 第153页
    “我又何尝不是如此,”托马斯·赫德森说。“汤米好孩子,你的心地真是太好了。不过我要请你理解:要不我早就不让戴维再干下去了,可我知道他今天要是能卜到这条鱼的话,他的内心就会长出一种力量,伴随他一辈子,以...

诗经名物新证 (1)

  • 第34页
    一些书中提到美国建国初期的景象,那时人们奋发向上,精神的朴素和奋进,中外是相同的,但是历史的生住异灭不可避免吗?

大师和玛格丽特 (7) 更多

  • 第351页
    “听,楼梯上是什么声音?”卡罗维夫轻轻用小勺搅着杯里没加奶的咖啡问。 “啊,是来逮捕咱们的,”阿扎泽勒说着,干了小杯里的白兰地。 “唉,瞧这事儿,”卡罗维夫说了一句。
  • 第234页
    月亮挂在了晴朗的夜空,圆圆的,透过稀疏的槭树枝看得十分清楚。 没有比喻,平凡但准确。换作我,一定会把月亮的色泽,天空的明暗写得很详细。我想,这原因一方面是作家的写作经验;一方面是观察的方式,一种简单...
  • 第186页
    步兵中队刚跑到半山腰,滂沱大雨便突兀而下,雨势空前猛烈。中队跑到山脚时,滚滚浊流已经从山上追下来了。士兵们在稀泥上一溜歪斜地跑着,不时倒在泥水中,急于跑上平坦的大道。大道上,透过雨幕隐隐约约可以看见淋...
  • 第178页
    烈日烘走了人群,把人全赶回了耶路撒冷。现在,罗马步兵的封锁线外只剩下了两只狗,不知是谁家的,也不知是怎么跑到这里来的。但它们也已被烈日晒得疲惫不堪,趴在地上伸出长长的舌头,艰难地喘粗气,对身旁的绿背大...
  • 第84页
    珠宝商遗孀的软垫小凳上蹲着一只大得吓人的黑猫,它一只前爪举着一杯伏特加酒,另一只爪子举着叉子,已叉起一块醋渍蘑菇。 “还坐着公家的汽车到处瞎跑!”大黑猫嚼着醋渍蘑菇,也在一旁添油加醋地造起谣来。
  • 第75页
    他明白,而且承认:他已丝毫无法改变自己的生活道路了,他所能做的只有忘却。
  • 第73页
    使他难过的倒不是那些刺人的话本身,而是那些话确实包含着真理。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