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遇见你 (3)

  • 48
    在标榜着“一亿总平常心”的首相身边,顺应性很高的日本人精湛地表演着日常生活,不如说已经到了分不清何处是演戏的程度。
  • 11
    当我处在自由职业者这一立场,以失去同伴作为代价去换取自由的时候,我才发现,人与人之间确实存在着某种信赖关系,并且它只能建立在每天早上互道“早安”的基础之上。
  • 2
    那时我常常怀疑着自己,同时,我更害怕工作上的合作对象也对我抱有同样的猜疑。害怕对方知道了真正的我而感到失望。为了能推迟那一天的到来,我极力与他人保持距离。

伦敦人 (3)

  • 有这么一些人,他们以自己的理由爱着伦敦;也有另外一些人,仍然感受着伦敦的震慑人心。有些人来自很糟糕的境地,从他们的表态和姿态中,你似乎就能感受到那种生活环境——在那种环境中,人似乎不太能做自己。
  • 我对于“伦敦人”这个词只有一种定义:伦敦人就是你目之所及的那些平常人。他们是挤满地铁车厢的乘客,在人行道上熙熙攘攘的赶路人,乐购超市里满手臂挂着塑料包装蔬菜的排着队的顾客。不管他们的故事为何,不管...
  • 引言
    伦敦是一座住满阿斯伯格症病人的城市。他们都很内敛,不活泼。如果你也是那样的人,那伦敦应该适合你。

我要快乐,不必正常 (4)

  • 第167页
    文学是共同的土地。这片土地并非完全被商业利益管制,也不可能像流行文化一样被露天开采—开发新事物而后离去。
  • 第167页
    我读得越多,就越感觉自己跨越了时间。与其他生命更深刻的共鸣连接。我感觉不那么孤单了。我并不是独自地在此刻的小筏上漂流,有座座的桥梁通往坚实的土地。过往是另一片国土,但我们可以造访。而到了那里,我们...
  • 第268页
    快乐的结局只是一个停顿。大结局有三种:复仇,悲剧,宽恕。复仇与悲剧常相伴而生。宽恕会弥补过去,宽恕会通往未来。
  • 第266页
    我试图避免可悲的二元论:“这对我意义重大or这对我毫无意义。”我想要尊重自身的复杂性,首先我要了解自己初始的故事,而今也必须接受它也只是故事的一个版本。它是个真实的故事,但它仍然只是版本之一。

成为母亲 (3)

  • 第28页
    在怀孕文化中,宝宝扮演了不同寻常的角色。它既是受害者,也是独裁者。这种生物注定只存在于其出生的那一完美时刻,此后,这个生物退化,衰败,变成罪孽深重的凡夫俗子,哭着返回了现实王国。 (3回应)
  • 第11页
    更衣室里的孩子凝视的样子和我过去一样:他们对于成人的外形所暗含的信息表现出过分的惊讶与恐惧,这一切揭示了愉悦和痛苦,与交媾,怀孕以及生产相关的未曾透露国的秘密。如同恐怖电影的预告片一样,成人的身体...
  • 第10页
    裸露的身体有一种叙事特质:这一特质会因衣着与环境而沉默。虽然我也是女儿身,更衣室的这一幕依旧短暂地让我产生了一种孩童才有的恐惧,看到这些乳房,腹部喝臀部,我反感且敬畏。这些非理想化的,原始的肉体忘...

木暮庄 (1)

  • 第112页
    男人和女人在对方身上所寻求的东西相差甚远,就体现在这些地方吧。佐伯一边剪齐花茎一边想。男人通过花束来展现自身的力量,金钱以及自我存在的强大。然而,女人却试图从收到的花束上读到对方的体贴和交流的意向...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14 15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