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麦对《野菊二集--带伤的黎明》的笔记(15)

蒙麦
蒙麦 (平静的人生都需要伏特加。)

读过 野菊二集--带伤的黎明

野菊二集--带伤的黎明
  • 书名: 野菊二集--带伤的黎明
  • 作者: 崔卫平
  • 页数: 252
  • 出版社: 青岛出版社
  • 出版年: 1999-01
  • 第103页
    永远从自身以外的一个东西出发,从他人的意志出发,结果只能导致一种非常虚无和不真实的情景。
    如果你不去抵达自己,坦率地讲出自己的真实想法,你凭什么去了解别人,把握别人的真实愿望呢?一旦你听不见自己的声音,将自己隐藏起来,你又如何能听见别人的“自己的的声音”,想象别人为你而敞开?某个对象假如对你来说不是什么好东西,不是你十分需要的,那怎么可能对别人是好东西,恰恰是别人需要的。
    一个人在真实地表达自己时,实际上也在给他人提供表达他自己的暗示,让别人听到其内部真实的声音;他放自己出行,也是放别人出行,他尊重礼遇自己,也是尊重礼遇别人。
    2011-08-17 21:41:50 1回应
  • 第8页
    被爱首先是被置身于一场无用的情境。当一个人专心致志地爱你,或者说你感受到一个人热烈的爱,感受到那无处不在的微灸的气流,搅得你心神荡漾,无法思想,甚至连问一下自己是否也喜欢对方都没有余地,只感到无力。
    难还难在这个被爱者如何去承担这种爱,如何去担当得起,无愧于这种爱。在这个意义上,我甚至不敢说被爱是一种幸福。也许它更意味着沉重。
    被爱的人无意之间又被追加了不只是一份责任,那个爱你的人,从众人中将你认出刻意对待,实际上是在你生活中新注入了一层含义,新添加了一种分量,你于是不得不将这种分量时时携带,时时培育,为了那个爱你的人,你从此不得懈怠,不得再麻木不仁。
    一个被爱的姑娘不得再蓬头垢面,一个在精神上被爱的成熟男子不得不一再的磨洗他的灵魂。
    生命由于这种承担,这种沉重渐渐培育成一种美丽。
    2011-08-21 13:58:28 1回应
  • 第10页
    而我们容易犯的最大的错误便是忘记了人的这种与生俱来的有限性,忘记了每个人所不得不面对的自身局限,在这个意义上完全可以说,我们所产生的最大的幻觉,对自己最深的误解是把自己当做全知全能者,或是唯一的知者,最正确者,这种不幸的确是在人的童年便开始了,只有少数人能通过自己的努力修正它。
    2011-08-21 14:00:46 回应
  • 第11页
    混杂的世界就让混杂的生命来迎接它。
    
    2011-08-21 14:01:36 回应
  • 第13页
    有些事情不便公开,那也只是不愿意公开,不想让它们俊布于众,但这并不能说明这件事情本身是罪恶的,不可告人的。 一个人爱上了他不应当爱的人,他不得不用社会道德,自身良心来约束自己,将其感情冲动抑藏在内心,这是正当的,恰如其分的。但同时,他的爱也正和他的掩饰行为一样自然正当,这种感情本身是没有罪过的-------看见可爱,称心的人为什么不去爱呢?难道他是不可爱的吗?难道我自己不具备发现他人身上之美好的慧眼和心灵吗? 当事人之所以不想公开,是因为分外珍惜它,悉心保护它,并不能证明它的阴暗。 爱是如此,其它更是如何。在这个意义上,完全可以说,没有一件个人行为仅仅属于他自己,我所有的也不过是个人人都有的,因为人人都具备所以我也具备。 我或许仅仅是一颗谷粒,但比起其它人的谷粒,恰恰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不见得比别人伟大,也不见得比别人渺小,不见得比别人尊贵,也不见得比别人卑贱。 我作为个人的人,和我做为集团的人一样,都是我人类本性所致,都是神圣而不可亵渎的。
    2011-08-21 14:08:27 回应
  • 第16页
    我们是无法从自己的生命中清除这种东西的,唯有改而迎接它,换一种心情情况就会大不一样,将无可逆转的现实转换成你自己的意志,自己的决心,自己注定要承担的命运,你就会从中解脱出来,寂寞也可以逐渐转换成一种生命的美学。
    2011-08-21 14:10:12 回应
  • 第23页
    信仰是什么,我不敢说,我只是提醒一句,你为自己选择的对象最好是比较结实,不易毁坏的东西,是那种真正能够支撑你,托起你的东西,是在你需要的时候能够帮助你,给你力量的东西,是不再让你感到空虚,不再于深夜中感到莫名不安和失落的东西,也是那种能够保护你,使你在受了伤害之后能够抵御伤害,仍然能保证生命完整的东西。
    2011-08-21 14:14:17 1人喜欢 回应
  • 第39页
    生命有它倾向于绝决,排斥,封闭的那一面。就像人的身体从头到脚被包裹起来,与外界相隔离,成为孤单的一个个体一样,我们的头脑中也有这么一个黑暗的房间,它执着于自己身体内部的要求,牢牢的抓住自己的欲望不放,将其本身的意志视作唯一服从的主人,而对外界发生的事情置若罔闻,对他人视而不见。 允许将另外一个人的生命放进自己生命的情况正好相反。它意味着一个人将从他与生具来的这种决绝姿态中撤退下来,从这种原始生命的界限和隔阂中解脱出来,他将打开他那间深藏密不透风的黑暗房间,放一些光明和新鲜空气进来。 至今有人仍然把骄傲理解为骄傲所拥有的资本因此骄傲是一种富有和成功的表现。你若说一个人骄傲,只会令他本人高兴。这真让人哭笑不得。骄傲属于人身上未被锾的原始黑暗的一部份,是内向封闭,心地坚硬,冷酷无情。骄傲的人意欲压倒别人,但在这之先他已经压倒了自己,他压倒了自己知上众生平等的那种良知,他听不见自己内心深处的声音也听不见他人的声音,他割断了与自身的联系也割断了与他人的联系。 他一意孤行,独断专行,从人性的角度来说,专制的力量便来自人身上这种骄傲,蛮横的东西。 有许多童话故事涉及了这样一个主题:你必须爱上一个人和被这个人所爱。 一个人如果一辈子什么人也不爱,和任何人也没有那种亲密的关系与深刻的感情那他这一生就是草草了事,破碎破损,空洞冰凉的。
    2011-08-21 14:30:07 回应
  • 第44页
    爱来自曾经被爱和去爱的经验,关怀来自曾经被关怀和去关怀的处境。而屈辱只能产生屈辱,反抗只能产生反抗。过去的仇恨只能衍生出今天的新的仇恨,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2011-08-21 14:33:38 回应
  • 第91页
    一个有自己人性的人才知道如何去尊重他人的个性,一个有自己自由思想的人才知道如何去尊重他们的自由思想,认为它们是宝贝的和至关重要的。他自己经验中没有的东西,往往他也不习惯别人有。
    2011-08-21 14:48:01 回应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