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élès对《你永远不会独行》的笔记(1)

你永远不会独行
  • 书名: 你永远不会独行
  • 作者: 颜强
  • 副标题: 英国足球地理
  • 页数: 214
  • 出版社: 湖南文艺出版社
  • 出版年: 2004-09
  • 第214页
    即便音乐,两个城市都有对抗的一面。利物浦被认为是摇滚音乐的发祥地,因为他们有伟大的“披头士”,列农、麦卡特尼、哈里森和斯塔尔从利物浦市中心“岩穴酒吧”的地下室里,开始了一个革命时代,他们同时也是狂热的足球迷。曼彻斯特的现代音乐起步略晚,可从七十年代开始,它逐渐成为了摇滚音乐的另一个重镇,也有着全球性的影响。不过曼彻斯特的摇滚重金属色彩更浓,更愤世嫉俗,就算是在高度商业化的今天,你仍然能从“绿洲”(Oasis)的嘶喊中,听到一些内心的绝望。Oasis这支乐队里,有死忠的曼城球迷,也有狂热的曼联拥趸。
    曼联队似乎总有贵人相助,甚至连球队历史上最大的悲剧,都能帮助他们赢得更多的关注。1958年的慕尼黑空难,让曼联队赢得了全世界人的无限同情,想想他们到目前为止只夺取过2次欧洲冠军杯,却能和皇家马德里、AC 米兰一样成为全球最受欢迎的球队。巴斯比和弗格森两位不世出的伟大教练,将这支球队塑造成了曼彻斯特的传奇故事。 走出曼彻斯特,曼联队是一支广受欢迎的球队,但是走进曼彻斯特,大部分球迷都在讥笑这支球队。
    没有这种人群之间、城市之间利用足球解决各种社会矛盾纠纷的德比战,现代足球就无法在英国取得历史性的发展,德比创造了现代足球,这种说法,一点都不为过。
    这的确是“高于比赛”的内容,百年来的足球历史和百年来的人类历史交织在一起,战争、科技和经济都在影响着足球的发展,而足球也在影响着社会的进程,1957年曼联队的慕尼黑空难,1984年足球场上的海塞尔惨案和1985年的希尔斯堡惨案,1990年加斯科因在意大利流下的眼泪,1999年曼联神奇的“三冠王”……在这条长廊上,你能感受到英格兰足球浮沉的脉搏,你能体会到,没有英格兰,足球仍将是世界第一运动,但是没有足球,英格兰将是一个苍白平凡的民族。
    在地理上,英格兰被分为8个大区。首都伦敦领衔的正是东南区(South East) ; 伦敦以北是东盎格里亚(East Anglia),剑桥、诺里奇和伊普斯维奇都在这个范围内;伦敦以西,则是西南地区(South West),包括南安普顿、朴茨矛斯等西南沿海城市;伦敦的西北方向,是英格兰的传统工业区之一的西米德兰地区(West Midlands),核心城市当然是伯明翰;从中部将英格兰分成东西两个部分的奔宁山,正是西米德兰和东米德兰(East Midlands)的分界线,东米德兰包括谢菲尔德、诺丁汉和莱斯特等城市。东米德兰正北方向, 是约克郡地区(Yorkshire and Humberside),重要城市为利兹;约克郡的西部,便是闻名遐尔的英格兰西北地区(Northwest),从约克郡再往北,就是北部地区(North),包括英格兰北方最后一个重镇纽卡斯尔,以及桑德兰、米德尔斯堡等中小城市。 现代足球在这片土壤上诞生,却在全球开出了各种不同的花朵,可是只有在英格兰,只有在英格兰的西北,你才能找到足球那种最原汁原味的乐趣。同时也只有在西北,你才能找到那个最繁荣璀璨的足球帝国。
    1968年,慕尼黑空难10年之后,曼联在温布利球场加时4 比1大胜里斯本竞技队,终于成为欧洲之王。慕尼黑的3位幸存者博比·查尔顿、比尔·福克斯和格雷格参加了这场比赛。胜利之后,巴斯比老泪纵横,他8次举起欧洲冠军杯,每次都呼唤着一个在慕尼黑空难中丧生的队员。队长博比·查尔顿带领队友们割破手指,将鲜血滴进冠军杯中,然后倾洒在温布利大球场上。这成为了世界足球历史上最感人的画面之一。
    1821 年,中产阶级激进人士泰勒创办了主张改革议会的《曼彻斯特卫报》。1959 年该报更名为《卫报》(The Guardian)。后来迁往伦敦,现在和《泰晤士报》和《每日电讯报》一同成为英国的三大报。《卫报》由于其文笔优雅和分析精彩,以及严谨的新闻伦理观念,近年来已经超过《泰晤士报》,成为了英国第一大报纸。
    “猫王”有过浓的唯美倾向,而“披头士”更有思想,更充满动感,他们永不安分的音乐,总能激起凡人内心深处的动力。
    在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里,不论是政治斗争、经济冲突还是体育文化生活,只要牵扯到不同宗教,或者同一宗教不同派别之间的矛盾,事件本身就会无比复杂。看看今天的中东、阿富汗和北非,就能验证这个事实。因此当宗教的影响力渗透到格拉斯哥足球时,在可预见的将来,暴力不会离开格拉斯哥足球,然而球迷对于俱乐部的无比忠诚,也将长久地延续下去。
    5年前流浪者俱乐部已经公开宣布,不再允许球迷死后将自己的骨灰洒在IBROX球场,尼克·皮尔给出的解释是:“有太多球迷想让自己永远呆在IBROX,结果这影响到了我们球场草皮的质量,即便是夏季,部分场地都长不出草皮了……”
    很多英国人至今都不明白,为什么布莱尔在“9·11”之后,会那样愚蠢地支持小布什;根据英国媒体透露,就在“9·11”惨案爆发过后20分钟,布莱尔已经和小布什达成了一项妥协:英国全面支持美国的政治立场,而美国退出对北爱尔兰事务的影响。所以在“9·11”惨案发生后不到50分钟时间里,布莱尔出面宣布英国绝对支持美国的反恐立场。几年前克林顿就任美国总统时,曾经造访都柏林,当时都柏林万人空巷,由此可见美国人在爱尔兰的影响力。
    每个到英国看过足球比赛的外国人,无不被英国球迷文化所倾倒,而全欧洲的足球迷都会希望自己有机会到格拉斯哥观看“老字号德比”。即便在瑞士,都有一本流浪者球迷杂志, 名叫《流浪者的陌生人》(Strangers on Rangers)。许多外国球迷都在模仿英国球迷的举动,尤其是在政治解禁之后的东欧。
    在英国,足球本身的发展,与球迷文化的发展完全同步。和世界上其他地区的球迷相比,英国球迷更热忱、更投入,自己所支持的球队、自己对俱乐部的观念,永远是他们生活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像曼城球迷至今还要争论球场人浪是他们的首创;利物浦球迷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幽默的球迷;而利兹联球迷在所有英国球迷眼中,都被认为是种族主义者;不论米尔沃尔俱乐部多么努力,这个南伦敦俱乐部都被认为是足球流氓的温床。 忠诚是英国球迷的最高品质,所以流浪者球迷杂志《跟随,跟随》会这样说:“凯尔特人球迷对大英帝国的忠诚,远不如他们对那个愚蠢俱乐部忠诚的十分之一。”
    英国球迷是幸福的,他们热爱足球,也热爱自己创造的足球文化,甚至可以说,他们热爱对敌人的仇恨。凯尔特人球迷和流浪者球迷是相互敌对,也相互支撑的。没有一个那么强大并且可憎的对手,怎么能体现出自己的强大?怎么能迸发出对自己所支持的俱乐部的全部热爱?敌人是一种外力,对敌人的恨能深化对自己支持俱乐部的爱。在格拉斯哥这座古城里,围绕着足球的因恨成爱,和男女情事中的因爱成恨,一样的迷乱不清。
    2002年冬天,系列电影007新片在伦敦公映,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亲临现场,所以扮演过詹姆斯·邦德的男星们都到场了,独缺第一位007——苏格兰人肖恩·康纳利。康纳利不给女王面子有他自己的理由,因为过去40年,这位苏格兰影帝都是苏格兰独立运动的狂热支持者。据说康纳利每部电影的片酬,有三分之一要捐给苏格兰独立运动基金。尽管400年前,苏格兰和英格兰就完成了合并,可是400年来像康纳利这样的苏格兰独立战士从来没有消失过。
    英国足球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复兴,跟巨额的电视转播收入直接相关。拥有英超转播权的天空电视台和英超联赛委员会,都鼓励球迷到酒吧去看球。如果要在自己家里装上天空电视台收费频道的转播盒,每个月得支付30英镑以上的费用,而各种酒类广告,是天空电视台最大的广告收入。球迷都到酒吧去,边喝酒边看球,天空电视台的酒类广告自然能卖得更贵了。每轮英超都会安排一场比赛在周一晚上进行,就是让球迷有更多机会去酒吧看球。天空电视台对酒吧的收费标准,比一般私人家庭购买天空电视台收费频道节目要高出很多,这是默多克旗下企业在英国重要的收入来源。可是每个周六的下午,除了到球场看球,球迷只有通过听广播了解比赛进展这一种选择。欧足联明文规定,禁止任何成员国在本国直播本国周六下午的比赛,为的是保护本国联赛上座率。于是这些比赛的直播信号通过卫星传播,销售到了其他当天下午没有联赛的国家。同样道理,在英国人们能在星期日晚上看到意大利甲级联赛的直播。因此英超周六下午的比赛在挪威、芬兰、美国、中国等地区都能看到电视直播,而在英国却看不到。 足球和酒都是英国人的爱好,许多人一周最大的享受,就是在酒吧捧着杯啤酒,看自己所支持球队的比赛。而周六下午这样一个黄金时段,即便去酒吧也看不到联赛,要到现场去看球,姑且不论球票的昂贵,英超比赛通常都是满座,不提前几天买票,临时去球场,只能受黄牛党的宰割了。球迷的痛苦可想而知。商业巨人把这项运动包装得更加精彩,但是他们在攫取足球所带来的商业利益的同时,却将球迷硬生生地拒绝在门外。挪威因为本国联赛跟英超只有两周重叠时间,因此每个周六下午英超比赛的信号都能传播到挪威,近邻挪威人能在家中享受观看英超直播的乐趣,而英国人反而被剥夺了这种乐趣。如果有人在英国国内,未购买天空电视台和后来独立电视台的收费频道播放权,擅自接收这些电视信号的话,都属于违法行为,一旦查出,将要支付高额的赔偿金。……
    2013-06-16 19:27:43 1人推荐 回应

Célès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922条 )

烛烬
1
爱的四十条法则
1
规训与惩罚
1
十二个圣诞故事
1
无止境的逃离
1
看不见的山
1
项塔兰2
1
弗兰基的蓝色琴弦
1
伊斯坦布尔孤儿
1
My Education
2
南方女王
1
幽灵
5
Look Homeward, Angel
1
阿尔及利亚柏柏尔主义研究
1
马格里布的柏柏尔人与他者
4
阿尔罕伯拉
1
密谋
1
时间之口
1
诗与歌
1
未竟的往昔
4
鲜花的废墟
1
思虑20世纪
10
小毛驴与我
1
奥克诺斯
1
加缪手记
1
加缪手记
1
加缪手记
1
Sexing the Cherry
1
Written on the Body
1
Gut Symmetries
1
Why Be Happy When You Could Be Normal?
1
The Daylight Gate
1
时间之间
1
艺术的共谋
1
解体概要
1
致命的策略
1
人类简史
1
路易十五的情人:德•蓬帕杜夫人
1
The Sociologist and the Historian
8
纳尔逊传
10
海权对历史的影响
6
我在指挥中央司令部
5
世界海军史
5
拥抱之书
5
美国的弑母文化
6
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
22
加缪传
36
战后欧洲史
40
孤独与团结:阿尔贝·加缪影像集
12
梦中的塞巴斯蒂安
1
济慈诗选
3
The Cambridge Companion to Oscar Wilde
2
The Passion
8
Cloud Atlas
10
拉丁美洲革命现场
1
古巴模式的更新与拉美左派的崛起
4
人与传媒/国民艺术素养读本丛书
2
一个诱惑者的日记
2
英文玩家
2
倾我至诚 为你钟情
3
極權的誘惑
26
巴西:未来之国
1
为何爱会伤人
1
记忆小屋
12
反语
1
女人明白要趁早之三观易碎
1
沉疴遍地
1
重估价值
5
介入的旁观者
10
存在之难
6
六千万法国人不可能错
6
雷蒙·阿隆回忆录
2
美国
10
冷记忆5
1
冷记忆4
3
断片集
4
冷记忆2
6
冷记忆1
42
论诱惑
8
看世纪末向你走来
2
南方纪事
1
一本杂志和一个时代的体温
1
世界观2009
4
不服从的江湖
11
媒体潜规则
9
阿特拉斯耸耸肩(上下)
25
阿桑奇自传
3
自私的德性
2
通往明天的唯一道路
2
责任的重负
14
身边的江湖
2
刀与星辰
3
蛾摩拉
12
奥尼尔剧作选
2
揭开真相
3
跨国灰姑娘
1
从摇篮到摇篮
1
岛屿书
3
设计信仰
2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
1
金球
1
在音乐与社会中探寻
6
社会主义:经济计算与企业家才能
2
爱情刽子手
2
朱生豪情书全集
2
迎向灵光消逝的年代
2
阿勒泰的角落
1
拜伦 雪莱 济慈 抒情诗精选集
4
灵之舞
11
冬吴相对论
6
拒斥死亡
1
此时此地
1
这么远那么近
5
旧制度与大革命
7
人生不相见
2
论美国的民主
18
守望灯塔
6
公共领域的结构转型
5
浮生取义
4
现代化的陷阱
1
地下
3
斜目而视
8
疯狂的眼球
2
开放中的变迁
4
伟大的电影
1
文化批评往何处去
14
与“众”不同的心理学
2
火 一弹解千愁
2
学会提问
1
哲学的慰藉
1
自私的皮球
10
荒原
1
知我者謂我心憂
8
逆天
1
人对抗自己
12
我的反间谍生涯
6
看见
5
论中国
4
苦炼
1
利维坦的道德困境
6
有生之年遇见你
3
卧底中情局
4
如果爱情可以转弯
1
时间的灰
7
特朗斯特罗姆诗歌全集
19
末世之家
2
金山
2
国王鞠躬,国王杀人
4
怀疑
1
盖特露德
3
德米安
3
加缪,一个浪漫传奇
14
我们的幸福时光
6
印度走着瞧
10
顾城哲思录
12
我的阿勒泰
3
圆舞
1
无梦楼随笔
2
流金岁月
1
项塔兰
4
七个心理寓言
2
罗曼·罗兰文钞
1
七十年代
2
北岛作品精选
2
朝圣者之歌
10
系统效应
8
温暖和百感交集的旅程
8
景观社会
4
美好生活
1
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
10
全球化时代的文化认同
12
以色列游说集团与美国对外政策
5
精神领袖
5
多元文化公民权
4
人以什么理由来记忆
5
文化与抵抗
4
想象的共同体
1
苇间风
1
针尖上的天使
2
源泉
8
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
9
自由
3
当尼采哭泣
4
诗人
2
飞女郎与哲学家
1
巨塔杀机
2
直捣蜂窝的女孩
4
从蒙田到加缪
6
盲刺客
5
钟形罩
1
法兰西组曲
2
野蛮夜歌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