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élès对《不服从的江湖》的笔记(11)

不服从的江湖
  • 书名: 不服从的江湖
  • 作者: 王怡
  • 页数: 260
  • 出版社: 上海三联书店
  • 出版年: 2003-8
  • 第40页
    无父无君意味着新一轮进化的开始。空白的纸张好画最美的图。成败之间倒并不在于是否遇上了同样无父无君的阿紫。金庸笔下还有一个与游坦之类似的无父无君的悲剧人物,《射雕英雄传》中的杨康或者完颜康。但令人感到希望的另一个例子,却恰恰是杨康的儿子杨过。杨过在复仇的路上遇上小龙女,那也是一个无父无君天地不仁的邪魔外道。但《神雕侠侣》中的杨过夫妇二人,好几次都走在游坦之悲剧命运的边缘,却最终被郭靖拉回来,回归了“为国为民,侠之大者”的儒家道统。我一直猜想杨过没有成为游坦之的理由,是否就因为郭靖的存在。那个被杨康杀父杀君、不忠不孝而背叛了的“道统”依赖,通过郭靖而在杨过身上复活。 正是郭靖将杨过身上因为无父无君而造成的暴戾之气慢慢化去,并成为了杨过的精神之父。就统治的合道性而言,我们在暴力革命之后的民族命数,也一直在遇上阿紫还是寻找郭靖之间徘徊。困境在于一方面因为五千年的杀子文化,使个人主义的本体价值迟至今日仍无法健康的确立。而另一方面君父已死。尽管在建构民族国家的过程中,阳性的超验父权逐渐阴性化,换成了以“母亲”为名的现代全权主义的政治哲学譬喻。但以传统天道构建民族国家和世俗政治的合法性,这个超验的基础已经消耗殆尽了。 不过一种较乐观的看法是,再严酷的专制或再激烈的革命下,父与子其实都是假死。一方面,拟制的父子关系及其超验背景的政治哲学不断嬗变,仍然有效的支配着辛亥之后百年的政治合道性。多少伪父临朝,一半是阿紫,一半是郭靖。但另一面,一个现代市场与价值多元的,让个体本位的价值慢慢康复、生长。这一生长完成之后,不肖子便可以宪约自立,彻底清除无父无君带来的暴戾与浮躁。大头鬼游坦之完成艰难的转型,而最终有望成为神雕大侠杨过。 才不枉这一百年的孤星血泪。
    2013-11-06 13:02:03 回应
  • 第60页
    读金庸的武侠便知资本主义缘何不在中国落户。德国学者桑巴特对于资本主义在近代欧洲的蔓延,曾有不同于韦伯求诸新教伦理的解释。关键处就在女人。一言蔽之,资本主义之前的江湖,是由男人的欲念推动的江湖,充其量只能小康。资本主义的江湖则是由女人的欲念推动的江湖,女人的欲望一但进入公共领域,资本主义就来了。 桑巴特总结到,不是节俭而是奢侈,才催生出了资本主义。正是进入公共领域的女人们带来了奢侈。物质的膨胀首先基于女性情欲的膨胀。欧洲几个世纪以来铺天盖地的“非法的情爱”。使政治成为了“情妇们的政治”。法国的弗兰西斯一世开创了近代的欧洲宫廷,使之成为一个充满盛会和宫廷贵妇的辉煌的政治中心。而不像在中国的皇朝,那里仅仅是帝王一个人的禁脔。法国宫廷将贵妇和上层社会的少女集合起来,她们以自己“出类拔萃的文雅和修养”轮番征服包括国王在内的王公大臣。法国宫廷成为各国王室亦步亦趋的范本,也成为整个巴黎包括骑士和暴发户们拙劣模仿的对象。宫中贵妇的修养和行头也成为高级妓女们的楷模。骑士精神开始世俗化,不再是对于领主夫人的柏拉图式的敬仰,而是努力“使自己的情妇成为宫中最重要的角色”。桑巴特指出,近代宫廷的主要特征即是“情妇的统治”。到了17、18世纪,每20个宫中显贵至少有15个与自己的情妇共同生活。18世纪的法国,每一年都有公开出版的可供交游的上层妇女的名录,详细列出姓名、地址、才干、修养及面部特征。
    除开奢侈,情妇们的另一特点是独立和共享。情妇们因此翻云覆雨,在床笫之上将王权稀释,因为臣属通过与君王驾驭同一具身体而获得了平等性。而情妇们则坐收渔利,将男人们的政治下降为情欲分配的指标。桑巴特指出,正是充斥了情妇的宫廷生活而不是一个单独的女王才开创了属于女人的统治。伊丽莎白时期的英国,或者武则天、慈禧太后的时代,都远非女人的统治。因为政治并非由女人的欲念推动。一个单独的女皇无非就是一个单独的灭绝师太。她领导的仍然是一个男人的帝国。只须看中国历史上那些风云际会的后宫女人,她们一生中的欲念与杰出的男人无缘,只能降尊纡贵与薛怀义、张宗昌、李莲英这些下三滥的男人肌肤相接。女皇个人的欲念依然卑微无比,依然无法以矜持的姿态进入公共领域。 情妇的奢侈带来了资本主义,寡妇的奢侈却总是充满着亡国的气息。
    2013-11-06 13:11:57 回应
  • 第106页
    真正的自由主义者不歧视集体,但在个人气质上往往对此留有戒心,不愿意在咀嚼美食时,和众人一道发出声音。
    有一种自由主义者最反感的形式,就是自助餐。我说的是那种人多势众的自助餐,尤其是自助式火锅。 乌托邦的气质正是我所以最反感的地方。 无论你吃什么,吃多少,你的成本都为零(边际成本为零),自主选择的快感很快就被这种成本为零之下的各取所需的虚拟性埋没了,被令人生畏的人数规模吞噬了。你变得不再重要,在饮食的流水线上你有一种被喂养的家禽感。
    自由主义者,总是程度不一的保守主义者。所以在个人偏好和就餐场合的选择上总是不太喜欢频繁更换。自由主义者往往是婚姻的忠实拥护者,他不愿意喜新厌旧。
    在餐馆里,自由主义者总是喜欢坐在最不起眼的角落。
    毛泽东说,革命不是请客吃饭。自由主义者在这一点上和共产主义革命家有难得的一致。自由主义者不喜欢请客,也不喜欢被请。吃的最高兴的是AA制。自由主义者也不喜欢在餐桌上给人夹菜,当然更不喜欢吃别人夹来的菜。 对于分餐制自由主义者也是举双手赞同的。理由当然也不是卫生问题。自由主义者强调私有的产权明晰,摆在餐桌上的大鱼大肉都是程度不一的大锅饭。因为产权和份额不明。
    烟不同,虽然有时也要敬来敬去,但吞吐之间全凭自在,节奏自己把握。不会像饮酒一样互相窥视,做一些相互配合的暧昧姿势。所以烟是个人主义的,它以每个单独的主体为本位。不像酒是以一种"主体间性"为本位。所以抽烟比饮酒更具有隐私性。在这个意义上,自由主义者坚决反对在公众场合吸烟。
    2013-11-06 13:19:27 回应
  • 第115页
    君子好德,小人好色,都是社会的祸根。克制住色情欲,便是君子;克制住道德欲,便是一个自由主义者。
    2013-11-06 13:22:03 回应
  • 第141页
    艾尔帕西诺主演的电影《闻香识女人》,是我看到的几乎唯一的一部,探讨“出卖”问题以及教育与之相应的目的的影片。几个中学生进行了一场针对校长的恶作剧。一个目击者被学校挖出来了,其他的人逃跑。校长要他将其他人招供出来,可以免去处罚。甚至校长以保送他读著名大学为诱饵。这个时候如果我们来判断,说还是不说,究竟哪一种才是在道德上没有暇疵的选择呢?
    不要求被告“自我归罪”,既是对司法权力的限制和警惕,同时也是现代法律体谅人性的一面。如果能够把这个原则推而广之到被告的至亲之人,免除其作证和协助的义务。换句话说,就是把对于亲人的包庇窝藏等同于被告自己的躲避行为。因为一个被告为了逃避法律制裁而采取的一切行动,其本身并不构成新的犯罪。除非在手段上又触犯了刑律。我觉得这样的社会反而会更美好一点。 德国同样是欧陆法系国家,它便是这样做的。被告的近亲属通常享有特权,免除其作证的义务。
    消极的出卖者至少不会抱着“出卖”的目的去骗取对方的信任,也不会利用对方基于信任和情感而泄露的资料而将对方置于死地,即使对方有足以致死的理由。消极的出卖者所出卖的,仅仅是双方之间的身份关系。也就是说在行事的时候不考虑双方之间的身份关系。比如一个警察抓小偷,恰恰是哥哥抓弟弟。如果在“警察“眼里,对方只是一个“小偷”,并不是“弟弟”,一样照抓不误。这就是我所谓的“消极的出卖”。所谓六亲不认,不认的只是这个“亲”宇,而不认的原因是对方的咎由自取。但是底线在于,被抹杀掉的只是身份关系,只是一个“亲”宇,而不是人与人之间最根本的关系,而不是连一个“人”字都抹煞了。作为警察的哥哥可以抓作为小偷的弟弟,但如果为了破案,以哥哥的名义去接近弟弟,凭兄弟的感情和信任去获取情报,反过来将弟弟及其同伙入罪。这样的破案,我看就不破也罢。 积极的出卖者则是抱着“出卖”的目的去获得对方的信任;或者辜负这种信任,利用对方基于信任和情感而泄露的资料而将对方置于死地。上述电视剧中的肖童即是如此。也许有人说,他对得起人民对得起全世界,他只不过单单对不起欧阳兰兰一个人而已。一个人怎么能和大多数人相提并论?但我看到的是,为了维护大多数的利益,我们忽视和牺牲掉的是人性当中的诚信与善良,甚至还有最可宝贵的爱情。在这些价值面前,我们居然容忍和怂恿了欺骗和背叛。虽然受到实际伤害的只有欧阳兰兰一人,但这种欺骗和背叛最终将让每一个人尝到苦果。无论出于什么高贵的目的,我们也不能把亲朋的私信交出去,作为罪证。我们这样做甚至将使那个原本高贵的目的含冤蒙尘。 “积极的出卖者”在道德上是卑鄙的;“消极的出卖者”则可以接受和谅解,甚至在某些时候值得尊敬。《闻香识女人》中那个中学生面临的“招供”,其实还是属于“消极的出卖”,如果他说出来了,在道德上也实在无可非议。但他若是不说,会赢得我更大的尊敬。如果我们的教育制度可以接受和体谅学生“不说”的选择,这样的教育制度更会赢得我最大的尊敬,我才愿意将我未来的子女交到这样的教育者手中。 某种价值如果在一个社会中显得过于强大,就往往会将其他一切价值压在下面,喘不得气。
    2013-11-06 13:38:55 回应
  • 第153页
    记忆是我唯一的产权。任何威权都不能褫夺的个人尊严。我回忆过去,好像低头去看双腿站立的地方,感到活得如此踏实、如此让人放心。回忆比现实更加真切,这就是我坚信的方式。 迷恋记忆,就是迷恋无限。
    我既然不能成为一个源头,就宁愿成为一个终点,而不想在血缘的传承中成为基因的中转站,成为不由自主的目的论的螺丝钉。想到一种延续万古的血统仅仅是由于我的一己之念,仅仅是由于我的自由选择,而在这个宇宙当中彻底灭绝。我有一种残酷但是尊贵的快乐。无限性和不可确定,永远是对生存的强烈诱惑。
    民族的记忆已经深入骨髓。但今天并非是光为明天的回忆堆积着情感。我们看不到九曲黄河的源头,却能够看到它流经我们的足下,也可能看得到一个恢宏的入海口,甚至一次突如其来的改道。但这个比喻用在群体而不是用在我个人身上,始终让我感到不安。感到有一种力量像杯子里盛满的水,开始外溢。 我在这时想到和将要写下的最后一个词,是亢龙有悔。
    2013-11-06 18:11:41 回应
  • 第162页
    在每一个平安夜,在基督诞生之前的时段,所有的人都身在异乡。
    无论宗教或者政治,我们始终摆脱不了这种结果:以死人的名义去统治活人。
    也许信仰本质上就是一种消费。或者避开本质这个形而上的说辞,信仰不过是一种自以为有方向的消费。
    2013-11-06 18:13:48 回应
  • 第165页
    方迪在《微精神分析学》的个案记录中说:性高潮越成功,爱情越失败。 他认为生命从生理到精神,本质上皆是虚空。而性爱正是体验虚空的一种极致。在高潮的经验中,自我与周遭的差异泯灭了,极端的虚无感是极端的快感的来源。这时,性伴侣被遗忘,彻底消失在虚无化的意识里。从这个意义上讲,个案分析者认为性高潮是个人自我性的极端体验,而性爱对象却是可以替换的。在登峰造极的一刻,自我愈是虚无缥缈,则爱情愈是丧失意义。 但爱情根源于对于虚无的一种抗拒。对孤独的恐惧和对自由的向往,在弗洛姆那里,是人类的一切活动的两种心理动力。同样我想这也是爱情的根本。那么在爱情的极致当中,拒绝虚无与拥抱虚无,对自由的向往和对自由的放弃,是否不可解释的一种统一或荒谬?是否我们在肉欲掩盖之下的一种叶公好龙。
    爱情的终极价值,或者就是通过性高潮的仪式,和共同的虚空来表达。
    弗洛姆说,对自由的恐惧是现代人的普遍境遇(好像不包括第三世界吧)。自由是失去上帝和真理之后的自由,“如果没有了上帝,我们做任何事情都是可以的”(陀思妥耶夫斯基)。人们恐惧并逃避的其实是孤独,和这种自由带来的归属的不确定。因而天性脆弱的我们,便以放弃自由的方式,去逃避孤独,去寻找一个可以确定的归依。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我们每一个人,天生便有一种“献身”的激情。
    爱情当中的献身,是获得归依的一种最小限度的放弃。 但在其他的更大的共同体当中,我们的献身与放弃,却由于异己的“集体”的出现,而开始异化和变质,并使这一放弃和献身与我们终极的目的相背离。譬如弗洛姆所分析的极权主义意识形态。民族、国家、政党、种族、等等,这些更加抽象的共同体使个人泯灭自我而依附其中,从而获得一种更大力量的安慰。我们在这样庞大的、在某种意义上同样是灵与肉的交融中,获得更大的共同的虚空,和一次次充满激情的献身时类似于性高潮的崇高快感。但这种如同群交般的庞大的共同体,却在领袖拉皮条般的动员和操纵下,在不受个体支配的异己力量驱使下,走向反面和主体性的深渊。
    2013-11-06 18:17:31 回应
  • 第176页
    套用现代经济学的说法,主宰与被主宰的关系,也许并不取决于财产权的不对称,而是取决于信息的不对称。
    在全知全能的窃听者面前,你的慌乱是与生俱来的。 摆脱这种慌乱的方法只有两个,一是信仰,一是窃听。信仰那个全知全能的窃听者,或者窃听其他的人,在窃听与被窃听的传销队伍中发展自己的下线。
    2013-11-06 18:20:40 回应
  • 第181页
    经济学家熊秉元在一篇文章里列举了台湾乐透彩的彩民文化程度统计数据,和我的经验判断大致相符。换言之就是这种面对偶然性的自负与文化程度似乎是成反比的。 假设一个几乎没有受过教育的人,在经过努力可以达到的途径面前也许抬不起头。但在骰子开大开小的偶然性面前,他却可能体现出比任何杰出人士更加强烈而顽固的自负。
    我较熟悉的是另一种自负。从黑格尔、康德、卢梭一路下来,到圣西门和马克思列宁。如果追溯彻底些,还要算上柏拉图和苏格拉底等人。 一个口中大谈正义和善的家伙,如果没有充分的先验性的自矜,那些宣判式的名言警句是如何也说不出口的。 这些都是聪明绝顶的人,这一路人没一个不认为世界和历史有一个尽头,没一个不觉得自己的思想可以进入自由的必然王国。这些人的自负是一种面对必然性的自负。他相信善就是这个样子,公平就是那个样子,而且历史的终结就是他自己形容的样子,所有的人、所有的时间都要跟着他的形容去走。因为人有智愚之分,他们就认为最聪明的人一定是上帝的选民。所以他们也不相信交易,不屑于拿交易去证明什么。因为和伟大的思想相比,交易显得特别庸俗。 按说这些人的自负实在狂妄之极了。但他们在偶然性面前却是卑谦的,他们并不认为自己可能比别人更加有运气。所以他们也绝不会去买彩票。
    如果你低智商,你要防止对偶然性的盲目自负,不要动辄拿家里的钱去买彩票。如果你高智商,你又要防着对必然性的盲目自负,别轻易说自己是耶和华的弟弟或谁谁谁的代表。 所以谈恋爱也好,加入执政党也罢,秘诀之一就是向对方反复强调:你是唯一的小王子,你是唯一的玫瑰花。
    2013-11-06 18:24:21 回应
<前页 1 2 后页>

Célès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922条 )

烛烬
1
爱的四十条法则
1
规训与惩罚
1
十二个圣诞故事
1
无止境的逃离
1
看不见的山
1
项塔兰2
1
弗兰基的蓝色琴弦
1
伊斯坦布尔孤儿
1
My Education
2
南方女王
1
幽灵
5
Look Homeward, Angel
1
阿尔及利亚柏柏尔主义研究
1
马格里布的柏柏尔人与他者
4
阿尔罕伯拉
1
密谋
1
时间之口
1
诗与歌
1
未竟的往昔
4
鲜花的废墟
1
思虑20世纪
10
小毛驴与我
1
奥克诺斯
1
加缪手记
1
加缪手记
1
加缪手记
1
Sexing the Cherry
1
Written on the Body
1
Gut Symmetries
1
Why Be Happy When You Could Be Normal?
1
The Daylight Gate
1
时间之间
1
艺术的共谋
1
解体概要
1
致命的策略
1
人类简史
1
路易十五的情人:德•蓬帕杜夫人
1
The Sociologist and the Historian
8
纳尔逊传
10
海权对历史的影响
6
我在指挥中央司令部
5
世界海军史
5
拥抱之书
5
美国的弑母文化
6
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
22
加缪传
36
战后欧洲史
40
孤独与团结:阿尔贝·加缪影像集
12
梦中的塞巴斯蒂安
1
济慈诗选
3
The Cambridge Companion to Oscar Wilde
2
The Passion
8
Cloud Atlas
10
拉丁美洲革命现场
1
古巴模式的更新与拉美左派的崛起
4
人与传媒/国民艺术素养读本丛书
2
一个诱惑者的日记
2
英文玩家
2
倾我至诚 为你钟情
3
極權的誘惑
26
巴西:未来之国
1
为何爱会伤人
1
记忆小屋
12
反语
1
女人明白要趁早之三观易碎
1
沉疴遍地
1
重估价值
5
介入的旁观者
10
存在之难
6
六千万法国人不可能错
6
雷蒙·阿隆回忆录
2
美国
10
冷记忆5
1
冷记忆4
3
断片集
4
冷记忆2
6
冷记忆1
42
论诱惑
8
看世纪末向你走来
2
南方纪事
1
一本杂志和一个时代的体温
1
世界观2009
4
媒体潜规则
9
阿特拉斯耸耸肩(上下)
25
阿桑奇自传
3
自私的德性
2
通往明天的唯一道路
2
责任的重负
14
身边的江湖
2
刀与星辰
3
蛾摩拉
12
奥尼尔剧作选
2
揭开真相
3
跨国灰姑娘
1
从摇篮到摇篮
1
岛屿书
3
设计信仰
2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
1
金球
1
在音乐与社会中探寻
6
你永远不会独行
1
社会主义:经济计算与企业家才能
2
爱情刽子手
2
朱生豪情书全集
2
迎向灵光消逝的年代
2
阿勒泰的角落
1
拜伦 雪莱 济慈 抒情诗精选集
4
灵之舞
11
冬吴相对论
6
拒斥死亡
1
此时此地
1
这么远那么近
5
旧制度与大革命
7
人生不相见
2
论美国的民主
18
守望灯塔
6
公共领域的结构转型
5
浮生取义
4
现代化的陷阱
1
地下
3
斜目而视
8
疯狂的眼球
2
开放中的变迁
4
伟大的电影
1
文化批评往何处去
14
与“众”不同的心理学
2
火 一弹解千愁
2
学会提问
1
哲学的慰藉
1
自私的皮球
10
荒原
1
知我者謂我心憂
8
逆天
1
人对抗自己
12
我的反间谍生涯
6
看见
5
论中国
4
苦炼
1
利维坦的道德困境
6
有生之年遇见你
3
卧底中情局
4
如果爱情可以转弯
1
时间的灰
7
特朗斯特罗姆诗歌全集
19
末世之家
2
金山
2
国王鞠躬,国王杀人
4
怀疑
1
盖特露德
3
德米安
3
加缪,一个浪漫传奇
14
我们的幸福时光
6
印度走着瞧
10
顾城哲思录
12
我的阿勒泰
3
圆舞
1
无梦楼随笔
2
流金岁月
1
项塔兰
4
七个心理寓言
2
罗曼·罗兰文钞
1
七十年代
2
北岛作品精选
2
朝圣者之歌
10
系统效应
8
温暖和百感交集的旅程
8
景观社会
4
美好生活
1
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
10
全球化时代的文化认同
12
以色列游说集团与美国对外政策
5
精神领袖
5
多元文化公民权
4
人以什么理由来记忆
5
文化与抵抗
4
想象的共同体
1
苇间风
1
针尖上的天使
2
源泉
8
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
9
自由
3
当尼采哭泣
4
诗人
2
飞女郎与哲学家
1
巨塔杀机
2
直捣蜂窝的女孩
4
从蒙田到加缪
6
盲刺客
5
钟形罩
1
法兰西组曲
2
野蛮夜歌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