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élès对《致命的策略》的笔记(1)

致命的策略
  • 书名: 致命的策略
  • 作者: [法] 让·波德里亚
  • 页数: 292
  • 出版社: 南京大学出版社
  • 出版年: 2015-10-1
  • 第1页
    我们要寻求比交流更快的事物:挑战、决斗。交流过于缓慢,它是一种在接触和言说中生发出的缓慢影响。观看确实更快,它是媒体的中介,最迅捷的中介。一切必须瞬间发挥作用。我们从未交流。在交流的往复中,观看的瞬间性、眼神和诱惑已经丧失。 P4 在超出自身所特有的艺术和趣味的快乐之外,如果说时尚仍然具备某种秘密的话,那恰恰就是这种非道德,这种朝生暮死的模式的霸权,这种摒除了所有伤感的脆弱而饱满的激情,这种摒除了所有欲望(除非那正是欲望之所欲)的任意变形、显现和调制。 P5 我们放弃鲜活而进入模式。我们放弃鲜活而进入时尚、拟真。或许,罗歇·凯卢瓦的说法恰如其分,我们的整个文化处于从竞争和表达的游戏滑向机遇和眩晕的游戏的过程中。这一目的的非确定性把我们完全推向令人眼花缭乱的形式质的过度增殖,也由此推向迷狂的形式。迷狂就是这样一种性质,它适于不断旋转直到所有意义消失的任何身体,然后,在纯粹而空无的形式里闪烁。 P6 大众,这是一个吸纳了所有的反社会、惰性、抵制和沉默的逆转能量的社会。 P8 运动并非消失于静止,就像它并非消失于速度和加速度一样——比运动更易动,亦即把它推到极限而剥夺其意义。 P9 结局并非让位于偶然,而是让位于超结局和超功能:比功能更加功能化,比结局更加结局化——过速进化。 P10 以超结局否定自身的终结——这不也是癌症的过程吗?生长在多余中的复仇。速度在惰性中的复仇和控诉。在惰性通过加速度膨胀的过程中,大众被一扫而光。大众是把所有增长投向厄运的多余过程。它是一条被可怕的结局弄短路的线路。 P11 今天每一个事件实际上都是不合逻辑的,对所有可能的解释开放,没有哪一种解释可以确定其意义:所有的原因和结果都是等概率的——归因于多重和偶然。 P17 科幻故事总是被超光速的速度所吸引。然而,更为奇特的是衰减为低于光速的速度的光本身可能被记录。 P18 悬置和慢镜头是一种流行的悲剧形式,因为加速已经成为我们的庸常条件。在正常的流逝中,时间不再显现,因为时间的流逝已经在膨胀和扩展中构成为真实维度。它不再被意志照亮。空间也不再被运动照亮。由于目的已经失去,预言不得不再次介入,给它们带来悲剧性影响。 P21 说到底人们更期待灾难——它的所有苦难,至少满足了对一个惨烈结果的预言需要。至少它回应了对于政治秩序荒谬的广泛需要。恐怖主义的真实如出一辙:什么样的国家有能力防止或根除所有的恐怖主义于萌芽状态(德国)?它将不得不把自己武装为这样一种恐怖主义,在所有层面普遍恐怖化。 P24
    - 迷狂与惰性
    人质是一种超另类和超交换之间的关系。人质甚至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冒险:生命被从他那里偷出来用做替身。从某种意义上讲,那才是最糟糕的部分——人质本身不再冒任何风险:他完全被遮蔽,脱离了自身的命运。 P45 我们全部都是人质,我们全部都是恐怖分子。这种循环已经替代另一种主人和奴隶的循环,控制与反控制,剥夺与反剥夺。 P52 大众如同恐怖主义循环勒索的子宫。没有大众,就没有媒体,也就没有恐怖主义。 P58 至于人质,人们对他束手无策,人们不知道如何抛弃他。这是人质无法忘记的复仇,也是大众无法忘记的复仇。这是操控的死亡:它从不可能是策略,或从不可能取代策略。 P59 劫持人质就是一种绝望,企图挑战权力的平衡,在极端上再创一种交换,通过剥夺和消失(因此通过绝对的匮乏)使对象或个体具有无法估量的价值。同时,由于亵渎达到了消灭主体的程度,这一矛盾中失败的企图,使得交换价值在恐怖分子手中分崩离析。另一方面,以如此方式创造的这类处境,系统会迅速加以管控,发出警告,系统没有这一个体同样会运转良好。在某种意义上,不去解救人质甚至更好,因为逃脱的人质比死亡的人质更具危险性:他遭受侮辱,他唯一的权力就是邪恶的侮辱。 P65 事实上或法律上,社会甚至不再相信自身的存在,而只相信被迫的再生产,在市场的架构下,它把自己视为屈从于稀有、生产和交换的规则,像其他商品一样? 在世界中,公共场景的能量、作为神话和幻觉的社会能量(它是最大强度的乌托邦),处于消失的过程中,社会变得畸形和臃肿,扩张到了犬舍、乳腺体、细胞和腺的维度。曾经英雄般的优秀人物,时下却在治疗幼儿机构这样的巨大企业里被列入残疾、缺陷、退化、弱智和反社会的索引里。 P76 两种选择,两种可能:一切还尚未发生,我们的不幸来自一切从未真正的开始(解放、革命、进步)——终极乌托邦。另一种可能是一切已经发生。我们已经处于终结之外。所有的隐喻之物已经彻底物质化,崩塌进入现实。这是我们的宿命:终结的终结。我们身处超限定领域。 P95
    -超政治的修辞
    太糟糕了。我们身处伊甸园。幻觉不再可能。 P99 推动进步的既不是社会道德,也不是肯定性的社会价值系统,反倒是非道德和邪恶。 道德、价值、科学、理性的合理系统,主导的仅仅是社会的线性进化、它们可见的历史。但是,真正推动这些东西前进的更深层次的影响来自别处,来自名望、挑战,来自所有的诱惑或对抗的冲动,包括自杀的冲动。它们与反社会的道德或与历史、进步的道德无关。 角逐比道德强有力,角逐是非道德。时尚比审美强有力,时尚是非道德。我们的祖先可能会说,荣誉比美德更强有力,荣誉是非道德。在每一个领域,符号的败坏比真实更强有力,符号的败坏是非道德。赌博的规则是古老的,比劳作强有力,赌博是非道德。诱惑的所有形式比爱或利益强有力,诱惑是非道德。 P102 另一个非道德社会的例子是它自身无所不在的非道德性:意大利。为什么意大利不忧郁?(就像法国一样,甚至是社会主义的。) 毫无疑问,因为它是唯一已经集体跨过了拟真的虚拟门槛的社会——一种既可笑又微妙的拟真秩序中集体生活的精湛技艺。它不是故意地为此抗争——并且这就是为什么生活在那里最终更幸福的原因——这一使其他人不幸和沮丧的实体、价值和意义的缺失。其他人生活在被阻挠的拟真状态。在大多数情况下,意大利人生活在愉悦的拟真状态。在那里,法律已经——并且或许它总是已经——让位于游戏和游戏规则。所有的意大利人,从红色旅到情报机构,从妈咪到黑手党,从地震遇难者到P2牢房(神奇国家变为秘密社会!),某种意义上都是同谋,戏剧性以及现在的权力、法律、生存秩序或非秩序的拟真,一直都在纵容反讽——秘密协议保障了对所有这一切的表象策略的支配。这一约定还涉及政治和社会的错视画的影响,在痉挛中产生作用并消退,以及我们在影响中获取强烈的快感(我们在这里没有远离文艺复兴的模型)。真正的社会分配是诱惑的社会分配。 P107 光子交流是奇妙的。这样做,似乎它们利用了远距离的瞬间交互作用——超出光速的限定。来自未来的能量有可能修正系统的现实状况。 如何利用超快速的秘密机制来抵御这些光子的超光速反讽,挑战任何的分析工具? P117 信息将是终结宇宙的唯一通道,它从不会被自己耗尽。 P128 无论如何,统计数字的伟大不在于它们的客观性,而在于它们不由自主的幽默。 P130 大众根本不是压迫和操控的对象。大众不必被解放,在任何情况下,他们都不可能被解放。他们的一切(超政治)权力都是作为纯粹客体而存在的——亦即以他们的沉默和他们欲望的缺席来抵制任何使他们开口说话的政治期待。每个人都试图诱惑、恳求、邀请他们。 P132 人们不仅不想被告知他们想要什么,而且甚至不想了解它,甚至无法确定他们想要之物。面对这样一种吁求,邪魔在他们的耳边不断低语,把他们交给“劝说”他们的广告和信息的系统,为他们做出选择(或者把它交给政治家,他的工作就是使事情变得更好)。那么,谁正在掉进陷阱? P138 我们爱彼此吗?这里,我们正面临吸引和平衡的普遍原则的最疯狂的筹划,纯粹的幻觉。主题的幻觉,绝佳的现代激情。 爱始终保持着唯一的严肃和庄重的结局,保持着对不可能世界来说唯一的可能的宽恕。 P141 诱惑属异教,爱属基督教。 P145 爱是规则的终结,是律令的开始。 诱惑是成双的:如果我已经不被诱惑,我无法去诱惑;如果他已经不被诱惑,没有人能够诱惑我。 P147 诱惑某人不是投向他,也不是从心理上吸引他;诱惑并不理解在爱的名义下归属的嫉妒。 爱某人是使他与世界隔绝,清除他的一切痕迹,剥夺他的影子,把他拖入残忍的未来。像一颗死亡的星星围绕他者旋转,把他吸入黑光。 相较于诱惑,爱是松散的形式,是一种更加深远的解决方案,甚至是瓦解的方式,但它是可悲的瓦解。 P148 你怎么能够对某人说“我爱你”?他们显然是太脆弱了,以至于陷入一种宣言。 无论怎样幸福,“我爱你”都并不意味着它所说的,否则,它应该被理解——在诱人的氛围中(所有的动词都拥有秘密的氛围,在谓语和祈使语之外,它是诱惑的)。 P152 至于“我爱你”,它被说出来,不是要告诉你你被爱而是要诱惑你吗? “我爱你”会有另外一种意义。它不再是诱惑,它只不过就是一种绝望的祈愿:“我要求去爱你。”“我要求你爱我。” P153 在晚近的两三个世纪以来,通过母爱和来自它的多愁善感,我们的文化中始终存在一种所有爱的形式的过度决定论(包括自然之爱),只有诱惑逃避了这一点,因为它不是一种要求,而是一种挑战;它反对这一过度决定论,采用决斗来对抗融合的方式。 P154
    -反讽的策略
    是镜子。正是镜子令主体回归其致命的透明。如果说镜子引诱或迷惑了主体,那是因为镜子自身不具备本质或意义。只有纯粹的客体才是最高统治者,因为它破除了他者的统治并将他者困囿于其自身的陷阱当中。水晶复仇开始了。 P163 如果说冷漠注定要取得胜利,那么何必夸耀自身的差异呢?如果说沉默终将占据上风,那么何必利用自身的意义呢?客体的权力存在于它的讽刺性当中。差异(Difference)总是严肃的,但冷漠(Indifference)却是讽刺的。 P178 当所有的诱惑关系都屈服于理性关系,世界的的确确就将终结。 P218 理性的工作全然不是创造联系、关系和意义——这些已然太多。恰恰相反,理性所寻求的,是量产中性,创制漠然,消解不可分割的星群与基阵,使得这些不稳定的元素最终觅得自己的起因,或是在随机性的摆布下四处游荡。理性所寻求的是打破表象的无限循环。偶然性(亦即不确定元素的概率,它们各自的漠然,一言以蔽之,它们的自由)就是来自此种拆分。 简言之,唯一的偶然性是我们凭借对其形式的肃清而人为制造的。 P219 仪式之美并不在于主体,正如游戏的紧张感并不在于其后果或是欲望。仪式的游戏也总是被道德法则或欲望所打破。 P247 当代的典礼是为调控出现与消失而确立的。令人们着迷的是事物的幻影及其消失的双重奇迹。一直以来人们都渴望征服它们并洞悉其规则——生与死、群星的食蚀、激情的迷醉亦即自然循环的流转。只有我们现代文明才屈从于此种契约形式,并将一切交托给有形或无形形式的自由,名之曰偶然性;或是交托给归纳/演绎形式的关联,名之曰必然性。 P252 我们基本的命运并非存在和生存——如我们所以为的那样,而是出现和消失。这本身就在引诱并蛊惑着我们。这本身就是场景和典礼。我们绝不能相信是偶然性令事物出现和消失,我们的任务乃是使事物持续或为之赋予意义。偶然性绝不可能带来事物消失这样的奢侈场景——偶然性只会导致统计学意义上的灭绝。偶然性也绝不可能令某物显现——使某物真正显现,令其在外观的统治中澎湃不休的,势必是诱惑。而要使某物真正消失,使之分解为其外观,则非幻化的仪式不可。 P253 当符号不再表征命运,而是历史,那么,它们就不再是典礼性的了。当其背后藏匿着社会学、符号学、精神分析学,它们就不再是仪式。它们已经丧失了仪式行为内在的变形的力量。它们离真理更近,却丧失了幻想的力量。它们离真实更近、离我们的真实场景更近,却丧失了它们的残酷剧场。 P258
    -客体及其命运
    面对一个狂乱的世界,只有现实主义的最后通牒。这就是说,如果你想逃避掉世界的疯狂,那么同时你也就牺牲掉它所有的魅力。 随着其谵妄状态的扩张,世界只会加大在牺牲上的赌注,被真实讹诈。今时今日,幻觉已不起作用;为了生存,我们有必要向着真实的零度逼近。 P261 宿命理论之所以无限优越于灵魂自由理论的原因就在于此。宿命论消除了生命中仅仅是注定的一切——所有只发生一次的都不过是偶然,而只有发生第二次的才成为命定。 初次的邂逅既不具备形式也没有意义,静静地被误解和平庸所玷污。命定性只能借由此种先验生命的当前效应随后出现。而在这种发生中存在着一种意愿和能量,对此,任何人都一无所知,而它也不是某种隐藏秩序的复苏。完全不是。它是在光天化日之下,特定的事物去到其既定的存在之处。 倘若诸星以任意秩序升起、落下,那么天堂本身将失去意义。正是星星轨道的一再重复造就了天堂。而正是特定的命定逆转的一再重复造就了生命。 P271 一切都可以概括如下:让我们相信这么一个假说,哪怕只相信短短一刹,即,在事物的秩序中存在着一种致命的和谜样的偏好。 P275 在任何情况下,我们的现状中都存在着某种愚蠢。在事件中存在着某种愚蠢,对于命运而言不会不可思议。在真理与客观性的当前形式中也存在着某种愚蠢,一种高明的讽刺就可以饶恕我们。万事万物都以某种形式被偿还。万事万物都有其去处。真理只能令事物复杂化而已。 而众所周知,如果存在最后的审判,对我们每个人来说,在生命之救赎与永恒的片刻,唯一的片刻,我们将与谁共享这讽刺的结局? P276
    -处于邪恶的原则
    2016-06-26 10:32:06 1人推荐 1人喜欢 回应

Célès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922条 )

烛烬
1
爱的四十条法则
1
规训与惩罚
1
十二个圣诞故事
1
无止境的逃离
1
看不见的山
1
项塔兰2
1
弗兰基的蓝色琴弦
1
伊斯坦布尔孤儿
1
My Education
2
南方女王
1
幽灵
5
Look Homeward, Angel
1
阿尔及利亚柏柏尔主义研究
1
马格里布的柏柏尔人与他者
4
阿尔罕伯拉
1
密谋
1
时间之口
1
诗与歌
1
未竟的往昔
4
鲜花的废墟
1
思虑20世纪
10
小毛驴与我
1
奥克诺斯
1
加缪手记
1
加缪手记
1
加缪手记
1
Sexing the Cherry
1
Written on the Body
1
Gut Symmetries
1
Why Be Happy When You Could Be Normal?
1
The Daylight Gate
1
时间之间
1
艺术的共谋
1
解体概要
1
人类简史
1
路易十五的情人:德•蓬帕杜夫人
1
The Sociologist and the Historian
8
纳尔逊传
10
海权对历史的影响
6
我在指挥中央司令部
5
世界海军史
5
拥抱之书
5
美国的弑母文化
6
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
22
加缪传
36
战后欧洲史
40
孤独与团结:阿尔贝·加缪影像集
12
梦中的塞巴斯蒂安
1
济慈诗选
3
The Cambridge Companion to Oscar Wilde
2
The Passion
8
Cloud Atlas
10
拉丁美洲革命现场
1
古巴模式的更新与拉美左派的崛起
4
人与传媒/国民艺术素养读本丛书
2
一个诱惑者的日记
2
英文玩家
2
倾我至诚 为你钟情
3
極權的誘惑
26
巴西:未来之国
1
为何爱会伤人
1
记忆小屋
12
反语
1
女人明白要趁早之三观易碎
1
沉疴遍地
1
重估价值
5
介入的旁观者
10
存在之难
6
六千万法国人不可能错
6
雷蒙·阿隆回忆录
2
美国
10
冷记忆5
1
冷记忆4
3
断片集
4
冷记忆2
6
冷记忆1
42
论诱惑
8
看世纪末向你走来
2
南方纪事
1
一本杂志和一个时代的体温
1
世界观2009
4
不服从的江湖
11
媒体潜规则
9
阿特拉斯耸耸肩(上下)
25
阿桑奇自传
3
自私的德性
2
通往明天的唯一道路
2
责任的重负
14
身边的江湖
2
刀与星辰
3
蛾摩拉
12
奥尼尔剧作选
2
揭开真相
3
跨国灰姑娘
1
从摇篮到摇篮
1
岛屿书
3
设计信仰
2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
1
金球
1
在音乐与社会中探寻
6
你永远不会独行
1
社会主义:经济计算与企业家才能
2
爱情刽子手
2
朱生豪情书全集
2
迎向灵光消逝的年代
2
阿勒泰的角落
1
拜伦 雪莱 济慈 抒情诗精选集
4
灵之舞
11
冬吴相对论
6
拒斥死亡
1
此时此地
1
这么远那么近
5
旧制度与大革命
7
人生不相见
2
论美国的民主
18
守望灯塔
6
公共领域的结构转型
5
浮生取义
4
现代化的陷阱
1
地下
3
斜目而视
8
疯狂的眼球
2
开放中的变迁
4
伟大的电影
1
文化批评往何处去
14
与“众”不同的心理学
2
火 一弹解千愁
2
学会提问
1
哲学的慰藉
1
自私的皮球
10
荒原
1
知我者謂我心憂
8
逆天
1
人对抗自己
12
我的反间谍生涯
6
看见
5
论中国
4
苦炼
1
利维坦的道德困境
6
有生之年遇见你
3
卧底中情局
4
如果爱情可以转弯
1
时间的灰
7
特朗斯特罗姆诗歌全集
19
末世之家
2
金山
2
国王鞠躬,国王杀人
4
怀疑
1
盖特露德
3
德米安
3
加缪,一个浪漫传奇
14
我们的幸福时光
6
印度走着瞧
10
顾城哲思录
12
我的阿勒泰
3
圆舞
1
无梦楼随笔
2
流金岁月
1
项塔兰
4
七个心理寓言
2
罗曼·罗兰文钞
1
七十年代
2
北岛作品精选
2
朝圣者之歌
10
系统效应
8
温暖和百感交集的旅程
8
景观社会
4
美好生活
1
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
10
全球化时代的文化认同
12
以色列游说集团与美国对外政策
5
精神领袖
5
多元文化公民权
4
人以什么理由来记忆
5
文化与抵抗
4
想象的共同体
1
苇间风
1
针尖上的天使
2
源泉
8
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
9
自由
3
当尼采哭泣
4
诗人
2
飞女郎与哲学家
1
巨塔杀机
2
直捣蜂窝的女孩
4
从蒙田到加缪
6
盲刺客
5
钟形罩
1
法兰西组曲
2
野蛮夜歌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