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élès对《解体概要》的笔记(1)

解体概要
  • 书名: 解体概要
  • 作者: [法] 萧沆
  • 页数: 306
  • 出版社: 浙江大学出版社
  • 出版年: 2010-9
  • 第1页 解体概要
    浪漫是对规矩的僭越,对常理的备齐,也是对可能世界的开发,对新的联通方式的实验。 P7 萧沆的独特性,其实就在于他开创了一种彻底的复仇思想。他不是作为一个在私人事件上,在社会学意义上受到污辱、伤害而需要复仇的人,在对抗存在的诱惑,或是信仰的挑逗;他是以一种一旦觉醒,便无法再被生命幻觉平息的怀疑,在抗击那些宰制人的力量。他复仇的对象就是人内心,包括他自己内心,那份耽于拟订计划、开创业绩的意志。萧沆的清醒是在他对意志自觉的拒斥上,他一生都在声讨意志编织的虚幻世界,坚决地否定构筑这一世界的实用法则。对于还有能力信仰的人,他抱以怀疑;但他真正痛恨的,还是发号施令的意志。 P8

    -译者序言

    活着就是看不到自己的大小。 高贵只有一种,就在对存在的否定中,在俯瞰断壁残垣时,那一抹微笑里。 P9 反先知 精神把自己浪费在自己命名和规定的东西里了。它眷恋字词,痛恨滞重的沉默中的那份神秘,因此一定要把它变得轻盈而纯净;于是它自己变得轻盈了、纯净了,因此它的一切都已被减轻、都已被纯净。好下定义的毛病使它变成了一个雅致的刽子手,同时也是一个含蓄的受害者。 P11 在定义的墓地里 生命一再堆积无效的秘密,独占了天下的无意义,结果它所勾起的恐惧比死亡更多:它才是真正的未知数。 给生命一个确切的目标:生命便立刻失去了魅力。其目的之不明确使它高于死亡——而只需丝毫精准便能将它贬低到坟墓等级的庸俗。 P16 死亡变奏 一切预示着死亡的征状都会为生命添上一分新的质性,会改变它、扩展它。健康只是依照原样保存生命,使它停留在一种贫瘠的同质状态;而病痛却是一种动态,是一个人所能展开的最强烈的活动,一种疯狂的……静止的运动,没有任何动作,却大量得消耗着能量,满怀敌意却又充满激情地等待着那场无可挽回的爆发。 P18 死亡变奏 一个人所忍受的痛苦,若具备明确的特质,他就无权抱怨:他毕竟还有事可做。大痛大苦的人从不会倦闷:病痛占据着他们,就如同悔恨滋养着罪人一般。任何一种强烈的苦痛都会引出一种虚假的充实感,给意识提供一种可怕的现实,叫意识无从规避。 P22 时间的脱臼 只有艺术家的谎言不是彻底的,因为他只管发明自己。除了不可言传之中的那一种忘情,除了沉默不语、不可抚慰的感动中那一刻悬置,生命就只是在一片没有坐标的大地上响起的一阵喧哗,而宇宙则是一种患了癫痫的几何空间。 P27 解读堕落 每个命运,虽然在其本质上都不可动摇,却仍旧是专横无理的。如果我们的信念在自己眼里,看起来都像是因为一种轻浮的疯狂而生,那又该如何承受他人对自己所怀有的激情,和他们在每日的乌托邦里不停的自我繁衍呢?是什么理由使这一位将自己封闭在这一个他情有独钟的世界,而那一位又在另一个里头呢? 每一场命运都只是在几滴血迹周围战栗的颤音,得由我们的心情来决定,在它的痛苦组合当中,是有种多余而有趣的秩序呢,还是一个求取怜悯的借口? 如果说理性驳斥了求生的饥渴,那么,使行动得以延续的无,却有一种比任何绝对还高超的力量;它点出了所有生者默不作声的反死同盟,它不仅是生存的象征,而且就是生存本身;它才是一切。这份无,这个一切,无法赋予生命一种意义,但它却使生命可以继续是其所是:即一种未自杀状态。 P29 反死联盟 人从来就在痛苦,只是痛苦因当时哲学所维持的整体视野,而可以是“崇高”、“正义”或“荒诞”的。不幸是一切在呼吸的东西共同的经纬,但其存在的形式却发生着变化;而这些不同形式则构织了一系列顽固的形象,诱使每一个生命都以为自己是第一个如此痛苦的人。这种自觉独一无二的骄傲促使他去爱上自己的疼痛,去忍耐。在这样一个满是痛苦的世界上,每一个痛苦都唯我独尊,全然无视别的痛苦的存在。每个不幸的独特性则都是因为语言可以将它从词汇与感觉当众孤立出来…… P30 形容词霸权 我们的力量来源于遗忘和无能:无能去想象在同一个时间里所有不同的命运。没有人在当下理解了整个宇宙的痛苦之后,还能幸存下来,因为每一颗心都只能为一定数量的痛苦所濡染。 一切痛苦都能替代世界,而一切哀伤都召唤着另一个宇宙。 P42 耐性的关键 救赎会终结一切;也会把我们终结。谁,一旦得救,还敢自称活着?人真正活着,靠的是拒绝解除痛苦,和一种近乎宗教性的无神诱惑。救赎只吸引凶手和圣人,他们或者屠杀、或者超越了生灵,别的人也就只有醉醺醺地蜷曲在不完美之中…… 一切救赎理论的错误,都在于它们取消了诗意,那种意犹未尽的气韵。诗人如果得救,便会背叛自己:救赎是赞歌的死亡,是艺术与精神的否定。 P44 以救赎来消灭 在时间的句子当中,人们像一堆逗号一般切入其中,而你为了打断这句话,却把自己定成了一个句号。 P46 意识到不幸 法国人拒绝感受。在法国,这种并不在集体意义上存在:他们的沮丧没有任何形而上的性质,而倦闷又总是特别地指挥有序。 要想在根本上欲求别的事物,就必须脱离空间与时间,与一时一地活在最低的关联当中。法国历史之所以那么缺少断裂,正是由于这种对其本质的忠诚——它刺激我们偏好完美,于是悲剧所要求的未完成,就只能落空。在法国唯一一个有传染性的东西,是清醒,是对受蒙骗的憎恶,是对成为任何事物的受害者的厌烦。因此,一个法国人只有在充分意识的情况下,才会接受冒险;他要愿意上当,他要自己给自己蒙上眼睛;无意识的英雄主义对他来说,的的确确是缺乏品味的表现,是一次不雅的牺牲。然而,生命粗暴的歧义,就是要求在任何时刻,都是由想充当尸体、想形而上地受蒙骗的冲动,而不是意志来统领一切。 P50 模糊的巅峰 从土地上抽离,在时间中放逐,与自己直接的根割裂,这都是希望重归分离与撕裂之前的原初根源之中。 P51 模糊的巅峰 跟精神一样,心灵也打造乌托邦,其中最为诡异的,就是一个称作故乡的宇宙。在那里,人可以从自己得到休憩,而宇宙,不过是我们一切困倦通天的枕头。 P52 模糊的巅峰 智慧是垂死的文明最后的字句,是历史的黄昏时刻头戴的一道光环,是装扮成世界观的倦怠,是面对着其他更新鲜的神——和野蛮世界——即将降临,最终的宽容;智慧也是四处升起的末日挽歌中一段于事无补的旋律。因为智者——这清澈死亡理论大师,这位冷漠英雄、哲学末世及其蜕变与虚无的象征——他已经解决了自身的死亡这道难题……也就取消了一切的难题。 P56 黄昏思想家 一个从来没有想到过要取消自己,没有需要过绳索、子弹、毒药或大海的帮助的人,只是个奴性的囚徒,或是宇宙腐尸上蠕动的一条蛆。这个世界可以抢走我们的一切,可以禁止我们的一切,可是没有谁能够阻止我们消灭自我。 P58 自我毁灭的源泉 意识到了自由以后,我们对于自杀的决心更能掌控自如,而这一决心因为我们不去执行而变得益发诱人。它支撑我们捱过白天,更捱过黑夜;我们不再可怜,也不再被对手欺压:我们拥有至高的源泉。就算我们从来也不曾去使用它,就算我们最后是以传统的方式断了气,在我们的遗物中仍旧有一个珍宝:有什么财富能比每个人身上怀有的自杀念头更珍贵呢? 自杀的行为不正是出于一种更极端的救赎愿望吗?虚无难道就配不上永恒吗? P59 自我毁灭的源泉 不义统治着宇宙。每一个存在都是凭借另一个存在的死亡而存活的;而每一个时刻都像吸血鬼一样,急冲冲地陶醉于时间的贫血当中——世界是一场哽泣不休的闹剧…… P61 反动天使 解体是最高的生命法则:与没有生命的事物和它们的尘埃相比,我们离自己的尘埃更近,我们会死在它们前面,在俨然坚不可摧的星星们的注视下,奔赴自己的命运。 P63 反动天使 真正孤独的人不是被人抛弃的那一个,而是那个在人群中痛苦着、扮演着无可挽回的喜剧戏子,他在市集上拖曳着自己的沙漠,展示着他那微笑着的麻风病人的才情。那些过往的伟大孤独者是幸福的,他们不知道什么是表里不一,没有什么需要藏起来:他们只管跟自己的孤独倾心交谈…… P64 礼数之忧 所谓“文明人”,是指人不以自己的烂疮示人,是指人知道怎么尊敬那千万个世纪铸造出来的高雅虚假,因为谁也无权让人屈服于他自己的时刻……所有人身上都有一种世界末日的可能,但是所有人都在逼迫自己填平自己的深渊。如果每个人都让自己的孤独自由发挥,上帝就得重新创造这个世界,因为世界的存在,全赖于我们的教育和我们对自己的畏惧……而浑沌——就是抛弃人所学过的一切,就是成为自己…… P65 礼数之忧 我知道在离开一个人的时候,自己便脱去了一分误解,便失去了自己留给他的幻想…… 我们只可能欣赏一位死得毫无信念的英雄,他因为已经隐约地看到牺牲的深渊,所以才更勇于牺牲。 P67 虚空序列 生命若没有否定它的力量,将会令人无法忍受。我们掌握着可能的出路,掌控着逃亡的念头,所以可以轻而易举地便将我们自己废除,甚至在癫狂的极致之中,咳出这个宇宙。 铸造我们的材料,在它最深的杂污之中,有种苦涩的元素,只有眼泪能够抚慰。假如,每当哀伤向我们袭来,而我们能够借助哭泣脱身出来,那么,一切隐隐的伤痛与诗歌都必定会消失。然而有种天生的反感,借助教育的熏染,或者由于我们的泪腺失调而加重,注定我们只能成为双眼干涩的烈士。而无论怒吼高叫,还是狂风暴雨般的诅咒谩骂,或是闷闷不语怀恨在心,还有那嵌进肉身的指甲,乃至一场血腥表演所带来的宽慰,全都已经不再是我们疗伤的办法了。于是,我们才会人人都病了,才会每个人都需要一个撒哈拉,好去咆哮不止,或是一片波涛汹涌的大海,好在它的狂暴哀鸣之上,加入我们的更为狂暴的哀鸣。我们激情的巅峰需要一份夸张的崇高,一种中风的无限来当框架,它想要观看的是一场绞刑,而且正好要让苍穹做我们的残骸和世间万物的刑场。 P68 某些早晨 科学证明了我们的虚无。可是谁把握了这其间最终的教诲?谁曾经当过彻底慵懒的英雄?没有人无所事事:我们比蚂蚁和蜜蜂还要匆忙。 P70 忙碌的丧期 显而易见,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要做什么;可是我们非但不懒懒散散地拖着残躯,反而大汗淋漓,在恶臭的空气中气喘吁吁。全部的历史不过是一场腐败,它的气味飘向未来:于是我们向它奔去,而这也不过是由于一切解体都有热度而已。 P71 忙碌的丧期 身患希望,我们永远期待着,生命就只是一种演化成了幻觉的期待。我们什么都期待——连虚无也不例外——而不愿被限制在一种永恒的悬置状态,一种中性的神祗或是一具死尸的状态中。 P73 反放弃免疫 你的宝座将是一堆柴火,你的讲坛将是一套刑具。你所获的荣耀将会满目疮痍,你的王冠只是一片唾弃。 P74 世界之平衡 那些幸福的人是被一种无名的讽刺祝福过的玩具,他们跟你一样没有罪过。 P75 世界之平衡 宇宙无须讨论,只能表达。而哲学却无法表达宇宙。 P76 永别哲学 我们身陷一个满是冗言的世界,疑问与回答在其中完全是同一回事。 P78 永别哲学 真正悲剧性的存在,在那些善于调度折磨自己的秘密力量的人身上,几乎从来不会找到;不断地通过作品削减自己的灵魂以后,他们还能上哪儿找出力量,去达到行动的尽头?如此一位英雄,以一种绝妙的死法完成了自己,那恰恰就是因为他缺少在诗句中逐渐熄灭的能力。一切英雄主义,都是凭着心灵的天分,在偿还一种缺席的才华,每一位英雄都是没有才华的存在。正是这种无能把他推向了前方,丰富了他,而那些以创造花耗了自己的难言财富的人,作为存在却被抛到了后场,尽管他们的精神能够上升到所有人之上。 P82 遁途 我们这些曾经眷恋巅峰的人,对巅峰失望以后,最终爱上了自己的坠落,而且急着将它完成。人变成了某种怪异指令的工具,迷惑于那种触摸幽暗边境,触摸我们黑夜命运边界的幻觉。 P83 不抵抗黑夜 我们身上都藏着一个迟疑不决的刽子手,一个不曾实现的凶犯。而那些没有胆量承认自己想杀人的人,则必然在梦中肆虐,他们的梦魇必然充斥着尸体。 自由是一种伦理原则,却具备一种魔鬼本质。 P87自由的双重面孔 谁,凭着怎样的胆量,敢于肆无忌惮地冒犯生存? 谁,凭着怎样的力量,能够分解构成自己呼吸的元素? P90 模范叛徒 生命力的危机并不在病痛之中——病痛是斗争——而是在于一种模糊的恐怖,因为它拒斥着一切事物,把创造新鲜错误的力量,也要从欲望当中通通拿走。感官因此元气大伤,血管也干涸了,连器官都只能感受到那种把它们与自己的功能分割开来的间隔状态。一切都变得乏味,无论是事物还是梦想。物质中没有了香料,遐想中没有了谜语;美食与形而上学都同样成了我们欲望不振的受害者。长时间地等待着别的时间,等待着一些不再逃避时间的时刻,一些忠诚的时刻,来把我们重新安置在健康的平庸……和对其危害的遗忘之中。 P93 模糊的恐怖 要如何才能逃出自我的绝对性?也许得想像一个完全没有本能的存在,它没有名字,而且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形象。可是,世间的一切都在向我们投射我们自己的身影,就连黑夜本身也不够浓黑,无法阻止我们看到自己。由于我们对自己的印象太过深刻,所以我们生前与死后的不存在,也只是作为一种观念而已,只有在极少的一些时刻,才会对我们造成一点点影响。我们感觉自己生命延续的热度,就仿佛只是一种发生变异的永恒,而它的本质却永远不会衰竭。 P95 无意识的教条 人只可能喜爱那些未曾超过生存所需最低限度的庸俗的人。 P97 二元对立 如果有人不曾在四周散发一种模糊的惨白光芒,不曾留下一道来自遥远世界的忧伤痕迹,那他便还属于一门低等动物学研究的内容,更准确地说,就是人类历史的范围。 庸俗与忧伤的对立是如此不可调和。 P98 二元对立 在垂老之前,会有那样一个时刻,我们将收回热诚,在肉体的百般折磨之下驼曲腰身,走起路来半似残骸,半死幽灵......因为害怕与幻想成为同谋,我们还将镇压身上一切的律动。而由于没有学会把生命化解在一首十四行诗中,我们将只好拖拽着自己腐朽的褴褛,而因为曾经走得比音乐 比死亡更远,我们更将双目失明,一头跌进一次死气沉沉的永生...... P101 未来的阴影 生灵只有背弃了普世性才可能蓬勃发展……成为某种东西,无论条件如何,永远都是一种狂乱的表现,而生命——这朵成见之花——若能从中解脱出来,也只是为了凋落。 P102 成见之花 你已注定属于永恒空闲下来的时间、战栗的边缘和救赎来临时腐烂霉变的欲望,向着一次没有任何荣华或仪仗的最后判决动身,而你的思想,能想象到的全部尊严,也只有一场不真实的希望游行而已。 P117 怠惰 勇敢之人和胆怯之人都无法想象如何以一种明确的轻蔑来面对事物,他们把一切都拉到自己身上,都同样太过好动(而世上一切的邪恶,都来自于过度的骚动,来自于勇敢与懦弱所维持的那些生气勃勃的神话)。 P119 勇气与胆怯之过错 心灵的沸腾所引发的灾难,就连魔鬼也想都不敢想。你见到一个热烈的精神,那你必定最终会成为它的受害者。那些相信他们的真理的人,也就是人类记忆历来保存了印记的那些人,在他们身后所留下的必然是尸横遍野。 P122 仇恨的历程 纯洁无瑕的壮举,总要蜕化成公共事务;而任何加冕典礼,都必然使最为空灵的光环也黯然失色。仿佛武警保护下的天使——真理便这样死去,激情便如此丧生。 P123 仇恨的历程 人能够怜悯的,只可能是人希望它消失的东西,只可能是不配存在的东西。 P124 仇恨的历程 已经同意投身世事的人——不管他是以什么形式,革命的也好,保守的也好——都是在同一种可悲的自喜当中燃烧自己:他把自己的高贵与庸俗都混进了成长的混乱之中…… P126 “堕落众生” 自由只在那些没有生产力而颓废倦怠的追随者身上,只在那些末世的智慧当中,才能达到一定的幅度,而这末世的风格正在分解,只能引人心生一种满含讽刺的善意。 P133 追随者的幸福 被自己的暗夜抛下以后,他仿佛受制于一种快令他窒息的明亮,那不再结束的白昼,他不知该如何面对。什么时候光明才会停止散发光线,不再伤害存在于一切之前的那个暗夜世界的记忆呢?可怕的创造之前,那种恬静安然的浑沌,还有那种,更加柔软的,精神虚无的浑沌啊,看来真是一去不返了! P147 白昼之诅咒

    -解体概要

    一部传记只有呈现了命运的弹性,阐明了它所包含的变量有多少,才算是站得住脚。 诗歌表达的是我们不可能拥有之物的本质;它最终的意义在于:一切“此刻”都不可能。欢乐不是一种诗意的情感。 诗歌与希望之间,有种彻底互斥性,所以诗人才是一场热烈解体的受害者。当他通过死亡才充满活力时,谁还敢问他是怎么感觉生命的呢? P162 诗人的寄生虫 耽于梦想的征服者是人类最大的灾祸;可人却还是急冲冲地赶去崇拜他,因为他们总是被那些稀奇古怪的计划、那些有害无益的理想、那些病态龌龊的雄心所吸引。没有哪一个通情达理的人曾成为人人崇拜的对象,或是留下名字,或是影响某个事件。 P168 征服者的烦恼 每一代人都会为前一代人的刽子手树立丰碑。 世界历史,就是邪恶之史。想除去人类演变中的灾难,不啻于要构想一个没有季节的自然。 P169 征服者的烦恼 我们是多亏了在自己四周散布的那些不幸,才引起了别人的一点兴趣的。 P170 征服者的烦恼 怀疑不可能在音乐中开放:音乐不知讽刺,所以完全不是由智性的狡黠出发,而是因天真的温柔或激愤的细腻而动——绝妙之愚笨、无限之无心…… P171 音乐与怀疑主义 平庸的明智已经害死了陶醉——而世界却是从陶醉中冒出来的。 P172 音乐与怀疑主义 忧郁是自私心理的梦幻状态:除了自我之外再没有任何对象,也没有爱或恨的理由,只有那腔模糊的愁怨中反复的坠落,只有天戳之人不得地狱的辗转反侧,只有求死之热诚那同一种反复的执著……哀伤都还能满足于一个临时的框架,而忧郁却需要千百个空间、无限的景象,才能散发它阴沉又缥缈的优雅,和它那没有形状的痛楚。这痛楚,因为担心被治愈,竟会害怕自己的融解与波动会有一个限度。自尊心最乖异的这支奇葩,绽放在一片毒素之中,它是从中萃取出了它生命的活力,以及它所有缺陷之强悍。忧郁滋养于腐蚀它的一切,在它优美的名字之下,隐藏了失败者的骄傲和自怨自艾的哀鸣。 P175 关于忧郁 政治本能是原罪直接的后果,是坠落当下实在的体现。每个人都应该专注于自己的孤独,结果每个人却都只顾着监视他人的孤独。 P177 占优势的欲望

    -伺机思想者

    当一个民族,在不同程度上都艳羡稀有的感觉,当品味之精妙使它复杂了自己的反应,那它也就达到了一种致命的卓越。P182 人只有在诸神死去的空隙中才是自由的——而且一无所是;而在他们那些暴君繁荣昌盛之时,才会是奴隶——却才华横溢。P183 心理学是英雄人物的坟墓。几千年的宗教和思考已经削弱了肌肉的力量,决定的能力,冒险的冲动。怎么会不蔑视那些为荣耀而作的努力呢?一切不为精神那明亮的咒语所管辖的行动,都是古老的愚蠢在继续再生。意识形态被发明出来,也只是为了给许多世纪以来一直延续的野蛮根性,添上一层光辉,为的是掩盖所有人共有的杀人倾向。P186 当一个民族的血脉中再没有任何一种偏见的时候,他还拥有的资源就只剩他自我分解的意志了。P188 一个肆无忌惮放弃了偏见的民族,会不断地否认自我,直到再没有什么可以否认为止。P189 人没有能力不迷失。他的征服与分析本能,只想扩张自己的帝国,然后再分解其中的一切;他为生命添加的东西,都会反过来与生命作对。作为创造者,他是自己所造事物的奴隶,所以是恶的代理人。P195 亚当从天堂被驱逐出来的时候,不是去痛斥迫害他的那位,而是急匆匆地赶着命名万物:那是唯一一种适应它们并将之遗忘的方式——唯心主义的基础便从此奠定了下来。在第一个咿呀嗫喏之人那里,这还只是一种防卫反应的动作,到了柏拉图、康德、黑格尔,就已经成了理论。P197 凭着我们身上“深刻”的东西,我们成了一切罪恶觊觎的目标:只要我们还保持与我们的存在相符,就没有救赎可言。P199

    -衰败千面

    从万物赓续的角度来看,圣徒标志着一个绝对的终点,一种彻底的结局。 而相反的是那魔鬼,他显得多么积极呀,因为他一心只顾将我们限制在我们的缺陷当中,所以却在不知不觉中——背叛着他的本质——致力于将我们保存。将原罪连根拔起:生命便会突然凋谢。 P204 拒绝生殖 人会对神圣产生兴趣,必是因为对人间的悖论感到失望,于是人想去寻找别的、质性更为乖异、充满了未知气息与真理的悖论。 P206 圣徒传记美学家 一切神圣或多或少都具有西班牙性:假如上帝是个独眼怪神,西班牙便是他的眼睛。 P214 西班牙 你将永远只能是你所不是,以及是你所是的哀伤。 P220 摇摆

    -绝对之鬼脸与神圣

    真正的知识不过是在黑暗中的觉醒:只有我们失眠的总和能把我们与野兽及其同类区分开来。有哪一个丰富或者怪诞的想法是一个嗜睡者的成果?你睡意香甜?梦境安然?那你便不过在为那无名群莽增添分量。白昼仇恨思想,阳光令思想黯淡;思想只在黑夜当中开放……P238

    -知识的布景

    2016-06-30 11:55:25 7人喜欢 回应

Célès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922条 )

烛烬
1
爱的四十条法则
1
规训与惩罚
1
十二个圣诞故事
1
无止境的逃离
1
看不见的山
1
项塔兰2
1
弗兰基的蓝色琴弦
1
伊斯坦布尔孤儿
1
My Education
2
南方女王
1
幽灵
5
Look Homeward, Angel
1
阿尔及利亚柏柏尔主义研究
1
马格里布的柏柏尔人与他者
4
阿尔罕伯拉
1
密谋
1
时间之口
1
诗与歌
1
未竟的往昔
4
鲜花的废墟
1
思虑20世纪
10
小毛驴与我
1
奥克诺斯
1
加缪手记
1
加缪手记
1
加缪手记
1
Sexing the Cherry
1
Written on the Body
1
Gut Symmetries
1
Why Be Happy When You Could Be Normal?
1
The Daylight Gate
1
时间之间
1
艺术的共谋
1
致命的策略
1
人类简史
1
路易十五的情人:德•蓬帕杜夫人
1
The Sociologist and the Historian
8
纳尔逊传
10
海权对历史的影响
6
我在指挥中央司令部
5
世界海军史
5
拥抱之书
5
美国的弑母文化
6
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
22
加缪传
36
战后欧洲史
40
孤独与团结:阿尔贝·加缪影像集
12
梦中的塞巴斯蒂安
1
济慈诗选
3
The Cambridge Companion to Oscar Wilde
2
The Passion
8
Cloud Atlas
10
拉丁美洲革命现场
1
古巴模式的更新与拉美左派的崛起
4
人与传媒/国民艺术素养读本丛书
2
一个诱惑者的日记
2
英文玩家
2
倾我至诚 为你钟情
3
極權的誘惑
26
巴西:未来之国
1
为何爱会伤人
1
记忆小屋
12
反语
1
女人明白要趁早之三观易碎
1
沉疴遍地
1
重估价值
5
介入的旁观者
10
存在之难
6
六千万法国人不可能错
6
雷蒙·阿隆回忆录
2
美国
10
冷记忆5
1
冷记忆4
3
断片集
4
冷记忆2
6
冷记忆1
42
论诱惑
8
看世纪末向你走来
2
南方纪事
1
一本杂志和一个时代的体温
1
世界观2009
4
不服从的江湖
11
媒体潜规则
9
阿特拉斯耸耸肩(上下)
25
阿桑奇自传
3
自私的德性
2
通往明天的唯一道路
2
责任的重负
14
身边的江湖
2
刀与星辰
3
蛾摩拉
12
奥尼尔剧作选
2
揭开真相
3
跨国灰姑娘
1
从摇篮到摇篮
1
岛屿书
3
设计信仰
2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
1
金球
1
在音乐与社会中探寻
6
你永远不会独行
1
社会主义:经济计算与企业家才能
2
爱情刽子手
2
朱生豪情书全集
2
迎向灵光消逝的年代
2
阿勒泰的角落
1
拜伦 雪莱 济慈 抒情诗精选集
4
灵之舞
11
冬吴相对论
6
拒斥死亡
1
此时此地
1
这么远那么近
5
旧制度与大革命
7
人生不相见
2
论美国的民主
18
守望灯塔
6
公共领域的结构转型
5
浮生取义
4
现代化的陷阱
1
地下
3
斜目而视
8
疯狂的眼球
2
开放中的变迁
4
伟大的电影
1
文化批评往何处去
14
与“众”不同的心理学
2
火 一弹解千愁
2
学会提问
1
哲学的慰藉
1
自私的皮球
10
荒原
1
知我者謂我心憂
8
逆天
1
人对抗自己
12
我的反间谍生涯
6
看见
5
论中国
4
苦炼
1
利维坦的道德困境
6
有生之年遇见你
3
卧底中情局
4
如果爱情可以转弯
1
时间的灰
7
特朗斯特罗姆诗歌全集
19
末世之家
2
金山
2
国王鞠躬,国王杀人
4
怀疑
1
盖特露德
3
德米安
3
加缪,一个浪漫传奇
14
我们的幸福时光
6
印度走着瞧
10
顾城哲思录
12
我的阿勒泰
3
圆舞
1
无梦楼随笔
2
流金岁月
1
项塔兰
4
七个心理寓言
2
罗曼·罗兰文钞
1
七十年代
2
北岛作品精选
2
朝圣者之歌
10
系统效应
8
温暖和百感交集的旅程
8
景观社会
4
美好生活
1
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
10
全球化时代的文化认同
12
以色列游说集团与美国对外政策
5
精神领袖
5
多元文化公民权
4
人以什么理由来记忆
5
文化与抵抗
4
想象的共同体
1
苇间风
1
针尖上的天使
2
源泉
8
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
9
自由
3
当尼采哭泣
4
诗人
2
飞女郎与哲学家
1
巨塔杀机
2
直捣蜂窝的女孩
4
从蒙田到加缪
6
盲刺客
5
钟形罩
1
法兰西组曲
2
野蛮夜歌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