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盛京对《哲学的邀请》的笔记(2)

刘盛京
刘盛京 (建一所房子,于世界和我之间)

读过 哲学的邀请

哲学的邀请
  • 书名: 哲学的邀请
  • 作者: [西] 费尔南多.萨瓦特尔
  • 副标题: 人生的追问
  • 页数: 210
  • 出版社: 北京大学出版社
  • 出版年: 2007-9
  • 第999页 序:哲学是什么?为什么学哲学?

    哲学是什么?

    哲学是一种与信息和博学完全相反的东西。

    科学vs哲学

    1. 信息:事实提供给我们的东西、以及所发生的事件的原初机制。 2. 知识:反思所收到的信息,根据其意义上的重要性划分等级,寻找总体原则并将其整合起来。 3. 智慧:把知识与人生选择和我们能够选择的价值观联系起来,确立如何根据我们已知的东西更好的生活。
    科学介于信息和知识之间;哲学则介于知识和智慧之间。

    相同点:

    无论是科学还是哲学,都试图忽地啊由现实产生的问题。科学源于哲学。

    不同点:

    1)WHAT&HOW v.s. WHY:科学试图解释事物是如何构成、如何运作的。哲学则试图回答事物对我而言有什么意义。 2)客观 v.s. 主体:科学在谈论主题时必须采取客观化的视角;哲学则总是保持这样一种意识:知识必然具有一个主题,人类必须是它的主角。 3)分割 v.s. 关联:科学将认知分割和细化;哲学则坚持将一种知识与其他知识联系在一起。 ....... 4)解决方案vs各种回答:科学对现实问题提出解决方案;哲学并不提供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案,只是提供各种回答,而且这些回答并不能因此就终结问题。 5)直接利用vs重新亲历:我们可以直接利用以往科学家所找到的解答,而无需重新亲自推算其解答过程;但当一个人想要进行哲学思考时,他决不能满足于照搬其他哲学家的回答,他必须重新亲历哲学先辈们已经走过的路。 6)改善整体认知vs扩展个体认知:科学进步的目的是改善我们队显示的整体认知;而哲学探索的目的则是为了帮助改变投身于哲学思考的个体的世界观并扩大其眼界。 7)可替代vs需亲历:一个人可以为了他人而进行科学研究;但却不能为了他人进行哲学思考。 8)变简单vs变复杂:科学发现使得以后的科学家的工作变得简单;哲学家的贡献却使得其后致力于思考的人的工作变得更加复杂(尽管同时更加丰富)。

    为什么学哲学?

    能够得到满意解答的问题,是科学所要处理的问题;永远不可能彻底解决的问题,以一种永远不能尽如人意的方式回答它们,则是哲学的任务
    哲学的主要任务,就是质疑并澄清我们每个人日用不疑的及其普通的概念。
    哲学是不能被教导的,能被教导的知识如何去进行哲学思考;因为哲学并不是传播一种由他人总结出来的知识,而是一种方法。

    未经思考的人生是不值得过的!

    一种没有经过反思的人生,也就是那些从来不权衡自己对重大问题的现有回答、也从不尝试亲自回答它们的人生,是根本不值得过的。
    2016-10-25 21:26:09 回应
  • 第1页 死亡

    哲学所要讨论的是生命,是活着意味着什么,是如何生活得更好。 拉罗什福科公爵:

    死亡和太阳一样,都不能面对面地注视。

    斯宾罗莎:

    自由的人绝少想到死;他的智慧,不是死的默念,而是生的沉思。

    意识到自己的死亡

    意识到我自己将会死去,难道不正是死亡本身的一部分吗?
    正是从那一刻起(意识到死亡),我开始学会了思考——理解了学习或重复他人的思想,与拥有真正是属于自己的思想之间的区别所在。
    一个人只有在认识到自己终将一死的时候,才会开始思考生命。
    个体对于死亡的确定性使我们变得人性化,变成真正的人——有死的人。希腊人用同一个词来表达「人」和「有朽者」。
    因为有死,才构成了生命。

    死亡让生命变得重要

    正是死亡的确定性,使得生命——我们唯一的不可重复的生命——变得对我来说至关重要。我们生命的全部任务和使命,都是在死亡面前的种种抵抗形式,尽管我们知道死亡是不可避免的。正是对死亡的意识,使生命变成一件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十分严肃和值得深思的事情。如果死亡压根不存在,那么我们一生中就能看到无限多的东西,也就会有足够的时间去观看去体验,但我们却几乎没有什么可以做的(因为几乎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避免死亡),也就没有什么可思考的。

    死亡是一件必然的、绝对个人化的、不可转移的事情

    知道每个人都会发生一件可怕的事,与知道这件可怕的事将要发生在自己身上是多么的不同!
    死亡不仅是确定无疑的,还永远都是随时可能降临的。
    没有人年轻得不能死,也没有人年老得不能再活一天。
    我们死亡,不是因为生病,而是因为我们活着。
    我们每个人离死亡的距离总是一样远。

    所有宗教的意义就是为死亡赋予意义

    愉快的梦境衍生出天堂的概念,噩梦则是地狱的预兆。

    死亡没有什么可怕的

    死亡没有什么好怕的,因为我们从来都不与它共存:当我们在时,死是不在的;当死亡到来时,我们就已经不在了。
    永恒之死:从未有过也永远不会有的永久性的死亡。
    我们从来不会经历「死」的状态,可怕的是对死亡的自觉意识。
    为那些我们已经不在人世间的将来岁月感到不安和忧虑,与为那些我们尚未来到人世间的过去的岁月感到不安和忧虑一样怪异。我们在出生之前从未因不存在而痛苦,为何要害怕死亡之后的不存在呢?
    但是,现在我已曾活过,我知道什么是活着,也能够遇见跟随死亡而失去的东西。所以,死亡如今就成了困扰我的东西,也就是说,我已经事先产生了失去我所拥有的这一恐惧感。

    死亡强行将我们变成思想者

    死亡是我们思考,强行将我们变成思想者,变成一种沉思的存在者。
    死亡就其自身而言,是一种纯粹的否定,是生命的背面,它总是通过种种方式投射到生命本身,就像照片的底片总是要去被制成正片。
    死亡引发我们思考,但思考的却不是死亡,而是生命!
    2016-10-25 21:23:32 2人喜欢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