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盛京对《一个青年的肖像》的笔记(11)

刘盛京
刘盛京 (建一所房子,于世界和我之间)

在读 一个青年的肖像

一个青年的肖像
  • 书名: 一个青年的肖像
  • 作者: 徐芜城
  • 页数: 234
  • 出版社: 上海三联书店
  • 出版年: 2015-3
  • 第154页

    《一个青年的肖像》徐芜城

    作者/徐芜城

    他在真实中看到了虚假,

    于是索性取消了真与假的界限,

    他决定成为这个失重世界的一分子:

    虚妄的创造者们多么荒唐,

    做一个纯粹的观赏家才是伟大的事业。

    面对飘落在马路上的一片悬铃木树叶,

    他努力忘记头脑中的那些知识:

    关于它的名称、构造、种属、实用价值……

    他要和它们建立全新的关系:

    一个人和一片叶子,

    他想,自己也不过是一片人形的叶子,

    而这片叶子也自有完整的生命。

    他将这片叶子拣起,夹进一本薄薄的诗集,

    “某月某日,拣于某某街道,

    一个穿粉红衣服的女人从树下走过,

    几个小学生喧闹而去,永不复返。”

    一切都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他把这种哲学投射于每一个偶然,

    他与万物共同,他是全体的一部分,

    而不只是一个公司职员、一个诗歌爱好者,

    他是全体本身。

    一切旧的思虑变得荒谬无比:

    金钱、地位、名声,

    大树的树冠何曾耻笑过水面上的浮萍?

    太阳也从不遗弃肮脏之地。

    在这个无善无恶的世界里,

    他用身体思维,他对一切都感到着迷,

    大与小、美与丑、新与旧,

    都失去了意义。

    他仿佛是在这个城市里终日漫游,

    他仿佛生活在时间之外,

    犹如从一个野心勃勃的植物学家,

    变成了一头踟躇林间的野山羊。

    他看到万物互为因果,

    他看到一条狭窄街道的不可穷尽。

    叶子无声地落下,然后腐烂,

    我乐于变成这样的事物。

    我要把自己献给一条街道,

    我要穷尽我的一生,

    探索它所蕴藏的奥秘。

    别的城市与我有何相干?

    这条街道就是我无限丰富的宇宙,

    它是我活的日记,

    是我昨日复昨天的墓地。

    他变得多愁善感,

    时刻感受到生命的流逝,

    周围的一切全都如同奇迹般熠熠生辉,

    富有启示:这些擦肩而过的陌生人

    (衣服,姿态,眼神……),

    这名快乐得莫名其妙的小贩,

    这个忧郁、凶相的老头……

    他抽身而出,打量着自己,

    感受着自己的感受,

    它们新鲜、丰盈、无穷无尽。

    生活犹如伟大的馈赠:阳光、轻风、

    小公园里的草皮、黄昏时分忽然亮起的街灯,

    他第一次走进了波德莱尔的城市:

    啊,陌生人,我本会爱上你们!

    这个容易满足的浮士德时时刻刻都在赞叹:

    美与丑,都请你们留住。

    每一个瞬间都是永恒,

    因为这是上帝所创造的一瞬,

    他是第二个秘密见证人。

    在这个生活美学家面前,

    世界变成了一座无尽的画廊,

    每一个场景,每一个偶然,

    都是一幅伟大的杰作,

    有着清晰可辨的独特笔触;

    那些画中人却完全不懂得欣赏自己的神秘,

    对于大师的风格,他们丝毫不以为奇,

    他们像天空一样不懂得自己的辽阔,

    他们像婴儿一样不懂得自己的天真

    ……

    后来呢?

    后来,我在酒桌上见过他一次,

    我简直无法理解神明的意志,

    在那个审美家的身体里,

    居然冒出了一个轻浮而放荡的灵魂,

    当年那个羞涩寡言的青年,

    现在居然满嘴猥亵的言辞。

    我看到,当年对平凡之物的赞美,

    变成了对崇高之物的嘲笑,

    最后变成对卑贱之物的偏好;

    如果说他曾像一个白日梦患者一样

    着迷于和一片悬铃木树叶的对视,

    现在,他已经从梦中醒来,

    他现在更愿意迷失于交欢的快感……

    在当年那个平和、宁静的青年身上

    其实涌动着一种巨大的热情,

    现在它已经消耗殆尽。

    在他青春期的最后一个阶段,

    那种巨大的热情与整个世界,

    内与外,曾经保持过

    完美而短暂的和谐。

    朗读:http://www.ximalaya.com/31999610/sound/37009320/

    2017-11-18 00:03:30 1人喜欢 回应
  • 第109页

    《我的感受》徐芜城

    我有一些感受,我相信是人所共有,

    别人怎么活,我也怎么活,

    别人怎么开心,我也怎么开心,

    别人怎么发愁,我也怎么发愁。

    我有一些感受,我相信是我们这种人所特有,

    我在一些书里,在一些人的眼里读到它们,

    对于别的人,它们是梦呓和想象,

    写在诗里,现在脸上,他们以为我们在撒谎,在夸张。

    它们 在我们身上活跃着,活跃在今天,

    某个偏僻之乡的某个人身上,一如活跃在千年之前,

    只要我们这种人没有死绝,

    它们也将出现在千年之后的某些人心里。

    还有一些,为数极少,

    为我个人所独有,

    一旦我从世上消失,

    再也不会有第二个人这样感受。

    朗读:http://www.ximalaya.com/31999610/sound/46271385/

    2017-11-18 00:06:35 回应
  • 第218页

    《同时体验到……》徐芜城

    当一只青蛙吞下一只蜻蜓,

    有人看到神圣的秩序,

    有人看到这秩序并感到厌恶,

    有人看到轮回,

    有人看到无意义的生存与死亡,

    有人同时体验到蜻蜓的痛苦

    与青蛙的满足。

    2012

    朗读:http://www.ximalaya.com/31999610/sound/46271103/

    2017-11-18 00:09:01 回应
  • 第41页

    《彻底沉溺于内部的人》

    他弄瞎了自己的双眼又刺穿了耳朵,

    仿佛犯下双倍罪孽的俄狄甫斯。

    熟悉的东西已全部失去,

    再猛烈的咳嗽都无声无息。

    摸到纸和笔,也不再有书写的热情:

    这最后的黑暗和死寂之中,

    内脏如何蠕动,回忆如何刺痛,

    耳中扩散又收拢的阵阵嗡鸣,

    是来自外部,还是来自体内?

    朗读:http://www.ximalaya.com/31999610/sound/46268792/

    2017-11-18 00:11:21 回应
  • 第82页

    《失眠者》徐芜城

    他的思想,他的风度,

    他的藏书,他的生活,他的名声,

    全都化为乌有,当他久久无法入睡,

    他的黑暗像囚犯的黑暗一样狭窄,

    像猩猩的黑暗一样原始。

    2005

    朗读:http://www.ximalaya.com/31999610/sound/46270308/

    2017-11-18 00:14:30 回应
  • 第40页

    《回忆》

    他想象着自己在晚年的某个晚上,回忆今天 ——多年以前,那个年轻人所想象的,并不是我, 神明的智慧也不能使他获得这种想象。 尽管我和这个人拥有着同一个名字, 甚至同一个身体(多么讽刺), 但是,他不懂得老年,正如现在, 我也已经将他的感受全部忘记。

    2004.3.25

    朗读:http://www.ximalaya.com/31999610/sound/46269488/

    2017-11-18 00:18:06 回应
  • 第66页

    《幽闭》

    自我幽闭的隐居者发现

    自己的身体是世界上最嘈杂的小镇

    朗读:http://www.ximalaya.com/31999610/sound/37718045/

    2017-11-18 00:19:38 回应
  • 第63页

    《逝者》

    他是否也曾经陷入不安, 为一件悬而未决的事情彻夜不眠? 他思考,犹豫,祈祷,妄想, 如今一切都化为乌有。 他和这个世界的距离, 比天上的浮云和地上的微风之间的距离 还要没法丈量。

    熟睡者很快就会醒来, 正如马路上的行人正纷纷走向梦境, 婴儿们将会长大,衰老,疾病缠身; 我们预言还没有发生的事情, 却看不清已经结束的人生。

    街头路边,那些擦肩而过的灵魂, 认不出彼此之间的印记: 我们前行,如同后退; 活着,却在死去, 我们只能是自己,却不知道自己是谁, 我们熟悉这个宇宙, 却又处处陌生。

    朗读:http://www.ximalaya.com/31999610/sound/37718011/

    2017-11-18 00:22:50 回应
  • 第93页

    “停”

    黑暗里的失眠者觉得自己

    仿佛一只密封的玻璃瓶子,

    浮在看不见的湖面,

    即使遥远对岸上的一片树叶坠入水中,

    也会让它长久地晃动。

    有时候,它多么希望有一颗心,

    一颗可以控制自己身体的心,

    当它说“停!”,身体就停住,一动不动;

    当它说“消失!”整个湖面,

    连同它自己都全部消失。

    2006.3.11

    朗读:http://www.ximalaya.com/31999610/sound/37011876/

    2017-11-18 00:31:32 回应
  • 第230页

    解脱

    他在黑暗里呆坐了很久很久, 最后痛苦得不行了,他伸手打开台灯, 啊,原来黑暗会加深痛苦, 像孤独一样,让痛苦以几何级数倍增。

    于是他下楼去,保安正在值班室的椅子上打瞌睡, 这个疲惫的老头,一生大概也充满了苦闷。 午夜的街头,路灯、出租车、超市的灯光、夜空, 都在悄悄帮助他,各自吸走一部分痛苦。

    超市营业员阿姨穿着厚厚的脏棉袄, 恶狠狠地扔过一包香烟(门铃声让她从梦境回到寒夜)。 他朝公园走去,回想着她那冷漠的表情, 啊,原来别人的烦恼可以减轻我们的绝望。

    他在公园长凳上坐下,抽烟。灌木丛那边, 有个浑厚的男中音独自唱起一首首老歌, 《长征组曲》,《喀秋莎》,《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他就静静地听着,这抒情、孤独、不合时宜的歌声。

    2013.2.2

    2017-12-25 21:58:45 回应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