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夷子对《美国、俄国和冷战》的笔记(7)

希夷子
希夷子 (视之不见名曰夷,听之不闻名曰希)

读过 美国、俄国和冷战

美国、俄国和冷战
  • 书名: 美国、俄国和冷战
  • 作者: [美] 沃尔特·拉费伯尔
  • 页数: 370
  • 出版社: 世界图书出版公司
  • 出版年: 2011-2
  • 第20页
    这位身材肥硕、满头银发的参议员正体现出这么一个不言自明的道理:当美国人无力主导国际事务时,他们就倾向于成为政治上的“孤立主义者”;而当他们行有余力时,便摇身一变而为“国际主义者”。
    自黑漂亮
    2013-06-15 20:59:02 1人推荐 回应
  • 第36页
    在国内,斯大林宣布了一个新的五年计划,之后发动了一场激烈的意识形态运动,旨在消除西方的影响,神化和宣传斯大林的教条,并对斯大林本人大搞个人崇拜。安德烈•日丹诺夫(Andrei Zhdanov)的名字很快和这场运动联系在一起了。一位熟悉此公的观察者如此形容这个政治局里所谓的“知识分子”:“五短身材,修剪齐整的褐色短髭,高高的额头,尖尖的鼻子,一张有些病容的红脸,”他在“每个方面都略有所知”,但是对哪一门也谈不上精通,“这是一个在马克思主义著作中拾取关于其他领域的学问的知识分子的典型。”日丹诺夫断言马克思列宁主义有一种拯救全人类的使命,有权“以新的普遍人类道德来教导他人”。
    2013-06-15 21:17:23 回应
  • 第52页
    所以说,美国人以为之所以投身于冷战,是为了杜鲁门主义给出的那些他们能够搞懂而且听上去很对的理由;但实际上他们是被那些他们不了解的原因推向冷战的。这样,正如杜鲁门和艾奇逊所愿,杜鲁门主义变成了一个意识形态的盾牌,掩藏在其后的是美国稳步重建西方政治经济体制和打击激进左翼的行动。因此自1947年以降,任何对于西方体制的威胁都可以很容易地被解释为是共产主义煽动的,而不是来自于体制本身困境所产生的问题。这是杜鲁门主义影响深远的和悲剧性的后果。
    2013-06-15 21:40:28 回应
  • 第92页
    1948年,胡转而向共产党中国寻求援助,这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个轻松的决定,因为印度支那人对这个庞大邻国的恐惧和战争已经持续了一千年之久。(1946年,胡志明因试图与法国人谈判而招来批评,他在安抚批评他的人时说:“闻法国人的屎味一时,总胜过吃一辈子中国人的粪便。”)
    这段能过审充分说明书报检查官都tm在划水。
    2017-02-15 21:14:23 1回应
  • 第125页
    中东、非洲、亚洲和拉美的民族主义狂潮兴起,欧洲殖民统治和保守的君主政体土崩瓦解。高度腐败的埃及法鲁克王朝国王很准确的把握了这股时代的新趋势。当民族主义军官把他赶出埃及之时,他预测到十年之内将只会“有五个国王幸存:红桃王、梅花王、方块王、黑桃王还有英国国王。”他错得并不太离谱。
    2013-06-16 19:50:41 回应
  • 第203页
    日本也开始批评战争的升级。同时,在1966-1975年间,日本人通过向美国和他们的北越敌人出售军需物资,每年至少赚到了10亿美元。美国士兵使用着日本的手表、照相机、啤酒和卫生纸,他们的尸首也被装在日本制造的聚乙烯敛尸袋中运回美国。对一些人而言,越南战争使之获得丰厚利润,尽管他们也会对它予以谴责。
    2013-06-18 15:12:05 回应
  • 第246页
    里根在巴西访问时,却向“玻利维亚”的主人祝酒;在一次重要的国家安全会议上,他误以为苏联的SS-19导弹要比SS-18大,因为19要比18大。到1981年末,里根的国家安全委员会顾问发现他对外交政策的基本知识是如此无知,以至于不得不给他放映简单的由政府制作的教学影片。在这期间,里根几乎没有提出任何问题,除了“我应该说什么?”
    2013-06-18 21:10:35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