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舔丝绒 (2)

  • SEVENTEEN 342
    “有太多事要做了!” “我不信这些事情真的都得你来做。你从来都不累吗?” 我会累啊,”她说着又打了个哈欠,“你也看到了!但从来不会厌倦。" “但是弗洛,如果这是个没完没了的事情,为什么还要做呢?” “为什么?因...
  • FOUR 72
    但是,他总结道,孩子不是为了取悦父母而生的,也没有哪个父亲能指望女儿一直留在自己身边。“长话短说,南南,哪怕你是要去魔鬼那里,我和你妈妈也宁愿看到你快乐地从我们身边飞走,而不是悲哀地留下,然后也许...

帷幕 (1)

  • 00
    我们年轻人也许是自私的,但我们的自私是纯粹的。至少我们只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不是想让别人都按照我们的意愿行事,我们并不想把别人变成我们的奴隶。”

月夜潜者 (1)

  • 第255页
    或许每个人的身体最深处,都藏着这么一个地方吧。而找到它的前提是:在长久的岁月中,作为夫妻,甘苦同心;作为知己,互尊互重;作为不得不勇敢生活下去的渺小生物,互怜互爱。

象棋的故事 (2)

  • 第19页
    一种包含着各种矛盾的独无二的混合物:这种游戏既是古老的,又永远是新颖的;其基础是机械的,但只有靠想象力才能使之发挥作用;它被呆板的几何空间所限制,而同时它的组合方式又是无限的;它是不断发展的,可又...
  • 第16页
    我素来感兴趣的就是各种有偏执狂的人,即囿于某种单一的思想不能自拔的人,因为一个人用来局限自己的范围愈狭小,他在一定意义上就愈接近于无限。正是这种表面上看来对世界上的一切都漠不关心的人,像白蚂蚁一样...

尤比克 (1)

  • 第67页
    “我们说“意外',”赫伯特说,“只是彰显上帝之手。在某种意义上,凡是生命,都可称之为一个“意外'。事实上一” “我无意讨论神学。至少现在没有。”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