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灵对《暗恋》的笔记(4)

戒灵
戒灵 (耕田放牛)

读过 暗恋

暗恋
  • 书名: 暗恋
  • 作者: 八月长安
  • 页数: 312
  • 出版社: 湖南文艺出版社
  • 出版年: 2012-1-15
  • 第200页 我愿意

    洛枳一路狂奔到大厅门口的时候,刚好听到陈静说:“我愿意。” 洛枳发现自己错了。任何时候,“我愿意”这三个字都那么打动人,哪怕在一场不那么打动人的婚礼上,司仪太过聒噪,宾客大多素不相识,小孩子在席间哭得太吵闹——可是一句“我愿意”,永远包含着或幸福或悲壮的勇气。 人心难测,世事无常。 但我不愿意将自己的一切都交予这些不确定。总有一些事情,是我不计后果,跟随本心,甘愿乐意。

    2015-01-03 14:04:56 回应
  • 第201页 玛丽安

    拜洛枳所赐,顾止烨消失的那天,醉酒又淋雨的江百丽大病一场,只是这一次戈壁没有再给她送清粥小菜。病愈之后的百丽在暑假的时候跑去了贵州支教,又在新学期加入了一个艾滋病患者的社会组织,每个周六还要去城郊的一个老年之家做义工。 洛枳曾经逗她,问江百丽是不是将一腔爱意洒向全社会了,江百丽却非常非常郑重地回答道:“这种事情,让我心里踏实。” “我照顾的一个老奶奶已经九十岁了,有机会就给我看她老伴的照片,讲他们的事情。我给他们排练合唱,帮他们做的每一件小事情都会得到感谢,也都能看到切切实实的效果,你要知道,我从来没有收获过这种脚踏实地的快乐。

    2015-01-03 15:06:50 回应
  • 第203页 回忆玛丽安

    那是蓝色九月的一天, 我在一株李树的细长阴影下, 静静搂着她, 我的情人是这样, 苍白和沉默, 仿佛一个不逝的梦。 在我们头上,在夏天明亮的空中, 有一朵云。 我的双眼久久凝望它, 它很白,很高,离我们很远, 然后我抬起头,发现它不见了。 自那天以后,很多月亮, 悄悄移过天空,落下去。 那些李树大概被砍去当柴烧了, 而如果你问,那场恋爱怎么了? 我必须承认:我真的记不起来, 然而我知道你试图说什么, 她的脸是什么样子我已不清楚, 我只知道:那天我吻了她。 至于那个吻,我早已忘记, 但是那朵在空中飘浮的云, 我却依然记得,永不会忘记, 它很白,在很高的空中移动。 那些李树可能还在开花, 那个女人可能生了第七个孩子, 然而那朵云只出现了几分钟, 当我抬头,它已不知去向。 ——德国诗人布莱希特《回忆玛丽安》

    2015-01-03 15:14:53 回应
  • 第204页 橘生淮南

    “我在想我们。”洛枳微笑着说。搂紧怀中那个将她的秘密公布天下,周游天下才回到手中的日记本,像搂紧了所有复返的少年岁月。 “我在想,如果有可能,我一定要跑回去,告诉高中时候那个孤单的女孩子,别难过了,快点长大吧,长大之后,你就能遇见我了。” 我在这里,你喜欢的那个男生,也在这里。 我成了很好的人,然后拉着他一起,成为更好的人。 快过来找到我们吧。

    2015-01-03 16:25:57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