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不入 (1)

  • 第73页
    十二岁时,我被告知我胯上逐渐长出来的阴毛是“不正常”的东西,这更增加我对自己已经过度的窘困意识。但最大的批判是针对我的脸与舌头、背、胸、手和腹部。我并不知道我在受到攻击…… 摘自《格格不入——萨义德...

爱的故事 (1)

  • 第92页
    我很快会得肺病,见到我的人都这么说!在临死之前,如果您愿意,我可以在遗嘱中写明我的日记归您所有,您能从我的日记里获取很多写作幽默小说的素材。 ……身为人母的米齐诺娃多么绝望而又任性。

书中日月长 (2)

  • 第40页
    1823年,普希金说出了一句当时有惊世骇俗效果的话:在我眼里,一首写好的诗就如同鞋匠做好的一双皮靴,可以出售。
  • 第17页
    塞万提斯对《唐吉可德》的定位:“能解闷开心,快乐的人愈加快乐,愚笨的人不觉厌倦,聪明的人爱它新奇,正经的人不认为无聊,谨小慎微的也不吝称赞。” 但他的定位是有前提的:西班牙那已经实行了一百年的宗教裁判...

晚年 (1)

  • 第3页
    我曾经想到过死。今年新年的时候,有人送我一身和服作为新年的礼物。和服的质地是亚麻的,上面还织着细细的青灰色条纹。大概是夏天穿的吧,那我还是活到夏天吧。

吴宓日记--第3册(1925-1927) (1)

  • 第327页
    知萧君将于日内移眷南下或赴东南大学,拟邀柳(诒徵)、汤(用彤)、叶(企孙)、熊(庆来)等往,重组该校之团体,但独不邀宓。宓在势在理,亦决不能往。近顷人心颇皇皇,宓决拟于政局改变,党军得京师,清华解散之...
<前页 1 2 3 4 5 6 7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