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利之夜 (9) 更多

  • 第217页
    逐渐地,真相像一具尸体一样上升。一具从大海的深处,或是从悬崖的深处升起来的尸体。我看到了它上升的影子。它摇晃着的影子。它那仿佛是从一个已经化石化的星球的山丘上升起来的影子。
  • 第203页
    在很多年之后,当我正观察着一朵朵的云彩在智利的天空上破碎、分裂、爆炸的时候,我还了解到,当时在位于圣地亚哥城郊的那栋房子里那些捉弄人的走廊里迷路的那个人,是一位先锋派戏剧理论家,一位富有幽默感的理...
  • 第193页
    我们所有人都是那个奥秘的参与者,我们所有人都认真倾听着那个奥秘,然而它又是不可提及的、不可告知的,它使我感到头晕,胸口一下子泛起一阵恶心,与流泪、出汗和心跳过速混在一起的感觉相差无几。
  • 第192页
    我们所有人,归根结底,都是作家,而我们的道路是漫长又崎岖的。
  • 第187页
    那篇短篇小说写得不坏,但是它离出类拔萃还相距甚远。它是一种任性的平庸,正如它的作者本人。
  • 第173页
    于是,我走在街上,呼吸着圣地亚哥城的空气,带着一种模糊的自信,相信自己正处于,即使不是最好的那个世界,但一定也是处于一个“可能的”世界,一个“真实的”世界之中。
  • 第85页
    所有的男人都是鸡奸者,所有人的灵魂的穹顶都携带着一个鸡奸者,然而,我们其中的一项责任就是要把自己置于鸡奸者之上,战胜他,让他下跪。
  • 第81页
    在那一刻,费尔韦尔开口了,正当我以为他准备再次问我是否明白的时候,他说:巴勃罗将会获得诺贝尔奖。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就好像在骨灰堆里啜泣一般。他又说:美洲将会改变。还说:智利将会改变。然后他的下巴就...
  • 第6页
    在这个庄园主所掌控的国家里,他说,文学是异数,人们对懂得阅读缺乏赞美。

神谕之夜 (4)

  • 第186页
    我们生活在当下,可未来也时刻包含于我们体内。也许这就是写作的本质。
  • 第185页
    文字可以杀人,他发现。文字可以改变现实,因此,把它们托付给一个爱它们甚于一切的人是太危险的事。
  • 第171页
    这是最好的年月,最差的年月;这是智慧的年代,是愚蠢的年代;这是信仰的时代,也是怀疑的时代;这是光明的季节,也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的春天,也是绝望的冬天;我们拥有所有,我们一无所有……
  • 第11页
    他觉得有人揭开了生命的盖子,让他朝里看了一眼。……这个世界被偶然主宰。随机事件潜行在每个人生活的每一天,生命可能随时被剥夺,毫无理由。

怪作家 (10) 更多

  • 第183页
    我无法思考,除非我躺着。——卡波特
  • 第157页
    一旦写作成为你的主要恶习、至高欢愉,那么只有死亡才能让它停下来。——欧内斯特·海明威
  • 第136页
    这位“垮掉派”作家(凯鲁亚克)回忆道,“我从前会有一个仪式:点燃一根蜡烛,在烛光边写作,到夜里累垮了的时候吹灭它……在动笔之前还会跪下来祈祷。“
  • 第97页
    大家都会记住,黑猫通通是女巫。
  • 第85页
    在失眠多日之后,他设法将房间改造成一只茧,以摒绝所有的声音、光线和污染物。百叶窗、双窗格窗以及严实的蓝绸窗帘,皆充当普鲁斯特的保护层,以防止任何刺激进入他的卧室。事实上,整套公寓都深掩着。普鲁斯特...
  • 第84页
    普鲁斯特说,“黑暗、静谧与孤独,如同沉重的斗篷披在我肩上,迫使我在自身之中再造所有的光、所有的音乐,自然的妙趣、交往的欢愉。”
  • 第71页
    真正的独创性并不在于新的风格,而在于新的目光。这种新的、个人化的目光,只有通过足够长久地凝视所要再现的对象,使之化为作家一己之所有,才能达到。——伊迪丝·华顿《小说写作》
  • 第58页
    坡“游走于一个又一个出版商,带着仿佛是印出来的精美手稿,它们有着谨慎的干净,被巧妙地卷成桶状”。
  • 第42页
    少数作家位于这个数字光谱低的一头。在结束了一整天的工作之后,詹姆斯·乔伊斯自豪地宣称,他完成了两个句子。
  • 第37页
    格鲁比提出一个特别训练,以帮助大仲马起居有常。他叫他的病人早上早点起床,去买三个苹果,并补充说,第一个在凯旋门吃掉,第二个在奥赛码头吃掉,第三个在马德莱娜广场吃掉,然后步行回家。”

莫奈:逐光者 (4)

  • 第109页
    “你无从知道,”莫奈回忆道,“你刚才说说的有多少是真的,那是我人生中的痴迷、快乐与折磨。那一天,那一刻,我发现我面对一个死去的女人,她总与我相亲相爱,我发现自己盯着那悲惨的额角,机械地寻找因死亡带...
  • 第66页
    我诧异于,在这个悲剧时刻,我的眼睛却盯着尸体的反应。盯着死亡为那已凝固的面庞带来的色彩变化。蓝色,黄色,灰色,我不知道。我在意的是色彩。这是第一次,我被色彩的有机变化震撼到了。那反应让我感动。在我...
  • 第13页
    更有甚者,一个糟糕的评论家,可以轻易摧毁一个画家的艺术生涯。 得有个学院派大师赞许你的作品。这是永恒的旋律:阴谋、裙带关系与隐藏的议程。
  • 第1页
    对象是次要的,我要重现的是对象与我之间的一切。

孩子们的诗 (6) 更多

  • 第82页
    我们都/不喜欢白天/白天属于多数人/白天是/面具批发市场/更重要的是/白天没诗人/不适宜聊诗
  • 第60页
    要是笑过了头/你就会飞到天上去/要想回到地面/你必须做一件伤心事
  • 第50页
    我的眼睛很小很小/有时遇到心事/就连两行泪/也装不下
  • 第11页
    晚上/我打着手电筒散步/累了就拿它当拐杖/我拄着一束光
  • 第9页
    灯把黑夜/烫了一个洞
  • 第1页
    写诗有点像拍蚊子/有时候我一不小心/就按死了一只/有时候/我拼命地拍打/却怎么也打不到它/就是这样
<前页 1 2 3 4 5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