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支羽对《情色之花》的笔记(17)

陆支羽
陆支羽 (死前看大海,是每个灵魂的夙愿。)

读过 情色之花

情色之花
  • 书名: 情色之花
  • 作者: [法] 菲利普·索莱尔斯
  • 页数: 152
  • 出版社: 南京大学出版社
  • 出版年: 2010年7月
  • 第2页
    龙萨的玫瑰,普鲁斯特的卡特莱兰,欧玛尔·海亚姆的郁金香,波德莱尔的恶之花,莫奈的睡莲,马奈的紫罗兰……
    2018-10-06 01:24:40 回应
  • 第18页
    “今天,就像是在普林尼或克吕迈尔时期一样,风信子喜欢高卢,长春花生长在伊利里亚,雏菊亲睐努曼西亚的废墟。它们周围的城市改变了名字和主人,众多城市最终化为乌有,有些文明发生冲突或绝迹,而一代又一代平静的花朵却穿越流年来到我们的时代,它们新鲜而充满活力,就像在往昔战争的日子里。” 这是乔伊斯在《芬尼根守灵夜》中唯一使用的一处一字不差的、明确的法语引文。乔伊斯并没有写出埃德加·基内的名字,但是给出了基内用花朵来为历史所作的定义。
    2018-10-06 01:29:42 回应
  • 第38页
    关于人间玫瑰的记忆,我们只看见了一位园丁的苏醒,玛丽亚-玛德莱娜在一座空墓旁目睹了他的复活。
    2018-10-06 01:32:00 回应
  • 第50页
    直到马莱伯:“在某个清晨的空间里,这朵玫瑰也曾经历,所有的玫瑰经历过的一切。“玫瑰在正午凋谢,傍晚和夜里,它是难以想象的。爱情与死亡是同一件事情,爱情与花朵只能持续一个春天。诗人,不久之后只能是地下的一个幽灵,而那朵美丽的玫瑰则会使一位老妪,“在火炉旁”,带着忧郁怀念着、讲述着她的龙萨。
    2018-10-06 01:36:15 回应
  • 第55页
    “菟丝也正是这样温柔地缠附着芬芳的金银花;女萝也正是这样缱绻着榆树的皱折的臂枝。“这便是一朵恶之花(当然是玩笑),一种春药,一种使人淫荡的汁液。我们在兰波的《灵光集》中也发现了波顿的名字。莎士比亚是一个伟大读者。
    2018-10-06 01:39:36 回应
  • 第59页
    这个理性的、有灵魂、有信仰、有宗教的人,满身疲惫地回到家里,但是对他的一天非常满意:他看过了郁金香。
    2018-10-06 01:41:29 回应
  • 第67页

    紫罗兰:隐藏的爱,秘密的爱,模糊的性取向,同性恋,等等。

    1930年4月1日,在柏林,斯登伯格第一次与玛琳·黛德丽合作,拍摄电影《蓝天使》。当天晚上她动身去纽约,并留在那里直到1960年。她穿着一件白色毛皮大衣走上舞台,把大衣脱掉,举起,别在她的裙子上,在两腿之间,一束紫罗兰。欢笑,照片,闭幕。
    2018-10-06 01:45:44 回应
  • 第70页
    他对我们说,他退回到自己身上,他在自然里,他采集植物,他想可以借此逃过迫害者。
    1765年,卢梭在他的圣皮埃尔岛的毕耶奈湖上。他把他的书籍纸张放到了一边,他用鲜花和牧草装满了自己的房间。他沉浸在植物学中:“我着手创作半岛的花神,并且开始毫无缺漏地描绘岛上的所有植物,那种细致足以让我消耗余生……每一次观察植物器官结构和产果期植物性器官的活动所体会道德陶醉与狂喜,没有任何事情能够与之媲美……”
    2018-10-06 01:50:55 回应
  • 第88页
    我知道是你在这些地方,几乎把整个撒哈拉,混入了你的蓝色。
    兰波:另外的一种肉体经历,我们在《奢靡》里面也能体会到这种经历:“如紫石竹一样阴暗而有褶皱”(《肛门的十四行诗》),“对于她们来说这只是在条纹里/充满了魅力,长而厚实的缎面上的花开”。
    2018-10-06 01:54:41 回应
  • 第100页
    兰波消失在了埃塞俄比亚,那么马拉美呢?他非常好。安德烈·布勒东会说兰波原本想欺骗我们,结果他欺骗了自己。更为耽于声色的克洛岱尔在《时尚》中读过《灵光集》“精液”一篇后,直接奔向了巴黎圣母院。但是兰波的花朵们既不代表巴黎公社或社会主义未来,也不代表大教堂的复兴。它们在这里,立刻又到了外面。红宝石细棒围绕着水中玫瑰,这就是一位有着蓝色雪状巨眼的神,海与天为大理石露台带来了新鲜而挺拔的玫瑰花丛。鸢尾,神圣的信使,在那里宛如一道彩虹。那是昨日,那是明天,那是此时。
    2018-10-06 01:59:10 回应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