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柯对《祖先的故事》的笔记(10)

方柯
方柯 (一过秋之草木枯,是以山风乃称岚)

读过 祖先的故事

祖先的故事
  • 书名: 祖先的故事
  • 作者: 理查德·道金斯
  • 副标题: 生命起源的朝圣之旅
  • 页数: 583
  • 出版社: 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
  • 出版年: 2010-5
  • 第2页
    关键词:农业并非进步 农业带来疾病
    柯林·塔奇(Colin Tudge) 在《尼安德特人,强盗和农夫:农业是如何真正开始的》一书中,同意戴蒙德在《第三种猩猩》一书中提出的观点,认为从狩猎和采集到农业的转变决不是我们所认为的进步,那种进步观可能只是我们自以为是的想法。在他们看来,农业革命并没有增加人们的幸福感。农业比狩猎和采集的生活方式能养活更多的人口,但并没有明显地促进人类的健康或幸福感。事实上,由于演化的原因,大量的人口通常会招致更危险的瘟疫,因为寄生虫或病菌更容易找到新的牺牲者去传染疾病。
    2013-09-21 20:33:19 回应
  • 第2页
    关键词:前农业的过度开发 大型哺乳动物灭绝
    狩猎和采集的生活情形也绝非是乌托邦。只是到最近,猎人和采集者的生活与原始的农业生活才变得时髦起来,因为与我们现代的生活相比,那样与自然相处更和谐。但实际情况可能并非如此,由于猎人和采集者要在自然中生存,对自然会更加了解,仅此而已。向我们一样,当时们也在运用自己的知识,尽最大的能力开发(经常是过度开发)周围的资源。戴蒙德强调了早期农夫的过度开发导致了生态的崩溃,从而使 走向解体。前农业的狩猎和采集其实远没有与自然和谐共处,全球范围内大型哺乳动物的灭绝可能就是他们造成的。考古学证据显示,在农业革命之前,猎人和采集者迁移到偏远的地区之后,那里就明显的出现了大型鸟类和哺乳动物(它们可能十分美味)的大规模灭绝。
    2013-09-21 20:39:40 回应
  • 第4页
    关键词:驯化 进化速度
    别利亚耶夫(D.K.Belyaev)和他的同事对捕获的银狐进行了系统的繁殖驯化,他们的研究取得了引人注目的成功。通过将每一代中最温驯的个体进行杂交,别利亚耶夫在20年之内就得到了行为像博得牧羊犬(Border collie)的银狐,它们喜欢与人类做伴,有人接近时会摇动自己的尾巴。尽管改变发生的速度很快,但并不十分令人惊讶。这些温训的银狐不仅仅行为像牧羊犬,而且长得也像牧羊犬。它们长有黑白相间的皮毛,脸上和鼻口处有白斑。与野狐直竖的耳朵不同,它们演变出了可爱的下垂耳。它们生殖激素的平衡也改变了,不仅仅是在繁殖季节繁殖,而是全年都可以繁殖。可能是由于它们的攻击性比较低,所以它们的神经活性5-羟色胺(serotonin)含量较高。通过人工选择,科学家仅用了20年就让银狐变成了”狗“。
    2013-09-21 21:31:27 回应
  • 第5页
    关键字:协同演化 平行演化 人类进化
    试验显示,家狗在识别人脸的表情时比狼更胜一筹。这可能是我们忽略了的经过多带协同演化的结果。当我们在查看狗的表情时,会发现狗的面部表情与狼相比,和人类的更相似,这是人类无意选择的结果。这可能就是为何我们认为狼看上去邪恶,而狗看上去可爱;狼充满罪恶,而狗更多情的原因吧。
    另外一个平行演化的例子就是日本的“武士蟹”(sanmurai crabs)。这种野生的蟹在背部有一种类似日本武士脸的图案。达尔文理论对此的解释是,迷信的渔夫将那些背部图案略像武士的蟹抛回大海。经过很多代之后,像武士脸的基因便更能在这样的蟹中保存下来,这种基因的频率在蟹群中不断增加,最后造成今天这样的结果。不管武士蟹的故事是真是假,其中必定有与家养动物演化相类似的原理在起作用。
    我们人类本身在农业革命之后也经历了这样的驯化道路,我们变得更温顺,同时也产生了许多相应的特征。
    有一些例子清楚表明,我们自我驯化的故事就写在我们的基因中。最经典的一个就是由达勒姆(William Durham)在《协同演化》一书中详细记载的人类对乳糖的适应。
    一些人的基因因为长期与家养动物接触也发生了变化。对乳糖的耐受性似乎是在一些部落中演化出来的……意味深长的是,这些部落都曾经有过游牧的历史。
    牛、绵羊和山羊中温顺和产奶量增加的演化与放牧它们的部落对乳糖的耐受是平行进行的。两者的演化趋势相同,都是种群中基因频率的改变,都收到非遗传的文化因素的驱动。
    乳糖耐受性仅是冰山一角嘛?我们的基因组中烙上驯化的政局了吗?就是说不仅影响了我们的生物化学反应而且影响了我们的心智了吗?
    2013-09-23 00:14:04 回应
  • 第8页
    关键字:协同演化 敌人的敌人是朋友 农业起源
    动物和他们的植物性食物间的协同演化没有什么新意。按照达尔文的自然选择理论,食草动物对草来说是仁慈的,引导它们两者的演化朝向互利合作。它们之间的相互作用,在我们开始驯化小麦、大麦、燕麦、黑麦和玉米之前几百万年就开始了。实操动物能使草长得更加茂盛,可能开始于2000万年前,那时的化石记录中出现了大量草的花粉。当然,并非是个别的植物从被取食中获利,而是草比竞争者更能抵抗被啃食。“敌人的敌人是朋友”,即使同样被吃,在食草动物啃食其他与草竞争土壤、阳光和谁的植物时,草能从中获利。草在有野牛、羚羊、马和其他食草动物(甚至是剪草机)时,会生长得更好,几百万年来一直如此。食草动物也变得更加强壮,他们演化出了特化的牙齿和复杂的消化道(包括培养有微生物发酵的器官)来适应以草为食。
    这不是我们通常意义上所说的驯化,但其效果差不多。1万年前,当小麦属(Triticum)的野草被我们的祖先驯化成现在的小麦时,在某种程度上,这只是2000万年来一些食草动物对小麦属植物祖先进行相似影响的延续。我们的祖先加速了这一进程,特别是当我们后来从无意、偶然的驯化转变到有意识、有计划地选择育种(还包括最近的科学杂交和遗传工程突变)。
    2013-09-23 00:23:37 回应
  • 第10页
    关键词:文化大跨越 同一次文化革命
    在大跨越之前,人造工具在100万年历几乎没有发生什么改变。我们所知道的几乎完全是一些石制工具和武器,非常粗糙。毫无疑问,木材(在亚洲是竹子)是非常常见的工具,但是木材不容易保存。就我们所知,那时没有绘画,没有雕刻,没有小雕像,没有陪葬品,没有装饰品。大跨越之后,所有的这些东西和类似骨笛的乐器一下子都出现在考古发现中,这笔克罗马农人制造的拉斯科岩洞(Lascaux Cave)壁画等杰出创造早不了多少。如果有一个五四的观察者从另一个星球用长眼光看我们现代的文化,计算机、超音速飞机、空间探索,这都会被看作是文化大跨越的后继。从地质时间尺度上看,从西斯廷教堂到狭义相对论,从哥德堡变奏曲到哥德巴赫猜想,所有这些我们现代的成就都与维伦多夫(Willendorf)的维纳斯雕像和拉斯科岩洞壁画几乎是同时的,都属于同一次文化革命,都属于早期的旧石器时代长期停滞后的文化迅速繁荣的一部分。
    2013-09-23 23:41:13 回应
  • 第20页
    关键词:基因传承 基因断绝
    当一个生物个体有了下一代,它的正好半数基因将传给子代。当一个生物个体有了下下一代,它平均就有1/4的基因被传承了下来。与子一代获得基因的比率是确定的不同,子二代获取的基因数量是个统计值。它可以多于1/4,也可以少于1/4。你的一半基因来自父亲,另一半来自母亲。如果你有了儿女,你会贡献给他(她)一半的基因。但你传给他(她)的酒精是哪一半基因呢?一般情况下,他(她)们将平均获取你从你父母那里得来那份基因的一半。但是有时候也会碰巧把你从你母亲那里已传来的基因全部传给了你的孩子,而完全没有你父亲的基因。在这种情况下,你父亲将没有基因传给他的孙子(女)。当然这种情况发生的几率非常低,但当我们考虑到更遥远的后代,他(她)没有继承你一点儿基因是很可能的。一般来说,可以预期你基因的1/8会传给你的曾孙子辈的后代,你基因的1/16会穿给你的曾曾孙子辈的后代,但也有可能这个多一些那个少一点儿。如此下去,一直到你的基因一点儿也不剩。
    ……平均来说一个第22代重孙的身体里有一个祖先基因组的400万分之一。因为人类基因组只有几万个基因,400万分之一将是非常稀少了!……每一个个体都可以从不同的途径获取某位特定祖先的基因。即使这样,偶尔也很可能发生某些共同祖先没有将基因遗传给未来子孙的情况。
    2013-09-24 00:01:02 回应
  • 第22页
    关键词:基因树 家谱树
    在“基因树”和“家谱树”之间存在明显的差别。与一个人来自于双亲不同,基因是单亲的。你的每一个基因要么来自于你的母亲,要么来自于你的父亲。
    2013-09-24 00:08:11 回应
  • 第48页
    关键词:化石形成速度
    当富含矿物质的水渗入到被埋藏的生物体的组织中时,通常化石就形成了。生物活着的时候,由于生理原因,骨头是充满空隙的。当水渗入死亡生物的骨头内部时,矿物质就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地沉积下来。说慢慢地沉积几乎是一个习惯,但并非总是很慢。想想一个水壶生垢有多快。在澳大利亚的一个海滩,我曾经发现一个瓶盖嵌在石头中。
    2013-09-24 00:14:43 回应
  • 第90页
    有趣的是,在东南亚和非洲的部落中,有一种古老的传说与通常的演化相反,据说当地的大型猿类是被赦免的堕落的人类。在马来语中,猩猩是指”森林里的人“。
    2013-09-24 14:25:58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