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 (23) 更多

  • 第189页
    在肉体上是痛苦的,在精神上,令人沮丧的局面有时也会出现。不过“痛苦”对于这一运动,乃是前提条件般的东西。不伴随着痛苦,还有谁来挑战铁人三项赛和全程马拉松这种费时耗力的运动呢?正因为痛苦,正因为可以...
  • 第178页
    改造泳姿的这部分相当有点意思。
  • 第171页
    四十年的岁月一晃而逝去,如今,当我身裹黑色的游泳衣,将游泳眼镜推在头顶,站在海岸边百无聊赖地等待着铁人三项比赛的发令枪响时,早年的记忆忽然复苏。我再次意识到,自己这个容器是何等可哀,何等微不足道。...
  • 第167页
    我仰望天空。能看到一丝一毫的爱心么?不,看不到。只有太平洋上空悠然飘来浮去、无所事事的夏日云朵。云朵永远沉默无语。它们什么都不对我说。或许我不该仰望天空,应当将视线投去我的内部。我试着看向自己的内...
  • 第166页
    ……今后我将依然毫不气馁、孜孜不倦地参加全程马拉松赛。只要身体允许,纵然已是老态龙钟,纵然周围的人频频忠告,“村上君,不要再跑了,已经上年纪了”,我还是会不以为意地继续跑步。哪怕成绩大幅下降,我也...
  • 第163页
    事到如今,我并不打算大声张扬,说什么一切努力都应得到回报,不过,天上如果真有上帝,就把那证据略露一下又何妨呢?拥有这么一点爱心又何妨呢?
  • 第131页
    由于跑完了一百公里,我似乎一脚踏进了“稍稍不同的场所”。跑过七十五公里,疲劳感突然销声匿迹后,那段意识的空白之中,甚至存有某种哲学或宗教的妙趣。其中有强迫我内省的东西。也许是因为这个,我再也无法以...
  • 第127页
    在这里,跑步几乎达到了形而上学的领域。仿佛先有了行为,然后附带性地才有了我的存在。我跑,故我在。 真想体会一下这种感觉。
  • 第125页
    这个人太有原则了。 与其勉为其难地一直奔跑,也许适度地走上几步更为聪明。许多跑者正是这么做的,边走边让双脚休息一会儿。我却一次也没有走过。为了做舒展运动,我反复地驻足休息。然而我不走。我可不是为了走... (1回应)
  • 第123页
    此段为村上回忆跑一百公里时的心情记录。 “我不是人,是一架纯粹的机器,所以什么也无须感觉,唯有向前奔跑。” 我这样告诫自己,几乎一心一意地想着这几句话,坚持了下来。倘如我认为自己是一个有血有肉的活生...
  • 第109页
    如欲处理不健康的东西,人们就必须尽量健康。这就是我的命题。甚至说,连不健全的灵魂也需要健全的肉体。此说颇有些自相矛盾,却是我成为职业小说家以来的深切感受。健康与不健康的东西绝非冰火两极,亦非针锋相...
  • 第91页
    无论如何,从不间断地坚持跑步,令我满足。我对自己现在写的小说也很满足。我甚至满怀欢喜地期待下一次出的小说是什么样子。作为一个不完整的人、一个有局限性的作家,我走过了充满矛盾、毫不起眼的人生旅途,却...
  • 第80页
    肌肉很像记忆力良好的动物,只要注意分阶段地增加负荷量,它就能自然地适应与承受。示以实例,反复地说肌肉:“你一定得完成这些工作。”它就会“明白”,力气逐渐大起来。当然需要花费时间。过分奴役,它会发生...
  • 第60页
    这是村上记录一次不堪回首的凄惨的马拉松比赛,地点在千叶县的某处。他说自己因为半路肌肉抽搐而没有跑完,是走完的。让我心头触动,所以要一个字一个字打出来,体会他说的“隔在健康的自信和不健康的轻慢心之间...
  • 第59页
    身体乃是极为事务性的体系,只有耗时费日,断续地,具体地给它痛苦,它才会认识和理解这信息,才会主动地(也许不能如此说)接纳给予它的运动量。我们再一点一点地将运动量的上限提高。一点一点地,一点一点地。
  • 第53页
    三十三岁,是我当时的年龄,还足够年轻,但不能说是“青年”了。这是耶稣死去的年龄,而菲茨杰拉德的凋零从这个年纪就开始了。这也许是人生的一个分水岭。在这样的年龄,我开始了长跑者的生涯,并且正式站在了小...
  • 第51页
    学校就是这样一种地方:在学校里,我们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就是“最重要的东西在学校里学不到”这一真理。 看来几乎全世界的人对学校都有相似的看法呵~
  • 第50页
    我说起每天都坚持跑步,总有人表示钦佩:“你真是意志坚强阿!”得到表扬,我固然欢喜,这总比受到贬低要惬意得多。然而,并非只凭意志坚强就可以无所不能,人世不是那么单纯的。老实说,我甚至觉得每天坚持跑步...
  • 第24页
    在某种程度上,我也许是主动地追求孤绝。这种孤绝之感,会像不时从瓶中溢出的酸一般,在不知不觉中腐蚀人的心灵,将之溶化。这是一把锋利的双刃剑,回护人的心灵,也细微却不间歇地损伤心灵的内壁。这种危险,我...
  • 第12页
    我并非毫无争强好胜之心。不过不知何故,跟别人一决雌雄,我自小就不甚在乎胜负成败。这一性格在长大成人后也大致未变。无论何事,赢了别人也罢输给别人也罢,都不太计较,倒是更为关心能否达到为自己设定的标准...
  • 第10页
    可是当你不顾一切地坚持跑完,便觉得仿佛所有的东西都从躯体最深处挤榨了出来,一种类似自暴自弃的爽快感油然而生。
  • 第7页
    在似乎可以写下去的地方,果决地停下笔来,这样第二天重新着手时便易于进入状态。海明威好像也说过类似的话:持之以恒,不乱节奏,对于长期作业实在至为重要。一旦节奏得以设定,其余的问题便可以迎刃而解。
  • 第2页
    这恐怕是一种颇费功夫的性格:一个不写成文字就无法顺利思考的人,想寻找自己跑步的意义,非得动手一个字一个字写出这样的文章才行。 对于我来说一要写字就无法顺利思考。。。

野火集 (24) 更多

  • 第233页
    她的影响力和党外杂志不同。她影响了一大群平时不看党外杂志的中产阶级、小市民、年轻知识分子,从而让他们有初步的自由主义思想,走上了反威权体制的路。 从这角度看,龙应台是知道如何媚俗的。她懂得在威权的禁...
  • 第231页
    沉默,是知识分子最大的罪恶。
  • 第200页
    阅读龙应台,我常常想到,刺破平静水面的锐利冰峰,它也许只露出一角,可是,你总是可以在这水面之下,找到沉沉稳稳的一座山。 林达的这篇也很好。
  • 第185页
    余光中老师的这篇最好。
  • 第176页
    今天晚上,站在这里说话,我心里怀着深深的恐惧,害怕今晚的言词带来什么“后果”。我的梦想是:希望中国人的下一代,可以在任何一个晚上,站在任何一个地方,说出心里想说的话而心中没有任何恐惧。我们这一代人...
  • 第171页
    ……发现自己是那样一个无根的人,而无根的原因在于我身受的教育:是我的,我不承认;不是我的,我假装是。结果,却是什么都没有。我说“文化上的精神分裂”,就是这个意思。
  • 第155页
    弱国,有些什么特征?许多人会说:人口多、经济落后、政治腐败、社会不安、土地贫瘠等等,然后举印度、菲律宾、乌拉圭……为例。但是,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特征:他不会说“不”。
  • 第135页
    一些党外刊物,虽然标榜批判,却无法把读者完全争取过去,因为它往往也是以一个特定的意识形态为出发点,以某个政治结构为目的地;不同的意识形态,不同的政治目的,但是反宣传可以变成宣传,反教条可以变成教条...
  • 第130页
    看吧,这就是龙应台的智慧,但可惜本文有删节。 这个社会既然有我这种燃火的人,当然也就少不了您这种灭火的人。可是我们都爱台湾——您以您的方式,我以我的方式。那么,既然我可以容忍您的存在,您是否也该容忍...
  • 第125页
    一个满足现状的民族不可能进步,但是要对现状不满,一个人必须先有所关心,用心观察,观察之后作判断,判断之后付诸行动。关心可以是感性的,只是对生于斯长于斯的土地的一份爱。但是空有感情无济于事,它必须有...
  • 第89页
    ……然后我就听到一个非常熟悉沙哑的声音突然响起:“他说的一点不错;你可别想叫我闭嘴!”我发觉我64岁的老母亲站了起来;面对着整个戏院,她全身在颤抖。 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虎母也无犬女阿~!
  • 第78页
    我也曾经回到我生长的小镇上,可是找不到一条走过的路、住过的庭院、爬过的老墙、认识的坟墓,更看不到一丛似曾相识的玫瑰。可是你说,怀旧也只是流行病,没有“过去”又怎么样?没有过去,就没有情感的羁绊。…...
  • 第59页
    汤玛斯曼写过一篇政治语言似的的小说,描写一个魔术师如何用他的意志与伪装彻底地瓦解了观众的意志。他的政治讯息是:如果没有观众的“默许”,这个魔术师不可能得逞;如果没有人民群众的“默许”,任何独裁者也...
  • 第55页
    崇洋或反洋,我们都是别人的奴隶。
  • 第45页
    今日的台湾若真有厚实的文化传统,不需要努力地“宣扬”,人家自然会慕名而来。台湾的内在若是空虚浅薄,我们再“宣扬”又有什么意义?我们这样迫切地要求别人的注意,本身就是一个心虚、缺乏自信的表现。可是缺...
  • 第30页
    人生仓促得可怕,忙着去改革社会,我就失去了享受生活的时间。大部分的时候,我宁可和孤独的梭罗一样,去看云、看山、看田里的水牛与鹭鸶。不过,我们不做大人物,总可以做个有一点用的小人物吧?一个渺小的个人...
  • 第23页
    当一个警察要老百姓让恶人打伤了再去报案的时候,人是不是已经“文明”得糊涂,忘了“文明”究竟是为了什么? 当所谓“法制”已经成为一个巨大的、僵硬的方格子,把每一个血肉做成的“人”锁在一方方小格子里的时...
  • 第16页
    我们只是百代的过客,我们之后还有一代又一代的人要来这里居住生活。任何房客都没有权利把租来房子的屋顶拆掉、地板挖空、墙壁熏黑,因为将来还有别的房客要来。台湾这个小小的岛屿,我们也还得留给下一代的下一...
  • 第11页
    当我站在十字路口,看见红灯未灭就在乌烟瘴气中冲过街去的一张张杀气腾腾的脸,我觉得惊骇:是什么,使这个城市充满着暴戾与怨气? 但是我爱台湾,无可救药地爱着这片我痛恨的土地,因为我生在这里,因为我的父母...
  • 第41页
    个人,当他是反对者的时候,他不被捕杀就是圣洁的英雄。当他不再是反对者,严酷的测验就来了:他是否能抵挡权利腐化,他是否能承担责任,他是否能容忍异己。太多的革命党,都在测验中暴露了自己的本质:那打破了...
  • 第36页
    ……制度,如果没有传统的支持,往往适得其反。比如说,议会里的反对党本来应该是防止多数党偷窃纳税人的钱的,但是我记得一个东南欧国家的例子:在那里,反对党和多数党一起坐地分赃。总而言之,能够把制度和个...
  • 第35页
    那是一个最坏也最好的时代、最黑暗也最光明的时代。因为黑暗,所以人们充满了追求光明的力气和反抗黑暗的激情,而且黑白分明,奋斗的目标多么明确。 一直都爱这个观点。
  • 第32页
    副刊主编金恒炜说:“你放手写,心里不要有任何警总。尺度的问题我们来处理。” 可是我怎么可能心中没有警总?江南才刚被杀,尸骨未寒呢。我的父亲为了我老做噩梦;告诉我他当年如何看见人在半夜被麻袋罩住沉下大...
  • 第29页
    1980年代就是太近的昨天,时间很长,路却走得不十分远。 错综却平静的心情吧。

语文闲谈 (1)

  • 第89页
    发现一首经典回文诗: 宋代李禺《夫妻互忆回文诗》,顺读为“夫忆妻”,倒读为“妻忆夫” 枯眼遥望山隔水,往来曾见几心知。 壶空怕酌一杯酒,笔下难成和韵诗。 途路阻人离别久,讯音无雁寄回迟。 孤灯夜守常廖寂...

娱乐至死 童年的消逝 (3)

  • 第125页
    教育的目的是让学生们摆脱现实的奴役,而现在的年轻人正竭力作着相反的努力——为了适应现实而改变自己。
  • 第124页
    课程的内容是学习过程中最不重要的东西 也许人们对于教育最大的错误认识是,一个人学会的只有他当时正在学习的东西。其实,伴随学习的过程形成持久的态度……也许比拼写课或地理历史课更为重要……因为这些态度才...
  • 第132页
    奥维尔:不管我们的看守人接受的是左翼思想还是右翼思想,对于我们来说并没有差别,监狱的大门一样是坚不可摧的,管制一样是森严的,偶像崇拜一样是深入人心的。 赫胥黎:在一个科技发达的时代里,造成精神毁灭的...

朝话 (29) 更多

  • 第248页
    思想是人人都有的,但有而等于没有的,殆居大多数。这就是在他头脑中杂乱无章,人云亦云,对于不同的观点意见,他都点头称是。思想或云一种道理,原是对于问题的解答。他之没有思想正为其没有问题。反之,人之所...
  • 第233页
    青年是社会的未成熟分子,其所以要求学,原是学习着如何参加社会,为社会之一员,以继成熟分子之后。却不料其求了学来革命。革命乃是改造社会。试问参加他尚虞能力不足,又焉得有改造他的能力?他此时缺乏社会经...
  • 第202页
    学问必经自己求得来者,方才切实有受用。 学问和艺术是一理,知识技能未到融于自家生命而打成一片地步,知非真知,能非真能。真不真,全看是不是自己求得的。一分自求,一分真得;十分自求,十分真得。自学这话并...
  • 第194页
    梁先生总结自己的路——问题中人: 因为肯用心思所以有主见。 有主见乃感觉出旁人意见与我两样。 学问是什么?学问就是学着认识问题。没有学问的人并非肚里没有道理,脑里没有理论,而是心里没有问题。 此后看书...
  • 第188页
    哲学是个极奇怪的东西:一方面是尽人应该学之学,而在他一方面又不是尽人可学之学。虽说人人都应当学一点,然而又不是人人所能够学得的。换句话讲,就是没有哲学天才的人,便不配学哲学,如果他要勉强去学,就学...
  • 第167页
    什么是修养呢?修养是一种功夫。什么功夫呢?是认识自己,使自己力量增强的功夫。或许可以说,修养是对于生命本身的认识。我们自己是活的人,是生命,要认识自己生命,认识人类的生命,而使生命之力量增强。我想...
  • 第158页
    如果不是真想干,干脆的不如不干;如果真想干,那么应该很深沉的内决于心,虽有时糊涂恍惚,也可觉醒的。 (1回应)
  • 第153页
    中西是各走一道。 天下事要紧者在此:要走那条道,就彻底地走那条道,不彻底是不行的。讲科学,不能彻底运用科学方法,则无所谓科学;其他一切做学问做事情都是如此,非彻底不可。彻底了,则底下自然要转弯。你往...
  • 第143页
    这应该算是无意中看到梁先生对中西医的看法了,解了我一直以来一大惑! 在医学上,我同样也可说两句有关于不同学派或不同方法的话;中西医都是治病,其对象应是一个。所以我最初曾想:“如果都只在一个对象上研究...
  • 第142页
    梁老先生还学过医。 对于我用思想做学问之有帮助者,厥为读医书(我读医书与读佛书同样无师承)。医书所启发于我者仍为生命。我对医学所明白的,就是明白了生命,知道生病时要多靠自己,不要过信医生,药物的力量...
  • 第140页
    真正的学者其实一点都不虚。 在我研究中国问题时,只见眼前政治经济两大难关,只在实际的具体的事情上,求其如何做得通而已;初未尝于此外,留心到什么文化问题。我曾说过:“‘民族精神’这回事,在我脑筋里本没...
  • 第130页
    做个标记,此处说“命”,值得看。
  • 第129页
    离婚可以吗?在我想原则上是不可离。因为创造是人生本来的意思,伴侣好,固然可以帮助我去创造;夫妇失和,也是对自己向上的鞭策。一定要以人格战胜这失和,而创造出和睦关系。人情要和不要离,生离死离都不好,...
  • 第104页
    本来一个社会的制度,就是为事实而想的办法,故必事实到了那一步之后,才能产生那新的制度。中国现在却是不幸的很,因为他的制度,并不是依事实才想出的办法,反都是忘记了自己的事实,仅看见他国的表面——如法...
  • 第98页
    谈中国民族的力量 中国不像国家,而只是一个社会,是一个文化体。因为理性发达的结果,所以种族之见少,而天下一家之意多,从不与人作对,彼此间的疆划界限不严。 战争不止一次,人家的优长点,在一次表现,在二...
  • 第89页
    一般人都把生活看作是有意识的,生命当作是有目的的,这是错误。整个生命的本身是毫无目的的。有意识的生活,只是我们生活的表面。就人的一生那么长的时间言之,仍以无意识生活为多。并且即在自己觉得好像有目的...
  • 第87页
    乐不难,乐之后不苦难。 行动之后无悔难。 奋勇之后继续难。 人活着不难,活着不生厌离之感难。 所以,很认同梁先生最后总结的这句话: “乐”“玩”也不是容易的事。必须在人生的根本上弄对了,然后才能干什么都...
  • 第81页
    本篇谈与泰戈尔论儒家是否宗教的问题,很受启发。大概我们一般人也都同泰戈尔一样对儒家的认识停留于表层——伦理规范。事实非如此。 对于狂者狷者,孔子认为可以要得,其可取处,即在各自其生命真处发出来,没有...
  • 第78页
    梁先生在这里列出了一般人对道德的三种误解:拘谨的、枯燥的、日常之外高远多添的一件事。在他看来,正相反。 道德是生命的和谐——人生生理(知、情、意)的和谐和我的生命与社会其他人的生命的和谐。 道德是一...
  • 第76页
    只有超过文学能产生文学;即有文学,亦难产生极有价值的伟大作品。 趣味怕有意追求,追求则趣味没有了。
  • 第74页
    中国传统的人生态度为出世和入世,梁先生嫌其过于笼统,故总结为三种: 逐求、厌离和郑重。 逐求是世俗的路,以近代之西洋人发挥至制高点; 厌离为宗教的路,最彻底、最完全、最通透者为佛家; 郑重是道德的路,教人...
  • 第60页
    任何错误意见都含有对;较大的真理是错误很少,最后的真理是错误的综合。错就是偏,种种的偏都集合起来,容纳起来,就是真理。 最有高明见识的人,才是最能得真理的人;他对于任何意见都同意,各种错误都能了解。...
  • 第35页
    一说到学问,普通人总以为知道很多,处处显得很渊博,才算学问。其实就是渊博也不算学问。什么才是学问?学问就是能将眼前的道理、材料系统化、深刻化。更扼要地说,就是“学问贵能得要”,能得要才算学问。 得要...
  • 第21页
    真是篇篇经典阿,记个地址[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3313323/] 人生只有尽力,尽力才有坦白可言。
  • 第16页
    单是求知识,没有用处,除非赶紧主义自己的缺欠,调理自己才行。要回头看自己,从自己的心思心情上求其健全,这才算是真学问,在这里能有一点,才算是真进步。
  • 第14页
    在这个时代的青年,能够把自己安排对了的很少。在这时代,有一个大的欺骗他,或耽误他,容易让他误会,或让他不留心的一件事,就是把欲望当志气。
  • 第12页
    儒家的立志与佛家的发心其精神意味不同:佛家是原谅与悲悯,而儒家则是刚正的态度。这二者内里自有彼此相通的地方。所以终极都是一个自有的活泼泼的有大力量的生命。 发心与立志都是愿力。惟有愿力才有大勇气,才...
  • 第11页
    中国问题并不是这样一个可悲观的事。悲观只为蔽于眼前。若从前后左右通盘观测,定能于中国前途有很深的自信;只可惜多数人蔽于眼前,没有这眼光罢了!我是对中国前途充满了希望,绝对乐观的一个人。我胸中所有的...
  • 第3页
    在人生的时间线上须臾不可放松的,就是如何对付自己。如果对于自己没有办法,对于一切事情也就没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