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色的译文读者 (5)

  • 第290页
    于是何杨教威廉那唯一的动词,“操”,不,不是英文里 ts 的发音,要舌头更加下垂一点。她教他如何像北京人一样把“操”说得字正腔圆,如何像上海人那样说得伶俐清脆,如何像广东人那样说得飘逸缠绵。 威廉,金头...
  • 第289页
    在这座城市,中文已经死了,她是这种语言的墓碑,也是它的守墓人。有时候,守墓人愿意踱步到墓碑前,和死人聊天。
  • 第26页
    她疯狂地爱着他,因为她不能理解他,就像他不能理解他的父亲,那是个医生,在手术台上一连十几个小时都不说一句话。他的祖父是个卖唱的戏子,在人前唱尽了动听的曲子,在家里几乎是个哑巴。他的曾祖父,一个养鸭...
  • 第14页
    鲁宾和她赤条条地躺在一起,在空前巨大的感动下,他头一次想要一个儿子,一个吵闹肮脏的小兽,一个软趴趴的小阴茎与他一起躺在历史软的脐带下,就想躺在一泡软绵绵的桂圆水扑蛋汤里。他头一次想要将雅罗婀娜...
  • 第12页
    在漫长的雨季,他们为了降温躺在地板的竹席上,他絮絮叨叨地说,她细细听着雨滴敲打岌岌可危的屋顶和窗户。漫长的交谈之后她睡去又醒来,她对他说起自己的梦:在梦中她梦见她醒来,躺在同一张竹席上,处于同一个...

水门的洞口 (1)

  • 第124页
    他知道对这个女人来说,自己只是一个人体,无异于一匹动物园里让人刷擦身体的马,没有共通的语言。他知道这只女人的手是理智无情的,是一个人全身最劳碌、最公有的部分,例如握手,试水温,但终究还是只女人的手...

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1)

  • 第1页
    《你们为什么不跳个舞》 女孩先闭上眼睛,又睁了开来。她把脸埋在男人的肩膀上。她把男人往近拉了拉。 “你肯定是很绝望或怎么了。”她说。 几个星期后,她说道:“这家伙中年人的样子。他所有的东西都在院子里放...

下面,我该干些什么 (21) 更多

  • 第181页
    我知道关于我的公文会在各个衙门之间奔走,中院报送高院,高院报送高法,高法下拨高院,高院下拨中院。中院的门卫接到信件,报告科员,科员报告科长,科长报告副院长,副院长报告院长。死刑的执行也许会耗时几个...
  • 第179页
    我今天不是作为上帝来告诉你活着的真相,我只是告诉你,我作为一个身体年轻而心灵衰竭的人,所遭遇的现实。我早已不相信一切。很早时我就知道天鹅和诗意没有关系,天鹅为什么总是在飞?因为它和猪一样,要躲避寒...
  • 第178页
    我总是在事情开始之时看到它不可避免的结局。比如吃苹果,最后它变成垃圾桶里的果核;大家举杯敬酒,事后杯盘狼藉,一只猫儿再孤独的餐厅走来走去;又比如爱情,它像烟花弹上空中,然后我们用一种阳痿人做爱的精...
  • 第175页
    我抬起头看天花板,接着扫视法庭,它狭小得像剧院包厢,一群遥远的人正站着挥舞拳头,剩下的是空荡荡的黄色座椅和暗青色的栏杆。
  • 第127页
    我想哭。如果知道最终会有人写这么糟糕的诗,我宁可不杀人。
  • 第148页
    整个事情进行得像是一种仪式。她可能觉得非如此不可,不如此便不配当一个母亲。但我相信这不是纯粹的痛苦,纯粹的痛苦只有在空间里只剩下她和她女儿的遗照时才会出现。那时她欲哭无泪,空虚得就像五脏六腑被掏空了。
  • 第133页
    有一次在梦里,我躺在床上,想爬起来去见一个人,却动弹不得。这个唯一的人被我挂念,也挂念我,我们彼此心无芥蒂,他却没有面目,也没有名姓。我在世人里痛苦地排查,发现并无这样一个他。
  • 第132页
    我看到的都是健全的、生长的你们,你们故意皱着眉头,让眼泪流出来,实际上你们的骨头却是轻浮的,散发着活泼的气息,你们身上的每个细节无不像雨后春天的小树,生机勃勃。而我早已衰竭。你们来,只为加重这个事...
  • 第131页
    人世间所有的事情,行路、劳动、战争、求欢,都是阻挡肉身与时间直接接触的屏障,但在我这里,在这间无所事事即使有点事也会很快办完的狭小牢房里,我总是清晰地看着时间张大手臂走过来。它孔武有力、无懈可击、...
  • 第130页
    有时坐久了,就觉得自己粘在阴凉的地上,成为建筑物的一部分。
  • 第123页
    然后他站起来,像科学家配置出新药水,文学家写完代表作,陷入到创造的巨大喜悦当中。
  • 第121页
    我觉得也许可以和他交流一下内心的真实想法。这个想法有着一种近乎数学的美,和由美带来的妥帖,它需要一个值得托付的知音来听。我觉得他只要听就可以了。
  • 第94页
    水管连接处应是螺丝松了,水流经过时有一些溢出来,像壁虎抱着管子慢慢爬行,终于累积到一定重量时,猛然滴落,寂静的澡堂便出现嗒的一声,像是遥远的陨石在黑夜中砸入海洋。我被寂寞杀得伤痕累累。
  • 第81页
    我在这个强壮的上午,奔行于迷宫一样的巷道。四下寂静,阳光静静越过屋顶,照射到墙上。我的黑影不停掠过那里,就像电影一样不真实。
  • 第80页
    我跑在时间的最前列。在过去,时间是凝滞的,过去是现在,现在是未来,昨天、今天、明天组成一个混沌的整体,疆界无穷无尽。现在它却像一枚急速前移的箭头,一个射出去的点。它光明、剽悍、无所畏惧,像毒辣的阳...
  • 第64页
    但当我走进它(外头),所见无非是一块水泥重复另一块,一根电线杆重复另一根,一张似曾相识又极其陌生的脸重复另一张,我穿越一条又一条街,不曾逢迎一次车祸、一场打斗,甚至连轻微的吵架也没有。
  • 第46页
    那里没有一丝云,蓝色苍穹深邃而无止境,太阳像是无数电焊光聚拢一处。
  • 第40页
    而我则像黎明之前要攻克城堡的战士,持枪在雨夜疾行。我渴望到达时身体像烟花一样猛然炸开,又刻意隐忍、延迟,直到这个时刻猝然来临,我以为还有几下,却是再也没有了。
  • 第25页
    火车站广场有一面孤墙,绘着巨大的中国地图,人群像鱼儿般拥来拥去,将它一遍遍经过。我站在它面前,像站在时间之河,一天之后公安局长也会站在那里。我们思考着同样的问题:一名逃犯他会往哪里逃?
  • 第19页
    我呆呆站着,脾气像小瓶里升温的气体那样,慢慢膨胀,终于爆发出狂怒的力量。 …… 她有着近乎愚蠢的聪明。
  • 第7页
    我轻轻旋转钥匙,一次又一次,像是落进无解的宇宙。

生活是甜蜜 (1)

  • 第1页
    「她年轻时觉得卖画的、写评论的、搞学术的,都是用金钱、知识在霸凌创作,她愤愤不平,她不能忍受艺术家被收服变成顺民。」 「她非常清楚语言运作多么虚伪,不就是那些学院出身的人喜欢卖弄的东西吗?什么诠释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