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 (1)

  • 第122页 哈弗里德湾
    归根结底,哪些才能算作“不该痛的”呢?——感受算不算,动弹算不算,用手或眼神划过一个平面算不算?如果你的身体没有原因地忍受着痛苦,那岂不是什么都感受不到还比较好?

元素周期表 (2)

  • 第45页 铁 Iron
    今天我知道想用文字编织一个人,让他在纸上活起来,尤其桑德多,是完全无望的。他不是那种你可以说故事的人,也不是那种你可以立碑的人——他嘲笑石碑。他活在行动中,当行动结束,他什么也没留下——留下的就只...
  • 第39页 铁 Iron
    虽然可以感觉他内在丰硕而肥沃,没有任何东西穿透出他矜持的保护壳,除了几次偶然的暗示。他有猫的特质,你可和它住几十年仍穿不透那神圣的皮毛。